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54章 汇率掠夺
    事实证明,漂亮翎羽是所有女性都无法抵挡的珍品。方彦已经等了三个多小时,妻女仍然在购物区内徜徉活跃。西尔维娅倒也罢了,令方彦始料未及的是小艾丽丝竟然也早早变得像少女一样爱美:各种风格的衣物她都来者不拒,然后满怀期待地向方彦询问是否合适亮眼。

    面对继承了自己和西尔维娅基因的女儿,方彦无论在感情还是理性上都无法说出半个不字。而这也使小艾丽丝变得愈发活跃兴奋,其满满的元气完全不像是下午才筋疲力尽的爬上了埃菲尔铁塔。

    “西薇,你今天还没有教我练习发音呢。另外我们也不能让女儿休息的太晚了。”眼见时间已临近午夜,方彦终于忍不住向妻子提出结束购物。西尔维娅看了看旁侧挂钟,娇美容颜上也露出惊色,当即点头应诺。几分钟后,方彦便被柜台旁边沙发上高高堆起的包装袋惊呆了:粗略数去,竟有大约三十个之多!

    “尊贵的先生,夫人和小天使选中了28套衣裤,加上9件特制长裙礼服的订金,总共是270万法郎……唔,23万5千马克。”年迈的店主用英语恭敬开口,眼眸中却有掩饰不住的激动。他已经得知,面前这家人正是从德国而来,而他们的出手比之前来的德国客人们都要阔绰太多了,即便是较战前来自纽约的顶级巨贾都不遑多让。最关键的是,那位女士简直是堕入凡间的精灵,任何衣衫穿在她身上都拥有无穷魅力;这让自己一连卖出了十余套风格迥异的极品服饰。

    方彦脑中一阵眩晕,险些没被对方报出的价格冲击得背过气去。他实在弄不明白西尔维娅究竟买了多么夸张的东西,要知道当前德国工人的平均年收入只有1千马克出头,而这些钱已经够一个五口之家的日常开销。方彦满脸不可思议地转过头去,却见西尔维娅正朝着自己嘻嘻甜笑,然后如同少女一般抱着自己右臂撒娇似的摇了摇。见此情景,方彦便再无怀疑,她肯定是对自己选好的物品心中有数,其长年混迹奢侈时尚界的经验,使她几乎很难被奸商坑骗忽悠。

    “西薇,你的衣柜里已经有超过300件服装了吧?再加上今天这些,你都可以每天换着穿一年都不重样。你这样当母亲怎么能给小艾丽丝做表率?”方彦用左手捂住了脸,半晌后痛心疾首的说道。西尔维娅妙目中异彩闪动,似有柔情温婉悄然流露,她只是抿嘴摇晃着丈夫的臂膀无声央求,这是她对付方彦的终极妙策。

    见妻子耍赖般央求,心里疼爱她的方彦别无它法,一声叹息过后,只能选择了屈服。临近付款时,方彦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向年迈店主的目光变得似笑非笑:“据我所知,法兰西银行在3天前刚刚公布了新的法郎-马克汇率,兑换比从11对1调整为20对1。也就是说,如果用马克结账,那么总数将会减少几乎一半。”

    面对方彦隐含凌厉的眼神,年迈店主额头上逐渐泛起细密的汗珠,同时一份民族屈辱之情在他心底产生,刺得他胸中阵阵剧痛。当前,法郎兑换马克的汇率的确如方彦所言,已经被重新规定为20对1,然而稍有经济学认识的人都会看出,这绝非是出自法国的本意,而是在德国威迫之下被逼采取的动作。

    汇率这般改变过后,德国占领军在法国扫货就将变得极为有利,一个马克几乎能当两块用。而法国却并不能借机扩大对德国的常规贸易出口。因为根据贡比涅停战协定,德国需要的物资都是直接从法国征收,然后由法国当局用占领费买单,整个过程并不涉及货币间的转换。长此以往,必将造成法国国民财富的严重流失,日趋积贫衰弱,而德国这条吸血虫的物质则会变得越来越丰富。

    “不过,这对于您来说是好事,不是么?”方彦从内兜里掏出两张印刷精美的支票,在年迈店主有些复杂的眼神里递到他手中,“您拿着它们去银行,同样能以20对1的比例兑换成法郎,您所得的财富并没有因此减少。而由于法郎贬值,这几天来您店里购物的德国客人又增加了多少?目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等到今年圣诞节时,您一定会为店里巨大的收益而幸福得晕过去的。”

    年迈店主神情挣扎,似是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当他看清手里这几张由德意志银行开出的正统支票之时,那份感性的民族屈辱和恨怒,又被这沉甸甸的重量渐渐压到了意识的最深底,再不可见了。以当前的形势,法国再实施任何反抗都已毫无前途:连贝当元帅都投降了,自己还能做什么?现在,法国人所能做的只有继续生活下去,倘若能有机会闷声发大财,自是坠吼不过!

    让妻女满足开心过后,返回酒店的方彦终于开始了他的工作:接受西尔维娅的唱歌发声指导。在这之前,当了十几年军人的方彦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也会进入音乐界,成为全民熟知的歌手;而至于为希特勒唱颂歌这种气节丧尽的事,更是被他所不齿。

    然而,现实政治却足以磨平人所有的冲动棱角。方彦愈发觉得,自己离年轻越来越远了,虽然这副容颜和身体还能去装一名20来岁的青年,甚至再小都不为过,但自己的内心已然变成了一个唯利益是图的政客官僚。

    对于方彦的性格转变,西尔维娅却没有什么反应。她的父兄都是身居要职的政治人物,耳濡目染之下,对其中的争斗手段早已是见怪不怪,甚至于她还非常乐意看到方彦涉足政治的趋势,因此指点起方彦的发音格外用心细致。令她颇为欢喜的是,自己丈夫的声线算是很不错的,只需进行较短的练习,就能达到最低标准,即让未受过专业音乐教育的普通人听起来毫无毛病。

    之后几日,方彦的经历便与今天基本相似。白天陪女儿参观街区名胜,夜晚被西尔维娅拉去购物,然后中间抽出空闲时间练习歌咏。小艾丽丝面对各种新奇事物的活跃态度让方彦喜不自胜,而西尔维娅的元气却令方彦面容抽搐她对一切能用于自身外观的消费品都无比热衷,除了衣物之外,还大量购入各种化妆品、鞋、以及首饰。

    对此,方彦又是无奈又是困惑:西尔维娅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来打扮自己,她的素颜就已经极为惊艳,再买如此多的辅助品又是什么意图?

    在西尔维娅不计价格的挥霍下,饶是马克的购买力相比于战前已经被硬生生抬高了将近1倍,但她仍然在4天之内消耗了超过50万之巨。而为了将这些价值巨大的贵重物品完整安全的运回家,方彦可没少花费心思。他先是专程去了一趟巴黎驻军司令部,厚着脸皮给西尔维娅的私人飞机求了一份降落许可,然后又给兄长弗雷亚通电话,请他派出可靠的人驻守巴黎,以便分批运走已经买到和后期交付的货物。当方彦实在忍不住,询问妻子为什么如此疯狂时,西尔维娅却微笑着不予回答,只是向他投去了愈发柔和的眼波。

    “女人心果然是海底针,我竟然连养成了17年的西薇都捉摸不透……”方彦内心大感挫败,暗自哀叹道。在苦思答案无果后,方彦只能将妻子的行动简单归结于女人对自身外貌的注重。令他略感庆幸的是,西尔维娅对于家具等日用品倒没有多少热衷,最后两天晚上已经消停下来,开始全程教导方彦练习发声。

    “亲爱的,你的基础技巧已经练得合格了。只要注意节奏的把握就不会出现明显纰漏。”听完方彦的最后一组音调训练,西尔维娅满意地点头评价道。停顿片刻,她再度开口:“不过,如果你是要唱那曲元首颂歌的话,那么你还需要在歌声中融入真挚的情绪,越赤诚崇拜越能引发听众的共鸣。否则,那首曲子就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体,即便外观再漂亮美丽,终究也只是干瘪无味的呻吟。”

    “融入真挚的感情?”方彦闻言皱了皱眉。西尔维娅樱唇微撇,白了他一眼:“那是当然啦。元首颂歌的政治宣传意义你比谁都清楚,如果你的歌声毫无内蕴,又怎能被国民接受并传诵?事实上,由于你不是专业歌唱班出身,更需要用精神深度来弥补技巧上的不足。别告诉我你做不到这点,既然你都能创作出这么辉煌壮丽的曲调,对元首的崇拜忠诚难道还能少得了?”

    方彦被说得哑口无言。他明白西尔维娅的话句句在理,可这首曲子乃是自己抄袭得来,内心里全然没有对希特勒那种信徒式的崇拜。思绪转动间,方彦逐渐想出了一个能让自己入戏的催眠办法。当前德国宣传部正在制作关于西线大捷的纪录片,方彦准备就此写一份旁白播音文稿,通过这个过程将内心的情绪凝聚而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