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绝地逆袭 > 第7章 商户女的逆袭 -中馈之争
    一家人围着坐了一圈都闷声不响,何氏这个当家主母打开话夹:“你们几个小的,以后对你大嫂要礼貌,尊敬,不能没大没有的,知道吗?你们的母亲已经老了,没有精力管理这个家了,所以想在一个月以后把这个管家权交给大儿媳妇,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意见”其他人都是默默无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等这一天等好久了,这个家好久都没有吃饱饭了。

    世子夫人黄灵儿把头抬了起来,看着兰觅时,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那一脸的不屑做得太明显了,兰觅总有想马上撕碎她的俏脸的冲动。

    “娘让嫂子当家,儿媳没有意见,但是可不可以立一个规矩,比如说一个月给多少月例,一个季度添置多少衣裳,女人用的胭脂水粉都不能少,每个月供给多少,还有写诗用的笔墨纸张这些都应该有个具体的数目,还有夫君可是世子,他的月例要翻几倍,衣服档次也不能低了,不然会让人笑话。”

    兰觅听得直摇头,还真是不知耻,自己穷得叮当响,还想要求别人给她供给这样供给那样,这个世子夫人还真是个极品,兰觅都快绷不住要笑出声了,这就是世子心心恋恋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前世这个女人最后可是被封为一品夫人的,就这素质。

    “母亲,请问,这家里还有多少进项?有多少田庄?多少商铺?还有多少库银?这一大家子,每个月需要多少银子?您那里有记账吧,收入多少?开支多少?”兰觅把事情摆到明面上说,连续多个问题,把屋子里的男人女人们问得一愣一愣的。他们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些,他们只知道,有钱花,有饭吃就好了。

    “这”,何氏老脸一红,呐呐地回答不出来。田产,商铺,以前还有一些,但都被林国公悄悄卖掉了,连这座宅子都保不住了,这能说出来吗?林国公每个月有点俸禄,但从来不交给她,都拿去养那些狐狸精了。世子爷也有点俸禄,但少之又少,还要拿去打点,希望能找点门路呢。

    自己的嫁妆都已经被贴补光了,才打了个主意,给老大娶个嫁妆丰厚的,不然才不会好心地给老大娶媳妇呢,而且给老大娶媳妇的聘礼还是老大的外家出的呢。

    “母亲,今儿个儿媳也看到了,可能几位妹妹好几年都没有添置新衣裳了吧。家里没有收入,还要养活一大家子,这个家怎么当啊,您苦苦支撑了这么多年,还真是不容易,儿媳真心的佩服您。但是,您让儿媳来当这个家,目的是什么?好好的世子夫人,您不让她当,那可是明面上的身份的象征呢,您让一个商户之女当家,也不怕影响国公府的名声。”

    “灵儿她就管不了这些俗事,她呀,只喜欢舞文弄墨,嫂子,您担待些。”世子压着火气说道,那张脸冷若冰霜,一双星目盯着兰觅看时,兰觅居然打了个寒蝉。

    靠,主角了不起呀,你这个主角,没有我这个冤大头嫂子,看你怎么飞黄腾达。

    兰觅一双美目瞪了回去:“哦?她管不了俗事,她是高贵的公主,但她还要求每个月多少月钱,这种俗物。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那怎么还要用胭脂水粉,每季多少新衣,这种俗不可赖的东西呢”兰觅见这对极品夫妻前后矛盾的语言真的要醉了,一边嫌弃充满铜臭的商户女,一边又想她能撑起这个家,让他们好在大树底下乘凉,而且还要求过锦衣玉食的生活,如果生活质量没有达到要求,可能又会被说成你管家不力,没有能力,不配当国公府的媳妇。

    世子爷实在压不住了,猛一站起来,想要吃人,眼睁得如铜钱一般,但忍了很久,还是坐了下去。

    世子夫人黄灵火见夫君发火了,马上哭得梨花带雨,肩膀一抽一抽的,好不可怜。兰觅暗自摇头白莲婊到处有,一定要淡定,淡定。

    何氏马上打圆场:“哎,多大点事啊,灵儿,别哭了,用膳吧,以后再说。”

    一家子围着桌子吃饭,桌上只有稀饭,馒头,馒头也没有多的,一人只有一小个。没有菜。草草吃了个馒头,喝了点粥,兰觅和林瑞又手拉手地回到自己的院子静宁院。

    刚进院子一位妈妈就迎了上来:“大少爷,大少奶奶,您们回来了?早膳已经准备好了。”

    兰觅愣了一下,早餐不是刚吃了吗?但没有吃饱,再吃点也可以,所以兰觅又拉着林瑞一起上桌吃饭。瞧了瞧桌上的吃食,不错,有几样小菜,还有包子,兰觅欢快地吃了起来。林瑞见兰觅吃得那么开怀,不停的给兰觅夹菜,兰觅笑眯了眼,这个丈夫真体贴。

    吃饱了之后,兰觅拉着这位妈妈拉家常:“李妈妈,这主院那边早上连菜都没得吃,怎么咱们院里好象生活质量要高一些呢?”难道林瑞还有自己的小金库。

    “您刚来,不知道,这家里好多年就没有管过大少爷了,所有的开销,他们从来没有管过。用的都是先夫人的嫁妆。”李妈妈小声说,生怕被人听了去。

    “先夫人,她的嫁妆还保住了,真不容易呀。”兰觅不无感慨地道。

    “也不多,其他现成的东西早就被国公府那些人给收刮干净了,就剩下两间商铺,这还是大公子的外祖父家出面保下来的,勉强够大公子的开销。”李妈妈五十多岁,面容慈祥,看兰觅并没有嫌弃大少爷的样子,所以,对兰觅又多了几分亲切,有些事,也不瞒着了。

    “李妈妈是阿瑞的奶娘,今天早上母亲当着一家人的面要把中馈交给我。你是怎么个看法?”兰觅盯着李妈妈的脸,这个李妈妈可说是对林瑞最好的人,前世老国公爷死了不久,这李妈妈突然得疾病去世了,导致林瑞和原主身边在府上一个能用的人都没有,在身边的下人,说不定早就已经被二房的人收买了,要不然怎么会弄一个大男人睡在原主身边,都没有人发现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