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14章 突破(4)
    英国远征军司令戈特正是来向甘末林施以援手的。当他得知法军中部防线被大量德国坦克撕开缺口时,戈特便立即感到形势严峻,必须在第一时间采取应对。

    实际上,早在过去几个月的静坐战日子里,戈特就一直担心来自阿登方向的威胁。因为法国人在这里部署的力量显得过于寒酸,仅靠9个不满员的二流师防守近50公里长的战线,倘若遭到德军主力攻击,根本无法抵御。然而面对自信满满的法军高层,戈特却也无法多说什么:他麾下的英国远征军只有10个师,而法军却有100个师,这种情况下戈特还哪还好意思对法国人指手画脚、横加干预?

    此外,对于法军战线中部防御薄弱的问题,戈特其实也是心中有愧。因为如果从战略层面来解读,英国自身也要承担40%的罪责。

    时至今日,战争已经打响了9个月,可身为抗德大哥的英国却只向欧陆派出了区区10个师,对比上场战争的同期数据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倘若英国能向法国派出30个师——哪怕另外20个师都是后备师,联军的兵力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吃紧。而阿登地区的防御也必然会得到极大改观,第9集团军的兵力至少能够增加一半。

    由于这番缘故,戈特便知道这帮法国人其实已经不满英国很久了。战争打到今天,联军就一场胜利也没拿到过:英国先丢舰队再失挪威,把局势葬送得一塌糊涂,现在陆战又不肯卖力,法国能给英国好脸色看才是怪事。自知处境尴尬的戈特一直表现得相当低调,直到5月13日晚上,戈特意识到不能再沉默下去了。他必须采取行动,来堵住法军战线上可能出现的空前大破洞。

    虽然戈特麾下的军队此时都在比利时境内,但他还有一支直属的航空部队,可随时跨越200多公里的距离投入作战。为了掩护这支宝贵的远征军部队,英国空军在法国驻扎了1个航空队,总计有474架作战飞机。面对法军中部战线崩溃的致命威胁,戈特也没办法再藏私了,他向甘末林保证英国航空队将全力配合法国空军,务必会在明天的空袭中将马斯河上的浮桥全部炸毁。

    5月14日凌晨,天色尚未破晓,联军前线的各处野战机场便已响彻轰鸣,一架架飞机挂载炸弹腾空升起,朝着色当方向呼啸而去。意识到战线中部出现空前威胁的甘末林二人没有任何保留,连夜纠集了他们所能调动的所有轰炸机,飞行员们更是被告知,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摧毁德军的浮桥。清晨7时许,色当上空响起了巨大的轰鸣声,之前在战场上并不多见的联军飞机一下子充斥了整片天空,如同一团乌云般朝着正在大量通过部队的三座浮桥急速袭来!

    “砰!砰!砰!”霎时间,马斯河两岸震响怒爆,昨夜刚刚部署在这里的德军高射炮立即发出了连绵激荡的怒吼咆哮,无数橘红色的光团在浮桥两岸密集绽放,如同花团锦簇,壮丽眩目。面对这片致命的危险弹幕,深知眼前浮桥重要性的英法飞行员个个舍生忘死,不顾一切的俯冲下来实施投弹。马斯河内顿时水浪冲天,澎湃席卷,其惊心动魄仿佛是海洋在颤动。

    德军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联军的炸弹不断在浮桥周围掀起滚滚狂涛,其中有好几枚炸弹的破片甚至都扫倒了桥上一片渡河士兵,但就是没有一枚直接命中。反而,联军飞机为了精确投弹,必须要以低空低速直线飞行去硬闯德军的防空火力网,这就使得他们成为了德军最理想的人肉标靶,被地面防空火力以正常情况下难以想象的超高效率疯狂收割。在德军炮手的瞄准镜中,一架架联军飞机拖着浓烟从高空接连坠落,以往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战果,现在竟变得唾手可得!

    第一波攻击过后,联军飞机便有多达40架被击落。面对仍然完好无损的浮桥,杀红眼的法国人催促着英国战友,又发起了第二波、第三波进攻。这次不仅是轰炸机,就连战斗机也挂上了炸弹升空,前去执行投弹任务。德军陆航也不甘示弱,旋即派出大批战斗机进行拦截。在整个白天,马斯河上空都是地动山摇,而地面上的德军主力则冒着联军飞机的枪林弹雨,继续川流不息地从浮桥上迅速通过。

    在这场空袭中,联军飞行员表现出了超乎想象的英勇。尽管德军高炮的弹雨密集交织,但他们仍是锲而不舍地朝浮桥冲去,有些飞行员甚至在飞机中弹之后还在坚持投弹。此外,被击毁的联军飞机中只有极少数坠落在河流两岸,其余全都是一头扎进河里,真正做到了倒在冲锋的路上。

    然而,运气却残酷的没有眷顾这些舍生忘死的勇士。这场地空大战一直持续到黄昏,最后一批损失惨重的英国飞机恨恨败走,一番清点下来,联军痛苦的发现他们总共损失了超过200架飞机,被击伤的更是不计其数。戈特悲哀地向甘末林声称,英国远征军的474架飞机,现在能动用的只有206架了。可他们的战果仅仅是将1座浮桥炸出了十几米长的缺口,德国工兵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将它修好了。

    联军的空袭彻底宣告失败,接下来就轮到了古德里安大展拳脚。经过一昼夜的抢渡,第19装甲军麾下的第1、第2两个装甲师都渡过了马斯河,古德里安立即命令他们开足马力,以水银泻地之势向西面全力进攻。古德里安对这两位师长只有一句吩咐:坦克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停下,直到耗尽最后一滴汽油。此时夜幕已经降临,德军的穿插突进却依然凌厉锋锐,发动机的轰鸣和枪炮爆炸声传遍四野,让整片天地都进入了嘈杂与不眠当中。

    这天夜晚是德军装甲部队经历的最激烈的一次战斗。法国第9集团军司令克拉普接到了甘末林的严令,把包括自己警卫在内的所有人员都投入到了反攻中去,德军则要砸开通往英吉利海峡的大门,双方便在数十公里长的战线上展开了殊死对攻。一发发白色的照明弹冉冉升起,照亮了废墟、弹坑、尸体、和狼藉杂物,在一些地段,德法两军你争我夺,反复拉锯,鲜血染红了脚下土地,如泥浆粘稠。

    战至这一阶段,双方人员的素质便逐渐主导了胜负。突破马斯河的几个德军装甲师俱是核心精锐,波兰战场的磨练更使他们如同出鞘的利剑;而法军却大多为后备役官兵,且没有经历过实战,时间一长,便很快被对方打得招架不住,只得向后败退。截止到15日凌晨时分,法军在各处战场均是败报不断,克拉普呆在指挥所里,看向地图的眼眸中变得越来越焦虑与憔悴。

    根据前线发回的战报汇总,第9集团军的情况已经糟糕到了极点。在迪南方向,第4北非师的殖民地士兵跑了个精光,这直接导致法军在这一地段的战线彻底崩溃,再无力阻止隆美尔所部的推进。

    战前,法国陆军高层曾对这些身强力壮、臂力过人的黑人士兵寄予厚望,然而他们的实战表现却简直令人绝望,迪南地区防线的崩溃就要算在这些人头上。这些士兵只要一碰上德国轰炸机袭击,就会立马跪下来,把武器丢在一旁,口中喃喃嘟哝着咒语。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这些黑叔叔,毕竟他们太原始了,汽车都没怎么见过,更不说飞机这种东西了。当黑叔叔们再被不畏枪弹的坦克一冲,顿时抵抗意志彻底崩溃,向后方没命的逃离。这种临阵脱逃的行为同时也瓦解了临近法军的斗志,让后者也跟着开始仓惶逃命。

    而在色当和南面的蒙太梅,虽然法军还在咬牙坚持战斗,但防线纵深却已经被德国坦克渗透得千疮百孔。倘若这么继续发展下去,这些地段的法军迟早都会被敌人分割吞没。而此时,法军最近的一股援军都还在60公里开外,没有1天半时间根本投入不了作战。克拉普意识到,马斯河防线已经无法再继续坚守下去,自己的部队必须撤退,到后方建立起新的阵地。

    根据克拉普的打算,第9集团军需要的是缓一口气重整部队的时间。因此他并不打算撤出多远,只准备后撤大约20公里,以菲利普威尔村为起点建立新防线。虽然这会不可避免的让德军撕开的裂口扩大一倍,使后续局势变得更难收拾,但总比让第9集团军全军覆没来得强。作为一名宿将,克拉普实施这种短撤退可谓是驾轻就熟,对麾下每个师该怎样行动都了然于胸。

    然而,千算万算的克拉普却唯独算漏了一点——士气。这个原本应该是法军最不缺少的一样东西,此时却成为了第9集团军,乃至整个法国崩溃的导火诱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