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88章 抗击(3)
    枪声密集,子弹横飞,残存的芬兰士兵拼命抵抗着敌军的进攻,只觉得被越发压得喘不过气来。不畏枪弹的苏军坦克宛若一个个移动的钢铁碉堡,它们在近距离上提供的直射炮火支援,其精度不知比野战炮高了多少倍。虽然37毫米高爆弹的威力只和手榴弹相仿,但也足够对芬军的步兵掩体造成毁灭性破坏,短短几分钟内,芬军防线便因火力被压制而变得摇摇欲坠了起来。

    挂有伪装草丛的炮位跟前,芬兰炮长盯着远方那辆新式坦克心急如焚。刚刚自己的炮组已经向目标进行了3发急射,然而这些炮弹却毫无例外的被全部弹开,通过炮队镜,芬兰炮长甚至可以看到目标车体上留下的深色刮痕。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手中的这门意大利炮竟然会有击不穿的坦克装甲,要知道之前威力更小的博福斯37毫米战防炮,打俄国人的坦克都几乎没有失手过!

    此时,那辆车体宽阔的苏联新式坦克正是距离自己最近的目标。如果不把它先打掉,这门反坦克炮马上就会因多次开火而被对方发现,届时只要敌方回击几发榴弹,自己的人和炮就都要交代在这里了。意制47毫米反坦克炮虽然威力不俗,但其放列重量却有1.2吨,要想在被苏联人发现之后快速转移无异于痴人说梦!

    “可惜意大利人没有提供钨芯穿甲弹,否则还可以再做尝试……”芬兰炮长的遗憾情绪一闪即收,在飞速观察了一番战场形势之后,果断咬牙命令调整炮口,重新选择一辆470米外的Bt坦克作为目标。现在这门火炮是唯一能在远距离上消灭苏军坦克的力量,因此决不能把火力浪费在与未知敌人的消耗纠缠当中,而必须尽全力消灭战场上对己方步兵压制力极大的敌军坦克。至于自己的安全,则完全不能再顾及了,难道自己的命是命,步兵战友的命就是该被漠视的草芥?

    “轰!”巨响震耳,红光怒爆,一发47毫米弹丸再度从芬军炮口处电射而出。由于战场上草木对视线的影响,这发炮弹并未命中钢铁,而是砸在距离苏联坦克尚有十几米的空地上,激起大蓬飞溅的冰屑土渣。接连遭到打击的苏联坦克群开始仔细循声寻找肇事者,并在对方又开出两炮之后,终于判断住了大概位置。很快的,就有4辆苏联坦克向芬兰的战防炮阵地开火反击,虽然它们的准头依旧不敢恭维,但却牢牢锁定住了这个敌人的下一步动作。

    阵地还是要丢失了么?看到自家火炮在数声爆炸的火光笼罩中沉默下来,奥尔玛有些悲凉的想道。原以为己方2架战斗机的惊喜出现是逆转战斗的先声,现在看来却只是在水面激起了一圈涟漪,最终仍然归于绝望的死寂。此时在奥尔玛的视野中,潮水般的苏联步兵距离自己只剩下不到200米,8辆标有红星的坦克隆隆行驶在最前方,用车载枪炮将芬兰士兵的火力严重压制。

    死尸重叠倒地,鲜血喷溅飞洒,在又付出了近600人伤亡的代价之后,苏军终于冲进防线,与守军展开了近距离对攻。苏联士兵显然是被下达了死命令,在恐惧的驱使下进攻宛若疯狂,芬兰士兵刚举枪击倒一个,后面立即就有五六个跨过他的尸体飞奔冲来。残存的芬兰士兵很快寡不敌众,被无数敌军分割冲散,虽然此时的战场仍然混乱不堪,但最终的结果却已经清晰凸显了出来。

    奥尔玛瘫倒在一块巨石前,血沫不断从嘴角汨汨涌出。在用手枪成功偷袭了一名从他身边经过的苏军士兵之后,难以行动的他也被对方临死前的反击洞穿了胸腹,这让之前就严重失血的奥尔玛很快就感觉天旋地转,脑袋沉重无比,意识正在从身上快速消退。他竭力爬动身体向掩体外望去,斑驳狼藉的战场上到处都是敌军的死尸。两辆坦克残骸如同火炬般在己方阵地中熊熊燃烧着,成为了黄昏下这片大地最耀眼的光亮。

    “小伙子们干得不错啊……”奥尔玛轻声低语,心中说不出的欣慰。自己麾下的士兵果然个个都是勇士,在这种近距离火拼当中不仅消灭了远多于自己的敌人,还用莫洛托夫鸡尾酒干掉了2辆苏联坦克。无论结果如何,自己和他们都已经完美践行了军人的使命和职责,可以光荣地回归主的怀抱了。

    “砰!”一声大响突然在战场上响彻,原本意识已经快要消散的奥尔玛竟灵台猛清,回光返照又睁开了眼睛。他愕然发现,刚才那个碰撞般的声音是从不远处的苏联新型坦克传来,而原本早已哑火的己方反坦克炮阵地竟然再度发出了怒吼,双方距离仅有不到50米!正当奥尔玛振奋于己方炮手的坚韧,以及又有一辆苏联坦克被击毁之时,那辆坦克的炮塔忽然缓缓旋转起来,并以一声轰鸣彻底解决了战斗。

    奥尔玛露出苦涩的笑容,随即像是失去所有力气似的背倚巨石,合上了双目。

    春风吹舞,嫩绿的新枝爬满了莫斯科城中的行道树,第一批野花在碧绿草坪上舒张绽放,将暖春来临的信号清晰展现给千家万户。于是市民们纷纷卸下了厚重的冬装,开始以更加灵巧的装束穿着投入到日常生活,皑皑积雪早已不见踪迹,化作甘冽源泉滋润着这片大地上的所有生物。

    深沉肃穆的克里姆林宫主会议室中,斯大林正静静伫立在窗前凝视着外面的景色。一棵针松就长在十米之外的草坪上,新生出的鲜绿色叶片在一片深绿当中显得格外醒目。他忽然涌出一股强烈的暴虐情绪,想要命令卫兵把整个宫殿群的植物全部砍伐铲除,仿佛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忘记时间的流逝,才能在浑噩当中减缓内心产生的强烈恨怒和屈辱。

    咫尺开外,高瘦清癯的总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心中猛然抽紧,他咬牙站在原地,双手不由自主的攥紧了笔挺的军裤。作为在大清洗中幸存下来的旧沙皇军官,沙波什尼科夫此刻已经察觉到了斯大林的情绪异样:他必然是因为窗外的春景而联想到了当前仍然久拖未决的芬兰战事,心里正强行压抑着火山和暴风。

    “沙波什尼科夫同志,铁木辛哥同志有没有报告说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结束北线战事?”斯大林用略带沙哑的声音缓缓开口问道。沙波什尼科夫没敢直视斯大林的目光,垂首恭声道:“根据铁木辛哥同志的预计,再有1个月,我军就能从西面完全撕开曼纳海姆防线,突破卡累利阿地峡进入平原。”

    眼角余光瞥见对方脸上笼罩起一丝阴霾,沙波什尼科夫赶忙解释道:“尊敬的斯大林同志,我军在最近两个月的进攻效果已经比去年年末有了明显提高。虽然现在的推进速度是慢了一些,人员和物资消耗也十分巨大,但我军的的确确是在不断前进,同时给予了芬兰人不可恢复的根本性杀伤。”

    “芬兰白匪赖以抵抗红军铁骑的利器无非有三件。一是昼短夜长、海陆冰封的严冬,二是卡累利阿复杂的地形、以及他们巧妙构筑的防御工事,三是总计10万训练有素的正规军和后备役战士。现在他们的这些倚靠都在迅速的瓦解掉。”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军在空中和装甲力量上的优势将被无限放大,而这必然能在战斗中大幅杀伤芬兰有生力量,促使我军进攻的铁砧不断向前深入。只要我军跨过崎岖复杂的卡累利阿地峡,之后通往赫尔辛基就是一片坦途,我敢肯定的说,芬兰军队会在维堡陷落的半个月内被彻底摧垮。”沙波什尼科夫正色说道。

    听得最后这番保证,斯大林心中阴郁稍退,但想到还需要6至7周才能结束北线的折磨,恨怒和不甘的情绪便再度涌现了出来。这场战事可以说让苏维埃政权在全世界面前丢尽了脸,而作出决策的斯大林本人,也不可避免的被蒙上了污点——虽然苏联国内没有一个人敢在这个问题上有丝毫悖言,但这绝对不代表大家就没有想法;就算斯大林事后把责任全部推到梅列茨科夫等一线将领们身上,但他的潜在威信还是会因此出现削弱。这对于斯大林本人来说绝对是个不利的信号。

    在担心自身独裁权力的根基出现松动的同时,斯大林也对当前红军的孱弱战斗力产生了发自灵魂的恐惧。他是从俄国内战时期走来的老布尔什维克,深知武装力量强弱对苏维埃政权而言意味着什么:当年如果不是伏龙芝、图哈切夫斯基等将星率领年轻的红军浴血百战,连挫强敌,红色苏联早就在白军和国外干涉军的联合绞杀下灰飞烟灭了。现在虽然国内已定,但来自西边的威胁却是日甚一日,如芒刺在背。以红军目前的力量,能否在希特勒的利剑面前保住自身政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