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34章 分道
    意大利对英法宣战的消息,给予了法国总理雷诺一记当头重击。

    尽管在战争爆发前,欧洲就广泛流传着关于意大利军队的各种段子笑谈,譬如打垮意饼只需5个师,而作为其盟友却要用20个师来保护他,但在各国高层当权者的心里,这个长年游离在一流列强门槛外的国家却没有任何人能轻视他。意大利就算实力比不上德英法俄,也是个拥有4500万人口、且能自主建造重型战列舰的工业国,这份体量比起英法最初寄希望镇守东方的波兰,不知强到哪里去了!

    因此,当意大利加入德国阵营宣布参战的消息传来,雷诺总理只感觉眼前天旋地转,同时心中涌出强烈的绝望之感。自己苦苦等盼的美援迟迟不来,敌方阵营却又增添了一名重量级成员。此时在前线,法军已是兵败如山倒,手里一无所有的总司令魏刚完全没办法做无米之炊,放弃保卫巴黎成为了唯一之选!

    除了战略军事上的惨败带来的锥心痛苦,雷诺还悲哀的发现,自己这个总理职位也快要坐不住了。随着贝当的入阁,原本一致主战的强硬法国政府不知何时已悄然分裂——这位法兰西元帅身边聚集了以魏刚为代表的大批实权官员,他们都主张尽快向德国求和,以避免国家和人民再遭受无妄的灾劫。原本雷诺只是想让德高望重的贝当出山重聚人心,却没料到此举竟然给自己埋下了祸根。

    此外,曾经担任过法国总理的政坛大佬赖伐尔,也拉起了一批人为他摇旗呐喊。赖伐尔的态度甚至比主和派头领贝当更激进:他宣称法国不仅应当立即与德国媾和,而且还必须倒戈,毫不留情地与英国展开战斗。为了让德国顺利克服英吉利海峡天堑,赖伐尔还声称应当把法国海军提供给德国作为侵略工具。如此一来,法国就能凭借这份功劳来保全本土行省,并在战后争得更多的国家利益。

    面对政府内部的空前分裂,雷诺一方面任命少壮派将领戴高乐为国防部副部长,以增强内阁中的主战声音,一方面则又向英国首相丘吉尔发去电报,邀请他来图尔商议局势。由于法军在前线一败涂地,雷诺再怎么舌绽莲花都已是空谈,因此他现在只能指望丘吉尔这个外援能带来好消息,帮助自己重新稳住政权。

    战机嘶鸣,护送着满眼血丝的丘吉尔降落在图尔近郊的跑道上,这是一个月来,丘吉尔第三次飞临法国了。尽管英国国内的各项事务已经让丘吉尔心力交瘁,但法国政局的变幻更牵动着他的心。如果法国不能坚持抵抗,对英国来说无异于折去一臂。今后,英国就只能靠孤岛之力,与占据了整个欧洲的德国正面苦拼!

    当丘吉尔走下飞机时,便发现气氛与以往大不相同。到场的法国人并不多,且个个面容冷淡,甚至连接他的汽车也姗姗来迟。似乎对于英国这个盟友,法国人已经不想再与之并肩走下去了。一种明显的疏离感从前来迎接的法国官员身上散发而出,让丘吉尔的眉头不由得深深紧皱了起来。

    汽车穿林越野,最终来到了一幢陈旧破败的乡间别墅,在这里,丘吉尔如愿再度见到了以雷诺为首的法国高层集团。与十天前相比,雷诺的气色明显衰败了许多,而贝当则是用戒备的眼光盯着远道而来的英国人,全然不像之前那般韬光养晦,而是锋芒隐露,锐气迫人。丘吉尔见状心里一沉,他没想到雷诺在政府中竟已式微到了这种地步,现在看来,却是贝当掌握住了法国政府的话语权!

    面对目光不善的贝当等人,不甘心铩羽而归的丘吉尔奋力做了最后一搏。他质问法国政府为什么不在巴黎进行顽强的保卫战,如果能在大城市进行逐屋抵抗,则对入侵军队将产生巨大的消蚀力量。为了说动贝当,丘吉尔还追溯起了1918年英国第5集团军惨败时,他们在博韦的列车里度过的那些艰苦夜晚;丘吉尔提醒贝当,领导法国赢得一战胜利的“老虎总理”克列孟梭是如何说过:“我决定在巴黎的前方作战,在巴黎的城中作战,在巴黎的后面作战。”

    然而,即便丘吉尔慷慨激昂地发表了一大通战斗言论,贝当却丝毫无动于衷。统帅出身的贝当深知当前战局已不可为,丘吉尔这种纯粹文官式的空谈根本不可能打动他。等到丘吉尔说得口干舌燥时,贝当终于用略带讽刺的语气开口:“首相先生,您所说的完全正确。只是在1918年时,我可以随时调动60个法国师,60个英国师,以及60个美国师。可现在,我的部队又在哪儿呢?”

    “贵国能动用所有留守本岛的空军力量来支援我们么?贵国能在本月之内派出30个师,不,哪怕是10个师到前线为我们分担压力么?贵国能让美国立即派兵参战,至少是把他们的陆军航空队派往这里么?……”贝当骤然提高声调,如连珠炮般厉声诘问道。丘吉尔被这番暴风雨般的言语震得呆站在原地,半晌没能说出话来。虽然他本人不通军务,但也知道这3条目前英国一条都没法拿出手!

    “是的,贵国不能。一条都不能答应我们。”贝当嘴角噙着淡淡的冷笑,径直替丘吉尔做了回答。他没有理会雷诺总理变得苍白的脸颜,继续代表房间里的法国高层说道:“法兰西绝非是怯懦偏私,不愿意为了盟国事业战斗和牺牲。相反,陆地战争打到今天,法国军民已经做出了巨大牺牲,超过9成的战火痛苦都落在我们身上,无数村庄、田野、房屋化为一片焦土。然而,我们却始终都没能得到应有的援助。”

    贝当盯着丘吉尔双眸,毫不留情的撕开了那张温情脉脉的面纱,寒声道:“贵国拥有比我们更多的4800万人口,大半年来却总共只派了12个师来法相助。现在贵军只剩下2个师还在作战,却要求我们继续和德国流血死斗?这难道就是贵国对待盟友的方式么?更何况,现在我们已没有任何办法抵挡德军进攻,即便是将巴黎化作灰烬,也无法改变最终的结果。除非贵国能在军事上提供足以抵挡德军前进的充足援助,否则法国政府都将不得不要求停战。”

    丘吉尔张口结舌,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今天到访法国,会收到这么一个结果。身为法国政府二把手的贝当直接就向他摊牌了,在场所有人的气势都尽为他所夺。丘吉尔不死心,将目光投向请他来访的总理雷诺,却看见雷诺容颜惨败,灰扑扑的失尽了神采。见此情景,心下恍然的丘吉尔沉重痛苦不堪:刚才自己没能在美援问题上做出承诺,对于以雷诺为首的主战派来说无疑是当头一记重挫!

    眼见贝当等人投降的决心已定,丘吉尔内心悲愤到了极点。他深深呼吸,目光中逐渐露出毅然决绝之色,道:“好吧。如果法国政府认为同盟国的事业已经失败,目前最好的办法是让它的陆军投降,那么就不必为我们而有所犹豫。因为不管你们怎么做,我们都将永远,永远,永远地打下去。”

    雷诺身躯微微颤动,似是为丘吉尔的战斗决心感到无比震撼钦佩,贝当则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径直无视了对方的战斗宣言。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丘吉尔的慷慨陈词根本不能解决实际问题,贝当对这场会谈已经失去了任何兴趣。

    “首相阁下,我方还有一个请求。”一直在旁边沉默的法军总司令魏刚慢慢开口,说出的话语让丘吉尔脸色再度变得愤怒失望,“我们希望贵国集结在马赛的轰炸机编队,放弃执行轰炸意大利米兰和都灵工业区的既定计划。因为一旦贵方这么做,必将遭来意大利对法国南部城市的对等报复,这是我方难以承受的。”魏刚口气比较委婉,但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你们英国人倒是投了炸弹就拍拍屁股闪人了,最后承受敌人怒火、遭殃的还不是我们法国人!

    “我会命令巴拉特将军从马赛机场撤离的。但在此之前,我要求贵国必须做出一个承诺。”丘吉尔没有再去看贝当魏刚之流,而是将目光锁定在一袭深蓝军装的达尔朗身上,道,“我希望贵国海军无论如何也不能被轴心使用。”

    尽管这间屋子里至少有5个人能在职权上节制达尔朗,但这名海军上将却是自信一笑,斩钉截铁地说道:“光荣的法国海军绝不会投降。如果德国要求得到法国海军,那么我宁可将舰队开往加拿大,也不会交给希特勒。”看着面色有些难看的贝当,达尔朗却没有任何压力——贝当要想在今后坐稳总理的位子,必须仰仗自己的全力支持。

    丘吉尔缓缓点了点头,脸上神色稍霁。他最后看了一眼房间里的法国人,然后转身走出了大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