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绝地逆袭 > 第42章 女保镖的爱情-回家祭祖
    “这是六岁那年,爸爸带着我回来祭祖的时候放在这里的,爸爸叫我把每天的事都记下来,所以我回来时也带着,但后来就忘了带走,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阿蛮,妈妈她就是在这个祖屋去世的。”越峰说到这里眼里又有了悲伤。

    越峰和原主一样两个都是从小就没了妈,可说是同病相怜,所以感情就更加深厚一些。其实当时一同长大的黑二代也不少,但其他的,都没有这样的感情。除了阿蛮的爸爸是越峰的爸爸的贴身保镖以外,还有就是两人都是没妈的孩子,所以两个抱团取暖,相互安慰,如亲兄弟一般。

    “你妈妈她今天肯定很高兴,高兴你回来看她了。”兰觅信口说了一句,他妈妈早就去投胎了,也就是安慰安慰他而已。

    “说得也是,妈妈她一定很高兴,我的日记里全都是对妈妈的思恋。”越峰说着就打开了日记本,一页一页的翻着,那时候不会写字,全都是画的小人,每一张纸上都是他妈妈和他,有时候也画一画爸爸。

    但当翻到最后一页时,越峰看到了他爸爸的字迹,“阿宝卧室第二块砖”。阿宝就是越峰的小名,越峰皱着眉头,这是爸爸什么时候写的?越峰把日记拿到兰觅面前:“阿蛮,你看,爸爸什么时候在上面写了几个字?”

    兰觅接过日记本看到这几个字一下就明白了,越峰的爸爸把钥匙放在这个卧室的第二块砖的下面。兰觅抓住越峰的手道:“阿峰,也许,你爸爸给你留了遗言,快找找,第二块砖在哪里?”

    一听说有老爸的遗言,越峰激动得跳了起来,然后四只角的第二块砖都成了他的目标,兰觅从包里拿出一把刀,然后开始折腾那几块砖,前三块撬开都没有任何东西,当撬开第四块时,发现里面的质地不一样,再继续撬,果然里面有一个小匣子,越峰一阵激动地拿了出来,然后打开小匣子,里边有一封信和一把钥匙。

    越峰拿出信来,只有十几个字,就是银行地址,后面还有几个字“摆脱黑道”。看到这里,越峰再也控制不住抱住兰觅抽泣起来,兰觅轻轻拍着越峰的背:“想哭就哭个痛快吧。”

    “阿蛮,谢谢你,谢谢你陪着我,我是男人,不能动不动就哭。”越峰把兰觅抱得更紧了些。

    “想哭就哭,哭也是一种情绪宣泄。”兰觅继续拍着越峰的背:“哭出来就好了。”

    “你这样说,我反而哭不出来了。”

    等越峰整理好情绪,两人就准备离开了,趁现在天黑不容易被人发现,越峰把日记本放进包里,然后再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那本小时候的相册,然后放进口袋准备出发。

    两人刚走出祖屋,迎面就出现几十个黑衣人,兰觅感觉非常不妙,也许自己和越峰的行动一直都有人监视,为什么那么快就有人发现?难道是这里一直都有人在蹲点吗,是男主君的人?他们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宝物的下落。

    黑衣人二话不说就开始向两人动手了,兰觅拦在前面和这些黑衣人对战,因为对方人太多,兰觅后来就感觉力不从心了,急得兰觅一身冷汗,本来以为这个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了,现在看来并没有,越峰还是会有生命危险。

    而这时,越峰已经被对方的人控制住了,兰觅只有很不甘心地停了手,看来这些人也没有想杀他们的意思,兰觅想,他们就是想要那件宝物吧,到底是什么东西?以兰觅的心给他们就是了,小命比那东西重要。越峰和兰觅被押送到一辆轿车上,要被拉到哪里,那些人也没有说话。

    经过几个小时的长途奔跑,轿车在一座豪华别墅前停了下来,两人被带了进去,大厅里并没有人,两人被带到屋中央就没有人理他们了,那些黑衣人也退了个干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把人挟持来了,又把人凉在一边,是几个意思?

    过了好一会儿,从楼梯上下来一个美男,兰觅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个男人是谁,不就是男主君吗?只见他带着邪魅的笑容缓缓地走了下来,他往屋中央一站,兰觅和越峰都成了背景板。

    男主君给兰觅他们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然后坐到了沙发上,兰觅和越峰也只有坐到沙发上去。一会儿就有佣人来上茶,点心,这半夜三更的,好象这里的佣人都不用休息似的。

    男主君优雅地端了一杯茶抿了一口道:“今晚找你们来,是有事与你们相商。”

    “什么事?我们好象不认识你吧。”越峰说道。

    “以后就认识了,你手里的钥匙拿出来吧,主动交出来,我会放你们一条生路。”男主君一副悠闲自得的样了,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越峰下意识地不想把爸爸留给他的东西交给别人。

    而这时兰觅的想法却是今天如果不把钥匙交出来就会死在这里,兰觅觉得小命更重要一些,这男人目前来说还没有杀意,他的那些打手在控制住兰觅他们时完全可以把他们杀了,然后再收身,那钥匙也会找得到,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而这时,楼上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君杰,这么晚了,你还有客人?”然后一个美丽的女子从楼梯上缓缓走了下来,越峰震惊地转过头去,兰觅也转过头去看,只见丰雪姿态婀娜,仪态万芳地缓步行来,见到兰觅他们时,好象不认识一般。

    兰觅捏了一下越峰的手,让他骚安勿躁,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害得丰雪万劫不复。丰雪坐到男主君林君杰的身边,然后向兰觅他们扫了一眼:“两位客人今天要住在这里吗?我去给你们准备住的地方。”

    林君杰抓住丰雪的手,然后一脸宠溺:“不用你那么辛苦,他们一会儿会走。”然后在丰雪的脸上亲了亲:“你早点去睡吧,不要等我了。”

    “好。”然后丰雪站起身来,慢慢往楼上走,兰觅一直用余光注意着丰雪的一举一动,只见丰雪到楼梯口时,手背在背后向兰觅打了一个手势,这手势只有越峰和兰觅可以看得懂,这手势还是丰雪教他们的。

    交,救人,这是丰雪的意思,交,难道是要越峰把钥匙交给男主君,救人又是什么意思?救谁,好象没有人需要救吧,救阿雪,不可能,阿雪还需要兰觅他们救吗?兰觅想了半天,难道男主君他要救人,所以必须要越峰爸爸手里的那件宝物吗?

    传说那件宝物能让人起死回生,而男主前几年也没有迫切需要这东西,但就近一年特别强烈,到了势在必得的地步,难道是真的为了救一个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人吗?

    而这时,越峰已经忍得双眼通红,脸色铁青了,他明明知道阿雪是卧底,但当他看到阿雪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时,还是痛苦得不能自己,当看到阿雪和这个男人就象恩爱夫妻一般生活时,更是没有办法呼吸。

    但他又不能质问阿雪,他不能让这个男人知道阿雪是卧底,自己这样的人或许再怎么都不会伤害阿雪,但这个男人就不一定了,也许知道阿雪是卧底之后,会毫不犹豫地一枪毙了她吧,越峰痛苦地揉了一把脸。

    兰觅权衡了利弊之后从越峰包里拿出一个盒子,然后拍到桌子上:“你要的钥匙,你要说话算话,放我们走。”兰觅说完拉起越峰就往外走,再不走,看越峰的样子快要崩溃了,万一控制不住跑去抱住丰雪怎么办?

    “够痛快,这东西,我也不会白要,五十亿米金,我花钱买下来,”男主君说完这话就开始填支票,一会儿功夫,五十亿的支票就被佣人交到了兰觅的手里。

    兰觅和越峰都被这50亿米金给砸晕了,这男主出手也太阔绰了,难怪有这实力说白就白,与其去想那未知的宝物,还不如这50亿米金,来得更实用一些。

    两人再次被黑衣人开车送了出去,兰觅一直担心他们半道上杀人灭尸,但并没有,他们把兰觅和越峰送到机场,然后就走了,兰觅一直都在担心有人开黑枪,但也没有,看来他们真没有打算杀了他们,这个男主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坏嘛。

    等两人坐上飞机回了家才终于把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这一趟得到了50亿米金,好象并不是什么高兴的事,越峰一脸的痛苦,回家洗了个澡就睡了,倒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想的都是阿雪,他的阿雪再也不属于他了。

    兰觅也是收拾一下就睡了,实在是这一趟太心累了,他们的小命就在男主的一念之间,也许是男主君不屑于要他们的命吧。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能让人起死回生的宝物吗?不可能吧,到底是什么东西呢?现在兰觅又开始好奇了,还是就让它成为秘密吧,等回了空间再看剧情回放,如果有机会回去的话。越峰对丰雪用情至深,兰觅并没有信心让他爱上自己,那就顺其自然吧,时间是最好的良药,等他慢慢把丰雪从心里淡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