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15章 崩溃(1)
    截止到5月14日深夜,第9集团军的黑人士兵已经跑得一干二净,而法国本土士兵也与德军装甲部队激战了3天,并且由于装备和训练上的劣势屡遭重击。特别是防守色当的那批军队,在德军5月13日上千架次飞机的密集轰炸下早已彻底丧失了作战意志。因此当克拉普的后撤命令下达后,大量信心动摇、疲惫困苦的法军士兵瞬间失去了再战之心,对于他们来说,只需记得“后撤”两个字就够了,至于自己该撤到哪里停下重新构筑防御的命令,则全部抛到了九霄云外。

    当然,法军整个第9集团军也不都是意志薄弱之徒。约有半数的残兵遵照克拉普的指令,朝着预定防线撤去,然而他们中的一部刚刚抵达菲利普威尔村,还没来得及进入阵地,德军第7装甲师的坦克就如神兵天降般出现在他们面前。

    俗话说,人走背运,喝凉水都塞牙。法国人在1940年的运势的确是挫到了极点。继数百架飞机轰炸浮桥,覆盖目标无数却只命中1发之后,法军再度倒了血霉。事实上,隆美尔并没有洞彻先机、提前料到法军会以此地作为后续防线的中枢部位。他的坦克之所以会开到菲利普威尔村,完全是由于38t型坦克防护薄弱,不得不避开前线的反坦克炮阵地绕道走,结果却恰好误撞进了法军新防线的核心。

    面对眼前立足未稳的大批步兵,德军坦克自是毫不客气的疯狂开火。而法军士兵看到德国坦克如阴魂不散般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仅剩的一点战斗意志彻底崩溃——轻重武器被四处扔弃,所有人都在不顾一切地惊惶逃命。即便是那些最勇敢的士兵,也被这片奔逃的人潮裹挟和淹没。拥有9个师的法国第9集团军在这天上午不复存在,各部队被完全打散,团长甚至营长都找不到自己人马所在。

    对于法国而言,最严重的还不是第9集团军崩溃,而是由此引发的蝴蝶效应。

    当天上午,奉甘末林之令从北部第2集团军撤下来的法国第1装甲师和第3殖民师,刚刚抵达中部战线。法国第1装甲师师长得到克拉普发来的战局情报,信心十足的准备急行军20公里,给隆美尔右翼来上一记狠狠的勾拳。然而正当他准备为这次奔袭补充燃料时,却发现他的油料补给车队全部被第9集团军的溃兵潮堵在公路上,寸步难行。

    就这样,法军第1装甲师的官兵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隆美尔所部迂回突进,反过来把自己的右翼给抄了。大多数法军坦克油料匮乏,沦为无法移动的固定靶,基本上没怎么战斗就被德军击毁或俘获。

    第3殖民师的反应就更不堪了。这些从北非招募的黑人士兵原本就没有把法国视为自己的祖国,他们当兵的主要原因还是在家乡呆不下去,出来混口饭吃。当他们遭遇大批第9集团军的溃兵之后,想都没想就往后方逃命——连保家卫国的本国士兵都跑路了,自己还傻愣愣的打个什么劲?于是,他们便混在第9集团军的溃兵里,来了一场从阿登到巴黎的千里竞速之行。

    如果在道路上溃逃的只是法国军队,那么局势还不至于无法挽回。因为法军在战线中部本身并未部署太多人马,十几万士兵被各条道路一稀释,到后面人流密度就淡了,后续赶来的预备队很容易就能收拢败兵,重新建立阵地。然而,此时在这片土地上,还生活着数以百万计的普通法国平民。

    早在1939年法国对德宣战后,为了避免无辜民众遭受战火荼毒,法国政府曾将东北部边境附近的平民大规模向内迁徙。马奇诺防线后方很快变得人迹罕至,历史悠久的斯特拉斯堡甚至成了一座空城。但对于法国人来说,这种做法无疑也会让自己大伤元气。别的不提,光是迁移时被迫放弃掉的财富就是一个令人心惊的恐怖数字,再加上后续难民的妥善安置,足够让手里拮据的法国政府操碎心力。

    因此,除非是那种确实非常危险的前线地段,否则法国政府都不会把人迁走。而战线中部的阿登区域一直不被法国军方所忧虑,再加上其后方的大片土地又是物产丰饶的种植区,因此这里的生活秩序几乎和战前没有任何改变。

    当法国民众看到自家军队从前线狼狈溃败下来,顿时骇得魂飞天外。根据法国政府的宣传,穷凶极恶的野蛮德军会杀光沿途遇到的所有法国人;而即便少数民众并不相信这番说法,也没有人愿意在德国的统治下做亡国奴。于是,无数法国平民拖家带口,驱赶牲畜,推着大包小包各种行李车辆开始了南逃之行,这几百万人行动起来,顿时就如同雪崩似的拥塞了一切可以通过的道路。

    由于难民潮的猛烈爆发,使得所有赶赴马斯河方向支援的法军预备队全被堵在了路上不得寸进。军官们急得火烧眉毛,却怎么也无法令难民从道路上让开。毕竟,眼前这些疲惫孱弱、带着一点可怜身家悲惨逃难的老弱妇孺都是他们的同胞,用强的手段显然行不通,而高声喊话又根本起不到一点作用。

    就在这些援军士兵困顿无措的时候,前线溃兵又到了。他们惊恐万分地描述了德军是如何强大到不可战胜,并声称几千辆德国坦克已经突破了防线,这点援军去了也是送死,现在快掉头和他们一同逃命要紧。援军士兵本就前进不得,再被前线友军一番惊惶失措的描述,心中那股战意顿时消散,也加入进了撤退当中。

    如果对比1914年马恩河战役前夕的情形,便会发现反差竟是如此的强烈!26年前的法军虽然一样在前期作战中大败亏输,不断撤退,但战斗意志却没有丝毫消退,当霞飞总司令振臂高呼时,就能立即转身反攻,将德军一口气逐退上百公里。而在今天,被突破防线后的法军却是溃如泥沙,别说发起反击,就连停下逃亡脚步都没有丝毫勇气。

    究其原因,世界大战的惨痛损失,军队高层消极退避的防守战略,以及间战期汹涌连绵的罢工抗议,都从根本上彻底抽空了这支拥有无比光辉历史的军队的高傲精魂,让其彻底成为了一具徒有其表的行尸走肉。当他们奉行的防御作战被击得粉碎之后,便再没有了任何战斗信念,只能算是一群武装分子罢了!

    清晨阳光明丽,斜斜洒入伦敦唐宁街10号公署内,位于办公室侧面的休息室里,英国首相丘吉尔正在一张小床上沉沉而睡。床上薄被散乱,已经有大半被无意识蹬到了地面,同时他眉头皱起,似乎梦中仍然在苦思某些棘手头疼的问题,

    “叮铃铃!”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吵闹刺耳,床上的丘吉尔猛然一激灵,倏地翻身坐起,睁开了满是血丝的眼睛。丘吉尔赤脚快步走出房间,发现声音是从办公桌上那部红色电话传来。他心中顿时涌起不详的预感,迟疑片刻后,终是有些颤抖地将听筒拿到了耳边。

    电话那头寂静无声,倒像是不知谁人搞出的恶作剧,然而丘吉尔的心却砰砰跳动起来,仿佛要迎接暴风雨般不安和压抑。过了十几秒钟,法国总理雷诺熟悉的声音才从中传来,语气是痛苦之下竭力掩饰的平静:“我们被打败了。”

    刹那间,丘吉尔像是被雷电劈中,呆呆举着听筒站在原地,像是凝固了一般。电话那头的雷诺久久得不到回应,以为是丘吉尔刚才没听清,又用英语低声重复了一遍:“我们被打败了。前方战线被突破,他们的大批坦克和装甲车涌了进来,我们已无计可施。阁下,我们输掉了这场战争。”

    听得雷诺那满是绝望的声音,丘吉尔从呆滞状态中瞬间惊醒。出于政治家和领袖的本能,他立即在电话中发表了激昂的长篇大论,试图让对面的法国总理重新振作起来,然而雷诺就像是失了智般喃喃低念,反复在电话中自语“我们被打败了”这句。丘吉尔脑中如雷鸣并奏,伟大的法兰西军队难道在不到1周之内就被打败了?如果说希特勒和斯大林出柜相爱了,丘吉尔都更相信后面这个消息!

    不是说好了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么?况且在仅仅3天之前的5月12日夜,雷诺还表示陆地战场没有什么地方进行得不顺利!心神震颤的丘吉尔徐徐放下听筒,心中充满了震愕、困惑、怀疑、和几分挥之不去的恐惧。

    这段时间以来,丘吉尔一直在为至关重要的海上局势劳神操心,尽全力保证货物航运量,对英国只是扮演酱油角色的陆地战场并未投入太多注意力。更何况战前法国人又是那么的信心满满,丘吉尔完全有理由信任法国陆军的能力。可谁能想到,今天雷诺竟突然打了这么一通电话,直接就说在上场战争中坚持4年不败的法兰西,现在仅过了6天就要跪了?

    “不行,我必须立即去一趟巴黎!”坐立不安的丘吉尔一咬牙,心中打定了主意。自己必须弄明白,陆地战场究竟打成了怎样一个不可挽回的境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