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03章 突袭
    早在中路装甲集群行动之前,北翼的B集团军群已经提前展开了进攻。

    5月10日凌晨3时,位于莱茵河畔科隆的野战机场上,负责攻袭埃本-埃迈尔要塞及三座桥梁的突击队员已集结完毕。指挥官科赫上尉向这些士兵揭开了隐藏的机密,他们即将对比利时人发起突袭。没有什么激昂澎湃的战前训话,也没有热血沸腾的鼓励动员,科赫在告知部队行动目标之后便立即下令登机。他确信经过半年艰苦的训练,自己士兵的战斗意志已经达到了一个最高点。

    漆黑如墨的苍穹里,41架容克运输机拖曳着41架dS-230滑翔机腾空而起。这种长翼的滑翔机原本是一家民用公司生产出来进行气象观察的,由于其负载能力良好,可载重2名驾驶员和8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因此德国陆航也订购了不少,用于填补运输机部队的运力缺口。此番突袭行动,正是它们体现价值的绝佳时刻。

    根据既定作战计划,41架滑翔机中有11架用于夺取要塞,其余30架分别夺取三座大桥。然而在行动开始后,麻烦却接连找上了夺取要塞的这11架飞机。起飞不到10分钟,一架容克运输机因为机械故障,在飞临莱茵河上空时竟然甩掉了后面拖曳的滑翔机,而那架滑翔机上正好坐着突袭要塞的分队长威其格中尉。这架还未上升到足够高度的滑翔机差点一头栽进莱茵河里,幸亏驾驶员高超的技术,勉强降落在了河畔的一块小草坪上,威其格中尉此刻也只能仰天长叹了。

    飞行了20分钟后,不幸的事件又再度出现。一架滑翔机驾驶员估计是太紧张,看花了眼,他把容克运输机机器闪动灯误解为出击信号,于是立即解开拖曳绳索,开始滑翔。此时飞机还没飞到一半的路程,高度还不到2千米。最终这架滑翔机安稳降落在了国境线上,距离它的目标足有上百公里之遥。

    战斗尚未打响,突袭埃本-埃迈尔要塞的人员就折损了将近2成——包括他们的指挥官。但庆幸的是,得益于先前严格的训练,各组都早已确定了自己的任务;即便没有指挥官,他们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以及该如何代替掉队了的战友完成任务。机群飞到荷兰与比利时的交界处,各滑翔机按计划与运输机分手,在夜空中星辰的指引下,如一只只暗夜蝙蝠般朝着比利时境内无声潜翔。

    数十公里外的埃本-埃迈尔要塞里,比利时人并没有像德军预估的那样正在迷蒙沉睡。自从进入5月以来,战争的阴云就在西欧上空急速凝聚,德国在西线大规模调遣军队的行动瞒不住有心人,比利时政府虽然仍希望避免战争,但为了防备万一,也在5月7日向全军下达了战备命令。此时,埃本-埃迈尔要塞的侦察哨兵全部在岗,注意着周边的动静。由于天未放亮,四周一片漆黑,比利时哨兵们只能在哨所内侧耳倾听,以防备可能到来的空中袭击。

    可是等了许久,也没听到任何航空发动机的噪声。眼看东方天穹已经从墨色变成了深蓝,即将迎来破晓晨曦,比军哨兵戒心渐去,不可避免的放松了警惕。而在此时,9架德军滑翔机已经成功的绕到了要塞的正西方,并利用微明的天色悄悄地从侧后进行大角度俯冲。为了加快着陆速度,德军飞行员用尽全力紧压操作杆,滑翔机如同猎鹰捕食那般迅疾降落了下来。

    由于德军突击队的出现方向出乎意料,事先又未发出任何声音。所以,直到这些滑翔机已经到了骑脸的距离,比利时哨兵才看到敌人竟突然如神兵天降出现在他们眼前。这些哨兵个个被惊得目瞪口呆,脑中空白一片,竟没有一人想到去拉响战斗警报。滑翔机落地时的巨大撞击声以及德军士兵的呼喊声才使内部守军清醒过来——敌人已经在他们头顶上着陆了!

    伴随着连续的轰响撞击,9架滑翔机在不到20秒的时间里迅速降落在要塞表面。尽管这里地形既狭窄又凹凸不平,对于任何一架飞机的降落来说都是噩梦,但在德军突击队员长达半年的艰苦训练下,这点困难早已不能成为他们前进的阻碍。在滑翔机被撞得扭曲报废之前,90名突击队员纷纷脱兔般的从机舱内跳出,紧接着,他们便宛若虎入羊群,对眼前猝不及防的敌人展开了猛烈攻击。

    熊熊烟幕,首先在要塞顶部的各个方向急速弥漫升起,其范围之广、雾气之浓郁宛若霞云,周围少数比利时哨兵的视野登时就被德军突击队员投掷的烟雾弹所阻挡,一时间分不清是该冲进雾中与敌军玩命,还是守在原地等待增援。趁着这个当口,携带大量炸药的德军爆破人员分头直向目标冲去,在手持mp38冲锋枪的战友支援下,他们开始紧锣密鼓地对炮塔、碉堡、坑道口实施逐个破坏。

    “轰!轰!轰!”爆炸声接连响起,震耳欲聋,要塞顶部的地面工事纷纷碎炸迸飞,浓烟冲天喷涌。火焰喷射小组的队员更是大显神威,面对那些固守在坚厚机枪碉堡里的敌人,他们直接朝射击孔或观察口喷入狂怒的火龙,只消数秒钟,里面的比利时士兵不是被烧成焦油黑炭,就是被火焰抽干了碉堡内的氧气窒息毙命。地表零散的十几名哨兵根本不是如狼似虎、武装到牙齿的德军突击队的对手,一个照面之下,他们就浑身弹孔的倒在了血泊当中。

    作为比利时东部防线的核心枢纽,埃本-埃迈尔要塞总共有1200名士兵把守,在正常情况下,即便德军突击队员个个都是铁血兰博,也断然无法以区区90人的兵力战胜如此之多的对手。只要比利时守军反应过来并发起反击,德军突击队势必会被人海所淹没。然而,这座要塞的特殊构造却成了比利时人含恨折戟的坟墓。

    为了追求对巨型攻城炮和航空炸弹的防御力,比利时在修筑这座要塞时建立了极为完备的地下坑道群。几乎所有士兵都可以在深入地底的工事中操作火炮作战,而且弹药和食品都在地底,再也不用担心被敌方炮火毁坏。因此,比利时守军通常都是呆在要塞内部,只留下很少的哨兵在地表警戒。这个部署面对正面攻来的敌军自然无懈可击,但一旦被敌军骑到脸上,立即就陷入了极为尴尬的境地。

    当要塞内的比利时士兵回过神来,准备展开反击的时候,早有准备的德军突击队已经迅速冲到了坑道出口,并把mG-34机枪架设起了交叉火力等待收割。比军士兵方甫冲出坑洞,还未来得及展开,就被密集的枪弹火力扫倒了一片,坑道内登时乱作一团,前面想往后撤的人与后方还在往前冲的人剧烈碰撞,自相践踏,惨叫之声此起彼伏。好不容易安顿下来后,却再没人敢越雷池一步了。

    更为致命的是,由于要塞设计时根本就想不到敌人会通过“虫洞”直接出现在最中间的顶部,因此其所有的炮台、机枪碉堡的射击方向都限定在四周的下方,对从后方爆菊的敌人完全没有办法。当地面抵抗被肃清之后,比利时守军只能万分屈辱的被困在地底,任由德军将要塞表面的火炮摧毁殆尽;即便4门最重型的大炮是藏于地底,德军也炸塌了其地表上方的射击口,使它们无法再向外开火。

    仅仅10分钟,这座世界最强要塞的对外攻击能力便被彻底阉割掉了。与此同时,另外3个夺取桥梁的小分队也都按计划,在阿尔伯特运河西岸悄然着陆,从背后出其不意地向桥梁猛扑而去。2座大桥的比利时守军连扳动电钮炸掉桥梁都没来得及,就被突击队员所制服,仅有一座桥梁及时被守军炸毁。之后,这批突击队员便开始构筑工事,阻挡比利时军队对桥梁的反击。

    与突袭埃本-埃迈尔要塞的友军相似,夺占3座桥梁的德军分队每支仅有100人。只要周围的比利时军队趁德军立足未稳,群起而上,夺回桥梁的把握至少当有7成。然而,比利时人却被敌人这天降神兵一般的出现方式给吓得直接少了两个胆子。他们觉得此时天色仍然昏暗,不知敌人虚实,应该等天亮确认情况之后再采取相应的行动。这使得比军夺回桥梁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清晨5时30分,东方已基本全部放明。完成集结的比利时军队踌躇满志,准备给予面前这一个连的德军以雷霆猛击时,天空中却传来了不和谐的轰鸣声。数十架德军战机呼啸飞掠,迅速逼近阿尔伯特运河,比军士兵还没反应过来,斯图卡俯冲轰炸机的尖啸声就仿佛上百辆火车头嘶吼着扑面而来。

    刹那间,赤红火光如海啸倾崩,雷霆炸响震撼八方,比利时军队瞬间被炸得人仰马翻,血肉残尸冲天飞洒。这支进攻部队登时大乱,并很快在之后不断的空袭下溃败奔逃,比军官兵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飞机能对战场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