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69章 少将
    掌声、鲜花、表彰、灯光,两天后的海军总部礼堂内,方彦得到了每一位基层和中坚军官都梦寐以求的奖赏。雷德尔元帅面向几百个正襟端坐的军官,像朗读檄文似的滔滔列举了方彦的功绩,引得众人心潮激荡,随后,他便在无数灼热的目光中,将一对代表少将的金线辫结亲手佩戴在了方彦肩上。

    军服肃重威严,肩章华贵鲜亮,然而在那顶双金橡叶饰的帽檐下,露出的却是一张年轻到过分的容颜。将官的沉厚与青年的丰灿融组成了一幅前所未见的奇异画面,说不出的灿烂夺目,气韵绝伦。人们先是为这份反差感到呆愕不适,随即便向着台上敬礼致意的青年拼命鼓掌。前排的记者们更是疯狂按下镁光灯,不断从各个角度定格下方彦的英姿,以及这个历史性的时刻。

    若是放在从前,方彦定然会为这个场面激动万分,然而自从他前天洞悉了雷德尔隐藏的意图之后,方彦心中便早已是冷漠如霜,即便少将肩章加身的那一刻也没有任何波动了。毫无疑问,如果没有这个少将军衔,方彦以准将身份出任造修局主管就只是临时代理;等到几个月后军舰修复完毕,海军总部就会另请高明接手,把方彦重新调回一线舰队。而一旦有了这个少将军衔,方彦执掌造修局就不存在任何规则上的障碍,雷德尔想把他在这个后方职位上晾几年就能晾几年!

    方彦明白,随着自己地位和影响力的提升,拥有国社党印记的他已经彻底卷入了希特勒与雷德尔之间持续已久的权力斗法。在分出胜负之前,他今后都再难以普通军官的身份服役下去了。默然之余,方彦心中逐渐燃起了一团不甘的火焰:凭什么自己就要充当二人争夺利用的棋子,而不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最主要的授衔结束后,雷德尔又在方彦左胸前佩戴上了2枚奖章。公海舰队战斗勋章是海军在半个多月前设立,用于授予在大中型主战舰艇上服役,表现突出优异的官兵;战伤勋章则是面向全军颁发,凡是有过战斗重伤经历的都可以获得。虽然它们都是非常普遍的货色,和方彦刚刚得到的少将军衔完全不能比,但方彦却第一次涌出了珍视郑重之情,将这份属于自己的经历铭记在了心底。

    为了不让亲人为自己的处境担忧,方彦在当晚的家族庆祝宴会上完全没有表现出沉重之意。老爹鲁道夫和长兄弗雷亚都对方彦的晋升喜不自胜,把他的金辫肩章和新获得的勋章反复观看。然而,方彦却终究没有瞒过自己枕边的爱侣。深夜,当西尔维娅趁女儿睡熟后与方彦共赴巫山时,她发现丈夫的热情和力度都比过去降低了不少,以至于激情之后她还极为罕见的剩下了两分力气。

    “亲爱的,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西尔维娅双臂环住方彦的躯体,柔声问道。经过十几年的厮守缠绵,她已经完全能从床笫节奏中感受到丈夫的心绪变化:如果不是存有心事,向来对她身体索求强烈的丈夫是不可能出现这种状况的。

    方彦有些意外的呆了呆,正打算用个什么理由掩饰过去,然而看到那双充满了认真神情的明亮星瞳,敷衍的话语顿时说不出口了。忽然间,方彦心中涌出强烈的倾诉愿望,鬼使神差就把自己潜藏的沉郁尽数吐露了出来。

    西尔维娅红唇翕张,晕红未退的清丽容颜上渐渐浮现出震惊之色。她完全没想到竟会有这个结果出现,自己爱人因为受到猜忌,被海军总司令闲置冷处理,虽然现在看似风头无两,但等到这段风潮过去,便会立即陷入沉寂再难有出头机会。

    西尔维娅心情复杂,一时间竟说不出是该恼恨还是庆幸。被海军最高长官刻意针对雪藏,这固然对丈夫的今后事业大为不利,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却又是最大限度的保障了他的人身安全。毕竟当前德国还处于战争环境,在后方从事管理工作,无疑比在大洋前线征战不知安全到哪里去了;方彦一个月前才刚刚从鬼门关被抢救回来,就是将官同样要面临死亡威胁的最佳证明!

    看到妻子那复杂的面容,方彦顿时什么都明白了。他满脸歉疚地握住了妻子的手,当即承诺自己在战争期间将不会再返回舰队服役。只要能让这个家完完整整的保持下去,哪怕自己今后再无法晋升也甘之如饴。

    “亲爱的,你别做出这种承诺啦。在你的心里,肯定是不甘心这个现状,还想再回舰队去出征拼搏的,对不对?”西尔维娅露出一个涩然的笑容,低声说道。方彦默然,缓缓松开了手中的柔荑。原来自己的内心早已被妻子看穿,再做出什么违背本意的承诺,已经无法让她感到真正的心安了。

    西尔维娅深深呼吸,继续说道:“其实,我也不该这么自私的。德意志那么多有家庭的军人都奋战在战争的最前沿,如果所有的人都像我一样要求自己的至亲永远不去前线冒险,那么这个国家早就灭亡啦。更何况,你发生意外的可能性终究是要比普通士兵低太多的,我更没有理由让你抛下自己肩负的职责。”

    “对于现在这件事,我的确无法给予你直接的帮助。不过我觉得,你这次之所以会被海军总司令这么毫不留情的安排处理,根本原因还是你的个人力量远远弱于你的上司,以至没有什么反抗能力。如果换做是海军二号人物,总司令还能这样做么?但这并不是你的错,毕竟以你现在的年龄和资历,要与在海军扎根了近半个世纪的总司令抗衡,实在是太勉强了。”西尔维娅说道。

    方彦眼波复杂,靠在枕垫上久久未出一言。西尔维娅现在虽是音乐圈里的人物,但她毕竟出身于顶尖豪阀,耳濡目染之下,对这类政治斗争早已丝毫不陌生,所说的话也能准确切中关键之处。

    这些年来,方彦处心积虑,为自己家族编织起了一张好大的势力网,但他个人却因为年龄和海军特有的兵种属性所限,前进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父兄急剧膨胀的资本,以及叔叔担任经济部长后拥有的权力。在海军这个群体内,无论是人望、威信、还是个人亲朋下属组成的势力,雷德尔都以绝对优势碾压方彦。如果不是顾忌鲁道夫兄弟,雷德尔连今天这场授衔仪式的表面功夫都不会做!

    意识到这点,方彦心里反倒泛起了几分苦涩。现在事已至此,自己就算想补救改变也难找到机会了。在自己的去向安排上,雷德尔显然是做了精密的谋算:造修局是直接对海军总司令部负责的一个部门,其核心人员的工作地点就在雷德尔楼上的大办公间。换句话说,方彦今后在任上的所有举动,都将处于雷德尔的严密监控之下;这一手无疑是防着方彦见异思迁,让雷德尔随时都能掌控住局面。

    难道真的只能旗帜鲜明的在政治上与国社党划清界限,向雷德尔投降?方彦眉头深深皱起。自己要做的事情绝不仅限于海军这个领域,在陆军、政治、甚至是统帅决策上,都需要依靠向希特勒施加影响来实现对历史航向的改变。如果只是为了重获雷德尔的信任,这么做显然是得不偿失。

    但若是就这么倒向希特勒的阵营,方彦在海军中又混不下去了。现在雷德尔的总司令地位可以说是牢固无比,挟对英海战胜利之威的他甚至比德皇时期“永远的提尔皮茨”还要薰灼。只要不出现重大个人丑闻或是舰队遭遇惨败,现年将满6(和谐)4岁的雷德尔至少还能再在任上服役10年。

    无论如何,方彦都不可能陪雷德尔熬这么久。或许其他人认为现在海上大局已定,战争过不了多久就会因英国的求和而宣告终结,因此是否能在短期内重返一线舰队并不重要;但方彦却有着更加清晰的危险认知。即便英国真的战败,德国还有美国这个地狱级别的强敌,而仅靠在后方干些二线辅助工作,方彦绝对没有把握能让德国海军将其击溃。

    “亲爱的,别想那么多啦。只要你一直保持着在专业领域的现有地位,等到海军技穷之时,他们终究还会再来找你的。”西尔维娅出言安慰道。微微一顿之后,她再度开口道:“在这个等待期间,你也要努力创造机会,发展自己的势力。如果有许多人都在为你造势呐喊,那么你不仅更有希望重返舰队,今后也再没有人能对你随意揉捏。”

    方彦默默点头。这是西尔维娅第二次提到让他培植自己的势力了,但这件事情如今做起来却存在极大的困难。就任造修局主管之后,雷德尔必定会牢牢盯住方彦的一举一动,任何小动作都难以施展。忽然间,方彦脑海中想到了什么,他的眸光逐渐变得凝练,蹙起的眉也随之舒展了开来。

    “西薇,你真是我的精灵天使!”意念通达的方彦灿然微笑,用力搂紧了怀中的香软娇躯。西尔维娅美眸光彩绽放,喜道:“亲爱的,你有主意了么?”

    “虽然细节还需要仔细考虑,但方向应该不会错了。”方彦双手游移,在一片滑腻温软中握住了那对丰盈高挺的雪峰,轻声道,“今晚你应该还有力气,让我们再来一次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