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28章 卸甲
    早在5月25日晚间,与英军正面对垒的德国第6集团军所部就察觉到了异样。英国人在这一天的防守强度较之前大幅变弱,几次针对德军的反突击都显得后劲乏力,很像是兵力不足的状况。此时,第6集团军司令赖歇瑙上将还没有察觉出英军主力已经集体溜号,他只是打算在次日加强进攻,以试探对方虚实究竟如何。

    然而等德军26日一进攻,才赫然发现眼前防线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竟已变得形同虚设。不仅炮火压制全无,就连机枪阵地都是静静悄悄,仿佛英军主力一夜之间就集体蒸发了似的。震惊之余,赖歇瑙旋即大喜过望:英军在战线上让出这个大缺口,无疑是给德军实施中路突破、包抄侧翼的敌军提供了绝好机会!

    伴随着赖歇瑙一声令下,德国第6集团军如狂潮怒浪般席卷过英军阵地,并从侧翼向比利时军队发起了雷霆猛攻。这一击正如同犀牛顶撞在了鳄鱼最柔软的下腹。比军完全没料到敌人竟会从绝对安全的区域出现,侧后方顿时空门大开;德军长驱直入,将原本还算整齐的比军部队切割得一片糜烂。如果说先前比军还有信心坚持10天的话,那么现在这个时间便骤然缩短到了不足3天。

    “卑鄙无耻的英国人,他们把我们抛弃出卖了!”得知前线局势骤然崩溃的原因,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三世狂怒已极,蓦地一脚踹飞了眼前的方桌厉声咆哮道。站在旁边的首相皮埃罗特被吓得往后缩了一大步,脸色发白,不过他的心里同样充满了痛苦和憋屈,仿佛是被深爱的初恋情人ntr、将自己弃如敝履一般。无论怎么来看,英国人这次都做得太过分了,现在比利时和英国可是共同抗德的盟友,可英国为了自己远征军能够逃命,却要将比利时活生生的踢入虎口!

    “英国这个肮脏的利己主义者,我早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当初他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卖掉了捷克斯洛伐克,之后又坐视波兰被灭亡而不采取任何行动,可笑我竟然这般愚蠢,还真的相信了他们那‘会为了比利时独立而战’的鬼话……”利奥波德三世嘶声怒吼,到了最后渐渐变得沙哑戚伤,声音中带有说不出的悲苦与痛恨。他恨自己国家的弱小,恨德国的穷凶极恶,更恨英国的翻脸出卖:这种前一秒还在和自己勾肩搭背,后一秒就向自己背后捅刀的犹大奸贼,是最不能被容忍和原谅的恶毒存在!

    “王上,您和王室成员赶紧撤离吧。我们还有5架被隐藏起来的运输机,足够将您和家人送到英国去避难,您在海外可以继续号召比利时人民进行抵抗,就像荷兰女王威廉明娜所做的那样……”首相皮埃罗特低声开口,劝说利奥波德三世趁部队还没有完全崩溃之前逃离漩涡,然而他话还没说到一半,却发现对方正双目赤红,如同暴怒的公牛般死死盯着自己的眼瞳。

    利奥波德三世面容扭曲,几乎是从牙缝里迸出声音说道:“您的意思是,让我去向一个刚刚才出卖了我们的叛徒讨好,请他收留我们么?”

    皮埃罗特正想出言劝谏,利奥波德三世却已经深深吸气,竭力将心中汹涌的怒焰压制下去,冷言道:“好。如果英国最终能战胜希特勒,哪怕是有两三分胜利的希望,我都会为了国家和人民,用我这张已经被英国践踏过的脏污脸颜再去向他们赔笑乞怜。然而今天,我却看不到盟国事业还有任何的前景生机。”

    说到这里,利奥波德三世望向身后默不做声的陆军副总参谋长,道:“德罗骚将军,请您来讲述眼下的陆地战局吧。”

    一身军装的德罗骚走到墙壁上的地图前,语气沉重地开口:“可以确定的是,今天在本国境内的包围圈必将会葬送掉我们所有的武装部队,以及法国最好的30个主力师。就算英国人能打破北方封锁线从海上撤离,也必然会丢弃所有武器,且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重返欧洲大陆。因此接下来,欧洲大陆上还在与德国战斗的就只剩下了法国不到70个师的老弱残余,他们不可能挡得住德国的下一波攻势,因此法国的最终战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饶是皮埃罗特对法国之后的抵抗已经不抱有太大希望,但听到作为军队高层的德罗骚以如此肯定的语气下结论,仍然生出了难以遏制的悲凉与绝望之情。利奥波德三世面色不豫,道:“法国一旦战败,英国如何还能坚持下去?他们引以为傲的舰队已经折损大半,最终只能低头于德国的威权。威廉明娜逃到英国,现在只怕是更加痛苦和后悔,从今往后,她几乎再也不可能重返自己的国家了。”

    “那么,您打算怎么做?”皮埃罗特默然片刻,而后出言问询道。利奥波德三世缓缓道:“现在继续抵抗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为了避免再遭受无谓的伤亡,我准备向德国发出停战请求。至于我和王室成员将留在国内,与国民共患难。作为国王,比利时人民赋予了我太多权利,现在该轮到我履行责任,陪同他们在战争的伤痛中前行,并努力从废墟中重建家园。”

    皮埃罗特吃惊地抬起头来,他万万没想到利奥波德三世竟会选择留下这条责任最重的道路。作为君主制国家的元首,利奥波德三世的国外存款足够让他和家人几辈子挥霍不尽,而如果留在国内,不仅要面对繁重的任务与工作,更要时刻承受被德国奴役欺压、成为傀儡的屈辱。或许利奥波德三世算不上是一名多么有才干的君主,但在今天的道路选择上,他却无愧于自己的誓言与光荣。

    “此外,我也要让英国人为他们的自私付出代价。”利奥波德三世眼眸中跳动着愤怒的光芒,毫不避讳地恨声说道,“英国人想把我们作为牺牲的炮灰,为其远征军撤退争取时间,我怎能这么轻易的让他们如愿?既然他们敢不声不响的把我们出卖,我就敢向德国投降,把英国远征军的后方全让出来!今天比利时绝不会再为英国流一滴血,我要让英国永远后悔自己的决定。”

    与英国王室这种纯粹的橡皮图章不同,比利时国王拥有很大实权:宪法规定国王就是军队的最高司令,有权发动或停止战争而无需经过政府同意。5月26日夜晚10时,比军副总参谋长德罗骚便作为特使进入德国军营,向德军提出了停战声明。得知这一消息的希特勒欣喜不已,连连夸赞利奥波德三世“心怀人民,深明大义”,并要求比军立即无条件放下武器。在战场局势完全明确的今天,比利时人已经不可能再玩出什么把戏,投降是他们避免被灭亡的唯一途径。

    次日凌晨4点,比利时残余军队遵守国王的命令,在各条战线上向德军缴械。虽然比军士兵在向侵略者交出武器时显得痛苦而又屈辱,但当他们走进德军临时划定的战俘区域之后,却又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不管怎样,自己的生命算是保住了。而翻过今天这一页,自己又将迎来新的生活。持续17天的高强度战斗让他们变得疲惫不堪,相比于血洒捐躯的数万同袍,他们显然更加被命运所青睐。

    对于这些投降的比利时士兵,德军给予了他们充分的人道待遇。因为在之前半个月内,比军的顽强抵抗给德军留下了深刻印象:面对极为悬殊的空中和装甲力量差距,比利时人没有丝毫退缩,其英勇无畏的表现比起德军最强的部队都不遑多让。如果不是联军主力陷入重围导致后援断绝,加上英军突然放弃阵地撤退,德军想要战胜比利时军队,势必将付出数倍于当前的代价。

    随着比利时的投降,北线战局再度出现了根本性的变化。德军穿过本属于比利时军队的防区,于27日夜晚再度追上了向西逃跑的英国远征军,遭此大变的远征军司令戈登顷刻间面色惨白,无穷无尽的绝望情绪摧枯拉朽般冲垮了他心中残存的所有希冀。

    经过又一天苦战,英军仍然没能攻下眼前的港口,而原本用于当炮灰、为自己掩护侧后的比利时军队竟然直接投降了,用最激烈的行动来报复自己的出卖。用不了多久,德军就会从四面八方对英军发起猛攻,而虽然戈登手里仍有超过20万作战人员,但却再也别想汇集成拳,打向最关键的敦刻尔克一点!

    “传令,全军改变目标,在今夜向敦刻尔克的东部海滩发起最后的进攻。”戈登咬牙沉思片刻,而后向副官断然下令道。到这个时候,英军已经不能再死盯着敦刻尔克这个深水港,指望通过大船成批次撤走部队了。海滩虽然撤退效率底下,但总比没有强。最重要的是,德军在海滩上的防御强度远不如敦刻尔克这个港口城镇,英军趁夜一拥而上,总能打开几个薄弱的缺口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