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91章 海航远瞩
    似是看出了方彦的不解,雷德尔当下向他简单讲述了事情的缘由。原来随着暖春的日益临近,欧洲这场50年一遇的寒冬终于迎来了结束,西欧原野冰消雪融,云开雨霁,正是适合大兵团作战的时节。希特勒本人早就对西线的静坐战极为不满,迫切需要趁英法完成战争转型之前发动陆上攻势。在三天前听取了前线的气象汇报,以及各部队的准备情况之后,他便果断下令不等大地完全干燥,直接在5月上旬展开全面攻击。

    “目前,最高统帅部初步确定的进攻日期是5月5日。就算这半个月内会再做出调整,前后相差也不会超过一个星期了。与去年10月的情况不同,这一次勃劳希契和哈尔德两位将军都没有再反对元首的命令,很快的,我们就将迎来与法国人的真正对决。”

    雷德尔平静地说着,神情间却露出了几分复杂之意,似期待,似忧虑,又充满了沧桑和悲悯的情绪。作为经历了世界大战的老军人,雷德尔非常清楚同法国展开陆地战争意味着什么:超过一千万士兵在数百公里长的战线上殊死拼杀,直到一方流尽鲜血彻底倒下。

    虽然这次德国没有了耗费巨糜的东线战场,更兼统一了德语群体,在西线获胜的把握大大提升,但如果没有150万人以上的埋骨牺牲,想要洗刷当年的耻辱也是不可能实现的。或许正是基于同样的原因,法国才在宣战之后却始终没有在莱茵河畔真正点燃战火——巴黎高层也明白一旦双方打将起来结下深仇,那便只能是山河俱碎,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作为海军出身,雷德尔没有陆军那样痛彻心扉的惨痛经历,但整整一代年轻男子死亡大半的灾难性后果却是辐射到了全国各个领域,让每个人都心情沉重难以回忆。而此时,在他的有生之年,又要亲眼目睹一场大屠杀的上演。对于希特勒的这个进攻指令,雷德尔心底其实也是排斥和反对的,只是连陆军这个当事人都已经被压服,他这个海军司令又有什么理由越俎代庖,去违抗希特勒的决定?

    “由于开战时间过紧,齐柏林号等数艘主力航母都不能完成修复,因此凯特尔将军提议,让海军将闲置的舰载航空兵暂时归于最高统帅部指挥,以便在西线战争中支援陆军部队。元首把这件事交给了海军来权衡,并要求在4月22日之前给他确切的答复。约纳斯,你对这支力量是最了解的,你认为这件事是否具有可行性?”雷德尔定了定神,然后面带询问的向方彦出言道。

    “好嘛,原来这才是着急让我回来的目的啊。”方彦闻言暗自腹诽道。看到雷德尔那有些期待的面容,方彦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让自己的思绪在这件事情上快速运转起来。虽然方彦对面前之人以莫须有的猜忌,就把自己冷落打压的行径极为不平,但方彦现在还严重缺乏势力根基,无论如何,他都还不能与雷德尔扯破面皮。更何况,这还是一件关系到德国海航发展的大事,从未来的战争进程考虑,方彦也不认为自己可以随性的给出建议。

    在仔细的思考中,政治上变得敏锐的方彦又嗅到了些许别样的气息。此番凯特尔提出征用舰载航空兵支援陆地作战,未尝不是奉希特勒之命对海军的一次攻击:倘若海军真的把这支力量完整的交出去,就等于承认了希特勒在1938年新建立的这个蹩脚的“最高统帅部”对海军的领导权。今后无论凯特尔再有任何指令,他雷德尔这个元帅都得要乖乖遵循。更不用说在此期间,凯特尔会往这支队伍里掺进多少沙子,只怕到最后归还指挥权的时候,这支队伍已经改换门庭投入了国社党的阵营。

    而如果雷德尔把这支力量藏着掖着,则无疑又将授人以口实。凯特尔会控诉海军自私狭隘,完全不以元首的战略为念,竟至坐视陆军同袍血洒战场却无动于衷。倘若届时希特勒再趁机发难,海军的处境将更加不堪。想到这里,方彦蓦然发现自己必须谨慎回答这个问题,雷德尔极有可能已经揣摩出了其中的关键,此番他向自己问计,同时也潜藏着对自己的试探在里面。

    “单从战术角度考虑,舰载航空兵转到陆地作战并不存在明显的障碍。而在部分领域,他们甚至比隶属陆军的同行更优秀。”方彦斟酌语句,尽量用不偏不倚的中立技术观点进行论述,“舰载飞行员可以不借助地面参照物,直接通过太阳角度和飞行记录确定自身方位,对战场的把控力远远高于陆军飞行员;而轰炸固定碉堡、工事的难度也要小于攻击运动中的军舰,这在我们新飞行员的训练中已经得到了检验。因此在理论上,航母舰载机是完全可以投入陆地战斗的。”

    “然而,舰载航空兵却也有它自己的硬件缺陷。首先我们的哥达战斗机在设计之初就是为海战量身制定,在起落架、内油储量、起降距离、和机翼折叠等领域进行了着重优化,而这也不可避免的牺牲了它的部分空战性能,以至于在正面战斗中很难与陆军最新的BF109E-3型相抗衡。如果我们将这支力量投入到西线的消耗战当中,那显然是极不明智的选择。”方彦正色说道。

    雷德尔徐徐点头,一丝凝重之色爬上了他的脸容。他最担心的就是宝贵的舰载机飞行员被投入到西线的大绞杀当中,将海军这几年好不容易积攒起的这批精英白白消耗掉。而要补充一名的新的舰载飞行员,比训练一名普通陆基飞行员的资源花费和时间消耗都不知高到哪里去了。别的不说,光是在摇晃疾驰的航母上顺利实现起降,就至少需要半年的苦功夫,更别说还要让他们学会在浩瀚汪洋上空确定自己的方位,这些都是靠大量燃油和无数台报废发动机堆出来的成果!

    “约纳斯,你能有办法让最高统帅部放弃这个打算么?”雷德尔眼眸直视方彦,声音已经有了些许异样的波动。方彦沉默半晌,缓缓摇头道:“很抱歉,元帅阁下,我无法解决这个麻烦。正如您所说,目前海军新旧力量加在一起,有超过600个机组处于无舰可上的状态。最高统帅部不可能对这么一支数量占到陆军航空兵总数四分之一的力量闲置国内而无动于衷,即便我摆出再多的理由也是枉然。因此我认为,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只有尽量降低这支力量在西线的损耗。”

    见到雷德尔明显露出失望懊丧的神情,方彦将自己的补救想法简单陈述道:“首先我们应该向最高统帅部声明,这支舰载航空兵只是暂时没有船使用,这才借给陆军应急。等到几艘航母完成修复,这些战机和飞行员都应该立即归还海军,以便让舰队实施下一步行动。”

    “其次,我们也要控制支援陆军的阵容数目。此时正处于基础训练期的年轻机组不能动,负责教授他们的老鸟也不能脱离职守,这样至少能保住我们的后继力量,使舰载航空兵这棵大树不会因为这次风暴冲击而伤到根部。最后,我们还应该为舰载航空兵努力争取到一个相对轻松的二线任务;真正冲锋在前与英法空军搏命的战斗,就交给实力更强的陆航去做。”方彦不急不缓地说道。

    听得这番话语,雷德尔总算是找到了一点可以接受的安慰。对方提出的这几条都是颇具可行性的提议,倘若能够实现,则舰载机部队去西线浪一圈也不是地狱级别的难度了。察觉到雷德尔情绪变化的方彦微微笑了笑,说道:“元帅阁下,其实让舰载航空兵去西线战斗一次,对这支部队来说并非全是坏事。”

    在对方讶异惊愕的眼神中,方彦悠然轻语道:“因为我们的航母不仅是决胜大洋的海神长戟,同样也是一柄从海洋制霸陆地的裁决利剑。现在英国海军只剩下了最后一点力量,他们还能在我军的绞杀下坚持多长时间?用不了多久,德意志就会继承诺曼底公爵的伟业,发起登陆英伦的伟大征服,到那时我们的航母舰载机同样会与敌方陆地力量交战,而这次正好可以为今后积累出宝贵的经验。”

    雷德尔心神震动,面前青年的话语就像是霹雳春雷猛然击入他心底,让他整个人如同被电光洗礼,充满了振聋发聩的通彻感觉。自己想的只是如何让海航逃脱西线战争的泥潭,而对方却已经从这一步看到了未来的跨海登陆,其见识之高阔深远,的确不是海军中的任何将领所能相比。

    过去十几年里,这名青年也创造了太多革命性的理念和成果,其耀眼夺目的光芒早已让雷德尔这个提尔皮茨的继承人都自叹弗如。每次雷德尔都在心中慨叹,如果这名青年身上没有国社党和希特勒的烙印,那该是多么完美的一件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