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95章 事发
    凯特尔盯着方彦的容颜,眼中蓦地闪过凌锐锋利之色。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甚至以为黄色方案已经被提前泄露了,否则方彦怎么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把握住这份计划的最核心,将其中的关窍认识得无比清晰?然而转念一想,凯特尔又摇头否决了。这份作战计划是在半个月前才从最高统帅部传达到集团军一级的,而从那时起到现在,方彦人都在意大利,根本不可能接触得到这份陆军的绝密。

    “布罗姆将军,如果您当年考入的是普鲁士军官学校,那么您一定会获得比现在更大的成就。”凯特尔神色复杂,又是惋惜又是微涩地出言道。方彦闻言肃然行礼,充满真诚地回道:“您太高看我了。陆军将星璀璨,人才众多,即便我有幸加入,也只会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更何况无论海军还是陆军,都是为德意志效力的军人,我们从来都不是为了权力地位才投身于军旅当中。”

    希特勒在旁边默默的听着,心中同样浮起了几分怅惘与叹息。当初希特勒刚走出慕尼黑监狱不久,就想让方彦加入自己的党,然而后者那时已经是海军的预备军官,囿于军队法令只能和万字袖章失之交臂。

    如果方彦当年能够成为国社党的一员,那么此时的党卫军全国领袖必定非他莫属:相比那个戴着圆片眼镜,扔到人群里就找不出来的前养鸡场主,方彦首先在形象上就拥有绝对的优势。这样一位党卫军领袖不仅能在国内外宣传上起到绝佳的标榜效果,同时更能让国社党宣扬的种族优劣理论得到最完美的诠释。

    此外,从方彦目前展现出的军事天赋来看,党卫军如果由他来直接统领,其结果也有极大概率不会出现现在这样被陆军鄙视成温室花朵的局面。

    希特勒清楚的记得,在今年初春举行的几次攻防演习当中,3个新组建的武装党卫军师被国防军用一半的兵力花式教育,七次全灭,搞得他在陆军总司令部面前好不尴尬。哈尔德和龙德施泰特甚至拒绝让武装党卫军师编入对法攻击的第一波序列,而是主张全副武装的他们去和那些装备还没配齐的二流师为伍,担任预备队。

    为了让陆军司令部松口,希特勒不得不承诺自己这支私军将无条件服从前者的指挥,违令者陆军司令部可依律自行惩处。对于原本打算培植起一支武装力量以便与陆军抗衡的希特勒来说,没有什么能比这番表态更令他感到挫败和憋屈的了。

    想到这里,希特勒更觉得要将这枚失去的棋子夺回来,他脸上露出笑容,朝方彦点头道:“情况正如你所判断的那样。低地国家战场会正面联军的主力精锐,不适合规模有限的海航作战,而从中路突破的A集团军群就不一样了。我准备让你去协助龙德施泰特将军,成为集团军群直属的支援力量,不知你是否愿意?”

    “感谢元首的信任,能去协助A集团军群是我的荣幸。”方彦欣然领命。作为黄色方案的实施主力,汇聚了大批精锐部队的A集团军群同时也是将星云集:除了资历最深的集群统帅龙德施泰特之外,装甲集团军司令克莱斯特,第4集团军指挥克鲁格,第11集团军司令李斯特,以及第3航空队司令凯塞林均是才华出众的高级将领。完全值得方彦引以为援。而方彦的老熟人古德里安也在这支部队里,意气风发的他此时正指挥着德国最精锐的第19装甲军,信心十足的准备战役来临。

    对于想要外结陆军的方彦来说,这个去处显然是再合适不过了。而他直属于A集团军群的编制又更加强化了这一点,这让方彦可以轻松和各集团军司令碰头见面,结好他们的概率大幅增加。方彦发现,希特勒给自己安排的这个任命已接近完美了,可方彦却无法理解希特勒这样做的意图,难道他还有什么别的谋算?

    “不管了,先把眼前最重要的事完成再说吧。”方彦定了定神,暗自决定道。无论采取何种对策,自己都需要先把当前支援陆军的使命完美完成,否则这次到最高统帅部供职就真遂了雷德尔的愿,让他名正言顺的得到打压自己的借口了。又交谈几句之后,方彦随即提出告辞。今天希特勒的态度着实有些反常,方彦觉得很有必要去问叔父瓦尔特,看看是否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国会大厦距离总理府不到1里之隔,在召开“国民议会”的同时也是内阁部长们的正式办公地点。中午时分,方彦趁休息时间来到了这里,并轻车熟路地走上了第三层楼梯。方彦知道,由于事务繁多,便宜蜀黍瓦尔特在中午休息时向来都是呆在办公室里的;为了捞取更多的财富,瓦尔特从来都不在乎任何忙碌。

    笃笃的敲门声回荡响起,伴随着方彦的呼唤之音,令他微感诧异的是,房间内竟然没有传来瓦尔特的回应。方彦尝试着转动门把手,结果顺利推开了紫木房门,环视四顾,只见瓦尔特正躺在隔间的卧床上小寐,而一个空的红酒瓶就歪倒在床脚边,依然在向四周散发着浓郁的酒香气味。

    “唔……是谁?!”或许是方彦转身关上门的声音大了些,并未熟睡的瓦尔特很快就从床铺上惊醒,当他看清来人之后,震怒警惕的神色才从他脸上消退了下去。方彦见状眉头皱起,道:“叔叔,你这是怎么了?中午在办公室酗酒宿醉,连门也忘记锁上,这完全就不是平常的你所会做出的事情!”

    瓦尔特嘴唇颤动,脸上表情又是苦涩又是沮丧,沉默半晌,方才低声开口道:“反正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我现在告诉你也没关系了。元首已经决定要将我免职,估计等到我四年任期结束的今年9月份,就会正式颁布命令。最近两天,我实在没有办法再像从前那样认真工作,只能用酒来对自己稍作安慰。”

    “元首要将你罢黜职权?”方彦闻言猛然一惊,当即有些急切地询问说道。

    这些年来,虽然方彦在军界混出了不小的成绩,但根基却依旧在经商的家族这边。倘若没有布罗姆这个薰灼的姓氏,方彦也只能算是个年轻一点的少将,最多再和国社党高层有一些并不值钱的患难交情罢了。更何况,方彦还要依靠家族旗下的实业工厂来实现自己心中很多的构想,别的不提,方彦当初借助哥达航空公司而推出的两款主力舰载机,就从根本上改变了德国海军的命运!

    作为柏林内阁中手握重权的经济部长,瓦尔特无疑是家族最重要的擎天之柱。一旦其失势倒台,鲁道夫麾下庞大的产业不仅将失去中枢的扶持庇护,甚至还极有可能会面临继任者猛烈的倒攻清算。要知道官做到瓦尔特这个层次,高层之间的斗争倾轧早已经是你死我活,那个后来上位的人必定早已在暗中对瓦尔特妒恨良久,一朝掌权后,对前任进行全面报复绝非不可能!

    “这么重要的消息,叔叔你是从哪里打听到的?”方彦努力定了定神,声音冷静地向瓦尔特再度询问道。瓦尔特神情颓丧,道:“盖世太保勃兰登堡站的副站长萨德尔是我的秘密心腹,三天前他偷偷向我告知了他所掌握到的情报。”

    “从今年2月下旬起,盖世太保就开始秘密搜集我捞取灰色收入的证据。而这项行动正是希姆莱亲自下令督办的,一直做得悄无声息,直到最近才被萨德尔察觉出了端倪。我之前在武装党卫军的装备供给上给希姆莱开了那么多绿灯,他没有理由要这样调查我,因此这只可能是来自元首的命令。”瓦尔特沉声道。

    方彦深深呼吸,眉目间露出几分痛苦之意。自己原本是打算来向瓦尔特了解一下希特勒最近身边发生的情况,却没料想竟会撞到这么一件糟糕的事情。

    对于便宜叔叔所说的危机,方彦此时已经有七八分相信了。因为他知道希特勒是一个极度重权的独裁者,面对在瓦尔特的保驾护航下、已经膨胀成德国第五大卡塔尔的布罗姆工业集团,希特勒只怕早就心怀忌惮,准备进行打压和削弱来保证自己的权势。

    联想到今天上午希特勒对自己的莫名优待,方彦愈发觉得这是希特勒在下决心罢黜瓦尔特后,给予布罗姆家族的补偿——反正自己这个少将最少也得10年后才可能成为手握大权的军种司令,而瓦尔特却是立即被解职,连同其整个家族都再无法成为让希特勒都顾忌的庞大门阀。

    至于实施这一行动的借口么,希特勒根本都不用费心考虑:届时只需要将盖世太保搜集到的证据往瓦尔特脸上一拍,后者就算不被当场吓瘫,也会浑身筛糠的主动哭求获得体面的下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