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02章 序幕拉开
    根据陆军的演练评估,强攻埃本-埃迈尔要塞是绝对行不通的。除了它自身足够坚固,且坐落在一处非常恶心、几乎可以说是一夫当关的地形上外,北线德军还有更重要的目标,那便是控制阿尔伯特运河上的3座大桥。

    对于坐拥27个师、总兵力将近80万人的B集团军群而言,这3座可以川流不息通过重型车辆的桥梁,无疑是他们能按计划迅速攻入比利时腹地的关键。如果比利时人把桥炸掉,德军就只能强渡运河,付出更多伤亡不说,整个进攻时间表也会往后拖延。因此,倘若德军前脚强攻要塞,那么守卫3座桥梁的比利时军队后脚就能按下起爆开关——据情报显示,比利时人早已在桥墩下方安设了炸药。

    在这种情况下,派出空降部队实施攻击的策略便也行不通了。因为就算德国伞兵能空降到这些桥梁的背后去消灭大桥守卫,但运输机在空投之前所发出的巨大轰鸣声,就会暴露自己的意图。此外,即使伞兵以最快的出舱速度,在离地面90米的最低高度跳伞,并且还如有神助的成功制服了大桥的守卫,但埃本-埃迈尔要塞里的重型火炮也同样能够摧毁这三座桥梁。

    最关键的是,这样做的成功性完全取决于敌人的判断力。如果守卫大桥的比利时军官是个很敏感的家伙,他一听到德国运输机的轰鸣声就毫不犹豫的下达了炸桥的命令,那么,德国伞兵也只能干瞪眼了。

    所以,夺取埃本-埃迈尔要塞以及3座桥梁的行动不仅要同时进行,而且还要足够隐蔽。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就要制服他们的抵抗。最后希特勒不得不落下脸,去向一名年轻的女性请教对策。尽管希特勒的世界观认为女人都是毫无智力的动物,只能作为男人在生活中的附庸品养育后代,但这位年轻女性却是女子中的真-战斗机,她便是堪称20世纪最强女飞行家的汉娜-莱契。

    早在1937年,汉娜-莱契就是德国陆航特别招收的精英试飞员,除了驾驶斯图卡、道尼尔-217等型号的原型机进行测试之外,汉娜-莱契还作为世界上第一架直升机的试飞员而被载入史册。在战前代表德国参加的一系列飞行比赛里,汉娜几乎是拿奖拿到手软,并不断刷新飞行记录,而她也因此被戈培尔的宣传机器树立为女性的榜样,并受到包括希特勒在内的众多国社党高官的接见。

    虽然汉娜试飞了已有不下十种新机型,但她最喜欢和最擅长的,仍然是中学时期学会的滑翔机。所以,当她听到希特勒说起攻击埃本-埃迈尔要塞的困难时,便立即提议道:“我们可以采用滑翔机进行无声的突袭。没错,就用滑翔机!”

    汉娜的提议让希特勒醍醐灌顶。在又询问了几名陆航资深将领并得到肯定答复之后,1939年11月,希特勒亲自督导组建了一支精锐的突击队。尽管德国伞兵大多都要投入到荷兰方向作战,留给夺取埃本-埃迈尔要塞及3座桥梁的兵力只剩下约400人,但负责指挥这支突击队的科赫上尉认为人太多反而容易暴露目标,只要人员足够精锐,就完全能够达成预订的作战目的。

    随后,科赫上尉便开始制定具体的行动计划。他把部队分成4个分队,第1分队负责突击埃本-埃迈尔要塞,其余3个分队负责夺占艾伯特运河上的三座桥梁。各分队又进一步地规划了各项任务,有喷火器组(用于摧毁地堡)、机枪组、反坦克组、迫击炮组,和及爆破组。科赫要求每个士兵至少要掌握两种技能,如果这些组的成员被打散或者牺牲,其余的成员也可以代替他来完成任务。

    根据这些设想,科赫率领他的部队,在靠近捷克旧边界的空军基地展开了极其艰苦和严格的训练。光是让滑翔机在狭窄的要塞顶部顺利着陆,德军飞行员就各自演练了不下一百次,要塞表面的伪装工事更是被突击队员摸得精熟,对如何占领要塞表面、瘫痪其炮台火力了如指掌。这种高强度的秘密训练持续了将近半年,截止到1940年4月底,所有突击队员都已对他们的任务无比熟悉。

    最后的问题是选择具体突袭时间。由于德国陆军将“黄色方案”的行动时间定于凌晨3时,而滑翔机驾驶员想要把飞机准确降落在狭小的要塞上方,这个时间无疑太早了。滑翔机飞临要塞上空时必须是天色微明。过早,天色太暗,看不清地形;过晚,天已放亮,则一定会暴露。最理想的时间应该在日出前30分钟。这个时间是无数次训练总结出来的,此时滑翔机驾驶员刚好能勉强看清地形。

    所以,陆军总攻时间必须修改。否则正面战斗一旦打响,距离国境线上不远的埃本-埃迈尔要塞守卫人员一定会提高战斗警戒,这对突击队员的奇袭极为不利。此外,实施攻击的这天,比利时上空还需要刮起西风。因为滑翔机是不带动力的载具,必须在迎风时才能获得足够的升力以达到理想的航程。倘若出现无风或者顺风的情况,运输机就必须把滑翔机多拖带一段距离进入比利时领空,届时发动机的轰鸣声就会惊醒地面的比军士兵,从而令要塞守军也进入一级战备。

    为此希特勒亲自出面干预,把“黄色方案”进攻时间定为日出前30分钟。同时,后者的攻击日期也让位于突击部队的需求,在气象部门给出比利时边境的准确预报后再展开行动。由于清楚这些秘辛,方彦才对最高统帅部这种看似举棋不定的姿态心如明镜,用不了几天,翌日进攻的命令就会传遍整个部队。

    5月9日清晨,德国气象专家终于给出了理想的预报讯息。身临重大选择关头的希特勒没有出现如常人一般的挣扎及犹豫,而是果断下令全军于5月10日出击。为了这一刻,希特勒已经等待了7个月之久,去岁的种种不利条件如今都已被他战胜克服,兵强马壮的陆军终于可以向夙敌亮出锐利的刀锋!

    尽管德军各部都对这道时间紧迫的命令感到突然和诧异,但在平时的严格训练下,从上将到列兵每个人都清楚自己的职责所在,接到命令之后,所有人便立即紧锣密鼓地行动起来。方彦甚至来不及去十几公里外的第7装甲师驻地向隆美尔互勉道别,便得知这支部队已然全军拔营。如果此时有人乘坐飞机在科布伦茨上空俯瞰,就会发现无边无际的“野原灰”正在大地上如海潮涌动,数以万计的车辆与马匹川流行进其间,构成了一幅豪迈浩大的壮丽画卷。

    当天夜晚,总数达93个师的德军便在南北800公里长的战线上集结完毕。这是一支比1914年“施里芬计划”实施时更为庞大的部队:希特勒在吞并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以及波兰之后,为德国增加了约1200万可靠的日耳曼族裔,这些人口为德国陆军又贡献了10个常备师,使得其武装力量规模比第二帝国鼎盛时期还要强大。信心十足的希特勒当晚乘坐元首专列离开了柏林,准备前往西线总部亲自指挥作战:这次德军有一个大胆的战略计划,一旦成功就足可定鼎西线战事。

    初夏的夜短暂而平静,5月10日凌晨4时27分,第一抹绚丽的赤橙光芒刺破东方天际,倾洒在碧波粼粼的莱茵河两岸。第19装甲军军长古德里安昂首站在指挥车上,中将军服被晨风吹得猎猎作响,在他身后,三路装甲纵队宛若浩瀚长龙,绵延到地平线后根本望不到尽头。

    此时,光是古德里安麾下的3个装甲师,坦克和自行火炮的数目就超过了1千辆。再加上其它的车辆载具和另外几支机械化部队,整个装甲集群一直延展到了莱茵河以东将近200公里的德国腹心地带。

    晨曦越来越亮,将天地间残存的黑暗驱散,矗立在莱茵河畔的巨大尼德瓦尔德纪念碑逐渐出现在人们眼前。象征德意志帝国的日耳曼妮娅女神雕像高举王冠,左手长剑在握,仿佛在致敬1870年色当战役,和那场凡尔赛镜厅的加冕典礼。

    见此情景,古德里安不禁热泪盈眶,强烈的民族热情在他心中奔腾翻涌,忍不住唱起了雄壮的《守望莱茵》。26年前,正是在通往此地的一节列车上,还是中尉的他也触目过同样的场景,和战友们唱过同样的歌曲。受到古德里安的感染,指挥车上的几名军官也心潮澎湃地汇入了这首战歌当中,雄浑激昂的男声渐渐壮大汇聚,并最终在整片天地间响彻回荡。

    举目仰望,蓝天无垠。26载岁月流转飞逝,纪念碑没有变,面前的敌人也没有变。所不同的是,当年日耳曼民族为威廉皇帝而战,而今天,他们将为自己宣誓效忠的传奇救星——阿道夫-希特勒元首而战。89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