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18章 争执
    “我的元首,是您下令让装甲集群停止前进了?”

    十几分钟后,接到消息的勃劳希契与哈尔德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元首办公房间,刚一进门,哈尔德便隐含怒意的向希特勒质问道。哈尔德怎么也没料到,希特勒竟会绕过他直接向前线指挥官发令,这不仅是对整个陆军总参谋部的蔑视,更是外行干预内行决策的最不可容忍的行径。

    诚然,如今的希特勒早已不是纯粹的军事外行在凯特尔将军过去两年的尽心辅佐下,希特勒的军事造诣已经突飞猛进,但要比起诸如腓特烈大帝、鲁登道夫等真正卓越的统帅,仍然相差太多了。或许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他对宏观战局的洞察力,但这绝对不包含对具体某个师该如何调动的战役解读能力!

    面对哈尔德有些气势汹汹的质询,希特勒的态度竟是更加强硬,冷脸怒斥道:“你们这是要毁掉整个行动!装甲部队孤军冒进,已经远远脱离了大部队甚至是后勤的保障,而漫长的进攻矛头侧翼却没有哪怕是一丝的力量来掩护,这其中蕴藏着巨大的失败风险。更何况,装甲部队已经连续进行了7天高强度的行军和战斗,总行进里程超过350公里;各师人员已经疲惫不堪,战斗力大幅降低。”

    似是想到了自己前两天的命令被面前之人当成了耳旁风,希特勒神色越发凌厉,咆哮道:“现在的情形,与26年前马恩河战役前夕何其相似!前锋侧翼暴露,后勤补给不力,再加上士兵疲累,这些都使得我军正面临着一场灾难式的危机。所以我命令装甲集群停止前进。如果1914年时,克鲁克集团军能在巴黎城下转为防御,那么德国当年就已经赢得了胜利,哪里还会蒙受之后的流血与屈辱?”

    眼见哈尔德双眉倒竖,就要立即开口顶牛,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连忙拉住了搭档的衣襟示意他不要冲动,然后用相对平和的言词出言道:“我能理解元首您对前锋侧翼的担心。但是这一次,情况和1914年时截然不同了。”

    “当前,法国第9集团军已经崩溃,中部战线上被打散的法国溃军数以十万计,我们已经不像26年前那样抓不到俘虏,而是不需要去抓俘虏。现在中部战线上的法军已经是彻底失去了组织式的崩溃,和1914年的那种有序后撤截然不同。因此,法军势必无法再像当年那样有决心有能力进行反攻。而我们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直接开到英吉利海峡,将北部联军装入包围圈。”勃劳希契道。

    “法国第9集团军的抵抗是被粉碎了,可其他部队呢?巴黎手里至少握有20个师的预备队,只要有5个师被投放到中部前线,装甲部队就会立即陷入绝境!”希特勒丝毫不为所动,闻言立即反驳道。他顿了顿,然后语气坚决地开口:“无论如何,装甲部队都要即刻停止前进,等待后续步兵跟上。经过3至4天的修整后,装甲集群的战斗力又将重回巅峰,法军仓促构筑的防线根本挡不住我军的进攻。”

    勃劳希契心中焦急,战斗哪有不乘胜追击一鼓作气,反而还要停下来给敌人喘息之机的?在大量难民和溃兵的冲击之下,法国人还有能力实施凌厉反击的概率几乎为0。退一步说,即便法军真的发动了出乎意料的反攻,面对将大批坦克集中使用的德国装甲师,法军也无法将其一口吞掉。

    更何况德军坦克部队还能从空中获得有力支援,其抗压能力绝对值得放心。只要装甲部队能坚持几天,等到步兵赶来,那么战局就会瞬间逆转,从身陷合围变成中心开花!

    然而,尽管勃劳希契向希特勒百般陈述和解释,但希特勒今天却是油盐不进,说什么也不准进攻。这时,旁边的哈尔德再也忍受不住,大声道:“我认为您根本就不懂得指挥打仗。陆军的具体作战行动,请您交给专业的军官去完成,不要在这当中指手画脚。”希特勒闻言羞怒交集。他这个最高统帅的位置当初是通过政治手段攫取得来,并不具备相应的从军履历,为此没少被陆军高级将领暗自诟病。现在哈尔德抓住这个痛脚进行发难,简直就是公然给他难堪!

    “你在前线和法国人打过仗吗?你感受过法国人的战斗意志,体会过士兵长期连续高强度作战的辛苦和疲倦吗?”希特勒摘下胸前的一级铁十字勋章,将它在桌面上敲得梆梆直响,“我可是在前线和他们打了4年交道!当年就是因为你们这些参谋根本不了解前线实际情况,这才导致马恩河灾难,使我军功败垂成!”

    被如此一顿抢白,哈尔德气得面色铁青。诚然,哈尔德的确没有上过前线,但那是因为他是陆军军官学校的顶尖精英出身,毕业后就立即进入了前途无量的总参谋部,战争期间更是在东线战场上大展了一番才华。可现在根据希特勒的逻辑,他这个金牌科班生竟然还不如区区下士,叔叔可以忍,婶婶都忍不得!

    没有任何犹豫,哈尔德立即转身离去,走出房间时,他愤然将大门往身后重重一摔,砸在门框上发出“砰”的巨响。还站在原地的勃劳希契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被猛击了一下,他惶恐的转头看去,只见希特勒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然后咬着牙走向了另一间通往屋外的小门。勃劳希契孤零零地站了半晌,随即满是苦涩地用手掌捂住了脸:这下可好,停止前进的命令更加不可能被追回了。

    “什么?停止进攻的命令又来了,这又是在发什么疯?”位于法国前线的一处临时驻地里,古德里安怒气冲天的将电报摔在了地上,破口大骂道。现在他麾下的3个装甲师正在马不停蹄的向西方推进,沿途遇到的抵抗极其轻微,可以说是形势一片大好;此刻如果停下,岂不是半途而废,白白葬送掉千载难逢的战机?

    一旁的副官弯腰捡起电报,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将军,这是陆军总司令部发出的命令,并非克莱斯特上将的指令,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再做违抗。更何况这次不止是我们受限,另外2个装甲军也都被勒令停止前进,如果只有我们抗命不遵,那么无论如何,也在陆军司令部那里交代不过去了。”

    “去他狗屁的陆军司令部,这绝对是克莱斯特这个老家伙在捣鬼!”古德里安双目圆睁,狂怒的咆哮声在几十米外都清晰可辨。他怒气冲冲地在指挥部里踱了几圈,断然开口道:“我绝不容许现在停止前进。即便霍特和莱因哈特都停下了,我也要冲到阿布维尔,完成既定的战略!给我接a集团军群司令部,我现在就要和克莱斯特通话。”

    面对心态爆炸的中将长官,不敢触碰霉头的副官连忙抓起电话,开始拨动转盘。不一会儿,他便怯怯地示意电话已经接通。古德里安深深吸气,敛去脸上的怒容,然后从副官手中接过了听筒。正当后者稍微松了口气,以为自家长官总算是在上级面前回归正常了的时候,古德里安的第一句话就让他险些喷了出来。

    “1个半小时后,你到北郊机场来接我。我这里实在是太忙了,把事情在机场当面说清楚,我立即就要赶回前线。……”旁边众人面面相觑,心中不约而同的泛起了一个古怪的念头:装甲集群司令克莱斯特上将,真的是自己长官的直属上司么?怎么听这些言语和口气,双方的上下级关系好像是反过来似的?

    古德里安没有这些多余的想法。向上司交代了几句之后,他便扔下电话,急急忙忙登上了一架用于联络的侦察飞机。1个多小时后,飞机便在德国境内的科布伦茨郊区着陆了。在机场跑道尽头,克莱斯特站在桶车上冷冷注视着古德里安的专机降落,他双手紧握成拳,心中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烧灼。

    “海因茨(古德里安),你的胆量简直比坦克还要大。我允许你可以进行战斗侦察,结果你就是用全部的3个装甲师进行了侦察,嗯?而且,你还是个连说谎都不会有丝毫愧疚的骗子。你明明答应我只进行24小时的战斗侦察,可到今天为止已经过去了2天,你的部队却还没有哪怕一支停止!我算是明白了,德意志军人几百年来服从命令和诚实的宝贵品质,在你的心里竟是一钱不值……”

    面对走到眼前的古德里安,克莱斯特当即劈头盖脸地向他骂了起来。这几天里,克莱斯特对屡屡变着花样抗命的古德里安早已憋了一肚子火,此番毫无保留地宣泄出来,竟如长河泛滥般一发不可收拾。直到骂得喘粗气,克莱斯特的怨气才稍稍消退,而此时的古德里安已是面沉如水,阴翳的表情令人望而心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