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76章 暗流
    初春的晨曦照入总理府,将内部装潢精美的地板墙壁都镀上了一层眩光。

    希特勒倚靠在沙发上,灰蓝色的眼珠直直望着窗外一株苍翠的青松,然而如果有人走近便会发现,他的双眸空洞无神,注意力明显不在眼前的景色上。虽然距离被方彦拒绝已经过去了整整2天,但希特勒仍然无法释怀,每当想起那天夜晚的情形,他的心中便五味杂陈,说不出的难受纠结。

    半个多月前,希特勒还没打算要像对付勃洛姆堡那样搞掉雷德尔。因为他对方彦的未来发展寄予厚望:只要后者再在舰队中发展个三五年,就能在基层官兵中积累起足够大的声望和影响力,届时国社党便可从下往上的架空雷德尔,将海军真正收入囊中。对于雷德尔这位兼具才华和风度的老职业军人,希特勒心中还是存了一分敬重,能让前者体面交出权力自行退役,也算是传统国防军与新兴国社党之间精诚合作,继往开来,最后善始善终的一段佳话。

    然而令希特勒没有料到的是,雷德尔竟然用了极为激烈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位。方彦被调离能与基层官兵密切接触的一线舰队,转而到雷德尔的眼皮底下就职;其人际公关范围顿时就从数以万计的官兵变成了办公室里的几百号人,且当中的大多数还都是雷德尔的心腹。这登时就让希特勒无法保持淡定了。

    对于希特勒而言,方彦实是他和平接收海军权力当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因为目前海军中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像方彦那样既被广大基层官兵崇拜神往,又对他希特勒和国社党忠心不二。

    尽管潜艇部队司令邓尼茨也是希特勒的坚定追随者,但随着斯卡帕湾奇袭和挪威海战的两场大胜,德国海军中的舰队派已经完全压倒了潜艇派,因此邓尼茨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配角,根本左右不了海军内部的局面。此番方彦被针对打压,无疑是给了意图染指海军的希特勒以沉重打击:其伸向海军内部的触手被斩断,再难以通过最初的策略完成权力的交接转换。

    面对雷德尔的激烈应对,早就压抑已久的希特勒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先前他之所以容忍雷德尔处处在国家社会主义旗帜下特立独行,是因为有法、英海军这两个强敌必须要后者去应对;现在英国舰队元气尽丧,与法国海军等量齐观的意大利又蠢蠢欲动准备参战,德国海上胜势已定,雷德尔也就失去其可供利用的价值了。在这种情况下,希特勒终于露出了他冷硬狰狞的一面,既然这个绊脚石如此不识时务,那么把它铲平就是最佳选择!

    根据希特勒的计划,扳倒雷德尔的行动将由方彦来做。一方面他在海军内部实在没有几个值得信任的可靠人员,另一方面也在于方彦和雷德尔关系密切,向雷德尔下套时不易被对方警惕察觉。至于方彦是否会向雷德尔下手,希特勒是有超过9成的把握:只要方彦看一看雷德尔对自己的打压针对,再看一看希特勒给出的中将军衔和未来海军总司令的许诺,如何选择还用说么?

    然而,正是这件十拿九稳的事情,却在最后出现了变故。方彦的态度大出希特勒意料,而他给出的理由也令希特勒难以认同。诚然,美国海军的确是德国海军今后的最大假想敌,但这并不意味着两支军队就很快要兵戎相见——过去日本和美国相互较劲了多少年?现在太平洋上不照样相安无事么?

    更何况,罗斯福那个战争贩子总统只剩下了最后1年任期,到1941年初他就要当满2任卷铺盖滚蛋。美国开国近200年,就还没有哪个总统能当第3届的。等换一个人上来,德国完全可以向北美伸出橄榄枝,以瓜分英国殖民地作为共同目标来与对方讲和!

    想到方彦那过于天马行空的脑回路,希特勒就气恨难平,愤怒欲狂。因为他这一撂挑子不干,希特勒就再找不到合适的人去把雷德尔拉下马了。

    盖世太保虽然能做一些无中生有的事情栽赃陷害,但雷德尔的声望远非普通将领可比,再加上其周围还有大批愿为他竭力澄清的忠实部下,没有真凭实据根本扳不倒他。希特勒发现,自己把雷德尔赶下台的决定竟然因为方彦的不配合而流产了。对于手握至高权力的希特勒而言,还有什么能比这更令他感到挫败憋屈的?

    “我的元首,您还在为布罗姆将军的事而生气么?我之前就对您说过,他根本就配不上您对他的信任。他借助您的力量在海军中飞速爬升,结果却心向雷德尔,这种不忠诚的人幸亏没有进入我党,否则定然是第二个恩斯特-罗姆!”鲍曼手捧一叠文件走进了总理府办公室,见状连忙趁机给希特勒上眼药说道。

    这几天来,鲍曼只觉得自己受到的恩宠急剧增加,希特勒对他的态度明显比之前好了不少,昨天更是对他嘘寒问暖起来。鲍曼明白,这是希特勒遭到最信任的人背弃,因此愈发珍惜身边忠诚勤勉之人的结果。在惊喜交集,心花怒放之余,鲍曼更是不遗余力的对方彦落井下石,以求乘胜追击,把方彦彻底赶出希特勒的心底。只有这样,鲍曼的地位才会稳如泰山,永远不会面临幸臣失宠的威胁。

    希特勒眼眸中光芒一闪,原本涣散的目光逐渐变得凝聚了起来。他心里对鲍曼的那点小心思洞若明镜,然而即便如此,希特勒却仍然忍不住随着鲍曼的话语想下去,并产生出后者想要的情绪。因为方彦做的实在是太令他恼恨了。要知道这不仅仅是对希特勒个人的违逆,更破坏了他规划中的政治格局:现在雷德尔仍旧在海军总司令的位置上,国社党要想掌握海军不知还需花费多少时间!

    “马丁,你今天又带来了哪些文件报告?”希特勒收敛心神,转头向鲍曼说道。当前正值战争,希特勒把绝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了最高统帅部的日常工作上去,但他毕竟还是党的领袖,许多党内事务仍然需要鲍曼这个中央办公室主席呈递给他来拍板决定。尽管这样十分辛苦,但希特勒却不肯下放手中的任何核心权力——对于没有家庭和子女的希特勒来说,权力和大业就是他所追逐的一切。

    鲍曼从文件堆上拿出第一份,看了看封面后递给希特勒说道:“这是巴登大区领袖罗伯特-瓦格纳的上书,他控告经济部长瓦尔特收受巴登钢厂巨额贿赂,将本年度35万吨军用钢材订单批给该厂炼制。”鲍曼顿了顿,又介绍起了第二份文件:“这是波兰总督法郎克对经济部长瓦尔特的申诉。后者以极为低廉的价格征收了波兰境内的海量木材和煤炭,却高价强卖给捷克工厂,他在其中获利超过300万马克,但这些钱没有1芬尼流入财政部金库。”

    转眼之间,鲍曼就把报来的十几份文件的主旨向希特勒都说了一遍。其中的超过半数,竟然都是指控瓦尔特滥用职权鲸吞国家财富。希特勒瞟了鲍曼一眼,后者随即避开了这道视线,恭敬地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脚尖。希特勒嘴角勾起冷笑,开始翻动手中这些言词凿凿的文件,他只留了3分心思在这上面,其余精力都放在了文件以外的政治棋局里面。

    3年半前,瓦尔特-布罗姆接替沙赫特出任经济部长,这顿时令无数想要染指这个肥缺的人嫉妒万分,整天都算计着怎样才能把他搞下台,让自己取而代之。然而在随后的几年里,瓦尔特的成绩堪称卓越,比起沙赫特主政时期都不遑多让。那些觊觎这个职位的人只能蛰伏下来,以求观时待变。

    现在,这个时机总算是被他们在煎熬中等出来了。瓦尔特掌权的4年期限将近,希特勒迄今并未公开表示是否留任他继续做下去,再加上其侄儿方彦刚刚触怒了希特勒的底线,这不得不给人一种经济部长可能会换人的猜测。今天这些呈送上来的文件,正是国社党内部的一批人在投石问路。只是,现在距离方彦失去希特勒信任只过去了3天,各地区长就来了这么多指控瓦尔特的文件,鲍曼在其中推波助澜的出力,又有多少呢?

    沉思半晌过后,希特勒缓缓开口道:“命令希姆莱对这些指控展开秘密调查。如果谁把这件事情散播出去,那么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我都绝对不会轻饶。”说到最后,希特勒特别加重了语气。鲍曼心中一颤,连忙恭声称是。他知道希特勒这是在警告自己,今后若是再向外通风报信,对方必定不会轻易放过。

    不过,这番投石问路终究还是起了作用。希特勒让希姆莱启动调查,其对待方彦和瓦尔特的态度便均可见一斑。想到这里,鲍曼心情重新变得舒畅起来,这么多年,自己终于有望掀翻头上的布罗姆家族大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