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绝地逆袭 > 第107章 玛丽苏女主-雀占鸠巢
    “啊?”妈妈后退了几步,兰觅的心又冷了几分,她在女儿和那两父子之间选择了丈夫和儿子。

    其实兰觅也能理解,女人嘛,如果没有丈夫,就会好象没有主心骨似的。但就是忍不住犯酸,如果今天要出去住的是儿子呢,可能妈妈赶紧就收拾东西一起去了吧。

    “妈妈,你已经选择了他们,你想和他们住在一起,对吗?我没意见,我还有一处别墅,我搬到那边去,你们就住在这里,就和从前一样,我一个人住惯了,没什么。”兰觅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给原主争取一下,兰觅把头放在妈妈的肩膀上,拥着她,这是原主唯一的亲情啊,好纠结。

    “妈妈,我爱你,我希望你能经常去看我,经常给我打电话,不要象从前一样。”妈妈听到这话,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抱着兰觅哭得声嘶力歇。

    兰觅轻轻拍着妈妈的背脊,要哭就哭吧,再哭猛烈些吧,大声哭出来对身体更好一些。妈妈一直压抑着,默默流泪,身体里的负面情绪没有办法全部释放出来,一直郁结于心,早晚会出事的,希望今天能把所有的郁结都哭得没了。

    妈妈哭够了,终于停了下来:“安妮,妈妈以后会天天给你打电话,每周都去看你,给你准备好吃的,你的妈妈一直活在阴影里,但以后妈妈要为你和你的弟弟好好的活着,妈妈会坚强的。”妈妈揉着兰觅的头发,虽然眼睛还是红肿的,但从妈妈的脸上好象看到了坚定。

    兰觅点了点头,妈妈能改变,对于原主来说是好事,整天看到一个泪浸满行的妈妈,兰觅其实真心觉得好累。希望原主回来面对的是一个开朗的,体贴的妈妈。

    兰觅提着自己的包下楼了,两父子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兰觅并没有理他们,拖着行礼箱一路往外走,弟弟过来帮兰觅拿东西。

    “姐,要不,我送你吧,你住哪里?”

    兰觅看了弟弟一眼,一脸的稚气,但好象姐姐提着东西走是理所当然似的,因为姐姐很多年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了,所以他是一脸的无所谓。

    便宜父亲也是无所谓的样子,看着兰觅拖东西走,他也没有象妈妈一样说点煽情的话,反而是一直都在不停的欣赏着这栋别墅的布局,这栋别墅还不错,比安家的别墅还要宽阔,真是越看越满意,只是拿眼神瞄了兰觅一眼就把头转开了。

    兰觅摇了摇头,这两父子是要雀占鸠巢的意思呢。想来想去,妈的,我为什么要走?要走也是他们走吧,脑子怀掉了吗?肯定是被这一家子气的。

    兰觅喜欢买房子,现在她手里有好几套别墅,其实送一套给原主的爸妈弟住也没有关系,只是一见安海天看着房子时那贪婪的目光就让兰觅非常的翻胃。

    兰觅把东西一放,坐到了沙发上:“这套别墅我很喜欢,还是我住吧,你们,我已经给你们找到住的地方了。”兰觅干脆卷缩在沙发里,拿起手机打电话。

    一会儿,就有保镖过来搬东西了,两个黑衣人站在门口,象门神似的。

    “你这个不孝女,你要把你爸爸赶走吗?”安海天见这阵仗气得暴跳如雷,弟弟也是一脸幽怨地看着兰觅,不是说你走吗?怎么你又不走了,要我们走。

    “我要是不孝,会帮你还了五个亿的欠款吗?我要是不孝,还会给你们安排住的地方,快去吧,不然,一会儿住的地方也许就没有了,拜拜不送哦。”两个黑衣保镖提着安海天还没有来得及提上楼的东西往外走了。

    气得安海天好象要马上冲过来打兰觅,妈妈一把拉住了安海天:“有住的地方就不错了,快走吧。”然后转过头来对兰觅说道:“安妮,妈妈先过去收拾着,妈妈把那边安顿好就来看你。”

    兰觅欣慰地点了点头,看来妈妈没有怪她不让他们住这套房子。

    “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弟弟好象也很生气,兰觅只是瞟了一眼弟弟。

    “好好学习哦,弟弟,不送。”

    一家三口终于走了,这下清静了,哎,自己肯定是被他们闹得脑袋断路了。

    其实兰觅给他们住的也是别墅,只是没有这套面积大,位置没有这里好,装修没有这里好而已。

    第二天一早,兰觅照常去上班,兰觅刚到办公室门口,秘书就走了过来,然后恭敬地道:“安总,有一个男人现在在会议室,他说找您。”

    兰觅走进办公室一看,原来是安海天,今天的安海天西装笔挺,脸上也是收拾得干干净净,见兰觅来了,他只是做了一个手势,好象是上级对下级一般,兰觅懒得计较,盯着安海天的脸看了好一会儿。

    安海天被兰觅看得有点不自在,然后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好象是在确认,脸上是不是有脏东西。

    “安妮,我今天是来上班的,你的秘书小妹居然不准我进你的办公室,我说了,我要来当董事长的,你如果想工作,爸爸也同意,你可以坐总经理的位置。

    这个公司没有爸爸来看着怎么成呢?你什么都不懂,万一没几个月又垮了怎么办?还有,这股份的问题,最好就是分摊到我和你的弟弟身上,也可以给点给你的妈妈。

    而你,反正都要嫁人的,留有安家的10%足够了。”安海天说完之后,感觉有点口渴,喝了几口水继续说道:“你哪里来那么多钱收购公司的?还不是因为有一个楚家大公子吗?你就等着嫁给他就好了,还管什么公司呢?我这两天约他谈谈,早点把你们的婚事给定了。后面你要忙结婚的事,忙都忙不过来,哪有精力管公司的事?”

    兰觅坐着,一直都没有说话,就等着便宜老爸把他的想法全部说出来,只是冷冷地盯着他。安海天被兰觅冰冷的眼神给冷得打了个哆嗦。

    “怎么了,女儿,怎么不说话,爸爸说的对不对?”

    兰觅吸了一口气,这男人真的是太极品了,完全刷新了兰觅的三观:“安先生,再次重申,这公司不是你的,你没有一分钱的股份,所以做董事长你没有这个资格。

    你知道我为你还了多少欠款吗?总共5。4258亿,我想起那时候我已经还了你一亿的抚养费了,你觉得我还欠你吗?还应该把整个公司都给你吗?你别把自己的女儿当成傻子,你这个龌蹉的男人,禽兽不如的东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做的恶心事,如果你再敢到公司来,小心,现在你们住的别墅被我收回哦。”

    安海天听到兰觅说当年的事,心脏一阵抽紧,脸色迅速苍白,嘴唇一阵颤抖,当年的事,她怎么会知道?难道是夏天羽说的?

    安海天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再也不敢看兰觅一眼,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公司,那时候见到花骨朵一般的女儿,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异样感,午夜梦回时,总是想着那充满青春气息的娇躯。

    女儿非常粘他,他总是对女儿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幽香迷醉着,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这龌蹉的思想非常不正常,所以一直都克制着。

    女儿15岁生日那天,女儿喝醉了,他把女儿抱上楼放到床上,看着女儿的睡颜一时没有忍住,而这时,夏天羽听说女儿醉了,跑到女儿的寝室来看,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