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69章 激进
    时间进入7月中旬,毗邻奥地利的贝希特斯加登迎来了夏末的首度降温。

    希特勒站在鹰巢的露天院落里,手扶水泥围栏远眺前方苍翠的原野群山。此时正是贝希特斯加登最美丽的季节,锦绣如画的天然景色如同伊甸园般令人徜徉着迷。不过在希特勒轻松惬意的神情下,却隐藏着几分阴沉与忧郁,这便仿佛夏日晴空中飘来的一团乌云,虽然距离仍然尚远,但其鼓卷起的劲风已经预示着暴雨必将在随后降临。

    今天是7月12日,距离法国在贡比涅森林签署停战条约已经过去了整整3周时间。然而,海峡对面那个岛国却依旧没有要求和的迹象出现。

    根据潜伏在英国的间谍传回的情报,这个国家正以前所未有的紧张行动,投入到本土防御的战争准备当中。不仅到处都在构筑工事挖掘战壕,甚至连女人和老头也被集中起来接受军事训练。对于德国通过瑞典政府和罗马教皇发去的和平声明,伦敦方面始终都是断然拒绝。起初希特勒还觉得英国人只是在做样子,为了给之前的高调态度铺台阶下,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希特勒愈发惊愕的发现英国人是真的要准备和自己玩命了。

    一阵脚步声倏地从后方响起,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匆匆跑到希特勒跟前,面对后者平静的眼神,里宾特洛甫恭谨地从文件袋内取出一张电文,道:“我的元首,英国政府对我们通过美国方面提出的和平建议做出了回应。英国人要求我们必须先恢复捷克斯洛伐克、波兰、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特别是法国的自由与独立,然后才会对和平建议做出考虑……”

    希特勒脸颊肉眼可见地抽搐了几下,随即嘴角边勾起溢于言表的讥笑。他接过这张落款为“英王陛下政府”的印花纸张,然后缓缓从中间将其连续撕开,过不多时,一张纸已经变成了满手的碎屑。山顶晨风呼啸,吹起了希特勒的头发和衣角,无数纸屑便如同雪片般飞扬腾空,朝着远方谷涧长河飘舞而去。

    “我很好奇,英国从什么时候起,竟然成了自由正义和世界和平的守护人?”希特勒声音平淡,话语中却满是讽刺讥嘲之意,“为了维护这些国家的独立,英国竟不惜拼上自己4800万国民的命运?这份为了他国利益,而奋不顾身牺牲自己的高尚品格,比彼得三世对腓特烈大帝的忠诚还要令人感动。看来今年瑞典颁布的诺贝尔和平奖人选,绝对是非丘吉尔先生莫属了。”

    里宾特洛甫同样神情不豫,闻言附和声讨道:“这帮故作绅士的英国伪君子永远都是这么恶心,他们就是这个星球上最肮脏卑劣的强盗!在印度、苏丹、南非、爱尔兰等无数地方,英国的野蛮血腥早已突破了人类的底线,然而犹太资本势力却将这所有的罪恶都掩藏起来,反而对他国恣意指手画脚,其无耻的嘴脸令全世界都痛恨作呕。到了今天,英国人竟然还敢对德意志这般颐指气使,是时候用钢铁暴风碾碎他们全身的骨头,让他们成为一滩永远都无法站起来的烂肉!”

    希特勒没有立即说话,只是他的目光渐渐变得深沉凌厉,在肃杀里又蕴含了些许难言的疯狂意味。对于英国的处置,希特勒自认为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然而这架祸害全球的仇恨播种机却完全丧失了理性,那自己也就只能掀桌子提刀上了。当年但泽危机时,德国面临那么严峻的局势都没有使自己退缩,今天德国已经主宰几乎整个欧洲,凭什么不把英国这个毒瘤彻底剜去剿除?

    一念至此,希特勒心绪倏地急剧翻涌,那曲雄浑壮丽的元首颂歌宛如魔音般从他的脑海里响起,并不受控制的回旋激奏。希特勒缓缓攥紧拳头,道:“我听说,丘吉尔先生在远征军覆灭后发表了一篇全国演说,题目是《我们决不投降》?既然他想要战争,那就如他所愿好了。两个小时后我就回柏林,请您让鲍曼秘书长安排一下。今天傍晚7点,我要在国会大厦向世界发表演讲。”

    作为希特勒最信任的亲信孤臣,马丁-鲍曼对希特勒意志的执行度几乎不会有分毫纰漏,正午12时刚过,载着元首一行的运输机就降落在了柏林机场跑道。尽管这个日期比先前计划的要早了将近1周,致使戈培尔举办正式欢迎仪式的打算落了空,但当希特勒的宝马770座驾在4辆军用摩托的开道下驶入柏林城内时,仍然掀起了铺天盖地的欢呼暴风。

    只见数以万计的柏林市民如蜂群般闻风而动,短短几分钟内就在街道两旁形成了人流的纽带海洋,无数男女老幼纷纷高举右臂,向希特勒迸发出歇斯底里地疯狂呐喊,激动流泪间,竟是将嗓子叫破喊哑了都恍然未觉。而在两侧的建筑墙壁上,一面面万字旗接连从窗户内伸出,人人争相迎接这位在西线开创了惊天胜利的伟大统帅。很快的,嘈杂震耳的声浪就汇成了整齐划一的《希特勒元首之歌》。

    高阔内嵌的总理府大门前,戈培尔西装革履,昂首站在迎接人群的第一排。尽管赫斯站在党政要员的正中首位,旁边还有陆海军两位尊贵的总司令,但他瘦削矮小的身躯却仿佛有无尽的能量绽放而出,让众人不自觉的都把目光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经过宣传机器的全力开动,方彦所作的《希特勒元首之歌》如今已传遍整个中欧。那份波澜壮阔,气吞山河的堂皇曲势,便宛如黄钟大吕般振聋发聩,顷刻间就感染了无数不明内幕的德国民众,使他们在热泪盈眶的“万岁”歌咏中迸发出对希特勒的无限忠诚与热爱。毫无疑问,今天戈培尔是迎候人群中最耀眼的明星,远方传来的铿锵浩荡的合唱歌曲,就是他出色成绩的最佳体现!

    人群当中,瓦&尔特内心砰砰跳动,他强行压抑着激动与欢喜,十根手指都不自然地交叉在了一块。自己那位幼侄说得果然不错,通过这次元首颂歌的遍及传播,戈培尔和自己的潜在关系已经骤然拉近;接下来只需顺势推出希特勒思想,就能让他和自己顺势结成政治共同体,消除目前面临的权力危机。

    而在一旁,雷德尔的眼神有些阴郁,他发现方彦这首歌曲造成的影响力还要超出他的预期。对于和方彦的私下会谈,雷德尔已经将其优先度提升到了需要立即执行的地步。

    接下来出现的情况愈发坚定了雷德尔的打算。当希特勒从车上走下,并与众人问候见礼时,他对戈培尔的工作几乎是不吝赞誉。随后,希特勒宣布将在7月19日为西线战役的功勋将领论功行赏,其中包括元帅晋升,雷德尔内心顿时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要知道,当前德国现役军人里就只有他一人是元帅,身份极度尊崇,现在希特勒要在陆军当中封帅,而且很可能还不止一位,这摆明了就是要削弱他在国防军中的地位,以便为今后将他拉下马做准备!

    尽管平心而论,在陆军赢得西线战役的今天,有人荣获元帅权杖是非常合理的事情,但由于雷德尔先入为主的就存了警惕提防的心思,希特勒的这两番表态便被他过度解读了。结束总理府前的欢迎仪式,心事重重的雷德尔以公务繁忙为由先返回了海军总部。坐在办公室里,雷德尔对着桌上电话沉默了半晌,最终,他还是拿起听筒,拨通了记忆中他已经有些不愿回想的那个号码。

    “……约纳斯么?我是雷德尔,下午4点请您来海军总部述职,我想了解您指挥的舰载航空兵队伍在对地支援作战中的表现。……”雷德尔努力用平静的语气开口,以便让对方听不出什么异样。令雷德尔感到有些意外和安心的是,那名青年不仅一口领命应允,而且还主动就谱写元首颂歌一事向他致歉,并称正想找机会专门解释。得到回复的雷德尔徐徐挂断电话,内心不禁有些迷茫。事情似乎和他最近想的又有些不一样,只能听对方前来之后作何说辞了。

    在雷德尔有些心神不安的等待里,方彦精神饱满地如期而至。经过这段时间与西尔维娅的调和休养,方彦又容光焕发的仿佛回到了弱冠年龄,那套将官军服和双边金橡叶帽徽在他身上简直显得耀眼得过分,只有君主制国家的王族子弟才会有相似的穿戴出现。

    看着这份自己当初打算明升暗降而一手炮制的杰作,雷德尔心中只有苦笑。他定了定神,然后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约纳斯,我想先听你对元首颂歌的说法。这两天里,它已经在包括军队在内的整个德国产生了巨大影响,老实说,我很有些不太乐意看到这种情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