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29章 逃离
    5月27日深夜,英国远征军向海滩发起了孤注一掷的最后冲击。在德军发射的照明弹辉耀下,身穿卡其色军服的人影如虫海鼠群密集奔突,根本望不到边际,德军机枪刚扫倒一片人,后续部队又端着步枪猛冲上来。大量地段尸体山积,厚逾一米。而面对棘手无比的德国坦克,英军士兵也再不像之前那般逃避,他们直接派出敢死队员携带集束手榴弹和燃烧瓶,以夜色为掩护实施决死突袭。

    在英军破釜沉舟的疯狂搏命下,兵力处于明显劣势、且缺乏地利屏护的德国守军逐渐达到了战斗极限。次日凌晨,这支德军开始向敦刻尔克港方向后撤,英军趁机继续猛攻,终于在白昼来临前抵达了浪潮奔卷的海边。虽然英军只夺占了总计不到2公里长的海滩,但戈登却欣喜得热泪盈眶:自己终于在绝境中砸开了一处逃生的缺口,接下来就只等海峡对面千舟竞发,将己方军队拯救而出!

    不过,戈登却还是高兴的太早了。5月28日清晨,德军从各个方向对英国远征军展开了大规模进攻,尽管戈登不断命令部队后撤以缩短防御战线,但德军的前进仍然如同切进黄油的尖刀般不可阻挡。随着前线的败报如雪片般传来,戈登很快意识到了一个极其严峻的现实:他指挥的这支孤军已是后勤断绝,最多只能再坚持2天,就必然会被八方涌来的德军主力碾成粉碎!

    最要命的是,德军还在天亮后对海滩发起了反突击,意欲夺回这片区域重新封闭包围圈,这使得戈登在兵力调度上更加捉襟见肘,导致前线由于增援乏力而愈发难以为继。短短5个小时,英军控制的面积就萎缩了近三分之一,大批逃跑无望的英军士兵颓然放下武器,失魂落魄地走进了德国的战俘营。

    到28日下午,眼见远征军败亡在即,戈登秘密下达了最后一道命令:各部少校及以上的高级军官立即向海滩集中,搭乘夜间船只撤离。从27日早晨以来,多佛尔海峡附近上空持续大雾弥漫,不仅德英两国的作战飞机都在战区上空偃旗息鼓,就连运输机也无法出动,因此英军高级指挥官的撤退也只能依靠海运。

    对此,戈登心中反倒是充满喜悦,因为26日的战斗已经显示出德国人在空中仍然是占据明显优势的,现在双方都没有空中掩护,得利的明显是急忙撤退的英国远征军。

    晚霞暗淡,云层低垂,天地间逐渐陷入了一片漆黑,只有远方战场上燃烧的烈焰还在照亮四周的原野。戈登换上了一身不起眼的灰色军服,努力用尘土和泥浆让它显得更脏破些,上将肩章也被扯下,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刚刚经历了战火摧残的书记官文员。为了避免被英国士兵认出,继而引发骚乱甚至是兵变,戈登把自己很是伪装了一番;在几名心腹手下的护卫下,驱车快速来到了海边。

    风声呼啸,浪涛拍卷,海滩上人影憧憧,在黑夜中宛如群鬼出行。不断有炮弹从远方砸到海滩附近,激起巨大爆炸和耀眼火光。然而英军士兵却对周围的爆炸和死亡熟视无睹,他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不远处海面那隐隐绰绰的船只之上。戈登远眺望去,只见无数形态各异的舢板在海浪中跌宕沉浮,除了线条明朗的交通艇外,还充斥着大量赛帆船、汽艇、驳船、小渔船等完全不属于军队的船舶。

    “这些应该就是民间响应首相的呼吁,自发驾驶过来的船只了。”戈登暗暗点头,心中喜悦的他对丘吉尔的评价又高了一层。由于英国远征军占据的是水深不足的海滩,如何将人员成批量转移到吃水较深的大船就成了迫在眉睫的问题。面对这一情形,丘吉尔在今天清晨号召英国东南沿海所有船主都赶去对岸拯救同胞,这顿时就让中继力量得到大幅充实,整个撤退的速度急剧增快。

    眺望了一会儿之后,戈登压低帽檐从车内走出,和副官随从们混入了海滩上的人群当中。密雨般噼啪的枪声从远处传来,让戈登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根据他掌握的情况推测,英国远征军将在36小时内崩溃,倘若今晚再不走,明天就很难再走得了了。因为一旦明日天气好转,遮天蔽日的德国飞机就将严重威胁到海面上船只的安全。而英国船队也不可能陪陆军坚持到最后一刻,只要德军火炮能有效覆盖到海滩上的船只,整个撤退行动就只能被迫停止!

    戈登心中沉郁悲苦,却没留意自己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身体瞬间失衡,险些一头栽倒。在副官的搀扶下稳住身躯之后,戈登发现罪魁祸首竟是一支被遗弃的步枪,其枪口处还插着锋利的刺刀,让戈登顿时惊得脊背发寒。转头望去,只见地面上竟到处都是散落的武器弹药和辎重杂物,除了水壶和干粮没有发现之外,一名步兵携带的所有装备,戈登竟都可以在附近10米的地面拾到。

    眼见戈登神情渐转狂怒,旁边副官连忙低声解释道:“爵士阁下,为了尽可能让更多的士兵登船,宪兵队命令所有撤离人员必须抛弃一切随身装备减重,于是海滩附近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士兵们将负重装备扔弃后,平均每5个人就能省出1个人的体重。留给我军撤离的时间极少,因此只能尽可能挽救更多人员。”

    戈登默然不语,低头继续朝海滩走去。临近水面,几人发现浅滩里搭起了5座长约百米的木质栈桥,英军士兵们前胸贴后背的挤在上面,接二连三地向前方小船上跳去。每一条船掉头离开时,甲板上都站满了密密麻麻的士兵,其严重超载的吃水线不禁让人担心它能否经受住浪花的侵袭。荷枪实弹的宪兵在栈桥起点维持秩序,倒还没有出现戈登担心的混乱争抢局面,整个行动快速有序,尽显英军组织撤退的天赋功力。

    然而在海水中,情况就不一样了。为了提升工作效率,许多吃水在1.2米以内的小船直接开到岸边来救人,大量心怀强烈求生欲望的英军士兵纷纷扑通跳入海中,拼了命的往船上爬去。手快的人挣扎着抢到一条船呼呼喘气,手慢的就只能被满载船只上的人员无情地往海里推,不断扑腾哭喊,嘈杂的声音响彻在这方水域。几番折腾过后,不少人很快就变得精疲力竭,他们呆滞站在齐胸深的海水中,任命般等待着能有一艘船正好从自己面前经过。

    戈登心情沉重的别过头去,不忍再去看海水中的争抢情形。在副官的协助交涉下,戈登等人顺利从宪兵那里获得了插队的允许;半个小时后,戈登便通过一条专门为军官开放的栈桥,登上了快速舒适的海军交通艇。不管在什么时候,特权阶层都是存在的。随着汽油机的突突声,这条十几吨的小艇迅速向4公里外的炮舰牛虻号航去,后者将搭载戈登连夜返回英伦。

    事实证明,戈登对第二天撤退工作的担心是非常到位的。经历了2天多的大雾天气后,多佛尔海峡于29日上午开始放晴,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德国陆航立即向海滩蜂拥压至,并对海面上的英国船只展开了猛烈空袭。尽管英国空军战斗机竭力拦截,但海面上仍是被炸弹激涌得水柱参天,用于中转接送人员的小船被爆炸水浪大批掀翻,海中很快就漂浮起了众多溺亡的尸体。

    与此同时,那些在深水区运载人员的大中型船舶,也遭到了从天而降的致命打击。这些船只大多都属于民间所有,对炸弹的抵抗和损管远低于军舰,即便是1发250kg炸弹近失,产生的舱室进水都无法挽回。很快,一艘满载2千多人的邮船就被斯图卡投弹命中,剧烈的爆炸使整个船尾都在烈焰炽浪中断碎迸飞,该船在3分钟内就迅速沉没,其造成的漩涡将船上所有人都吸进了深海之中!

    面对急剧增加的伤亡,英国人仍然在咬牙坚持:被德国飞机消灭的只占撤退总人数的一小部分,如果因为害怕损失而放弃,那么就真的是要全军覆没,再没有任何逃走的机会了。随着时间来到下午,密集的炮弹再度打破了海滩上的秩序,猝不及防的英军被炸得血肉横飞,而那些靠近海岸的小船更是陷入到了水柱的重重包围,转眼间就有近二十条被掀翻或击毁!

    “德国人快要打过来了!”眼见炮弹如春雷迭奏,不断在海滩和水中爆炸,英国士兵登时陷入巨大的恐慌,原本还算有序的撤退行动立即崩溃了。毫无疑问,德军已经推进到距离海滩非常靠近的位置,而在其炮火的覆盖轰击下,英国小船再难以驶到岸边搭救人员,最终只能撤离海滩。

    尽管英国士兵拼命哀求哭喊,但在水柱林立冲天的海面上,船只依旧越来越稀疏。夜幕降临前,海滩上再也不见片板,而此刻的枪弹战斗声,已经伴随着海涛拍卷声清晰可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