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36章 震动
    柏林广播大楼的播音室里灯光通明,工作人员正在为紧急插播做着技术准备,这是半个月里,他们第二次做这样的事情了。尽管需要调整大量的线路,但他们却是任劳任怨,甘之如饴:因为即将宣布的这则消息,足以点燃全体国民的热血!

    “德意志帝国最高统帅部向世界宣告,当地时间6月14日上午11时,德军占领巴黎全城。法国的抵抗已经完全崩溃,我军进城时没有发生任何战斗。这一光辉的时刻,必将载入德意志军队和民族的荣耀史册:继年两度看到胜利曙光之后,我军终于将这份战利品坚实地握在了手中!……”

    罗克韦尔的讲稿还没有读完,德国各地已是一片山崩海啸般的震天欢呼声,无数素不相识的路人含着热泪紧紧相拥,激动狂喜已近癫狂。在过去二十几年里,德国民众对法国的仇恨可谓深似浩海,而作为罪恶巢穴的巴黎更是被德国人咬牙痛恨,切齿扬言要杀入法国首都,以报当年《凡尔赛合约》的血仇。现在,这份凝聚了八千万日耳曼人夙夜渴盼的愿望终于变成现实,如何不令他们振奋欢呼?

    更令德国民众痴醉疯狂的是,从西线战端爆发到己方占领巴黎,竟然只用了区区35天!对比上次战争那僵持4年的漫长拉锯,今天的成功已经不能说是大捷,而是史诗级的特大胜利。这场战争的耀眼亮芒足以覆盖人类战争历史,成为高山仰止的神话传奇——号称世界第一陆军的法国,再加上英、比、荷三国组成的浩荡军容,仅仅抵挡了1个月便被德军犁庭扫穴,摧枯拉朽似的尽数歼破!

    身处播音室里的罗克韦尔听不到全国人民的呐喊山呼,继续音正腔圆的播报道:“……德意志公民们。我们无需为往日遭受的苦难而悲戚伤感,因为我们早已脱离了苦痛。我们也无需为今天的胜利而宣泄忘形,因为未来还将赢得更大的成功。今天万字红旗飘扬在巴黎铁塔上空,明天就是伦敦大本钟。在布劳瑙天降伟人的卓越领导下,德意志就能从胜利,走向更加辉煌的胜利!”

    电报跨洋过海,通过海底电缆瞬息传至美洲大陆,尽管由于时差的关系,美国东海岸仍然沉睡在凌晨的凉风里,但已经上班的媒体从业人员却是从椅子上一蹦而起,随即干劲十足地开始撰写今天的早报信息。毫无疑问,德军占领巴黎绝对是轰动世界的大新闻,只要运用得当,足以让他们的报纸销量得到质的飞跃。

    清晨6时许,报社长工挎着满满一大包报纸奔赴纽约各条街区。他们手里都举着木牌,上面赫然用粗体书写着“巴黎陷落”的字样,并贴了一张埃菲尔铁塔上飘扬万字旗的照片。很快的,这则消息就显示出了它巨大的影响力。出门上班的美国市民先是习惯性的往卖报人高举的木牌处瞟了瞟,然后眼睛便骤然睁大,在一声声惊呼乱叫当中,卖报人周围立即就被挤得水泄不通!

    “上帝啊,我购买的法国战争债券!”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突然放声哀嚎起来,撕心裂肺的叫声让周围每个人听了都心中发颤。他一目十行迅速看完了这则头版消息,然后痛苦地用报纸捂住了脑袋:“完了,这下全完了。巴黎被德国毫不费力的占领,法国再也坚持不了几天,我的全部存款都完蛋了!”

    “可怜的马特,整整9厘的高利哪是这么容易就能拿到的?”与西装男熟识的一名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摇头叹息道,“去年10月我就劝过你,法国能坐视波兰被灭亡,就说明它的锐气已经丧尽。这种国家想要赢得战争除非出现奇迹。不过你也别太绝望,就算法国战败,他们后续的政府也不可能敢赖掉这笔债务,否则就是与整个资本世界为敌。你那几万美元总会有还完希望的那一天。”

    西装男欲哭无泪,凄惨悲戚的表情出卖了他此刻所有的心绪。法国政府固然不敢赖掉战争债务,但却绝对有办法不予兑现——只需抬出一个穷字,就足以让之前向它投资的所有散户都束手无策。试想,战后的法国政府一方面要支付巨额赔款,一方面还要重建破败不堪的家园,抚恤伤兵和阵亡战士家属;就算战前法国在世界各地都拥有丰富的海外资产,本土这个无底洞也能把法国人几十年的积蓄给活生生吸干。在这种情况下,法国还能拿出几个钱兑现欠款?

    能保值的黄金、实物、或美元?显然这些东西都会被优先充作战争赔款用于抵债,根本轮不到外国个体债户享用。至于用法郎还款倒还有得考虑,但只要参考当年德国战败后的马克贬值速度,西装男都不敢想象自己要亏多少财富。而最严峻的情况,无疑还是法国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作为力量微弱的个体,西装男拿法国政府真是一点办法也无:对方就是没钱,你难道还能扑上去咬它一口?

    胖子叹了口气,道:“不止是你,马特,这次我也要倒大霉了。目前我所在的公司就靠巴黎这个奢侈品消费市场维持运作,现在巴黎陷落,其对奢侈品的需求量必将大减,我都不敢想象下个月的薪水数字。事实上,整个纽约像我们这样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你先不要绝望,看看后续的局势将如何发展吧。”

    时间飞速流逝,转眼便来到了日上三竿的正午。美国民众扭开餐桌旁边的收音机,带着几分期待的聆听纽约电台的午间新闻节目,这一次,他们没有任何失望。播音员直截了当的宣布了德军进占巴黎的情况,并宣称这是不亚于先前联军惨败的特大信息,几句话过后,收音机里便传出了另一个熟悉的中年男声。

    “各位听众午安,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桑塔斯。今天巴黎陷落的消息震惊世界,这是普法战争结束70年后,巴黎第二次被日耳曼人攻占。对于欧洲各民族之间繁琐而冗长的战争仇怨,我不想再花费时间多做讲述,今天我只谈一点,那就是合众国,以及我们全体公民,在未来的日子里该何去何从。”

    “毫无疑问的,法国在陆地上的战斗已经崩溃。因为但凡有一分坚持的力量,法国人都绝不会把巴黎拱手让给他们的夙敌死仇:当年他们为了区区一个凡尔登,尚且拼死保卫并损失了五六十万人力,而今天失陷的可是他们的国家象征、民族意志汇聚所在,两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我敢大胆断定,不出1周时间,法国政府必将会向德国请求停战。这场欧洲战争也将在今年秋季到来前画上句点。”

    桑塔斯的声音稳重有力,其胸有成竹的话语牢牢抓住了听众们的注意力:“随着法英两国的战败,合众国的经济在短期内的确会陷入一段波谷。毕竟这两个传统列强与我们的经济联系实在是太过紧密,他们倒下后,首先受到冲击的便是银行和对外贸易公司,然后就会像11年前那场大萧条般波及到所有领域。对于刚刚才从经济危机泥潭里走出的我们来说,这的确是一次绕不过去的挫折。”

    “不过,正如我5个月前在挪威海战结束后发表的观点那样,盟国的失败对合众国而言既是挫折,也意味着即将到来的海量机遇。战后的德国必将收剑归鞘,转而对国内展开大规模投资建设,我们完全可以加深与柏林之间的合作,将市场重心放在这个新晋、且潜力无限的欧洲霸主身上。当我们与占据整个欧洲资源的德国构筑起密切的经贸往来之后,合众国的经济必将大幅攀升,甚至于,能够重现柯立芝时代的梦幻巅峰。”桑塔斯声音平顺地叙说道。

    “当然,我知道许多听众都和我一样,对民主的英法政府抱有同情,并深深厌恶疯狂排犹、独裁恐怖的国社党政权。但信仰并不能当钱用。如果有谁反对我的这个观点,就请他到华盛顿市中心的宪法路上去看一看那里的苏联大使馆——连苏联这个恶魔国家都能与美利坚存在外交关系,与希特勒做生意又算得了什么?至少希特勒不消灭资本家,双方完全有基础搁置矛盾,共同发展……”

    听着收音机里对未来时局的仔细剖析,原本如同行尸走肉的西装男马特,眼中逐渐泛起了几分光彩。是啊,自己没理由非要在法国这一棵树上吊死,战后的德国在有心人看来几乎是遍地黄金:别的不提,各种消费性商品就都是德国雷打不动的迫切刚需,他们为了打这场战争早已不知牺牲了多少生活上的享受。如果自己抓住机会,未必不能把今天套牢的债券重新挣回来!

    至于说让美国支援英法继续战斗,帮他们打赢这场战争的选择,就压根没在他的考虑范围当中。开什么玩笑,现在美国的陆空军力还不够德国塞牙缝,要帮英法翻这种盘,天知道要耗费多少财富,损失多少条性命?这种愚蠢至极的冤大头,即便是智力残缺的白痴都不会去做,更何况白宫?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