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绝地逆袭 > 第38章 女保镖的爱情-逃出生天
    “你以为你是谁,一个玩物而已。”三当家的一个贴身保镖走了过来,鄙夷地说道,然后掏枪对准丰雪的头:“小心老子一枪毙了你。”,丰雪愣愣地放开抱着越峰,越峰心痛地看了丰雪一眼上了直升机。

    而这时,三当家由一堆保镖簇拥着由远处走来,大家都一脸恭敬地看着他,现在这里真正的老大是三当家,大家都非常清楚,三当家看了一眼已经上了飞机的全部人。

    “这次交易,务必要注意安全,阿蛮,你就不用去了,留下来吧,基地里不能没有人。”

    兰觅被这句话给震惊到了,自己不能去怎么行?自己反正已经坐在飞机上了,是不可能会再下去的,飞机上一溜的保镖除了兰觅,没有一个人是越峰的人。

    “曾叔,我是老大的贴身保镖,现在老大要去为组织交易一笔大买卖,但你却不让我这个现在他的唯一的保镖跟着,你这样是不是太不尽人情了呢?”兰觅一副冷漠脸淡淡地开口:“好歹他现在还是名义上的老大呢。”

    兰觅把飞机的门一关,然后用枪抵着飞机架势员的头小声道:“快起飞,不然,打爆你的头。飞机上的人都没有想到兰觅会突然拔枪,那些保镖都一脸惊愕地看着兰觅。其实他们也没有想到为什么三当家会突然不让阿蛮一起去交易,有了阿蛮明明更有胜算的嘛。

    他们当然不知道三当家已经和男主君达成协议,由那边的人把越峰带走,而这一批军火又可以少一成的价格带回来,这是非常合算的买卖。

    飞机在没有三当家同意的情况下起飞了,三当家又不能下命令用枪把飞机给打下来,看着远去的飞机,三当家急得跳脚,那个阿蛮啊,自己明明是为了救她,她怎么就不明白呢?

    三当家是希望干了这一票就可以收手,然后由黑转白了,对于他来说,由黑转白,他认为自己是非常容易的。因为那个满身都是罪证的人从此就消失了,在正道上自己也是有人的,多花些钱就可以把自己洗得一身白。

    他是舍不得阿蛮去送死,因为对方要带走越峰,不可能连他的保镖也一起带走,阿蛮跟着,又少不了一场打斗,他们很有可能会杀了阿蛮的。阿蛮怎么就不明白自己的苦心呢?但他又不能把实情告诉阿蛮,三当家回到别墅之后倒在沙发上给还在飞机上的人发信息,信息是让他们保护好阿蛮。

    直升机直达边陲山顶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保镖们一下飞机打开机手就看到了三当家发的信息,大家都一脸不理解的看了兰觅一眼,难道其实阿蛮也已经叛变了,现在阿蛮其实是三当家的人。

    下了飞机之后对方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双方进了山顶的一个废弃庭院式建筑,听说这里以前住过大地主,后来住了很多家农民,再后来那些农民都嫌弃这里不方便,都搬下山去了,但建筑还保留着。

    交易在庭院的空旷地进行。这次交易的是五千把米式机枪。用的是最安全的现金交易。进了庭院之后兰觅一直注意听一切动静,找到了那间可以逃身屋子,把那个窗子上的障碍物全部掰开,以免这些阻挡会耽误时间,然后站在越峰身边只相距半米。

    正在交易时果然空中飞来很多架飞机然后向交易区域开火,兰觅第一时间拉着越峰向那间唯一可以逃身的屋子跑去,但这时,交易方向越峰开了一枪,越峰刚到门口就扑到了地上,兰觅大惊失色地把越峰拖了进去。

    火力太猛烈,很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倒地身亡了,集中火力开火之后从飞机上吊下来几百个武警。而这其中就有丰雪,兰觅看到了,越峰也看到了,丰雪看到越峰他们时,直接堵到了门口,然后关掉了那扇破败的门。

    越峰的腿受伤了,兰觅看不是致命部位,松了一口气。越峰显然是也看到了丰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疼痛都忘了。兰觅这时候才不管越峰是多么的震惊呢,再愣在这里就没有小命了,丰雪关掉那扇门,没有其他人发现他们,兰觅抓住越峰从的窗户跳了出去快如闪电般串入森林之中。

    兰觅把越峰抓到背上一路狂奔,虽然知道越峰受伤了,但这里并不是疗伤的好地方,必须要到更远的距离才行。

    “为什么会这样?”越峰在兰觅的背上自言自语,他还没有从打击从回过神来,他的阿雪,软软糯糯的阿雪,居然是卧底,这让他怎么接受得了。

    “就是你想的那样,丰雪是卧底。”兰觅说道,反正他不是已经看到了吗,那个女人并不是软妹子,她也是一个战斗力不错的女汉子。

    “你放心,这个时候的三当家已经被警方给抓了,而且是有大量的证据指控他,他再也控制不了你了。”兰觅接着道。

    “阿蛮,你怎么知道?你们都瞒着我,就我一个人是傻子。”越峰伤心欲绝地道。

    兰觅翻了个白眼,现在还有心情纠结这些,这时候的越峰好象已经忘了自己的腿受伤了,血还不停的流着,他一直在纠结所有人都骗了他。

    兰觅算了算距离,差不多跑出了两公里路,然后把越峰放了下来,然后拿出事先买好的疗伤用品给越峰消毒,然后包扎伤口。然后再背起越峰继续上路。

    兰觅觉得,自己真的是老妈子的命,第一个任务照顾阿瑞就象照顾自己的儿子似的照顾,而这个任务又是天天操心这个男人的小命,现在还要背着个男人翻山越岭,这人生简直不要太苦逼了。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山顶人声鼎沸,兰觅感觉背上的人不对劲好象没有力气抓稳似的,开始下雨了,好象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兰觅抹了一把脸,脸上身上全都湿透了,汗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别提多难受了。

    而这时,丰雪和他的长官还在山顶清点人数,丰雪悄悄把一条越峰的手表带到了一具男尸的手上,然后再在脸上用无声枪开了一枪,总之是让这个男人的脸面目全非,让人认不出来。

    这次一个都没有逃脱,人数和上报的人数对等,长官露出欣慰的笑容。一些活口已经被飞机运走了,两边人马都留了活口,这次一次性端了一黑帮组织,而国际犯罪集团也找到了突破口,可说是大获全胜。

    丰雪来到长官身边道:“长官,发现了黑帮头目的尸体。”

    长官转过身来,一脸和蔼:“阿雪,辛苦你了,这次你又立了大功。”

    丰雪目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遥望天空,父亲他会支持自己吗?可能他不舍得自己的女儿以身犯险吧,他更不愿看到自己的女儿这样糟蹋自己吧。

    丰雪14岁进入警校学习,一直都是学校的佼佼者,但自从16岁那一年,发生了那样的事,同学们看到她,不是一脸同情,就是一脸鄙夷,后来毕业之后进入警局,那些同事们都会用怪怪的眼神看她。

    在警局只呆了半年,丰雪自请当卧底,她发誓要杀光那些黑社会,要杀光那些奸.淫妇女的畜生。

    阿峰不是那些畜生,黑社会里也不是个个都是坏人,阿峰和阿蛮都不是,阿峰其实是很有同情心的男人,那些重案组的罪证都不应该由他来背,丰雪看着长官道:“我可以把这个老大挫骨扬灰吗?”

    长官愣一愣:“阿雪,死都死了,何必呢?我们要运回去做DNA鉴定的。”长官用手拍了拍丰雪的肩膀,好象是在安慰她,谁都知道丰雪在黑社会里当卧底会干些什么,警局里有些人的嘴脸,长官也非常清楚。他甚至都劝过丰雪不要再做警察,但这个女孩是铁了心一般要一条道走下去,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丰雪心尖一颤,作DNA鉴定,那不是穿邦了吗?这怎么行,阿峰好不容易脱离了二当家和三当家的控制,如果作DNA鉴定,发现阿峰没死,那不就成了通缉犯了吗?

    丰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拿着火枪走到那具假老大的尸体面前,对着尸体一阵狂喷,这具尸体马上燃起了熊熊大火,做得也太明显了,但丰雪真的顾不了那么多了,寄希望于在长官面前蒙混过关。

    长官脸色有点不好,走了过来:“阿雪,你这样,让我没办法向上面交代。”

    丰雪冷厉着一张脸:“我为国家做了那么多事,端了那么多黑帮窝点,难道不能处理一具尸体吗。”这个男人,是她第一次动情的男人,以后再也没有什么交集了,但她希望他能活着。

    长官叹息着拍了拍丰雪的肩膀道:“越峰他是我儿子的同班同学,真是可惜了那个品学兼优的孩子。”长官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看来阿雪对那个男人已经动了真感情。

    “哎!你要处理就处理吧,以后不要做卧底了,我担心你再感情用事。”

    丰雪听到长官的话直起身来,一脸彷徨地看着长官:“穆叔,你不让我做卧底,我又能做什么?我在警局呆着,别人都拿有色眼镜看我。”她想起那些或同情,或轻视的眼神就会如坐针毡,她在同样是警花的同事面前是那么的自卑。

    “孩子,穆叔也不希望你以身犯险,你可以做其他工作,可以不用当警察的。”见丰雪泪流了一脸,长官非常心疼。

    “哎,好吧,这事,穆叔帮你瞒着,希望那孩子能改邪归正。”长官脸上有对老友的愧疚之心。当年,要不是警方出动慢了点点,也许老友就不会死,阿雪也就不会经历那痛苦的事,他一直都是自责的,自责于自己没有以最快的速度赶去救他们。

    这个长官是丰雪爸爸最好的朋友,当年也是丰雪的爸爸走之前给他发了一个信息,所以最后丰雪才得以获救,但这个长官经常都在自责,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快一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