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绝地逆袭 > 第6章 商户女的逆袭-晨起请安
    何氏轻咳一声道:“母亲也老了,没有精力了,等你这几天过了,适应了之后,母亲准备把中馈交给你。”何氏一副绝世好婆婆的派头。在前世这时候何氏也是提过这事,但原主没有反对,所以一家人非常和睦地渡过了这个早晨。

    “母亲,千万别,您也知道,夫君他是需要人照顾的,儿媳恐怕也没有这个精力。”兰觅推脱道,这种烫手的山芋怎么还可能去接。剧情中原主觉得自己是长媳,应该承担这个责任,加之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为钱担心过,自己也不喜欢闲着,可以管一管家也是不错的。她哪里知道后续的事情是这样的呢。一家人等她那点嫁妆,可说等得眼睛都绿了,等她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把这个家撑起来了,这些人又开始嫌弃她的出生了。

    “你这孩子,你夫君哪需要你天天照顾,就这么说定了,瑞哥儿是个听话的孩子,再说了,管个中馈也没有那么累。”就是要把自己的嫁妆拿做花销而已,何氏拿着陈旧的手绢,按了按嘴角,掩饰她的心虚。

    兰觅眯了眯眼,看来,何氏是打定主意要甩开这个包袱,自己如果不同意,那是不是今天就要反脸了呢。

    何氏见兰觅一直没有回答,气氛有一点尴尬,这儿媳妇明明是个小辈,自己应该有底气一些的,想到这里,何氏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然后坐直了身体仔细打量兰觅,心中不忿,这姑娘看起来明媚娇艳,身段也是前凸后翘能生养的好身段,真是白便宜了那个傻子。

    “母亲,要管中馈也应该是二弟的媳妇来管吧。他才是世子啊,这当家主母也应该是世子爷的夫人来当才对呀!”兰觅没有理会何氏那怪怪的眼神,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在接收的记忆中那个弟妹也是眼高于顶上,一副饱读诗书的才女模样,怎么这何氏没有想过让自己的亲儿媳妇来管理这个家。不就是盯着那点嫁妆吗?

    “这,哎,那个媳妇就是个不管事的。”何氏为难了,娶了两个儿媳妇,结果还要她这个老婆子来操心一家人的吃喝拉撒,巧妇难煮无米之炊呀。

    世子爷林志冲今年17岁,他的母亲要他娶一位有钱人家的姑娘,但他嫌弃那些商户女粗鄙不堪,充满铜臭,打死都不愿意,但一些世家小姐知道他家的情况怎么可能会嫁给他,最后他自己看上了已故祖母娘家的表妹黄灵儿,家里也是穷得叮当响,但是前几代是书香门第,前五代出了一位大文豪,虽然现在落没了,但此女子还是一副清高的模样,前世很是瞧不起原主。动不动就是商户之女,商户之女的,好象商户之女是多么丢人似的。花着商户之女的钱,还满脸的鄙夷。

    这时林瑞一直都拘谨地坐在一边,好象是自己的媳妇被为难了,鼓足勇气道“母亲,您不是跟孩儿说过,娘子娶回来就是孩儿的了吗?为什么还要管那么大一家人,不能让娘子太累了,娘子,咱们走吧。”

    “瑞哥儿,等等,哪能现在就走,一会儿妹妹她们还要来呢,你二弟应该也要到了吧。”何氏有些着急,今天如果不谈妥当,怎么能安心,何氏想丢开这个包袱很久了。二儿子娶媳妇时何氏也提过撂担子不干的,但世子知道家里是什么情况,再说自己的妻子那是几乎没有什么嫁妆就被娶进门了,现在家里的情况那么糟糕。不是把自己充满仙气的妻子磨成市侩粗鄙的女人吗?不得不说世子爷对他的妻子的感情非常能感动一些人,世子爷是好男人的典范,宁愿自己的娘为难,也不要让自己的妻子为难。

    过了一会儿,进来了四个姑娘,这个位姑娘都是小妾生的,何氏也没有多重视。她们的穿着可说是有点破旧来形容。小心翼翼见礼之后坐在一边,兰觅每个小姑子给了一对金镯子当见面礼,把何氏看得眼冒绿光。四个姑娘喜得小脸立马红了,把金镯子紧紧拽在手里。在原主记忆里,这几个姑娘倒是和原主没有多少恶感,不过也只是相处淡淡的。

    世子爷和他的媳妇最后到场,兰觅一见到那两口子,就控制不住一身戾气,有种想马上冲上去把那个道貌岸然的男人撕碎的冲动,心脏狂跳不已,按都按不住,急得兰觅冷汗都出来了。

    5823道:“你现在灵魂太弱,不好控制原主的情绪,慢慢深呼吸。”

    兰觅深吸一口气,等这具身体慢慢平复下来,眯起眼睛观察了一会儿。世子爷长得和林瑞有几份相似,长身玉立,一身气势,虽然现在林家现在是落魄期,但好象这个男人有气运加身,就算是穿着有些陈旧的衣裳,也挡不住他的一身风采。见到兰觅时只是拿眼神轻轻带过,虽然没有表现出鄙夷,但绝对是没有把这个嫂子放在眼里。

    世子夫了面容娇美,柔弱纤细,但那眼神也不大好,看兰觅都象是高人一等般,那鄙夷的表情让兰觅很无语,你有骄傲的资本吗?有吗?没有资本还瞎逼逼,两口子都连招呼都没有打一个就准备落坐了。

    这,这两口子,还真是够了,见到嫂子不应该先行礼的吗?这样也好,给弟媳的见面礼也省了。

    虽然兰觅也没有指望那们能有好脸色,但兰觅还是觉得特别不爽,这两口子这么高高在上,但又寄希望于这个他们瞧不起的嫂子来养活他们,真是非常矛盾的个体,既想过锦衣玉食的生活,又嫌弃赚钱的人,充满铜臭味。

    “冲儿,冲儿媳妇,快见过嫂子啊!”何氏提醒道。

    这两口子才象征性地见了个礼,兰觅也是反应淡淡地意思了一下,点了点头。

    “今天全家都在,就在娘这里用早膳吧,一起商量点事儿。当然你爹那个杀千刀不在也没有关系。”何氏让所有人坐下,好象还是不死心地要把中馈的事情甩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