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38章 求和
    阳光明丽,白云絮絮飘飞,巴黎东部的巴士底广场前,无数法国市民在这里驻足聚集,等待着本国新政府将要发表的公告声明。只是,相比于此前任何一次收听广播,今天广场周边的画风场景已经出现了根本性转变。一面面巨幅红底万字旗像是幕布般从中央铜柱顶端垂下,向法国人恣意张扬着自己的存在;近百名德军士兵则在广场周边谈笑旁观,全然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后花园。

    “该死的德国肮脏野兽,你们在巴黎的日子呆不长了!”一名大学青年在人群中咬牙切齿地开口,目光中满是憎恶仇恨之色。作为法国人民反抗残暴专制的象征,这座在巴士底狱遗址上建立起的广场,无疑是法兰西文明的骄傲图腾,然而此时的它却被德国野蛮丑陋的万字旗玷污,那刺目的猩红色仿佛利刃般在他心里狠狠抽割。青年双拳紧握,像是在对自己打气一般期盼道:“一定是波尔多政府的反攻宣言,强大的法军不日就将光复巴黎,杀光德国强盗!”

    听得青年的话语,旁边市民们都不禁面露希冀。虽然巴黎现在的确是落入德国手里了,但西线战端爆发至今也才不过5星期出头的时间;要说法军这么快就被彻底打败,无数法国人在潜意识里就绝不承认这个荒谬至极的局面。因此,当前巴黎的陷落,最可能的情况还是法军因为战略后撤的需要,而主动选择放弃。等到法军重整力量过后,就会向巴黎方向发起强大的反击。

    略显躁动的氛围中,旁边一名中年人嘴角微撇,看向青年的目光中满是讥嘲与不屑。这种象牙塔里未谙世事的学生实在太年轻了,连同一帮愚民在内都幼稚到了可笑的地步:这群人也不想想,如果即将宣布的真是法国政府的战斗号召,那么德军怎么可能允许电台正常播报?在目前情况下,公众场合传递的信息只可能是对德国有利的,广场旁边那几十个气定神闲的德国兵就是最佳证明!

    至于法军能否夺回巴黎,中年男子直到现在也没有看出丝毫端倪。因为如果法军现在能威胁到这座旧都,巴黎城内的气氛绝对不会像现在这般宽松——届时德军必然会大建工事将这座城市要塞化,同时对城中居民实施军事化高压统治。要知道,只有法国人才会舍不得巴黎遭受战火,德国人破坏起来可没有任何压力!

    “兹……”嘈杂的机械声音从广播里响起,使广场上的法国民众迅速安静下来,人们屏息凝神,紧张等待着即将要公布的政府宣言。很快的,法国市民们听到了一个陌生而苍老的声音,其语气沉重,仿佛是在葬礼上念诵悼词的神职人员。

    “法兰西公民们,我是新任内阁总理、陆军元帅亨利普-贝当。现在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向你们宣告。今天清晨,我已经通过西班牙大使,向德国发出了停战请求。作为一名士兵,这是个极其痛苦的决定。然而局势迫使我不得不这样做。当前唯有停战,才能使法兰西的士兵和人民免遭毁灭的浩劫。……”

    贝当低沉凝肃的声音缓缓传出,在整个巴士底广场上空笼罩盘旋;刚才那名切齿诅咒德军的大学青年顷刻间变得面色惨白,脚下踉跄了几步,险些一跤坐倒在地。他嘴唇颤抖,口里反复念叨着“这不是真的”、“法兰西怎么会失败”之类的言语,然而贝当在广播里的每一句话,无不都在狠狠地扇着他的耳光!

    “……从即日起,全体国民须立即停止对德军的敌对行为。这既是拯救祖国于灾难之中的最佳办法,也是你们保住自身安全的唯一途径。今后,我们还要重建家园,而只有好好活着,才能为法兰西的明天做出贡献。……”

    贝当的宣言并不长,几分钟后便告结束,然而法国民众已然是哀鸿遍野,哭号与啜泣声传遍周围。不少人更是哭得撕心裂肺,红肿的双眼怎么也止不住泪水。法兰西竟然真的在1个月里就被打败了,她引以为傲的尊严和力量已被撕成寸寸碎片,彻底崩溃不在。联想到1918年法国经过顽强苦撑、最终拥抱胜利的那份酣畅和慷慨,法国人心中便剧痛如针扎:那么鼎盛辉煌的时代,竟在短短22年后就如水波幻影般迅速消散!

    “只能屈服于德国人的统治了么?”哀恸中的法国民众纷纷泛起这个念头。作为凡尔登的英雄,亨利普-贝当这个名字在整个法国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当年正是他用百折不挠的顽强和汹涌横溢的才华,才将法军从灾难的边缘拯救而出,可谓是能与福煦元帅并称的擎天之柱。

    现在连贝当都对局势绝望了,法国还有什么打下去的希望?或许1870年的那场劫难存在宿命轮回,在今天又降临在了法兰西民族的身上。

    贝当的投降声明传出之后,刚刚从国防副部长黯然去职的戴高乐蓦然怒冲霄汉,他大吼着踹飞了眼前的收音机,粗重的呼吸声仿佛一头暴怒的公牛。

    诚然,法国当前在本土的抵抗已经式微,但它在非洲还有广袤的殖民地,再加上阵容基本完好的那支海军,完全可以和德国继续打下去。而现在法国政府如此迫不及待地屈膝求和,简直是将一个大国的尊严与底线彻底丢尽:曾经叱咤风云的贝当看来早已衰老懦怯,背弃了军人荣光的他再没有资格带领法国人民继续前行!

    眼见身边的官兵都人心涣散,再没有抵抗的战斗氛围,戴高乐双拳紧握,心中的念头变得愈发明确清晰起来。如果法国还想光荣的继续战斗,唯有效仿波兰在海外成立流亡政府,号召国内民众群起抵抗,同时联络海外各殖民地总督,将这些地盘纳入抵抗阵营之内整军备战。在正常情况下,这项工作应当由一位重量级高层来领衔,然而现在法国政府中不是投降派就是悲观派,衮衮诸公中竟无一人能挺身而出,捍卫法兰西民族的荣耀与尊严。

    戴高乐心潮汹涌,目光渐渐坚定起来。虽然他不知道东方古国那两句爱国诗词,但他现在为了国家而无视个人祸福荣辱的决心,却是与之浑然相契。

    6月17日下午,戴高乐向上级请求,允许他到机场送别英军将领斯皮尔斯。目前英国还有近2万人在法国土地上作战,现在法国准备投降,英国人自然也要跑路、以免当俘虏了。本着双方好聚好散的想法,戴高乐如愿以偿的获得了许可。傍晚时分,戴高乐与斯皮尔斯两人在机场跑道上敬礼惜别,旁边几名陪同军官谁也没有注意到,两位将军用眼神进行的交流暗语。

    当飞机发动引擎开始滑行时,戴高乐突然向飞机狂奔起来,身高将近2米的他腿长步大,十几秒钟就追上了尚未完成加速的飞机。旁边人员个个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飞机舱门被打开,斯皮尔斯的身影出现在门前,他探身伸出手臂,如同电影桥段似的一把将戴高乐拉了上去。

    “戴高乐将军……搭乘英国飞机走了?他难道是英国人派来的间谍么!”等到那架运输机从跑道上腾空而去,几名法国军官才反应过来,如梦初醒般失声大叫道。然而无论怎样,他们都追不回那架飞机,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在空中逐渐变小,最终消失在视野里。夕阳下,一众法国人面面相觑,觉得这辈子自己经历过的最荒诞事情莫过于此。随即他们便向上级报告了这一变故。

    对于戴高乐的突然离去,法国当局起初并不以为意。因为戴高乐只是个刚晋升准将不满半月的小角色,而现在法军已被德国俘虏的将领就有上百名,相比之下,一个区区准将的叛逃无异于沧海一粟,根本不值一提。考虑到戴高乐平日里亲英仇德的坚定主张,法国当局都认为他这是在流亡避祸:毕竟,一旦德国人在胜利之后展开清算,戴高乐这些顽固派全都避免不了漫长的牢狱之灾。

    然而在次日,英国bbc播送的一条广播却令贝当等人愕然失色。在伦敦现身的戴高乐已被丘吉尔奉为座上宾,前者宣布成立“自由法国”组织,义正词严地号召法国军民反抗波尔多卖国政府的谕令,为了自由和尊严与德国人战斗到底。同时,戴高乐还号召法国海外殖民领地听从他的领导,继续擎起战斗的大旗。

    “真是一位勇敢热血的年轻人。到了今天,他还敢和德国继续作战,这份无畏的精神令我们所有人都感到愧疚。”贝当缓缓关上了收音机电钮,神情间带有无尽的感慨,“如果是在1914年,他必将成为法兰西洞穿敌人的一柄锋锐长剑,然而在今天,他只会在历史大势的狂澜冲击中变得尸骨无存。”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