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06章 明修暗度
    莱茵河碧波如镜,潺潺流过缪恩施特莱菲尔的原野丛林,几幢混凝土建筑掩映在繁茂的绿荫里,便如同寻常的单层仓库一般毫不起眼。然而在这周围,却有多达三百余人的卫兵在暗中潜伏警戒。后方的山洞内,牵引有两节装甲车厢的元首专列此时正停靠在当中,通过一条秘密轨道,随时可与全国的铁路网相连。

    这里是德国最高统帅部的当前驻扎地,希特勒的战时大本营。5月10日清晨,希特勒乘专列抵达了这里,并开始就地指挥业已爆发的西线战役。在西面不到40公里的地方,数以十万计的德军正越过比利时边境长驱直入,偶有闷雷般的炮声从远方回荡传来,为整座大本营增添了几分紧张肃杀的氛围。

    截止到正午,从各支部队传回的几乎都是一切顺利的讯息。至关重要的埃本-埃迈尔要塞已经被突击队员成功控制,连同运河上的两座桥梁一道都落入了德军手里;荷兰境内的主要桥梁也都向B集团军群敞开,再不会出现德军被泛滥洪泽所阻隔的局面。至于面积2600平方公里的卢森堡,则更是在遭到入侵的第一时间就宣布投降,该国只有400名步兵和12名骑兵,完全没有任何进行抵抗的能力。

    在实施黄色方案的第一步上,B集团军群已经是超额完成了任务。根据德国最高统帅部的心理预期,德军只要能在三天内突破比利时与荷兰的第一道防线,就足够对法军司令部产生震动,引诱对方赶去支援。现在,就等侦察机报告法军主力的动向了。倘若法军主力真的如预料当中的那般东进,德军中路的A集团军群就可以全速突击再无顾忌,甚至这场欧洲大战,都将会因此而决定结局!

    尽管希特勒心中焦躁不安,迫切想要联系第1航空舰队询问当前的情形,但他却咬牙将这股冲动强行忍耐了下来,装作胸有成竹的模样平静享用着午后的餐点。除了他知道身为统帅,无论何时都要给予部下足够信心的道理之外,趁这个机会塑造出自己明见万里的军事天才形象,也是希特勒此时的一个重要打算。

    自从希特勒罢黜勃洛姆堡,自己担任德国武装力量最高统帅以来,陆军那帮高级将领们心里就没对他服气过。你一个区区下士,连一天军校也没上过,居然在军职上骑到了我们头上来,你有什么能力在职业素养上做我们的头领?因此,希特勒必须要通过各种手段来证明自己,而当前便是一个极好的镀金机会。

    这番姿态立即起到了明显作用。眼见元首泰然自若,丝毫不为当前局势而忧虑,原本同样对前景心中没什么底的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以及总参谋长哈尔德,也逐渐安定了下来,开始心平气静地处理他们的工作。而年轻的作战部部长约德尔更是对希特勒钦佩得五体投地。在他眼里,希特勒果然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天才统帅,其必将引领德意志从胜利走向更加辉煌的胜利。

    在焦心的等待中,时间仿佛比平日漫长了数倍,希特勒感觉像是过了一整天,墙角座钟才指向了下午4点。期间,通讯官已经好几次从电报室送来报告,但都是有关前线德军进攻路途中的消息。正当希特勒已经要控制不住焦躁的情绪,派人向陆航打电话询问时,通讯官忽然拿着几张墨味犹存的纸张小跑了进来。

    “第1航空舰队报告,一支数量极其庞大、总兵力约在40~50个师的法英军队正在快速进入比利时。目前,其先锋已抵达奥登堡——代尔莱克一线,预计到12日清晨,联军就将进入布鲁塞尔。”说着,通讯官将详细报告递到了希特勒面前。

    希特勒的心脏猛然抽搐。他强忍着想要跳将起来的冲动,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接过电报,虽然那只微微颤抖的右手暴露出了他此刻激动的心境,但由于他身体本来就不好,时常有颤栗的毛病,因此即便有人注意到了也不会过多在意。而旁边的哈尔德等人就没这么好的定力了,他们当即脸色骤变,然后齐刷刷地迅速围拢到希特勒两边。房间内很快陷入了寂静,只剩下众人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

    “法国人上钩了,他们真的上钩了!”约德尔率先按捺不住,第一个激动得欢呼出声。他满是崇拜地看着希特勒,只觉得眼前统帅的英明已经可以用神祇来形容。三个月前,正是希特勒力排众议,选择以中路为主攻方向制定了与施利芬计划截然不同的黄色方案。事实证明,希特勒的战略眼光简直可与腓特烈大帝相比:敌军的动向完全在他的预料当中,这场战争岂有不胜之理?

    哈尔德深深呼吸,看向希特勒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复杂与迷惘之情。

    当初,哈尔德曾坚定地认为在西线发起陆地作战毫无前途,为此不止一次的消极怠工给希特勒泼冷水。他先是撺掇勃劳希契制定了一份拙劣无比的西线进攻计划,然后又千方百计的打压和自己唱对台戏的曼施坦因,把他那份镰割计划驳回去了七八回。然而现在来看,自己竟成了舞台剧上那个卑微可笑的跳梁小丑。按照曼施坦因的计划执行下来,德军已然胜利有望,这无异于是把哈尔德的左脸抽肿之后又继续抽右脸!

    难道自己又错了么?难道希特勒真的是天降伟人,连军事这个他从未系统涉及过的领域,也拥有超越所有职业将领们的才能?哈尔德迷茫凌乱了,忍不住又陷入了认知世界破碎的混乱之中。2年前的慕尼黑会议时,他的三观就曾被希特勒洗过一次牌:英法不可思议的退让令他这个密谋组织核心骨干怀疑人生长达半年,直到但泽危机出现后才回缓过来。现在,希特勒又一次摧垮了他坚守的观念,倘若德国能赢得战争,自己和贝克他们密谋反抗还有什么意义?

    “现在还只是开始。等着瞧吧,好戏还在后面。”面对众人的欢欣鼓舞,心中长舒一口大气的希特勒终于喜色浮动,嘿然出言道。希特勒顿了顿,再度说道:“我提议,让第1航空舰队停止对北线联军纵深的轰炸,放他们快速进入比利时境内。等到A集团军群突破马斯河后,我要让他们无法抽身回退。”

    山岭险峻,峰峦崔巍林立,阿登山林古木参天,植被茂密葱翠,向来是欧洲腹地各种飞禽野兽的乐园栖息地。然而从5月10日起,一伙规模空前的不速之客突然从东边闯入了这片地区。他们发出震耳的轰鸣声,林鸟无不惊啼高飞,就连凶残嗜血的野狼也被那一头头钢铁巨兽所慑,风也似的夹着尾巴逃到了山涧里。

    古德里安坐在装甲指挥车上,神色严肃的注视着前方的道路。在这片层峦叠嶂的山脉里,可以让坦克平稳通过的宽阔地段几乎不存在,入目所及,要么是狭窄蜿蜒的乱石小径,要么就是倾斜陡峭的大角度山坡,不时还有断崖与河涧横亘在面前,让每一支携带有重装备的军队都几欲抓狂。26年前,古德里安就曾在这片地区和法国人交过手,由于地形不利,德法两军的先头部队在好几天内都得不到炮兵支援,只能用步枪和刺刀与对方进行最直接的血肉交锋。

    然而这次,情况则不一样了。为了能让装甲部队通过这片被普遍视作不可逾越的阻碍,早在1939年底,A集团军群便集中了最优秀的工兵队伍,专门研究如何在山林间为坦克开路。虽然阿登位于比利时境内,又长年人迹罕至,但古德里安等人却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经过几个月的评估演练,德国工兵们不负众望,连续规划出了好几条可以用人工临时开辟出的道路。

    此刻,工兵们用电锯将两旁的参天大树齐刷刷伐倒,然后有序地拖曳到前方作为路基衬垫。原本狭窄崎岖的道路很快变得平坦起来,坦克履带驶在上面,其压力顿时被多根坚韧的树木合力所稳稳承载。

    而面对个别必须要越过的陡坡和山峰,德国工兵也同样是胸有成竹。他们巧妙依托地势,开凿出了蜿蜒曲折的盘山道路,虽然大多数路段都有超过10度倾斜,对驾驶员的技术要求非常高,但这对于训练有素的德军装甲兵来说,这些都不算是什么难度。至于沿途中的溪流河涧,则更是被工兵们一举克服。要知道他们接下来可是准备强渡马斯河的,相比于那条宽阔汹涌的大河,阿登山区里的这些阻隔最多只能算是阴沟。

    夕阳沉落,山林中很快变得光芒暗淡,然而德军的行动却没有丝毫停止。在灯光的照亮下,工兵们继续挥汗如雨地在前方为装甲部队辛勤开路。得益于战前完善的准备,整个过程几乎没有碰上什么真正的麻烦,此时德军坦克已经深入到了山区腹地之中。古德里安脸上喜色浮动,照这个速度推进下去,到5月13日凌晨,他的前锋部队就能驶出阿登,兵临色当城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