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68章 权力谋算(3)
    方彦没有发觉雷德尔的异常,径直把自己发现的舰队中存在的问题向他详细讲述了一遍。轻型航母装备的128毫米高平两用炮在实战中几乎没有机会对海射击,对空火力密度又不足,应当用四联装40毫米防空炮予以代替。同时,小口径高炮的火控装置性能捉急,经常耗费七八千发炮弹都打不下一架敌机,光学和机械专业工程师必须开发出一套精确可靠的系统,以捕捉住高速移动的飞机。

    听着方彦的报告,雷德尔却在迟疑自己马上就要做的更急迫的事情。雷德尔完全吃不准眼前青年的真实打算:这份对个人专业细致钻研的态度,既可能是这名青年一心扎根海军的最佳证明,也可能是他刻意向自己释放出的烟雾弹。毕竟,对方在医院休养的这3个星期可从来没缺少与外界的联系,倘若让他提前觉察出了什么,做出这番应对完全是再容易不过!

    雷德尔心念飞转,几个呼吸间便做出了最终的决断。他向来就不是什么优柔寡断的人,刚才之所以会犹豫迟疑,只是因为原本设想好的剧本出现了一点意外的变故,还远没有到要对既有决定改弦更张、推倒重来的地步。不管怎么说,自己都已经在希特勒面前做出了不利于眼前青年的挪威海战总结。就算自己对他的政治倾向真的误判了,他本人也应该为海战后半段的冲动决定埋单负责。

    等到方彦报告完毕,雷德尔肃然开口道:“约纳斯,你在这次行动总体表现得不错。不仅准确判断出了英国舰队的进攻目标,还为炮击舰队提供了及时的空中掩护,并反过来重创英国舰队;然而,你最后的冒进还是被敌人给抓住了。如果不是英国空军缺乏足够的对舰手段,我军极可能将损失1~2艘宝贵的航母!即便是这样,我军航空舰队在未来数月之内也都只能呆在港内。威悉河演习中进入大西洋的部分也被迫终止,让英国人获得了极为重要的喘息机会。”

    方彦神色凝重,沉声道:“对于航空舰队最后遭到的空袭,我感到无比自责与后悔。在医院休养的这些天,我每天夜晚都会梦到那片死亡和鲜血,它本来是不会发生的!对于这出悲剧,我愿意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如果我能够让两支航空舰队相对完整的保存下来,今天的北大西洋已经是另一片天地。”

    雷德尔心中震动,片刻间竟是怔在了原地未出一言。面前青年毫不掩饰的承认了自己的责任过失,这份磊落和坦然令雷德尔又是惊异又是欣慰。要知道,绝大多数高级军官若是碰到指责或诘难,肯定会在第一时间为自己辩解洗白:因为黑锅一旦背上,自己的仕途就会被压上一座沉重的大山,运气差的直接就被左迁到边角之地遗忘掩埋,运气好的也极有可能从此断了晋升之路,只能在现有职位上碌碌终生。

    当年雷德尔之所以能当上总司令,也是由于前任岑克尔上将卷入了挪用公款的丑闻。若非如此,时年52岁的雷德尔怎么可能有问鼎巅峰的机会?

    然而,注重务实的雷德尔却又对这一套官僚太极深恶痛绝。他曾十几次的在海军内部公开声明了自己的坚定立场,表示针对诡辩开脱的做法,一旦落实他将严查重办,但由于是关系到自身前途的关键问题,雷德尔的努力始终收效甚微。此番见到方彦没有为自己开脱责任,雷德尔在欣慰当中又多了几分感慨,这名青年毕竟是他看着成长起来的,其在德行操守上终究没有辜负他的苦心教诲。

    “约纳斯,我是真的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过多提及的。毕竟你在这场海战中立下了大功,甚至这支航空舰队都是因为你的先见倡议才得以建立,但你要明白,功与过从来都是两回事。”雷德尔心中泛起一丝愧疚,但很快就被坚定所取代。他看向青年明亮清澈的双眼,缓缓说道:“未来几个月内,我军4艘主力航母都会在造船厂中维修,你这位二航战指挥官已经成了光杆司令,再没有什么实质意义。因此,我决定解除你的指挥官职务,暂时来总司令部任职。”

    “海军造修局的局长老菲福尔今年9月就要正式退休了。由于身体状况原因,他从上个月起就向总司令部提出了提前卸任的请求,约纳斯,你休息几天就去接替他的职务吧。”经过悉心的铺垫之后,雷德尔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这……元帅阁下,这恐怕不太合适吧?”在雷德尔的凝神注视下,方彦有些迟疑地开口说道,“造修局是隶属于总司令部的二线组织机构,其头领做的基本上都是管理方面的工作。而我之前一直在舰队中服役,完全没有干过行政,只是懂一些造船专业知识而已,对于管理好这个部门完全缺乏应有的经验。”

    “此外,造修局与造船厂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而我父亲就是国内最大的造船厂主。如果我接任了这个职位,恐怕会引来很多非议。更关键的是,造修局是总司令部直属的4个核心部门之一,其首领必须是少将级别!”方彦开口,脸上写满了真诚与困惑之意,“我现在能当上准将,已经是极为夸张的事情,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能在40岁前再往前迈出一步。而且,您刚才不是说要追究我在海战后期的责任么?这个任命完全就是在表彰荣誉啊?”

    雷德尔面部肌肉微不可察的抽动了一下,随即展颜微笑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首先,造修局首领最需要掌握的是船舶技术方面的知识,其他的规划和管理都是细枝末节。对于你来说,你在前面这项上的造诣绝对堪称优秀,足够有资格担任这个职位;而你在几个月前还负责过4艘商船的航母改造工作,对工程现场也有深入的了解。我相信你能够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适应好这个新职位。”

    “其次,你是鲁道夫先生儿子的这层身份也用不着担心。因为你父亲的兄弟瓦尔特早已担任了经济部长要职,统筹着全国的工业资源,和他比起来,你这位亲属的职位还远远不够看。因此,即便人们真的关注,也不会把矛头对准你这边。”雷德尔看着面前的青年,语气轻松地说道,“而且我相信,你是完全没有必要和理由去串通你父亲,做出什么损害海军利益的蛀虫类行径的。”

    “最后,我从来就没有说过要对你这位海战功勋从重问责。把你暂时调离一线舰队,就是我刚才提到的惩罚,而接下来的便是奖励了。”

    雷德尔深吸口气,道:“你也知道,我军的准将从本质上来看只是一级临时军衔。它设立之初的本意是用来授予担任小规模舰队司令的上校,连肩章都与上校相同。目前我军只有5人曾经为这一军衔,现在还保持着的唯有你一人而已。当初,将你直接提升成少将太过惊世骇俗,只拔擢为上校又明显无法匹配你奇袭斯卡帕湾的巨大功勋,因此才折中给了你准将军衔。现在你又在挪威海战中满载胜利而归,名字传遍全国,转正成为少将已经是实至名归。”

    方彦张大了嘴巴,久久未能出言。雷德尔却是还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说道:“赏罚分明,从来都是我统御海军的原则所在。如果囿于传统束缚,而不给予立功之人以应有的奖励,那么将再没有人会渴望为军队和国家贡献心力。创造历史的辉煌殊勋,就应该赋予打破历史的荣誉!这是今天在德意志全国奏响的主旋律,而你,今年刚满32岁的约纳斯-布罗姆少将,就是我海军的代表新星!”

    方彦神情渐渐变得郑重肃然,向雷德尔敬了一个重重的军礼。雷德尔抬手回礼,然后顺势拍了拍方彦的肩膀,道:“晋升典礼和授勋仪式,定为后天上午9点在海军总部主礼堂举行。《人民观察家报》的记者也会到现场,你回去后好好准备之后将要进行的专访。到时候,你可一定要代表我们展示出海军的风采。”

    方彦点了点头,随即与雷德尔伸过来的右手握在了一处。他披上外衣向对方告辞,脸上又是恍惚又是激动地离开了总司令办公室。当方彦穿过人流,径直走出海军总部大门之后,他原本的表情突然如同烈焰下的冰霜瞬间瓦解,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嘲弄、冷笑、苦涩、和冰寒。

    “海军造船与维修局,真是一个经过仔细权衡之后的好去处啊。元帅啊元帅,您都到了这个地步,还不忘要最大限度地挖掘利用我的固有价值么?”方彦用只够自己听到的声音喃喃低语道。方彦走到停车场边,深深看了一眼已经小如斑点的雷德尔办公室窗户,然后便毅然转头,登上车拧动了发动机钥匙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