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75章 信念
    幽香萦鼻,水花拍溅,躺在浴池中的方彦渐渐从迷蒙里醒来,便发觉有一双手在自己肩膀和锁骨处按摩揉捏。其力道轻重适宜,手法娴熟巧练,再加上那柔嫩滑腻的肌肤触感,让方彦瞬间明白了是谁正在自己后面。方彦心中淌过一道暖流,伸手握住了那对柔荑;身后顿时传来轻呼声,随即一张清艳动人的娇靥就出现在了方彦眼前。

    “亲爱的,刚才那位将军又说了什么让你烦恼的事情么?”西尔维娅眼波怜惜地望着丈夫说道。方彦慨然叹息,摇头道:“没什么,就是感觉心好累。现在我处在海军总司令和元首之间,被他们牵着鼻子各走一边,本来造修局的新工作就够让我费神劳心的了,现在却还要分出精力去应付两人的政治博弈。我真想休息一段时间,甩开这些麻烦的事情,可惜,元首和元帅都不会同意我此时离去。”

    西尔维娅继续摁捻着方彦修长健硕的躯体,疑惑道:“你之前不是说,已经想到了应对目前这一局面的办法么?”方彦轻轻点头,神情颇有几分无奈:“办法是有了,但现在却还不是实施的时候。而即便一切顺利,效果也要在1年之后才能显现。在此期间,我都很难摆脱当前的处境,只有这么熬下去。”

    西尔维娅贝齿咬了咬鲜亮的红唇,手上动作一时间停滞了下来。方彦见状心生悔意,连忙出声温言安慰。不管怎么说,自己的烦恼都不该再传染到西尔维娅那里;看着妻子情绪低落,美眸黯淡,方彦心中更是说不出的难受愧疚。正搜肠刮肚想办法让她重新欢悦起来,方彦却见西尔维娅眼中忽然异彩绽放:“亲爱的,你是想放下当前的事情休息一段时间么?或许我能够帮到你呢!”

    “意大利的国庆日就快到了。今年恰逢埃马努埃莱三世陛下登基40周年,哥哥来信说,领袖决定在国庆日当天举行盛大的阅舰式予以庆贺。我可以和哥哥联系,让他向领袖提议,邀请你作为德国代表团成员前去共襄盛举,并顺道访问意大利舰队。你是海军航空领域的专家,这个邀请怎么看都不过分。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去意大利休息旅游很长时间了。”西尔维娅面露欣悦之色,喜滋滋地说道。

    方彦闻言怔然。自己从来不记得历史上意大利搞过什么阅舰典礼,只有日本为纪念皇纪2600年而在1940年举行了特别观舰式。而后者也如同苏联“西方81”演习一般,成为了联合舰队最后的绝唱。然而只过了片刻,方彦就回过神来,这个位面早已被他改变得面目全非,各种事情都需要重新看待了。

    当前,英国在北海的海权已经全面崩溃,对北大西洋的使用也是摇摇欲坠,这直接导致了其被迫大幅收缩在东地中海的舰队规模,再无力遏止意大利的扩张企图。根据德国海军掌握的情报,目前英国在亚历山大港内只剩下1艘复仇级战列舰和6艘轻型舰艇,这点兵力别说震慑意大利,就连苏联的黑海舰队都远远不及。曾经孤身镇压各路牛鬼蛇神、独霸地中海8千里水域的大英帝国,如今已然可以说是彻底退出了这片舞台,唯一能和意大利较短长的,只剩下了西边的法国。

    而即便是法国,如今面临的战略形势也极不乐观。战争爆发半年来,德国先横扫波兰,后席卷丹麦挪威,并一举摧垮了英国海军的中坚根基;在苏德签订互不侵犯盟约的基础上,德国已然是气逾霄汉,对西欧形成居高临下之势。面对德国随时都可能发起的西线攻势,法英无不感受到压力如山,虽然后者的绝大多数国民始终对马奇诺防线深信不疑,但已经有相当多的人开始向北美转移了。

    在这种形势下,意大利宣布举行阅舰式,其用意便是向本就步履维艰的英法两国高调示威,以便在他们计划中的某些领域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即便不能如愿,也能在国内营造出战争氛围并鼓舞士气,为即将到来的参战做准备。方彦知道墨索里尼是绝不会在这场举世瞩目的欧洲大战中保持沉默的,看着希特勒大杀特杀自己却坐冷板凳当陪衬,这无疑比让他死了还难受。

    想到这里,方彦心神倏地一振。自己如能南下意大利,则正好可以实地观摩意大利海军的现状。这个位面的意大利海军同样较历史出现了巨大变化,其实力完全值得方彦期待。而无论是希特勒还是雷德尔,也都乐意知道自己盟友的实力究竟有几分几两,这对于他们在战略全局上的把控无疑有着巨大作用。

    “可是,我如果去意大利考察,我不就又要和你分开了么?这种公事出行是不允许带任何家属的。”方彦忽然想到了这点,有些迟疑地开口说道。西尔维娅在方彦的额头上敲了一下,嗔道:“笨蛋哒。我的家乡就是意大利,我带着孩子们回国旅游还不行吗?到时候我和你住在同一片街区,我们随时都可以团聚啦。”

    方彦怔了怔,脸上随即绽放开了灿烂的笑容。心情激荡的他想要拥面前的妻子入怀,却忘了自己还在浴池里面,顿时扬起了大片的水花。西尔维娅惊呼娇嗔着用藕臂挡在面前,翠绿星瞳却不由自主的瞟向了方彦站起来后裸露在外的惊人事物。她的呼吸渐渐变得凌乱急促,檀口香津流溢,不等方彦用浴巾将身体擦拭完毕,便像一头饥渴的小鹿似的朝着眼前的“食物”猛扑了上去。

    当西尔维娅像一团香泥彻底瘫软在沙发上时,已是下午时分。屡遭挑衅的方彦虽然有心乘胜报复,但自己的体力也快臻临极限,想到傍晚还要去接女儿放学,只得悻悻作罢。他躺靠在妻子曼妙动人的娇躯旁边,心中却开始思索下一步该怎样面对希特勒:自己今天拒绝了邓尼茨拉拢利诱,必须要把其中的利害向这个幕后主使讲述清楚。

    “只是,要想说服希特勒接受自己的想法,难啊……”方彦心中叹息,对自己接下来的总理府之行充满了忧虑。如果要扭转希特勒做出的军事决定,方彦是有超过九成把握的,因为希特勒在军事上的判断是基于他对各种复杂数据的分析处理,只要有人带着更精准确切的数据去对付他,就基本上都能将他说动。历史上,施佩尔正是用这种方法去规谏希特勒,并几乎每次都收到了良好的成效。

    然而在政治领域,方彦就完全没有把握了。权力斗争向来就没有对错可言,只有你死我活的胜负:长刀之夜被血腥清洗的施特拉塞、罗姆,两年前黯然去职的勃洛姆堡、弗里奇,更多的还有被关在达豪集中营里的数千名政治犯,他们都是希特勒在权力上铁血无情一面的最佳写照。

    在这种意识形态下,方彦想要保住雷德尔的理由显得是那么绵软无力。“当前战事未平,更兼有美国威胁,为海军和国家计,需要雷德尔继续留任原位?”之前那些被希特勒灭掉的人,又有几个不是心怀国家的义士?希特勒的意志全取决于对方此时对自己是否利大于弊!

    方彦的担忧很快就变成了现实。在当天夜晚的交谈中,面对方彦开诚布公的劝谏,尽管希特勒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方彦却明显感受到了他隐藏在内心当中的惊怒和失望之情。告别之时,希特勒更是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冷淡:他只是礼节性的同方彦握了握手,然后便径自转过身去研究起了西欧作战地图。

    走在空旷的大理石长廊上,方彦心中却是异常的平静。对于自己今天所作的这项选择,方彦没有丝毫后悔。虽然从个人角度而言,方彦违逆希特勒而保雷德尔的做法可谓愚蠢至极——后者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针对自己的阴谋存在,自然谈不上什么对方彦心怀感激;而方彦却因此得罪了希特勒这个最高独裁者,使得自己最大的靠山抽身远去。无论怎么看,这都是吃力不讨好的反面典型。

    但从整个国家的层面来看,雷德尔此时能维持不倒,却极大有助于德国海军在争中的继续强势表现。

    且不说雷德尔对海军各部门的统筹整合能力仍无人可取代,光是他当了12年海军总司令,其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部下遍布海军各个领域这点,就足够让人投鼠忌器。倘若骤然将雷德尔削职退役,必将在海军中引发巨大震动,而这对于此刻仍处在战争期间的德国海军来说无疑是极为不利的。

    国情如此,稳定第一。这句话不仅适用于大清,对于任何一个身处外敌强烈威胁下的国家都是名言至理。为了改变这个国家的历史,方彦已经付出了太多,现在让他牺牲掉这份初衷,转而谋求自己上位,这是方彦绝对不会去做的禁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