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11章 突破(1)
    爆炸轰雷叠响,枪声如骤雨密集,位于马斯河东岸的色当主城区,此时已是一片惨烈血战的场景。几十辆坦克长驱开进碎石遍地的城镇街道内,丝毫没有顾及装甲车辆在巷战中施展不开的困顿窘境,数千名德军步兵更是舍生忘死,用自己的血肉对法军展开疯狂冲击。尽管夜幕已经降临,但城内依然枪声震天,不断有楼房在熊熊烈焰中轰然坍塌,尽显战斗的激烈与残酷。

    “传令第10装甲师,今天午夜之前必须给我拿下色当!”位于城郊田埂的一片空地上,古德里安向自己的副官大声咆哮道。他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疲惫,原本整洁笔挺的军服也因为三天的劳顿而变得脏污褶皱,然而他的眼眸中却充满了坚毅与决绝,精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亢奋凝聚。看到面前道路上蜂拥驶过的坦克及装甲车群,古德里安心中砰砰如战鼓,他竭力想要把这股激动的情绪压制下去,热血却不受控制的涌将上来,让他几乎要在指挥车上纵声长啸。

    经过2天半不眠不休的艰苦努力,5月12日下午5时,德国第19装甲军前锋终于驶出了阿登山脉。他们在蜿蜒崎岖的密林中前进了110公里,克服了数不尽的险峻山峰和溪涧峡谷;凭借工兵的勤劳高效和全体人员的一致奋斗,被尤里乌斯-恺撒称为“恐怖”的这片地域,已然成为了德军迈向胜利的通途。此时,第10装甲师除牵引重炮外已全数冲出阿登,第1、第2装甲师的大部队也在像春洪决堤般涌向山麓,面前的无数坦克与车辆都在告诉古德里安,阿登山脉已经被突破了!

    对于古德里安来说,没有什么能比这件事更令他心潮澎湃,激动振奋了。在这场西线作战中,德军最关键的一步,就是迅速通过被普遍认为是不可逾越的阿登山脉,倘若这项行动失败,不仅事先打过包票的古德里安会声誉扫地,德军的全盘战略也将陷入崩坏,甚至输掉这场战争都犹未可知。而现在,他的装甲军已经从山林中席卷而出,只要再渡过面前的马斯河,胜利的大门就将向他彻底敞开!

    “另外给第1装甲师发电报,让他们按计划准备充气阀,明天清晨7时即展开一次试探性渡河!”古德里安叫住了正准备跑开的副官,再度补充说道。对于已经抵达色当城下的第19装甲军而言,现在他们需要尽一切努力争分夺秒,以最快速度渡过马斯河,否则每多迁延1小时,法军援兵就会向色当方向开进4至5公里,让接下来的战斗变得更加难以对付。在古德里安的计划里,倘若法军在河流西岸只有很少的守卫,那么德军就有很大把握不用重火力压制,直接一波将对岸拿下。

    而即便法军在对岸拥有充足的兵力和坚固工事,古德里安也不会望河兴叹。根据《黄色方案》,德军统帅部把原本支援右翼的轰炸机大队都集中到了中路,加上A集团军群原有的航空力量,总共有超过500架轰炸机可对第19装甲军实施掩护。只要古德里安一通电话打到后方司令部,成群结队的轰炸机就将对河对岸展开毁灭式空袭,这是专属于他的飞行炮兵编队。

    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色当城内依然爆炸声震天,然而枪弹横飞的地点却从城市外围逐渐转移到了河边。由于法军没有料到会有如此多的敌人出现,他们只在城区部署了不足2个营的守卫,因此即便这些法国士兵奋力抵抗,战线仍是不可避免的被一步步往后压缩。德军推进所及,整座城镇遍布残垣废墟,烈火在一幢幢残破的房屋里熊熊燃烧,将漆黑的夜空映照得如同晚霞降临。

    深夜11时35分,色当城镇内的战斗逐渐趋于停止。千余名法国守军伤亡过半,剩下的也在走投无路当中向德军举起了双手——为了防止德军趁势攻入西岸,法国人早早炸毁了马斯河上的桥梁,东岸城内的守军已是无路可逃。刚刚抽空打了个盹的古德里安顾不上精神上的疲倦,立即开始部署渡河准备工作,少数的十几辆自行火炮也被集结起来,作为第一波试探性进攻发起前的火力覆盖。

    德军紧锣密鼓的准备渡河,对面的法军也没有闲着。在色当城内的战斗爆发后,原本轻松散漫的法国守军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般瞬间惊醒,他们第一时间意识到大敌已近在眼前,并立即集结部队,进驻到了沿河的野战工事中。法军指挥官清楚的认识到,东岸的色当城镇是居民区无险可守,仅凭自己麾下的这点守备人员,根本救援不住,迟早都会被来势汹汹的德军所吞没。

    而西岸则不然。作为曾经的色当要塞原址,更兼扼守着马斯河这条法国东北部边境最重要的天然鸿沟,法军在这片地区始终都保有一些野战工事,再加上面前宽阔湍急的河水,足可对来犯敌军形成严密的防守。凭借现有的机枪阵地和速射炮火力,法军指挥官对坚守防线充满了信心,只要敌军敢渡河,自己就能用暴风骤雨般的火力封锁河面,将划艇上的德国人全部打到水里去喂鱼!

    晨曦朦胧,驱散了天地间深沉的漆黑,5月13日天色尚未完全放明,休整半夜的第1装甲师率先展开了渡河行动。十几辆野牛式自行火炮发出雷霆般的咆哮,将超过40kg的弹丸砸到千米之外的对岸,不过由于所携带的弹药数量有限,野牛们总共只发射了不到100发炮弹便被迫停止。几分钟后,德军步兵便出现在河滩上,他们将充气筏推入水里,然后以班为单位乘在上面,用木桨向对岸划去。

    当几十条船筏前进到河流中央时,密集的子弹骤然从对岸袭来。在河水中徐徐划行的德军船筏根本避无可避,立即成为法军机枪最佳的标靶,不断有德国士兵在惨叫声中翻身落水,鲜血连同尸体逐浪沉浮,很快就被冲得无影无踪。一条充气筏被炮弹激起的巨大水浪掀翻,船上士兵瞬间消失不见,以初夏时节马斯河的汹涌湍急,他们能不被溺毙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让渡河部队立即撤退,同时向司令部呼叫空中支援。”古德里安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转头向副官吩咐道。面前的法国人果然不是稀松平常之辈,沿河火力既位置刁钻而又猛烈凌厉,如果按照正常步骤实施攻击,自己至少需要在东岸集结两个重型炮兵团,并消耗大约5万发炮弹用于火力覆盖。而要等到这批火炮和弹药通过阿登山林的盘山道路抵达前线,最快也得三天时间。届时河对岸的法国守军就绝不止这点兵力了,德军想要达成突破几乎可以说是难如登天。

    眼见河中央的德军充气筏狼狈掉头逃去,西岸法军不禁欢声雷动。士兵们得意洋洋地指着那些在河水中挣扎的可怜虫恣意嘲笑,因昨晚丢失色当而产生的挫败之情顿时一扫而光。法军指挥官也松了口气,信心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德国人果然没有什么炮兵火力,昨天冲到色当城下的只是一群坦克和步兵,面对浩荡宽阔的马斯河,登时就束手无策,只能在河中心被己方火力一顿胖揍。

    不知怎么的,法军指挥官就忽然体会到了当年拿破仑皇帝的苦楚。那时的法兰西横压欧陆,普鲁士、奥地利都在法军的大炮之下瑟瑟颤抖,然而正是由于英吉利海峡的存在,使得这支无敌的军队在英国人面前失去了用武之地,让拿破仑皇帝只能临海扼腕哀叹。

    时过境迁,今天凭借天险受益的一方却成为了法国。如果没有眼前这条河流,法军指挥官自问是绝对抵挡不住德军的进攻的:抛开双方的兵力差距不提,此时自己手里就只有3门反坦克炮。要想用这点火力挡住昨晚现身的至少50辆德国坦克,无异于异想天开痴人说梦!

    “不过,德国人竟然真的把这么多坦克开过了阿登山区……”法军指挥官神情凝重,对之后将要爆发的战斗充满了心忧。他意识到,既然坦克都能大量通过阿登,那么牵引火炮和弹药运输车自然也不成问题,只怕用不了几天,自己就要面对数百门大炮的狂轰滥炸,届时再想封锁河面可就难了。因此,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援军,即便拦不住德军渡河,也要有足够的突击预备队将敌人消灭在滩头。

    “长官,集团军司令部回电,第46步兵师已经向我们赶来增援,预计今天午夜即可抵达!”一名通讯员摘下耳机,将刚刚接收到的电报递给法军指挥官说道。后者览毕长舒一口气,欣喜的笑容终于浮现在了他的嘴角。此时,法军指挥官感到形势很稳,有这支生力军支援,己方防线无疑又加了一道坚固的铁锁。

    在一片乐观的氛围中,法军上下鲜有人注意到,一片乌压压的机群,已经从东方飞到了阿登山林上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