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96章 设想
    方彦神情疲倦地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坐倒在沙发里仔细思虑起来。

    从感性上出发,方彦其实是乐于见到瓦尔特被罢黜去职的。因为执掌大权的他在最近几年已经变得急剧腐化:不仅收受企业家的巨额贿赂,还大肆倒卖各种工业原料谋取暴利,这无疑是在拼命挖方彦竭力扶持的这个国家的墙角,让他感到无比心寒齿冷。要知道,羊毛永远都是出在羊身上,此时瓦尔特和工业家们沐浴的幸福金雨,最终都来源于数百万工人延长劳作时间辛苦创造出的多余价值。而这些财富却本该用于强化国家战争机器,以应对迫在眉睫的大战!

    然而从理性的角度考虑,方彦却意识到瓦尔特目前绝不能步前经济部长沙赫特的后尘。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方彦现在的所作所为都必须要符合布罗姆家族成员这个身份:他知道,生意做得如此之大的便宜老爹一旦失去中枢的庇护,那就如同三岁孩童怀抱黄金行走于闹市,必将遭到无数人的疯狂抢夺。造船、炼油、飞机制造、载具生产……鲁道夫现在经营的这些行业无不拥有令人垂涎三尺的厚利,这对国内的食尸秃鹫们有着致命的诱惑!

    即便到了后世,资本也要和权力紧密结合,才能获得安然发展的护身符。抛开自由灯塔美利坚那一票权钱结合的财阀不提,就连大天朝的玛云和箭林也不例外——如果没有后台给他们撑腰,他们又怎么可能把规模做到那种程度?

    “约纳斯,你是我们家最聪明的智囊。当年你连元首的崛起都能够预见,让我早早加入了国社党,现在也一定有办法帮我度过难关的,对不对?”瓦尔特似乎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看向方彦的目光里陡然迸发出希望的光泽。他咬了咬牙,再度出言道:“如果你能想办法让元首认可我再连任一届,我就把一半,不,四分之三的财产转赠给你,这些钱够你在南方买下一座小县城了。”

    方彦听得心情沉重,眼前熟悉的亲人已经彻底蜕化成了趴在国家身上疯狂吸血的饕餮官僚。然而自己却不得不违背初衷的和他站在一条战壕里,而且还要想方设法的保住他的权势,不让他被希特勒罢黜掉。在良久的沉默中,思绪飞转的方彦渐渐孕育出了一个可行的念头。只是,这却是一剂副作用极大的猛药,对整个德国都会产生无可估量的后果,而方彦对未来的驾驭也将因此彻底失控。

    方彦闭上了眼睛,心中开始剧烈挣扎起来。一边是他两世为人数十年所坚持的底线信仰,一边是家族的命运和个人唾手可得的利益,两个意志在脑中铿锵交锋,让素来果决的方彦也陷入了持续的踟蹰。咬牙犹豫间,方彦眼前闪过祖父雷奥在船厂被英国强盗洗劫搬空后悲愤而亡的场景,继而是鲁道夫在一片萧瑟绝望中艰难扛起重振家业的重担。而瓦尔特则为了帮助家族获得重启资金,毅然背井离乡、隐姓埋名的在美国潜伏了整整10年,归来后连母语都已说不通全。

    “我无法成为兼济天下的圣人。如果历史会审判我今天做出的选择,那么就让我一力承担吧。”方彦喃喃默念,心里已经有了决断。他睁开双眼,目光通彻平静的说道:“我有一个办法,或许能让元首改变心意,继续对你保持倚重。”

    方彦转身锁好了房门,用低沉的声音缓缓开口道:“如果元首准备将叔叔你罢免职权,那么从目前来看只有一个主要原因:你与父亲的天然权力-资本同盟,已经在客观能力上挑战到了元首的至高威权。你知道的,元首自国家一体化之后就始终提防着工业巨头,唯恐我们也变得像美国的财阀那样能对国策施以巨大影响。为此,他把法本化工等3个规模最大的卡塔尔拼成了一盘散沙,从而使得他的力量能够碾压其中任何一个工业家,确保中枢政令的畅通传达。”

    瓦尔特眉头皱起,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家族的力量已经逾过了元首对于国内资本势力的容忍红线,所以才要平衡打压的?可是我完全没办法按照这个方向去弥补啊!鲁迪和我是亲兄弟,我不可能去拆散他的产业,就算我真的做出要和鲁迪决裂的姿态,我们之间天生的血缘关系也不可能让元首感到放心。”

    方彦徐徐摇了摇头,道:“解决问题的办法并非只有这一条。如果元首的威权得到进一步的空前提升,能够让最强大的工业巨头都在他面前叩首拜服,那么他自然就会容许布罗姆家族继续发展,而叔叔你连任经济部长同样也就没有什么阻碍了。毕竟你在这4年间也做出了不小的成绩,元首很难再找到更合适的人选。”

    “可是这比和鲁迪决裂更令我难做啊。”瓦尔特刚刚升起的希望又消散了下去,满脸愁色地说道,“元首今天的权威已经如此之高,连陆军司令部都被他压服,我又如何去帮他进一步提升?更何况留给我的时间只有不到5个月了。”

    方彦没有回答,起身走到了房间里侧的书柜跟前,瓦尔特愣愣看着侄子在自己的资料库里上下扫望,然后从中抽出了一本厚实的黑色书本。当方彦将它递到跟前时,瓦尔特愕然道:“《我的奋斗》?你给我看这本书又是什么意思?”

    “叔叔,元首写的这本书你仔细将它读完过么?”方彦目光肃然,出言问道。瓦尔特不解地摇头:“我连第一章都没有看完。谁都知道,元首的这本书太过枯燥冗长,实在让人提不起阅读的兴趣。除了赫斯那个精神狂信徒,以及鲍曼这条毫无下限的看门狗,党内高层就没有几个人把它读完过,即便是担任宣传工作的戈培尔也不例外。怎么,难道这玩意儿还有什么用?”

    “从现在起,你要用一切空余时间来钻研这本书籍,从中找出符合当前国家社会主义基调,以及汇聚了元首世界观、哲学观的理念,然后将它们演绎归纳,组成一套特点鲜明而又富有逻辑的思想工具。”方彦声音平缓地开口,脸上露出几分难以言表的复杂意味,“在7月来临之前,你必须完成这项工作。之后,你就去找戈培尔阁下,请他协助你将这套思想理论宣传出去吧。”

    瓦尔特细细咀嚼着方彦的话语,眼眸蓦然精光大放,脱口道:“你的意思是人为掀起一场政治运动,利用强权来裹挟所有人的话语,然后将元首推向最光辉的潮头?可是这能取得你预想中的效果么?如果元首的威望得不到像慕尼黑协定时那样的质的飞跃,他仍然不会对我们家族消除戒备的。”

    “叔叔,你有些小觑强权国家当中的政治运动的力量了。由秘密警察和集中营制造出的恐惧,可以让几乎所有人都战兢匍匐在统治者身下。苏联领导人斯大林治国无能,把欧洲粮仓乌克兰祸害得饿死超过600万人,可他现在却是全苏维埃的至高教皇,所有人都称颂他是伟大领袖、当代列宁,对他的意志不敢有半点违逆。这一切都是造神的政治运动所赋予。”方彦不疾不徐地说道。

    “相比于平庸凶戾的斯大林,将元首推上神坛显然再容易不过了。元首的功绩足以闪耀德意志千年民族史,倘若再有一个成体系的政治理论从思想上对全体国民进行统领,其局面必然是万民翼赞,将元首直接从传奇提升到现人神的层次。当年斯大林为了获得无上权力,捕杀镇压了成百上千万本国军民,而元首甚至不需要秘密警察营造恐怖,凭借自己的功业就能让一切都水到渠成。”

    方彦顿了顿,继续出言道:“更重要的是,当叔叔你提出这个从《我的奋斗》中提炼出的理念时,也就等于是向元首和全体国民表明了鲜明的政治态度:你是元首的忠实追随者和国家社会主义的坚定护旗手,是我党志虑忠纯的革命同志。在这层光环的加身下,就算元首仍然想免去你的职权,也极有可能会因为政治和舆论上的顾忌而被迫收手。毕竟,不管军队和政府当中有多少勾心斗角、阴谋倾轧,他们对国民都必须展现出高层一片团结,为国家殚精奉献的光辉局面。”

    瓦尔特嘴唇微张,眼中渐渐绽放出激动狂喜之色。根据他这些年的认知阅历判断,方彦提出的这个策略绝对具备可行性,只要自己能在政治上摸准希特勒的利益要害,借此和对方完成一笔心照不宣的交易就完全有机会。只是有一点瓦尔特还不明白,为什么方彦要强调自己的这次努力必须在7月前完成?现在瓦尔特的任期只剩下4个多月,希特勒提前翻脸摊牌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