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83章 威迫
    在西尔维娅的帮助下,方彦顺利在罗马城郊的一幢别墅内见到了小齐亚诺。

    数年不见,小齐亚诺的气质变得明显凝实沉稳了,看来四年的外交部长生涯的确给了他很大的磨练,原有的浮躁冲动正在从这个37岁的中年男子身上快速消退。然而,他向方彦摆出的臭脸依旧是那么惹人生厌。如果此时是在德国汉堡的布罗姆庄园,方彦发誓自己绝对会凭借长年锻炼的健硕身体将他狠揍一顿;都过去了超过15年,小齐亚诺竟然还在为他的德国骨科之路被方彦截断而耿耿于怀。

    尽管心中恼怒,但方彦还是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标。他向小齐亚诺坦陈意大利海军当前迫切需要拥有独立航空兵,并希望小齐亚诺能凭借自己的影响力,在墨索里尼面前促成这件事。不出意料,小齐亚诺很快露出了讥嘲和鄙夷的神色,仿佛听到了全世界最荒诞的笑话。面对此情形,方彦毫不客气地冷笑出声,那骄矜中带有怜悯的眼神,像极了看到一个智商与自己不在同一档次的类人猿猴。

    “布罗姆将军,您这是什么意思?”小齐亚诺语气冰冷,眯起的双眸中厉芒闪烁。方彦嘿然摇头,嘲讽道:“我原以为阁下是领袖看中的继承人,必定拥有远见和敏锐的政治目光。没想到,阁下就是个不通玄奥的平凡文员。”

    小齐亚诺神色有些呆滞,似是没反应过来方彦竟会用如此言语对他说话。片刻之后,他的脸庞蓦地胀得通红,眼眸迅速变得阴鸷森然:“您最好对您刚才说的话做出合理的解释。否则,我一定会让您为自己错误的言论付出应有的代价。”

    方彦悠然端起茶几上温热的咖啡,在小齐亚诺阴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的目光中仔细品味,淡淡道:“当前,领袖一心想以新罗马帝国缔造者的身份永载史册,直到现在也没有明确指定自己的身后继承者。然而这个问题肯定无法一直拖下去的。如果领袖要确定人选,那么以阁下您看,谁最有可能成为第一继承人?”

    小齐亚诺怒气上涌,一句“当然是我”险些就要脱口而出。然而看到面前之人那张露出戏谑之色的容颜,他的话却卡在了喉咙里,许久都没能说出口。眼前这名德国青年既然将话题引到了这个层面,肯定是对意大利当前的权力食物链有深刻了解的。倘若自己一时冲动说出自欺欺人的话,不仅无法镇住这个可恶的日耳曼蛮子,反而还会被他占住上风,用那种恼人至极的眼神一直对自己进行鄙视。

    “虽然现在我可能还排不到第一顺位,但今后就不一样了。现在我已经是外交部长,只要再有几年时间,我完全能够将自己在政府中的势力发展壮大。”小齐亚诺说着,自信和傲然又渐渐回到了他的脸上,“最重要的是,领袖对我是认同的。凭借这一点,我在未来就足够击败其他任何竞争者。”

    方彦嗤笑一声,满含不屑地说道:“或许阁下在国家战略层面上还拥有出众的眼光,因此才受到领袖的青睐。但在政治斗争上,您实在是太年轻了。”

    “当今意大利虽然还身处和平状态,但以目前的欧战发展趋势、以及贵国领袖的意志决断来看,明眼人都能知道意大利参战就是今年年内的事情了。届时,意大利将中止与英法的全部外交往来,而用武力来解决一切争端。那么我想请问阁下,您主掌的外交部还剩下多少可以建立功绩的机会?”

    方彦用修长手指梆梆敲了敲桌面,满脸俯视地说道:“和平时期,外交家的出彩机会要多于军人;然而一旦进入战争,国际上就只剩下了军人活跃的舞台。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您难道都还没有看出来么?贵国这些在舞台上大放光彩的军人当中,空军元帅巴尔博就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巴尔博和您父亲是同一级别的功勋元老,其在党内的影响力和地位都丝毫不弱。而他更比您父亲年富力强,组织才能出众,因此深得领袖信任,被委以空军司令的重任已有十年之久。现在,无论是辈分、资历、还是背后的势力,巴尔博元帅都已经远高于您,如果今后他再在战争中获得足够的功绩,您还能凭借什么与他相争?只怕等战争一结束,巴尔博元帅就会众望所归的成为意大利第二人。至于您么,谁还会记得有一位外交部长?”方彦带有挑衅地说道。

    小齐亚诺原本傲慢之情重生,但听得这番话语,他的心中却骤然如同被闪电所劈,震撼惊动难以遏制。他深深吸气,竭力想要掩饰自己的心虚和焦虑,然而那惶乱不安的眼神,却是在方彦面前将他的心绪彻底暴露了出来。

    当前,空军司令巴尔博的确是最有资格继承墨索里尼权力的人选。在法西斯党的四名元老中,巴尔博年龄最轻,才能最出众,更兼手握空军这支强大的力量,俨然已是意大利国内无可质疑的二号同志。小齐亚诺与之相比,无论名望势力都远不能及。

    除此之外,巴尔博在意大利国民心目中也是硬汉英雄一般的人物:其在30年代曾亲身驾驶水上飞机完成了创纪录的跨大西洋飞行,为此美国芝加哥市还专门以他命名了一条大街,一时间他的名字传遍全国。倘若由巴尔博来当下任领袖,意大利国民绝对不会有什么抵触的态度。

    针对这番情况,小齐亚诺原本的打算是积蓄力量观时待变。等到自己在政府中枢再干上10年,就能积累起与巴尔博分庭抗礼的势力,然后再凭借墨索里尼对自己的青睐,与对手争夺继承人选。然而,现在的情况却完全脱离了他的剧本预料。正如方彦所说,外交家在战争当中几乎不会有任何存在感,而军人却迎来了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赢得荣誉指日可待。倘若再被巴尔博立下大功,那么即便墨索里尼有心扶持他小齐亚诺,也会迫于现实而另有选择。

    “如果巴尔博元帅成为了领袖继承人,那么当他掌权之后,又会怎样对待您这位曾经的竞争者?”方彦似是嫌给小齐亚诺的冲击还不够,往他的伤口上又洒了一把猛料,“在俄国,曾经能威胁到斯大林地位的人,最终不是被折磨致死就是流亡海外。在德国,野心勃勃想要取代元首的罗姆和施特拉塞,也已经被党卫军特别行动队实施了肉体毁灭。那么您觉得您的下场会是怎样?哦,我差点忘了,您的妻子是领袖的女儿,巴尔博元帅应该不会将您处决掉。然而,您也不可能继续呆在国内了,或许干旱酷热的东非殖民地就是您下半生最后的归宿。”

    小齐亚诺脸色发白,嘴唇也因为牙关紧咬着而失去了血色。被眼前青年这般挑衅嘲讽,他蓦然发现自己这些年来对国内政治的认知实在是太乐观且想当然了。诚然,父亲为自己的从政铺就了一条直通巅峰的光辉大路,但这条路却也绝非是独一无二的登顶通途;别人也完全可以另辟蹊径,率先抵达高峰。

    就算眼前青年的最后一番话语很大程度上是在危言耸听,但小齐亚诺却也明白,政治斗争的失败者是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可吃的。届时自己几乎必然会被撵出权力中心,而庞大的家族财富也将由于失去权力的保护而急剧崩塌萎缩。无论出现哪种局面,都是小齐亚诺所绝对不愿看到的。自己可是出身名门的高贵后裔,注定就是要成为最高统治者的精英主角,怎么能够败于他人之手?

    “即便是这样,这和您之前所说的海航归属权又有什么关系?”小齐亚诺仍努力维持着最后的尊严,质问说道。方彦斜弋着他,道:“您还不明白么?倘若这次您能够出面为海军争取到专属的航空兵,那么不仅能削弱巴尔博元帅的空军势力,还能向海军卖一个巨大的人情,从而将他们拉拢作为您的外援人马。这样一来,即便今后意大利加入战争,您也无需担心自己被巴尔博元帅盖过风头。因为海军是和您站在同一条战线的,他们会对空军进行最有效的制衡。”

    “现在我这里,就有能说服领袖同意海军建立专属航空兵的最佳论据。只是由于我在贵国这里没有多少发言权,再加上巴尔博元帅是领袖的密友,因此这才找到了您。”方彦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将双排金橡叶饰的深蓝军帽戴在头顶,淡淡道,“然而您似乎对此并没有兴趣,那么我就先告辞了。反正我几个月后就要回柏林,贵国海军的战斗力强弱与我没有半点关系。另外请您放心,无论齐亚诺家今后变成什么样,我都会永远珍爱西薇的。”

    小齐亚诺面色急剧变化,惊愕、羞恼、挽留、愤恨等诸多神情如走马灯般在他脸上掠过。眼前男子明明是来找自己办事的,其言谈行为间却反过来像是自己要哀求着恳请他相助一般。然而对方却牢牢把握住了自己的七寸,使得自己空有一腔怒火却无从宣泄,实在憋屈之至。眼见方彦已经毫不停留地走到了房间门口,小齐亚诺蓦地一咬牙,终于开口道:“约纳斯,请您留步。我想我们之间存在一些误会,应该坐下来安静的进行交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