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74章 说客
    明亮宽敞的房间内,邓尼茨正仔细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眼前的书房确如其名,两个长逾4米的排架上摆满了刊文典籍,以他将近1米9的身高,也需要借助滑动爬梯才能够到最顶端的物品。而与那些粗鄙庸俗的国社党高层刻意伪装自己学识高深所不同,这些书都有被主人明显翻动过的痕迹,特别是关于飞机性能研究前沿的文献,其边角处都出现了严重的毛刺,封皮也有长期摩擦而导致的褪色痕迹。

    “海军最近一直有闲话,说布罗姆将军您完全是靠运气才获得了挪威海战的功绩,现在看来,这完全是不负责任的诽谤。”邓尼茨脸上露出几分由衷的敬佩,开口说道。面前青年比他小17岁,放在西里西亚的村庄足够当他的儿子辈,然而现在二人却处于同一衔位,这不得不让邓尼茨感慨莫名。无论对方的家室背景和人际关系为他加了多少分,单从这份个人努力来看,就足以堪称是全军楷模。

    方彦闻言笑了笑。自己这近两年来蹿升太快,从德奥合并时期的少校直接升到了少将,虽然这表面看上去酷炫至极,但连擢4级却给予了方彦巨大压力,让他不得不把120%的心力都投入到对自身能力的提升上去。对于这份经历,方彦心中甘苦自明,他没有就此发表议论,而是静静等待邓尼茨的之后的言语。

    “然而,您本应该站在聚光灯下接受最高的褒奖和荣誉,现在却遭到了不公正的待遇。雷德尔元帅让您主管造船与维修局,表面上看是让您荣获晋升,实际上却是割断了您与一线舰队的联系,让您再无法通过战功继续向高层迈进。他之所以会破格授予您少将军衔,就是为了能在今后六七年内将您牢牢锁定在当前的职务上,这样您既会被他直接管控,时间一久也将失去在基层官兵心中的地位和影响力。”邓尼茨的言语骤转犀利,目光灼灼地说道。

    方彦深深看了面前比自己还要高的中年男子一眼,心中思绪飞旋。他可以确定邓尼茨不是雷德尔派来试探自己的,因为邓尼茨不仅是海军中狂热信仰国社主义的铁杆分子,更在优先发展潜艇还是水面战舰上与雷德尔存在巨大分歧,若非邓尼茨实在是潜艇部队不可替代的头狼,其早就被乾纲独断的雷德尔撵到闲职上去吃干饭了。

    现在邓尼茨说出这番话,便足可证明他已经改投了国社党的门庭,而站在他身后的人,不是戈培尔、赫斯,就是希特勒。

    “元帅是海军总司令。无论他给予我什么职务,我都必须要遵守这一命令。”方彦缓缓出言,神情满是苦涩和无奈,“刚才您说的这些我能理解。可我怎么都不明白,元帅要提防和针对我的原因。难道我还可能威胁到他的总司令地位?”

    邓尼茨嘿然道:“看来您也感觉到了。您现在这个造修局主管看似光鲜尊贵,实际却是笼中的金丝雀;周围同僚全是元帅的亲信,而且前程被阻断再没有升迁机会。至于元帅为什么要这样做,完全是因为你所具有的国社党背景。”

    邓尼茨微微笑着,嘴角边已然露出了几分不屑与鄙夷:“我们的这位总司令自恃全才,早在还是中将的时候就把自己当成了海军所有人的严父,无论职业能力、个人生活、还是政治立场,他都要亲自一管到底。而对于那些不符合他心意的人,哪怕才能再出众,他都绝不会重用。现在就轮到布罗姆将军您了。”

    “由于您和国社党高层人尽皆知的关系,元帅唯恐您在掌权之后帮助国社党打破他在海军内部的绝对统治地位,因此便做了这些安排。在我看来,这实在是极度自私兼愚蠢的表现。”

    邓尼茨语音铿锵,眼眸中尽是愤恨与张扬之色:“且不说布罗姆将军您还根本没开始做这些事情,就算您真的在海军中宣扬国社主义,那也是再正义不过的事情。他雷德尔整天把责任荣誉、军人传统奉为圭臬,可这十几年又做出了什么重大功绩?如果不是德意志最伟大的儿子横空出世,改天换日,还有您对旧有海战体系的先知颠覆,他雷德尔现在能有提尔皮茨阁下一半的声名么?”

    方彦心神颤动,刹那间竟险些被邓尼茨说动了。诚然,德国海军身上的枷锁是靠希特勒才得以打破,今天对英海战的胜利更是方彦多年苦心孤诣打造航母舰队的成果。但如若没有雷德尔统领全局,在人员训练、装备生产、组织管理、计划制定等诸多领域付出的巨大心血,德国海军是绝无可能在短短数年内,就从一支最大只有1.3万吨级袖珍战巡和轻型空壳航母,人员编制不过1.5万的队伍,发展成今天这般艨艟连绵、海鹫翔天,在役官兵超过20万人的鼎盛局面。

    也正是由于雷德尔卓越的统筹能力对海军而言实在太过重要,希特勒才一直容忍前者在政治上的油盐不进,以及海军自成一体的局面。如果雷德尔真的是徒有虚名,希特勒这个独裁者怎么可能在整整7年内都对他礼敬有加?只要看看1938年陆军被搞掉的国防部长勃洛姆堡、总司令弗里奇、总参谋长贝克,便能明白希特勒只要有所选择,就绝对会把所有妨碍到他的人统统赶出权力中枢!

    “可是我现在完全没有能力改变当前的局面。”方彦低声说道。邓尼茨目光直视方彦双眼,道:“但元首可以实现您心中想要的一切。只要您今后坚定执行元首的命令,那么3年之内,元首就能让您升到中将,10年以后,您就是海军新的总司令。”说到最后,邓尼茨几乎是一字字的向方彦强调道。

    方彦盯着眼前的男子,心中第一次翻起了澎湃巨浪。他实在想不出邓尼茨凭什么能给出自己这个承诺:目前海军的实权尽操雷德尔之手,任何高级军官的任免都需要经过他的点头,除非雷德尔下台,换上一个唯希特勒之命是从的司令,否则后者绝对无法绕过海军总司令部,直接遥控海军内部的人事变动。可雷德尔岂是轻易能换的?如果真有合适人选,希特勒早就罗织罪名把雷德尔搞下台了!

    忽然间,方彦脑海中电光霍闪,想到了某种惊悚的可能。他深深呼吸,目光变得有些慌乱,半晌都没能把呼吸重新理顺回来。在邓尼茨期待的眼神中,方彦缓缓推出一只手,沉声道:“您的意图我已经完全明白了。然而很抱歉,我不能用这种手段把雷德尔元帅赶下台,至少现在绝对不行!关于这一点,我会亲自去向元首说明。您如果没有别的事,就请先离开吧。”

    邓尼茨神色呆怔,愣然道:“我可什么都还没说呢,您知道元首希望您做的是什么事情么?”方彦此时已恢复了平静,不紧不慢地说道:“东方有一句谚语,叫狡猾的兔子被猎取后,猎犬也因为失去作用而被主人宰杀煮熟了。当年勃洛姆堡元帅是怎样被扳倒的,我还不知道么?我必须要称赞,元首在政治上的手段和魄力都令人惊叹,然而在战略上,德意志眼前的兔子却还远远没有抓完。”

    看着邓尼茨带着一脸见鬼了的惊骇神情离开书房,并消失在了庄园铁门外,方彦缓缓站起身,径直走向卧室旁边的浴房。不一会儿,温热的水流就包裹住了方彦身体,他惬意地伸直了自己全身关节,靠在浴缸边缘静静陈思起来。

    1938年初,时任德国国防部长的陆军元帅勃洛姆堡按捺不住自己焕发的第二青春,与小他30岁的秘书结了婚。然而两人蜜月还没度完,盖世太保就调查发现,元帅的新婚少妻曾经在德国妓女的登记册上留有大名。

    作为传统普鲁士贵族兼政府的绝对核心要员,勃洛姆堡与妓女结婚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军官团和民众所接受的。希特勒闻讯更是勃然大怒,认为自己被欺骗,竟然给一个碧池送上了结婚祝福,这简直就是把他的元首尊严踩进了肮脏的污泥里面。很快的,勃洛姆堡就在众人的讨伐声中被免职,希特勒顺势废除了国防部长这一职务,让已经是总统+总理的自己再兼任武装力量最高统帅。

    一直以来,勃洛姆堡的去职都被人们说是咎由自取,然而方彦却知道,此事绝对不是表面上看去那么简单。希特勒对军权觊觎已久,勃洛姆堡也从他初掌权时的助力逐渐变成了实现其独裁野心的绊脚石,在这种情况下,希特勒将勃洛姆堡除掉的动机绝对成立。方彦猜想,希特勒必定是早就知道勃洛姆堡新妻子的底细,但却故意隐忍;直到最后瓜熟蒂落,才命令盖世太保骤起发难,一举夺权。

    现在,希特勒又把类似的主意打到了雷德尔头上,意图借助方彦来给雷德尔下套,以备待机收网。虽然具体手段方彦尚不知悉,但这无疑已经不重要了。方彦夹在二人中间,只觉得自己思维都快跟不上形势的变化。他心生疲惫,不知不觉间竟昏睡在了浴缸里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