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99章 隆不在
    将拉扎尔这个忠实的下属糊弄住之后,方彦便开始处理起他尚未完成的后勤调配工作。由于先前方彦曾负责过航母监造,又被雷德尔贬去主管了两个月造修局,这种后勤运输的事情对他来说并不陌生,很快就步入了正式轨道。临近午夜,方彦已经在参谋人员的帮助下将各种事情都安排妥当。他甚至有些感谢当初雷德尔对他的打压,若非如此,方彦此番独领一军哪里能够这么顺利?

    “唔,明天就去见见隆美尔,和他探讨一下空军如何更有效的支援地面装甲力量。”完成手头事情的方彦躺在行军床上,轻声自语道。后勤调度的统筹工作,方彦多少还有些经验,但如果说起陆军战法,方彦就基本上全抓瞎了。

    对于古德里安创立的闪击战术,方彦的认知还只停留在最粗浅的表面。而对于装甲师旗下的每一支部队在战斗中是怎么打的,哪些环节需要支援,则根本是一窍不通。虽然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由于通讯、硬件、协调等方面的原因,战地部队都很难及时得到空中的支援,最终都是靠自己用鲜血去填,但方彦还是想尝试尽量去完善每一个环节。毕竟,这场仗也是为他自己打的,如果方彦能取得令陆军众将侧目的成绩,对他的上位来说绝对是大有裨益!

    翌日清晨,安排完工作的方彦早早登上了越野桶车,朝着第7装甲师师部飞驰而去。一个多小时后,方彦便在飙车中来到了目的地点。令他感到诧异的是,十几名手持mp38冲锋枪的师部警卫们竟然都在干辎重队的杂活,而指挥所大门也只有1个士官看守,完全不像是一个主力装甲师的指挥中枢。

    “尊敬的布罗姆将军,隆美尔师长不在指挥部。前天下午,师长就去了第17装甲团,并命令我们没有要事不许去打扰他,直到现在还没回来。如果您要见他,请随我来吧。”警卫排长向方彦恭敬行礼,一丝不苟的回答道。

    方彦以手加额,暗叹自己竟把隆美尔的最大特点给忘了。或许是早年当了太久连长的缘故,隆美尔在远离一线的指挥部里根本就呆不住,即便是后来成为了非洲军团总司令,他也几乎不呆在后方帷幄运筹,而是常常身临前线倾听枪声和炮火。有一次,在北非输急眼了的英国人恼羞成怒,决定派特种兵去除掉这头恶狐,然而他们却完全扑了个空,除了打死几名警卫外再无收获。因为隆美尔从来不在那座意大利人为他准备的、距离前线足有60千米的司令部里指挥战斗。

    对于隆美尔的这种做派,方彦其实是颇不认同的。一位高级将领的任务就是呆在后方统筹全局,将麾下数以万计的部队的战斗力发挥到最大。倘若偶尔去前线了解部队的实际情况,还算是有必要的举动,但始终在前线就属于武夫做派了。倘若连长出身的隆美尔不拓宽眼界,改掉他的江习气,那么他指挥6、7个师就是其良性承载的极限,想要如莫德尔等人那样统领大集团军群根本没戏。

    桶车在野地中行驶了一会,方彦便看到了众多令他眼花缭乱的陆地装备。大量八轮运兵车迅疾前行,满载物资的卡车在土路上扬沙越野;半履带装甲车牵引着105毫米榴弹炮快速机动,1号坦歼挂着绿草伪装冲锋突进……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要属那些拥有四对大直径负重轮的38t坦克了。它们身形比起山猫坦克略显纤小,机动性能却丝毫不弱,在无线电台的指挥下,这些坦克互为掩护,进退有据,即便是连方彦这种纯外行,都感觉到了它们之间存在的配合。

    “呃,师长好像在联动其它师属部队进行演习……”警卫排长有些紧张地向方彦开口,神情间露出了几分愧疚和畏惧。他没想到隆美尔今天会提前展开演习,无法及时会见来客。倘若方彦因为觉得受到轻慢,一怒之下就此离开,那么事后来自两位将军的怒火是他这个中尉绝对无法承受的!

    方彦心中略微有些不快,自己身为一支空中力量的指挥官,每天时间也是很紧的。然而想到隆美尔在驻地举行演习,正是其今后在法国战场上能够取胜的关键,方彦就又平静接受了下来。毕竟,隆美尔通过行动表现出他对于此次西线进攻是非常看重的,而方彦又被扔给了他做支援,彼此间已是一损俱损的局面。

    战车轰鸣,步兵分合推进,转眼间,一个小时便从喧嚣的演习场里匆匆流逝。方彦顾不得此时还在天地间飞扬的尘土,立即让警卫排长带自己入内去找目标。经过几次询问,桶车停在了一辆38t坦克跟前,方彦正想向身旁之人确认,便看到一个人影从坦克顶部的指挥舱盖里爬了出来。

    与后世在记录片里看到的那个威严端肃的陆军元帅不同,此时出现在方彦眼前的,只是一个平凡到邋遢的普通军官。他的身高只及到方彦的下唇,略显瘦弱的身躯颇有希特勒那种弱不禁风之感;灰色军装褶皱而又遍布油污,蓬头垢面像是连续十几天都没有打理过。然而,他的眼眸中却是目光湛湛,其昂扬振奋的神情更透露出一股永不疲倦的精神,让每个在他身边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受到这股力量的感染。

    似是没料到方彦会在此出现,从坦克上跳下的隆美尔明显愣了愣神,片刻后,他蓦地想起了什么,脸上随即露出强烈的懊丧和歉悔。自己最近一门心思都在摸索装甲作战,竟把今天方彦前来会见的事情忘得个精光,直接就像平时那样下到底层部队里展开了训练。正苦恼该如何向面前之人解释,方彦却已经微笑着向他行礼致意,然后毫不在意的将修长干净的右手伸到了他面前。

    “隆美尔将军,之前我们在元首大本营里也见过几次面了。这次我前来,就是想向您请教装甲部队需要得到空中支援的环节,同时在两支部队间建立起高效的通讯联系。”方彦与隆美尔粗糙脏污的手握了握,径直出言道。

    见方彦完全没有因为自己的糟糕现状而生气在意,隆美尔不禁感动莫名,深深吸气说道:“布罗姆将军,您的豁达大气是我在绝大多数高级将领身上都没有见到的最高尚的品质。关于装甲部队作战,我现在也只是刚刚入门,如果您愿意,我们可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共同探讨并尝试将空中力量纳入这个战术体系。”

    纳尼?你现在对装甲作战还只是刚入门?看到一脸诚恳之色的隆美尔,方彦不由得呆住了。紧接着无数羊驼铺天盖地的从方彦内心狂奔而过,让他有一种想要化身哥斯拉喷火咆哮的冲动。

    算算时间,今天已经是4月23日了,距离历史上西线战役爆发的5月10日只剩下半个月出头,说是箭在弦上都不为过。此刻,你这个装甲师师长不说练就7技能,至少熟练度该满了吧,现在你却跟我说熟练度才75%,这到了真刀真枪的战场上怎么跟凶残如虎敌人打?好吧,虽然英法联军也不是什么猛虎,比起二十多年前的先辈们已经弱了不止一个档次,但他们也是一头颇具实力的野狼,任何在战术上小觑他们的人都会尝到恶果!

    见方彦发怔,刚从坦克里爬出的隆美尔下意识认为方彦是犹豫要像自己这样下到部队最基层开展演习,连忙摆手道:“当然,您不需要像我这样每天都和士兵呆在一块。毕竟您对飞机本身已经很熟悉,只需再对陆战流程进行了解。”

    隆美尔把方彦引到旁边,语气平静而真诚地说道:“而我就不一样了。我知道,我现在这个职务是怎么得来的,如果没有元首的坚持,我根本不可能有指挥这个装甲师的机会。为了报答元首的信任,也为了我的尊严,我必须把装甲师的每一个组成零件都完全熟悉摸透,用最真实的战绩来回应一切质疑我的声音!这10周时间里,我在边训练边摸索中已经积累了不少经验,终于基本熟悉作战指挥,而其中的许许多多都是我呆在指挥部里根本无法体验。”

    方彦心中震动,对隆美尔的那份不靠谱的惊疑瞬间消散无影。方彦猛然发现,自己由于受后世根深蒂固的固有观念,对隆美尔的要求定得实在太高了。

    事实上,隆美尔在今年2月10日才就任第7装甲师师长,哪怕他过去偷偷研究过装甲部队的作战指挥,并拥有极其过人的天赋,但要让他真正把一个装甲师用得如臂指挥,也绝非是什么一蹴而就的事情。此时,方彦终于明白隆美尔为什么会像下士车长一样呆在坦克里参与演习,为什么外观形象会变得这么不修边幅毫无威仪。只有通过废寝忘食,栉风沐雨的艰辛努力,才能使隆美尔尽快成为真正合格的装甲师指挥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