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78章 赌约
    3月12日,方彦终于等到了海军总司令部的调令。雷德尔命他把手中的工作交给造修局副局长,然后以意大利海军特邀顾问的身份前去罗马,为对方海航的发展建言出力。此外,方彦还需对意大利海军的组织、训练、舰船维护、和物资准备等各个方面进行一番详细的摸底,以便让柏林掌握对方的真实战力。

    虽然从表面上来看,方彦的这项新任务不可谓不重,但对于长年呆在一线舰队的方彦来说,这却又是一个让他洞悉海军其他各领域的宝贵机会。更何况随着德国1940年年度造舰计划在3月7日的新鲜出炉,造船与维修局的工作压力已然陡增。

    根据计划,德国将在今年新开工3艘大型舰队航母,6艘防空轻巡洋舰,16艘装甲驱逐舰,36艘7型潜艇,以及数十条其他船只,这些舰艇全部需要造修局调配人员物资,保证工期。方彦早就想把这些沉重繁琐的工作推出去,现在雷德尔的调令正中自己下怀;他很快就交出了手中的事务,转而为南下做准备了。

    3天之后,方彦准时来到了柏林南部的军用机场。空旷开阔的跑道上,方彦一眼就找到了那架将要搭载自己去罗马的专机:容克-52虽然采用固定式起落架,最大速度有些偏慢,但其胜在坚固可靠,即便在田野中都能强行着陆,很是受德军将领们的青睐。罗马距柏林约1200公里,中途还要飞越高峻巍峨的阿尔卑斯山,安全稳定的“容克大妈”显然是方彦此行的首选。

    “布罗姆将军,步兵上校蔡茨勒向您致敬!”当方彦走到运输机扶梯跟前时,一名身着灰色军装的中年男人蓦地腰背挺立,向方彦敬礼说道。方彦早就注意到了这个站在扶梯下方等待的校官,在回礼之后对他仔细打量起来。这名自称蔡茨勒的中年男子身材不高,和善的面容上蓄着一撇和希特勒相同的方形小胡子;那双浅蓝色的眼眸似有灵性,目光绽放间,一股精干明练的气质便立即显现了出来。

    “听说上校先生是陆军总司令部最出色的参谋。正好我也是参谋官出身,能够和您同行真是太令人高兴了。”方彦微笑着握了握蔡茨勒的手,心中的喜悦油然而生。眼前的中年男子虽然在后世不及古德里安、曼施坦因等人名声显赫,但也是德国陆军中一名不可忽视的人物:其从1942年9月起接替哈尔德出任总参谋长,在希特勒自任陆军总司令的情况下成为了东线德军的实际领导者。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罢了,但最关键的地方在于,蔡茨勒在法兰西战役结束后还只是个步兵上校!直到1941年春,蔡茨勒才晋升少将,前方比他更有威望和资历的陆军将领至少都在百人以上。然而,希特勒却对蔡茨勒另眼垂青:不仅将他直接越级升为上将,而且还把他调到中枢,委以总参谋长的大任。

    若是换做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承受住如此翻天覆地的沉重职责,但蔡茨勒这个1年半前才刚刚迈入将官门槛的纯新人,却在总参谋长任上兢兢业业的干了下来,并逐步获得了包括其老上司李斯特、克莱斯特等老牌集团军级指挥官的一致信任。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蔡茨勒便像是德国的艾森豪威尔:虽然起点低微容易被人看轻,但却内慧于心,完全具备成为统帅的潜能与实力。面对这么一支摆在眼前的潜力股,有意把自己的影响力扩展到陆军中去的方彦忍不住怦然心动。他开始思索怎样才能放射出王八之气,让蔡茨勒纳头拜伏。

    蔡茨勒则完全没有方彦这么复杂的念头,听得面前的传奇少将把自己和他并列,顿时倍感荣耀。登上飞机之初,蔡茨勒还控制住自己和对方谦逊了几句,但等到容克大妈腾入云层开始平飞时,生性秉直的蔡茨勒便完全放开了自己,开始和方彦谈论起各自的参谋经历,以及当前的欧陆和世界格局。

    “……其实,我觉得德意志今天的收获已经足够多了。”经过一番交流之后,向方彦敞开心扉的蔡茨勒背靠在特制的飞机座椅上,神情复杂地出言道,“我们不仅收复了世界大战期间在东方失去的国土,而且还把最为富庶的波兰中部,和昔日奥匈帝国的菁华区域都握在了手中。通往北欧的大门也被打开,丹麦和挪威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德意志在欧洲的殖民领地。”

    “如果德意志此时寻求与法国的单独谅解,那么法国几乎必然会答应。因为巴黎政府本来就不愿与德国开战,9月3日的宣战完全是由于要履行对波兰的同盟义务,以及伦敦方面的怂恿和敦促。法国议会中的主流声音仍然是防范赤色革命,在这一点上我们很容易与他们达成阶级共识,从而创造出和谈的基础。”

    “至于法国军方,则更是不会向莱茵河发动大规模进攻。法国陆军在战后的核心思想就是防御,倘若让他们挥师东进,不仅在作战体系上毫无准备,之前倾注巨资修建的马奇诺防线也将成为一堆无用的乱石废铁。倘若德法和谈,法国军方必然是一片赞成,如此西线很快就能迎来真正的和平。”蔡茨勒慢慢说道。

    方彦眉头微挑,出言反问道:“上校先生,您是希望德法两国从此和平相处么?您要知道在国人心中,法国是更比英国更加可恨的仇敌——其不仅从德国手里夺走了阿尔萨斯和洛林,更强迫德国支付足以令财政崩溃好几次的巨额赔款,甚至还像强盗一般在鲁尔工业区大肆掠夺破坏!凡是在1923年因马克灾难而倾家荡产的人,无不对罪魁祸首法国恨之入骨。更何况我们在世界大战阵亡的200万军人中,有超过一半都是亡于法国人之手。当前,数以十万计的青年正是为了给他们的父辈复仇,才在元首的号召下加入了军队当中。”

    蔡茨勒沉默片刻,道:“我从来都没有忘记法国在《凡尔赛和约》中对德意志犯下的罪恶。但是,我始终认为最高统帅部应该有更加理性的选择。上场战争,我们用了4年时间,让法国伤亡近600万人都没能使他们屈服。现在法军依托马奇诺防线固守,比25年前更能经得住消耗,那么德意志又要花费几年时间,付出几百万条生命才能将他们击垮?”

    “与其和法国打一场漫长的消耗战,倒不如保存下实力,专门对付已经失去了海上屏护的英国。只要英国倒下,法国也将再无法与德国抗衡,最终德国的西方边界问题就有很大概率和平解决。”蔡茨勒说道。

    听得这番话语,方彦便知道这应该是目前德国陆军当中绝大多数将领的看法了。这些将军们都是参加了一战的老人,对法军的顽强坚韧有最直接的体会,一旦西线进入真正的热战,那么想要收场就不是1年2年和几十万条性命所能实现的了。因此最理想的局面,就是趁着双方还没有打出不可化解的血仇之前坐到谈判桌上来,法国方面肯定也不愿玉石俱焚,德法和谈无疑是大有希望。

    作为同样在西线战壕里艰苦拼杀了4年的士兵,希特勒无疑也是清楚这点的。然而此时的他早已下定决心要一劳永逸的解决西方问题:苏联的友好无法长期保证,倘若今天放着法国不打,日后德国极有可能会再陷入两线作战的困局。

    真正笃信德军将在法国复制波兰战役胜利的,陆军中可能只有摸透了装甲战的古德里安一人。而即便是提出“镰割”计划的曼施坦因,对装甲集群的威力也存在疑虑,他更多思考的是如果坦克师从中央突破后冲不到英吉利海峡,那么退而求其次包围联军一两个主力集团军,也能大大减少日后在消耗战中面临的压力。

    “上校先生,不如我们来立个赌约吧?倘若陆军没有在3个月内战胜法国,我就拜托哥哥免费为您打造一辆专属轿车,而如果法国在3个月内被击败,我希望您到时候能够帮我做一件事情。当然,我不会让您做出违反法纪和军人荣誉誓言的事情来。”方彦嘴角浮现出自信的笑容,悠然提议道。

    “3个月?”蔡茨勒瞪大眼睛,看向方彦的目光中满是不可置信。1914年夏季,各大交战国的官兵也都认为自己能“在叶落之前凯旋归来”,然而工业时代的战争进程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交战双方在地狱般痛苦的4年里打了个精疲力竭,直至一方彻底崩溃方才宣告终结。今天,各国的工业化程度和宣传效率比当年又有了长足提升,3个月打败法国?真当联军是波兰那样的弱鸡么?

    “我现在正准备攒钱买一辆汽车,就多谢布罗姆将军的馈赠了。”呆愣过后的蔡茨勒很快就变得眉开眼笑,立即应允道。方彦心中暗爽,正准备再说些什么,飞机上的广播这时响了起来:“尊敬的将军,上校,我们很快就要到罗马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