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绝地逆袭 > 第45章 女保镖的爱情-爱你阿蛮
    第二天兰觅做好两人的早餐没有叫越峰,自己先吃了,以前兰觅总是要叫越峰起床一起吃,但,现在兰觅心情不爽,不想面对他,所以就自己吃了先走了。

    越峰起床时,兰觅已经去上班了,从来都是一起吃早餐的,突然一个人吃,越峰非常不习惯,草草吃了点东西也开车去公司。

    到了公司,越峰总是坐立不安,总觉得少做了一件事,想了半天才想起,昨晚本来要解释他和那个女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但后来就忘了。想到这里他赶紧火急火燎地跑到兰觅的办公室,但推开门发现兰觅不在。

    “越总,曾总她出去了。”兰觅的秘书在大办公室,见越峰非常焦急,赶紧站了起来,走到越峰身边:“越总,曾总是不是谈恋爱了?今天来了一个好帅好帅的帅哥哦,居然比您越总还要帅很多倍。他们一起在办公室谈了好久,然后又一起出去了。”

    秘书见越峰脸色不大好看再接再利地道:“您不知道,曾总可是公司大部分男同事的梦中情人呢,我们曾总又漂亮又能干,肯定追她的人很多吧?”

    兰觅的秘书是个非常会察言观色的小姑娘,她总觉得两个老总之间有一层别样的情愫,但两人在外人面前公开的身份又只是好朋友,好哥们。

    曾总看到越总和其他女人调情,曾总会很生气,而越总看到曾总生气,马上又会去讨好曾总,反正觉得他们的关系怪怪的,今天给他们加把火,看能不能燃烧起来,免得看着让人着急。

    越峰听得眼皮直跳,阿蛮现在已经成了很多人争抢的对象了?当初那个看起了象男人的阿蛮一去不复反,现在的阿蛮美丽时尚又能干,有很多客户都说阿蛮就象模特儿,青年才俊看上阿蛮一点都不奇怪。

    如果有哪个男人敢来和自己抢女人,自己可要用黑道手段了,越峰阴恻恻咬牙切齿地想着。

    越峰一想到有个美男把阿蛮带走了,感觉心都好象被掏了一块似的,飞快地到自己的办公室拿了外套和手机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打电话。

    一想到阿蛮和别的男人正在哪里卿卿我我就没有办法呼吸,但电话打过去之后却是关机。越峰气得差点把手机拍到地上。

    到了公司大门口,越峰不知道要往哪里去找,平身第一次为阿蛮这么着急。越峰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到处找着,把平时两人去过的地方都找了一片,但始终没有看到他心心恋恋的人儿。

    下午越峰一身疲惫地回到公司,但兰觅还是没有回来,气得他把自己的办公用品都砸了,心急火撩的越峰想着种种可能,也许他们早就认识了,是不是她的心已经被那个男人勾跑了?他们现在到了哪一步了?是不是已经有了关系了?越峰越想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等她回来,一定要好好收拾她一顿,如果自己能打得过她的话。

    这一天越峰连饭都忘了吃,到了下班的时间点,越峰一个人无精打采地回到家,希望回家之后能有惊喜,也许阿蛮已经回来了。但推开阿蛮的房间门一看,阿蛮不在,阿蛮并没有回来。越峰鬼使神差地走进兰觅的房间,以前从来没有在阿蛮不在时自己一个人到阿蛮的房间,房间里整整齐齐,布置简单雅致,掀开被子躺到床上,被子上有阿蛮身上独有的香味儿。闻到这个味道就会让他想起自己差点死的那一夜,阿蛮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雨水,特别让人感动,越峰想到这里就流下几滴清泪。

    天渐渐黑了,但阿蛮还是没有回来,越峰躺在床上总是禁不住要想阿蛮是不是和那个同她一起出去的男人接吻了,甚至是不是已经和那个男的上床了,想到有这种可能,就再也躺不下去了,从床上爬起来到小区门口去等着。

    越峰一直煎熬地等到晚上十点,小区门口开来了一辆豪车。越峰和兰觅为了低调些,买的也只是普通的车,住的也是兰觅最开始买的普通小区房。

    豪车开到小区门口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美男,这男人一身灰色订制套装西服,身高足有1。85米,一张俊逸的脸庞,目光幽深,气场强大,一看就非池中物,原来和阿蛮约会的是这样的男人,连一向很自信的越峰在他面前都会感觉有点自卑。

    男人绕到车的另一边之后再打开车门,然后非常绅士地请车里的女士下车,不出意外,从车里出来的果然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阿蛮。阿蛮甚至还披着男人的西服,只见阿蛮下车后把衣服递给那个男人,然后给男人说再见。越峰这时候躲到了大门口的柱子后面。那个男人目光似有情愫,目送阿蛮进了小区才开车离去。

    越峰的牙齿咬得咯咯响,要和这么一个气场强大的男人抢女人,看来有一场硬仗要打。

    兰觅回到家见越峰不在家也没有在意,说不定去泡妞去了,最近好象越峰爱上了泡吧。兰觅决定放弃攻略越峰的心,不知道给原主重新找一个优秀的男人她接受得了不。

    越峰回来时兰觅已经到洗手间洗澡了,听到哗哗的水声,越峰好想推开门去检查一下阿蛮的身体,看她是不是和那个男人做过亲密的事。兰觅洗好澡穿着卡通睡衣打开门,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兰觅的面前。兰觅吓得后腿几步,要不是想到这屋里就只有她和越峰,可能这时候兰觅已经飞起一脚把人踢得老远了。

    兰觅见到了一张憔悴的脸。越峰从来都是阳光灿烂的,而且被兰觅照顾得很好,脸上一直都是白白嫩嫩的,什么时候见到那么憔悴过。

    “阿峰,你要装鬼吗?吓人一跳。”兰觅挤开越峰自顾自地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拿起一本杂志看。

    “阿蛮,你老实交待,你今天到哪里鬼混去了?”越峰的语气就象充满怨气的小媳妇。一想到阿蛮还披着别的男人的衣服就没有办法淡定,想到自己从来就没有那么细心过,从来没有拿过自己的衣服披在阿蛮的身上,这样一对比,阿蛮肯定会觉得那个男人更好吧。

    “今天见了乔家的大少爷,他想和我们公司合作开发一个水上乐园,乔家,你知道吧,帝都的豪门,百年世家。”兰觅一边看杂志一边说,都没有抬头看越峰一眼。

    “那为什么那么晚才回来?而且手机关机,而且回来之后还披着男人的衣服。”连珠炮般的问话终于让兰觅抬起头来。

    “你看到了,那你怎么不叫我啊?我还以为你又去泡美眉去了呢。”兰觅一脸吃惊状盯着越峰:“手机昨晚不是没有充电嘛,今天又有急事出去,所以没有开机,是公司有什么事吗?有事你可以搞定的嘛。晚上参加了一个饭局,所以回来晚了,不好意思。以后一定会给你说一声。”

    越峰听说只是参加了一个饭局心里好受了些,阿蛮从来不对自己说慌,他是知道的:“什么又去泡美眉,我一个都没有泡过。”说完挨着兰觅坐下来,兰觅向旁边挪了挪。

    “沙发那么大,你挨那么紧干什么?你去自己房间去,不要打扰我看书。”兰觅推了越峰一把,越峰因为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全身发软,直接被推到地上。

    “你这女人,怎么从来学不会温柔,看哪个男人会要你。”越峰也是脱口而出,但想到现在的阿蛮已经是抢手货,赶紧闭嘴。

    “怎么一推就倒啊?我记得你也是练过散打的啊,怎么就成了文弱书生了?”兰觅抓住越峰的手把越峰从地上拖了起来,越峰趁此机会直接扑倒在兰觅身上。因为兰觅刚洗过澡那香味更明显一些,眼睛闪闪发光,头发还带着水气,越峰瞬间起了生理反应,抱着兰觅直接亲了下去。兰觅懵了半秒把越峰推了出去,越峰被摔得四仰八叉。

    “越峰,少来这一套,昨天才和一个女人鬼混了,今天又来撩我,真不是个东西。”兰觅气得满脸涨红,感觉这个越峰就是一个渣男,好想撂担子不干啊!但原主喜欢,没有办法。

    “阿蛮,我没有和那个女的发生关系,真的,你相信我。”越峰可怜巴巴地从地上爬起来,又挨着兰觅坐下:“我看她长得象阿雪,所以脑子一时懵了,但后来清醒了。真没有发生什么事。”

    “没有发生什么事,能呆两个小时,如果没有发生什么事,不应该是两分钟就出来了吗?我可是等了你两个小时呢。你也不用给我解释,我们只是合伙人,好兄弟的关系,你找多少个女人与我真没有关系。”兰觅见越峰又挨得紧紧的,很不自在地往边上挪了一段。

    “阿蛮,我,我一想到阿雪心里就难过,所以在卫生间里哭了很久,都不知道哭了多久。”越峰说完自顾自的再往兰觅身边凑过去。

    兰觅想了想,越峰走出酒店时好象是有哭过的痕迹,当时兰觅还在想是不是太激烈了,那是兴奋的泪水?

    也许他说的都是真的吧,他没有忘记丰雪,兰觅的心情缓和了些,她宁愿自己一直呵护的人没有办法忘记旧情,所以没有办法完成任务,也不愿他就是个花心大萝卜,所以自己完不成任务。

    “好吧,相信你了,你可以进你自己的房间了吧。”兰觅又低头看起书来。越峰见兰觅还是没有打算理他,心里说不出的失落,也许阿蛮他就只把自己当成好兄弟吧,要怎么组织语言表白呢?越峰越想越纠结,想了很久最后只有一句。

    “阿蛮,我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好饿。”说完借故倒进兰觅的怀里,然后把脸埋在兰觅肚子上:“阿蛮,我爱你。”在兰觅听来好象在说腹语根本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只听到他说饿了。

    兰觅直接起身准备去厨房给越峰煮面条,越峰因为实在是饿得发软又被带倒在地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