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26章 演说
    风声呼啸,卷起满城飞叶,伦敦泰晤士河畔的大本钟敲响了5声悠扬的钟鸣,已是夕阳西落的傍晚时节。然而在大本钟旁边的西敏宫正前,却是一片车辆云集,人头攒动的情形。数以百计的下议院议员正装革履,从轿车中走出鱼贯步入宫门,他们脸上大多带有疑惑之色,彼此间都在相互打听眼下的情形。

    “罗尼先生,您知道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一名中年胖子勒着几乎要被胀开的西服,快步走到一位身材消瘦的老者身边问道。中年胖子神色紧张,言语中充斥着忧虑之意:“自今年1月组阁起,丘吉尔首相从来没有召集过全体下议院议员参加会议。今天我们都被叫来,肯定是有什么重大消息公布。而我总有股不妙的预感。”

    被称作罗尼的消瘦老者停下脚步,脸上写满了凝重,缓缓摇头道:“布鲁先生,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但我猜测,很可能与陆地战场有关。根据我得到的一些秘密报告,联军最近在法国战场上似乎吃了败仗,而首相甚至在一周多前和几名陆空军将领专门飞去了巴黎。这绝对是陆地战场出了大事情,才会有的局面。”

    “不是吧?陆地战争到今天为止也才进行了……呃,16天,难道法国加我们再加上比利时人,连半个月都抵挡不了么?这根本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啊!”胖子布鲁大为惊愕,忍不住出言道。要知道在上场战争中,光是比利时一家就拖住了德国十几天时间。而此番英法又是早有准备,战斗打响前表现得信心十足,扬言要在西线铸成坚不可摧的铁壁防守——怎么可能会这么快就陷入崩坏?

    老者罗尼没有回答,只是表情阴翳地步入会场大门。满心紧张不解的胖子布鲁连忙跟上,在罗尼身边寻找座位坐下。过不多时,西敏宫内的这间阶梯会议室便是座无虚席,一些后到的议员甚至只能站在走廊上,心神不安地等待当事人出场。上一次下议院全员到齐,还要追溯到26年前格雷外交大臣掷地有声地向世界阐明英国对德开战的意义及必要性,而这一次,又将宣告什么大事?

    下午5时15分,丘吉尔准时出现在会场。他手里没有像往常一样拿着演讲稿,而是神情沉肃的在陆军大臣艾登的陪同下走到讲台中央。面对众人的注视,丘吉尔声音低沉地开口道:“下院议员们,我有一个极为沉重的坏消息要告知给各位:戈登爵士指挥的不列颠远征军,已经陷入了敌人的重重包围。现在除非是出现神迹,否则这支部队将在未来5天之内,永远地从不列颠的武装阵容里除名。”

    听得丘吉尔的话语,胖子布鲁仿佛被雷霆所劈,顿时震惊万分地长大了嘴巴,但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由于战时实行的消息管制,远离军队的下院议员们普遍对正在进行的陆地战争缺乏详细认知,他们只是大概听说了联军这最近七八天打得不好,正在从马斯河中游和比利时退却,其余便一概不知了。而对于胖子布鲁等议员来说,这种局面可以说完全就是司空见惯——上场战争英法军队后退的时候还少了么?最终还不都是稳住了战线,任由德国人如何狂攻都纹丝不动!

    正当胖子布鲁想要大声开口质问时,讲台上的丘吉尔主动详细陈述起了地面战局,以及英国远征军落入合围的前因后果。丘吉尔没有任何藏私,将包括加莱、敦刻尔克已失陷,东西两支德军在海滩上完成会师等最为严峻的局面,全部摆在了议员们的面前。

    胖子布鲁怔怔听着,胸中那股震怒与愤恨逐渐消退下去,一股无力和绝望之情涌了上来,并开始迅速侵吞着他的内心。原来,身陷绝境的不止是英国远征军,比利时的全部人马、以及法国的30个主力师都成了笼中之物,插翅难飞。毫无疑问,这将是一场空前悲惨的大失败,比拿破仑兵败俄国还要不堪!

    正自惊惶不定,胖子布鲁耳中传来了丘吉尔平静而坚定的声音:“不过,我只补充一点。在这次战争中,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使我们放弃誓死保卫世界正义事业的职责,也不能摧毁我们勇往直前的信念。正如在不列颠历史上的许多关键时刻一样,我们有力量冲破重重困难,直到最后打败我们的强敌。”

    “今天,希特勒德国是人类有史以来,将文明与自由、人权与公正、平等与仁爱都彻底践踏在脚下的最邪恶存在。数千万欧洲人民陷入了纳粹盖世太保的白色恐怖当中,无数无辜的民众惨遭酷刑折磨甚至是杀害。”丘吉尔的声音渐渐转为激动高亢,带有直振人心的强劲力量,“这场战争已经成为了正义反对邪恶的文明捍卫,是民族和国家赋予我们的历史责任与神圣使命。因此,无论远征军和欧洲大陆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也要继续战斗下去!……”

    胖子布鲁眼睛陡然睁大。他紧紧盯着会场中央握拳振臂的丘吉尔,后者神情肃穆,双眸坚定昂扬,毫不退避地回应面前所有人的目光。被那双眸子凝视,胖子布鲁瞬间就感受到了对方那股蕴含着荣誉和尊严的顽强意志,仿佛任何困难险阻都不能动摇他分毫。胖子布鲁先是钦佩尊敬,然后渐渐生出了几分名为斗志的认同:光荣的大不列颠怎能这样就被击败征服?只要我们一息尚存,就誓要与希特勒德国继续抗争!

    咫尺开外,原本面容阴翳的老者罗尼也是双拳颤抖。丘吉尔的话语如同晨钟暮鼓席卷了他的心灵,之前那些想要与德国停战妥协的想法几乎在顷刻间烟消云散,只剩下了要坚持作战这一个念头。只是在激动之余,久经斗争考验的罗尼也掠过了一丝异样的想法:倘若英国真的被打败,那么以自己的财富和地位,也可以轻松带着家人逃至加拿大。丘吉尔要打就继续打吧,反正不是自己上前线拼杀!

    丘吉尔这场以退为进的演说取得了空前成功。尽管之前各个议员对战争的看法不尽相同,但此时他们都在为丘吉尔的决心喝彩欢呼:没有一人想着要追究陆军惨败的责任、把丘吉尔赶下台重组新内阁,而是所有人都坚信英国必须坚持打下去,直至最后胜利。演讲结束后,不断有议员跑到丘吉尔面前兴奋地高声喊叫,这使得后者沉浸在了巨大的惊喜与幸福当中,就连退场都变得举步维艰了起来。

    华灯初上之时,丘吉尔终于握手互别了最后一名前来支持他的议员。会场内逐渐变得冷冷清清,只剩下陆军大臣艾登还在辉煌灯火中陪同在丘吉尔身边。看着眼前这名比自己矮一个头,体重也比自己重一个档次的前辈政治家,艾登心悦诚服地开口道:“首相阁下,您的智慧与演讲真称得上是传奇,我远不如您。”

    丘吉尔呵了一声,脸上的笑容渐渐消退敛去,有些苦涩的摇头道:“现在,我也只是把最容易对付的国内议员们暂时抚平下去,不至于让我再为他们分心和被拖后腿。真正麻烦的,还是要拯救身陷重围的远征军。刚才我在演讲中说远征军已无可挽救,只是为了用最坏的结果去试探他们的信念;但只要有一丝希望,哪怕只能挽救1个旅甚至是1个营,我们都决不能放弃那些被困的士兵。”

    艾登沉声道:“请阁下放心。戈登爵士早已得知我们的营救行动,今天中午已经把所有部队都从前线撤了下来,直奔敦刻尔克而去。预计到午夜时分,我军先头部队就能与驻敦刻尔克的德国守军展开战斗。我军共有10个整编师,而德国人目前在海滩上最多只能集结2~3个师;况且他们长途奔袭,人员体力和后勤补给都处于最低点。最后我军必然能杀出一条通往大海的逃生之路。”

    丘吉尔缓缓点了点头,心里的沉重稍微化开了一些。正如艾登所言,当前远征军虽然四面被围,但仍有一线生的契机:为了包围北方联军,德国装甲部队在席卷海岸的同时,也将战线拉得细长而稀松,只要英军集中力量发动坚决的反攻,就能趁德军立足未稳攻下一片海滩。

    到那时,早就在英国东南部准备好的船只就能昼夜抢运。即便只能拯救出一小部分人员,这些幸存回国的老兵在即将到来的本土作战里,也将成为无可替代的新编部队骨干。

    “只是唯一的问题,便在于我军撤离前线后,法比两军还能坚持多久……”艾登神色忧虑,看向丘吉尔的目光中有些欲言又止。为了能让远征军活命,此番戈登是没有和法国人以及比利时人商量,擅自把部队从前线撤下来的;这就意味着原本连贯结实的战线陡然出现了一片巨大的缺口,使周围友军的侧翼瞬间暴露。一旦德国人抓住这个战机穷追猛打,法比两军必将迅速土崩瓦解,再无幸免之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