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94章 改变
    心念电转间,方彦已经大概揣摩到了希特勒的打算。他对自己仍然存有拉拢利用之意,而刚才的那番话语既是对自己的态度试探,也包含了他真正的忧虑在里面。毕竟在整个海军当中,能够成为国社党代言人的已几乎灭绝:目前身居高位的海军将领们几乎全部唯雷德尔马首是瞻,只有方彦和邓尼茨二人可以争取过来。

    如果方彦在这次的对陆支援任务中出现差错,雷德尔必会趁势打击和削弱他的声望名誉。而一旦笼罩在方彦身上的传奇光环褪去,他能够对希特勒产生的助力也就将归于平凡,最终变得和邓尼茨这个普通的少将一般无二。

    想明白这层后,方彦心中稍定。他脸上露出肃然之色,开口道:“尊敬的元首,我并不认为自己无法顺利完成这项任务。两个航空团的舰载飞机虽然数量不多,但也相当于英国远征军所能够得到空中支援的二分之一;此外这批飞行员都是经历了实战淬炼的海军精英,战斗技能不弱于任何一支陆航部队。更重要的是,舰载机部队将因此得到宝贵的对地攻击经验,倘若今后我军登陆英伦,海航就将成为胜利的急先锋。”

    听得方彦最后一句,希特勒眼瞳中陡然精芒大盛。他用极具侵略性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方彦一阵,冷硬漠然的容颜上渐渐露出了几分欣赏与温和。面前这个身着少将军服的青年果然还是他记忆中的那个约纳斯,永远都是想他人之不能想,行别人之不敢行;能够如此自信而坚决的面对完全陌生的使命,整个国防军中恐怕都再难有人做到了。至于方彦在具体战术上有多少筹划,希特勒已经不再疑虑,既然他都说出了这样的话语,就必然对未来战斗有了至少六七分的把握。

    “说起来,约纳斯和我还真是一类人呢。”希特勒由衷感慨,心里对方彦没有向自己投诚献忠的疙瘩又消退了一分。当初自己以草根身份成为国家领袖时,无数人都断定他这个没有读完中学的前陆军下士根本不可能完成德意志救亡图存的艰巨使命;然而自己却凭借超凡的天赋、勤劳、和意志,却创造了令全世界都为之震撼的丰功伟业。如今,眼前的方彦正像极了当年的自己,虽然还没有令人信服的履历,但却已经如钻玉般绽放出了熠熠夺目的光辉。

    在感触之余,希特勒也通过方彦刚才的答复窥出了一些他的政治态度。面前青年并没有否认自己对雷德尔的居心指控,这便说明他已经知道雷德尔对他的猜忌戒备;不过他却似乎依旧顾念着与雷德尔的情谊,不愿就自己提出的攻击性话题继续展开下去。对于这个结果,希特勒不禁充满了失望:难道自己的忘年革命战友在军官团群体里呆了十几年,就被他们给彻底同化和污染了么?

    咫尺开外,凯特尔上将不动声色地从希特勒身上移开了双眸。作为旁观者,凯特尔一眼就看出了此时希特勒心态存在的缺陷。或许是太想把方彦这个元老同志从军官团群体内争取过来,希特勒明显有些操之过急,他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在敲打逼迫他的对象,完全没有想过从另一条怀柔的道路去解决问题。

    目前,方彦正因为他的国社党烙印而备受雷德尔的猜忌打击,好事情完全没有他的份,各种吃力不讨好的任务却像是扔破烂似的纷纷砸在他的肩头。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方彦还因为雷德尔对他的旧日知遇之恩而默默接受,但心中也必定会充满了黯然失落之情。倘若此时希特勒能对方彦展现出他不同于雷德尔的厚爱和信任,让方彦感受到来自国社党的温情,那么用不了半年,方彦就会被感化,重新步入元首的阵营。

    “为登陆英国积累对陆作战经验么?这真是一个充满前瞻性的理念!”凯特尔念头未已,忽然听到希特勒用极富赞许的语气开口,他目光倏然凝聚,如利剑般循声看去。只见希特勒脸上满是欣赏和嘉励,之前的生硬严肃已完全不知所踪,看那神情,完全就像是慈父在面对自己引以为傲的出色子嗣。

    “元首终于还是反应过来了……”凯特尔嘴角露出细微的弧度,心中轻语道。

    总理府办公室内,方彦看着态度迅速转变的希特勒,心中充满了警惕与不解。在他的认知世界里,希特勒虽然不是斯大林那样的独夫暴君,但也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独裁皇帝,自己曾经在极为敏感的政治站队上得罪了他,双方的关系便早应该是貌合神离、相互戒备才对。哪像现在,方彦竟有种回到了15年前的错觉:希特勒非但表示要让陆军航空兵派遣专业的参谋顾问团,大力帮助方彦的海航作战,更要将这支部队派遣到收益与风险比最大的区域,以便让方彦再建功勋!

    “约纳斯,我认为A集团军群是你这次最适合服役的部队。此次西线进攻战役,我军采用了全新的计划,以B集团军群在荷兰及比利时佯攻,A集团军群实施侧翼突破……”希特勒正要准备在地图上向方彦解释一二,却忽然意识到面前青年还根本没看过“黄色方案”。顿了顿,希特勒随即把目光投向身旁的凯特尔,开口说道:“威廉,请你来给约纳斯简单讲述一遍我军的战略和具体部署情况吧。反正约纳斯到了科布伦茨之后,整个计划也都是会向他公开的。”

    听得希特勒的话语,方彦心跳不由自主地开始加速。虽然另一个世界的镰割计划对他来说早已是如雷贯耳,但此刻听这个国家的最高统帅长官向自己道来,又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紧张严肃感受。更重要的是,方彦忽然如此强烈地感受到自己正处于历史的滔滔洪流当中:德国历史上一个崭新的时代就将到来了。

    凯特尔拿起桌前的修长圆杆,走到右侧的巨幅地图前开始说道:“此次西线作战,我军的战略意图是摧垮法、英、比、荷四国陆军主力,将他们聚歼于比利时境内或法国东北部地区,然后再挥师南下直取巴黎,逼迫英法向我国求和。为达成此战略目标,最高统帅部将国防军主力编成了3个集团军群。”

    “B集团军群位于战线右翼,下辖29又二分之一个师,其任务是沿着低地国家向西南方向推进,以吸引英法联军主力北上支援荷、比两国军队。当前荷比两国仍然想要置身战争之外,因此拒绝了与英法军队的同盟协调关系,这使得我们有机会给予这两个小国以当头重击,大步冲入尼德兰平原地区。……”

    凯特尔在地图上轻点指挥杆,将这场波澜壮阔的战争画卷向方彦翻开了一角页面:“A集团军群部署于战线中部,是此次作战的核心主力,其任务是从阿登山脉出击突破马斯河,然后以装甲力量为矛头转向西北,直奔海峡,将前期进入比利时境内的联军主力包抄合围。这支部队集结了我军最精锐的46个师,有望给予敌人缺乏防御的阿登山脉地区以致命一击。……”

    “此外,为了牵制住南方驻扎于马奇诺防线的法军,防止他们向北回援,我军在左翼组建了由18个师组成的c集团军群,通过佯攻来达成这一目的。同时最高统帅部还直辖了39个二级师的预备队,以便将力量灵活投入到需要的地方去。”

    见到方彦星眸明澈,丝毫没有在自己的快速介绍中浮现出迷茫呆滞之意,凯特尔微微眯了眯眼睛,心中第一次对眼前青年真正重视起来。陆海军之间隔行如隔山的生疏绝对不是说着玩的,二者从编制、组织、结构、战法上都存在着巨大差异,普通海军将领连一个师大概有多少人都搞不明白,以为其就是步兵班的简单乘积,就更遑论了解陆军的各种作战模式了。

    而刚才凯特尔故意用略显深入的陈述进行试探,却发现方彦认真凝视的目光里没有任何茫然和涣散,这便说明他至少是对陆军的种种有所涉猎,并不是那种脑子里只有军舰的标准将官。

    “看来他敢接下这个支援陆军的任务,也不是毫无准备啊。”凯特尔暗自思忖道。他思绪转动,决定进一步试试方彦的深浅,道:“那么布罗姆将军,您现在能够理解元首将您和您的部队部署在A集团军群的爱护之心了吧?”

    方彦徐徐点头道:“B集团军群攻入低地国家,必须要以雷电般的速度和威势给予面前之敌重创;只有这样,英法才会相信我军依旧是沿用上场大战的右翼主攻战略,并将主力部队开进预定的包围圈。而在A集团军群完成侧翼合围之前,只有30个师的B集群需要死死缠住总数超过70个师的联军主力,战斗强度已经可以想见。无论前期突击还是后续僵持,B集群都要面对一场场恶战。虽然我有心支援他们,但以我的能力和这点兵力,却很难产生实质性改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