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23章 转折 1
    想到这层,方彦仿佛推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对希特勒在这件事情上的印象登时大为改观。

    诚然,希特勒命令装甲部队停止前进,的确有着他自身军事功底不足的原因在里面,但如果结合宏观战略来看,却毫无疑问是一步极富远见的选择。一个相对虚弱,并且承认德国欧洲霸主地位的英国,比一个分崩离析的英帝国对德国更有利,而要使双方化干戈为玉帛,德国主动伸出的橄榄枝就是最佳的粘合。

    如果不是丘吉尔担任英国首相,希特勒的策略极有可能已经成功了。凭借一张如簧巧舌,丘吉尔成功地把英国下议院中“继续打下去没有胜利希望”的主流理智论调,转变成了“继续打下去对英国的地位不会有更多损失”这种破罐子破摔的浮躁声音。再加上丘吉尔用“民族尊严”,“国家荣誉”等一系列伟光正的言论占据了道德制高点,顿时就把盎格鲁-萨克逊民族潜藏在灵魂中的执拗与顽固彻底激发了出来。

    最终,希特勒十分悲剧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让几十万受过充分训练的敌人浴火重生,反过来对放了他们一马的德国亮出了刀锋。

    相比之下,至于希特勒认为英国人是“高等民族”,所以才会对他们网开一面的说法,最多也就是年三十的凉菜,根本不值一提。要知道在希特勒的世界观里,北欧的斯堪的纳维亚人比德国日耳曼人在血统上还要接近雅利安人,乃是现存的最高贵血统,但这丝毫不妨碍德军席卷挪威,并组建傀儡政府对当地民众恣意剥削。当然,胜利之后的美英出于政治正确,自然要把希特勒宣传成神经错乱的种族主义疯子,因此将希特勒的部分想法放大化极端化,也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想明白主要症结之后,方彦脸上渐渐泛起了一丝笑容。倘若希特勒仍旧抱有招安英国的想法,那么结合当前世界与历史上的不同之处,方彦已经有7成把握说服希特勒能宜将剩勇追穷寇。现在唯一差的就只剩二人之间的碰面了。方彦记得,历史位面的希特勒曾在下达停止进攻命令之前到过a集团军群司令部,而方彦作为集团军群直属的航空队指挥官,届时便很有机会与元首接触。

    虽然方彦很想趁这件事情一箭双雕,在改变希特勒意志的同时,让陆军司令部也欠下自己一个巨大的人情;但考虑到战场上阻止联军撤退的行动乃是争分夺秒,容不得哪怕1个小时的延误,方彦最终还是无奈放弃了。时至今日,方彦依旧坚持着自己的底线:国家利益绝对不是他用于博取政治资本的牺牲工具。

    在方彦悉心筹备的这几天里,德军在法国战场上的推进仍旧如海啸洪潮。5月21日,隆美尔第7装甲师在法国北部城市阿拉斯附近,挫败了联军最大规模的一次反击;而得益于方彦命令海航飞行员进行针对性的侦察和掩护,这一位面的阿拉斯战役并没有历史上那般充满了危险性。经过短暂的修整,德军于当天深夜再度发起猛攻,a集团军群的7个装甲师便如同锋利的镰刀,以一个和昔日德皇军队截然相反的进攻方向,从西南方向东北“袖拂海峡”。

    5月22日,德国第2装甲师席卷法国港口布洛涅。这里已经进入了英吉利海峡东部末端的收束区域,其西北方向50公里便是英国陆地。当天,法军新任总司令魏刚终于弄清楚了前线的局势,并立即下达了与前任甘末林相同的总撤退命令,然而,这道命令来得太迟了。

    西线战场的特点原本就是纵深狭窄,更何况法军面对的还是狂飙疾进的德国部队?在法军19~22日白白浪费的这三天里,德国步兵急行军150公里,将之前装甲师快速突进产生的缺口全部堵上。这条战线随即变得固若金汤,即便是最乐观的联军指挥官,也失去了突围的任何幻想。

    5月23日晚,第10装甲师抵达加莱城下,只等后方补给一到就立即发起夺城战役。此时加莱城中只有不足2个营的法军守卫,可以说给德军塞牙缝都不够看。

    按理来说,在联军3天前就已经陷入被三面包围的极端不利的情况下,这座距离英国最近的港口重镇便成了联军从海上撤退的最大希望,现在绝不应该只有这点部队防守;然而由于比利时境内难民汹涌,严重迟滞了联军的行动,这使得前线部队迟迟撤不回后方,加莱的城防在数日之内几乎没有得到任何加强。

    与此同时,古德里安麾下的另一个装甲师——第1装甲师正直奔敦刻尔克而去,预计到后天太阳升起时,这座同样防守薄弱的海港小镇就将被德军攻占。

    经过三天的不懈努力,方彦终于通过麾下航空队的连续侦察,搜集并掌握了想要的全部情报。因为方彦知道英国早早就开始筹备远征军的营救行动,在英国东南部港口大量集结船只,因此命令部队进行有针对性的航拍自然是事半功倍。而后根据这些信息,方彦又连夜替英国人制定出了一套从海滩上拯救部队的行动计划,如果这份计划不是出自方彦之手,只怕制定人会被立即当作英国间谍逮捕。

    晨光灿烂耀眼,将整片天地都照得辉煌眩亮,5月24日上午10时许,正在指挥部日常调度的方彦,接到了希特勒将要来a集团军群总部视察的消息。令方彦惊喜的是,龙德施泰特竟然点名让自己这个小少将一同去机场迎接,这无疑让方彦省去了脱离职守前去进见希特勒的大把工夫和借口,使一切都变得水到渠成。

    方彦猜测,龙德施泰特估计是不清楚希特勒与雷德尔、瓦尔&特之间的复杂权力博弈和平衡,还以为自己真的是因为受到希特勒的特别关照,这才被派来西线镀金;现在元首降临,那么自然就要把元首青睐的青年将领带到他面前。

    将指挥部的工作安排交代给下属之后,方彦提起桌上那个装有他心血的公文包,然后登上了联络汽车。十几分钟后,龙德施泰特那苍老却挺拔的身躯便出现在了火车站月台。由于此时a集团军群已经几乎全部冲入敌国境内,几名集团军司令一个也没有现身,这让方彦有些小小的遗憾,因为他的观众里少了几位重量级的人员。

    劲风凛冽,将从车厢内走出希特勒吹得衣衫翻飞,那张略显瘦弱的脸上容光焕发,显然是出于对当前唾手可得的胜利欣喜至极。刚一握手,希特勒便盛赞面前的龙德施泰特英睿果决,至于一周前后者瞒天过海、默许古德里安继续进攻的那点事情,已经完全被希特勒抛到了九霄云外。

    目睹这番情形,方彦觉得希特勒对部下的态度很像是日本天皇裕仁,只要能够带来胜利,那么冒犯统帅权自行其是这点小事是完全不值一提的。幸运的是,当前德国陆军可谓群星璀璨,成打的优秀将领能在很大程度上弥补希特勒的决策失误;而日本陆军却是马鹿横行,仅有的几名人才还都倒在了派阀倾轧的磨盘下,最终把帝国拖入泥潭不能自拔。

    见到方彦出现,希特勒有些意外,不过他此行并没有打算要与这枚棋子产生什么交集,进行一番简单的勉励过后,便立即前往指挥部,与龙德施泰特讨论起了前线战局。由于身着海军服装,方彦有些尴尬的一句话也说不上,只能和几名低级参谋军官一道在旁边静听。

    不过,观察力敏锐的方彦很快发现,希特勒在欣喜的外表下仍然潜藏着几分焦虑。他担心装甲部队会在进攻比利时的城镇河谷时蒙受过重的损失,如此即便是全歼了北方联军,在之后进攻法国南部时,德军的装甲矛头也会由于变钝,而失去战役所需的强大突击力。

    “……目前装甲部队最好停下来修整2到3天,等步兵赶上来后再展开行动。”龙德施泰特凝视着桌面上的地图,缓缓开口道,“从5月10日到今天,装甲部队已经连续战斗了半个月,既然敌人已经插翅难逃,他们也该稍微停下来修整片刻了。更何况,现在装甲部队的作战地点已经不是法国平原,而是河流纵横的比利时城镇,而要消灭盘踞在这些地方的敌人,步兵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希特勒眼眸中光芒掠过,似是想到了什么关窍,须臾之后,他脸上便露出浓烈的认同之色,神情很快变的坚决起来。早在一周前,心神不宁的希特勒就曾下令装甲部队停止前进,虽然之后古德里安用胜利治好了希特勒的疑心病,但那份胆怯却潜藏在他的血液里,始终无法被彻底断绝。现在龙德施泰特主动提出暂停,希特勒在潜意识中立即深以为然:装甲部队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现在是该他们退场少歇,把舞台让给步兵的时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