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绝地逆袭 > 第121章 仙途-真开山斧
    凯子师父更是不确定了,居然还有天生速度快,力气大的孩子。其实凯子师父早就注意到兰觅了,宗门好些长老都注意到兰觅了,特别是自己的弟子输给了她的,就更加注意了。

    凯子师父已经看了兰觅很多场比赛了,凯子会输给她,其实是在他的意料之中,这孩子除了灵根差了些,其他什么都好,天生力气大,不就是炼器的好苗子吗?

    凯子师父想到这里,看着兰觅时眼睛亮闪闪的,把兰觅看得莫名其妙,难道看起来可爱的娃娃脸凯子师父其实是个变态,怎么会以这样的眼神看她呢?现在的兰觅眼角那块疤痕可是非常刺眼的,和美一点都不沾边,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只见凯子师父从包里拿出一个储物袋来,然后从里边拿出一把斧头,一看那闪亮亮的程度应该是一件法器,不可能是普通的斧头,难道他要把斧头送给自己吗?这好象有点不好意思呢,但真的好想要哦。

    凯子师父轻咳了一声,拿着斧子对着空气乱砍一气,一点没有正行,兰觅再次看得莫名其妙的。

    “这把斧子叫开山斧,这可是我师祖传下来的,你如果能在大比中获得前十名,我就把这把斧子送给你,并且还要收你为亲传弟子,你看怎么样?”

    兰觅一听说那把斧头也叫开山斧,好一阵惊异,和自己炼的《开山劈雳斧》名字有三字相同。

    兰觅眼里冒着绿光,还以为这把斧头要马上送给她呢,搞了半天,他是把斧头作为诱饵而已,如果能获得前十,才会送给她。

    也许他看到了自己的价值吧,兰觅是这样想的,但兰觅现在不想把话说死,总觉得这师父有点没正行。

    兰觅捞了捞头发一派天真:“请问,您贵姓。”

    凯子和凯子师父都被兰觅的话雷到了,居然有人不认识他。凯子不停的向兰觅使眼色,兰觅自己也揉了揉眼睛,自己真不知道嘛,这一年多,自己可说从来没有与宗门的高层接触过,怎么会认识人家。

    好吧,凯子师父好象也没有计较:“神器峰峰主逍遥子”逍遥子如是说。

    兰觅听到逍遥子这个名字又差点笑喷了,一会儿还丁春秋呢,这两师徒的名字都非常有笑点。不过兰觅是个非常懂礼貌的孩纸,所以规规矩矩地给逍遥子行了个大礼,叫了一声师叔。

    自己也算是认识了一个大佬的人了,兰觅如是想。今天兰觅还要比试两场,凯子因为比赛输了,止步于两百强,但从他的脸上也没有看出悲伤,两师徒勾肩搭臂地走的。看起来一点都不象师徒,更象是两兄弟。

    后面的两场,兰觅都是最先和他们战斗一段时间,兰觅的武器始终是短板,后来干脆不用斧头了,直接用手劈,手刀带着灵力,加上怪力神功加持的力量,反而把人家有武器的打得节节败退。

    炼气期的孩子上场最先最好不要用太多灵力,因为练气期的孩子本身体内灵力是非常少的,用完灵力之后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那时候对方再攻击你时,你几乎没有招架的余地。

    今天的比赛兰觅都算是没有多少惊险就过了,明天是进入50强的弟子的比赛,兰觅一早就回去修练了,今晚一晚上一定要把体内的灵力储备得足足的。

    虽然兰觅一直都是靠体力和速度在跟人战斗,但明天的比赛就不一定了,越是往面,对手越历害,虽然兰觅有速度上的优势,但是人家有法器,而自己只有一把破斧头的情况下,兰觅也不敢托大。

    第五天,50强除了兰觅,全部都是亲传弟,这突兀的另类吸引了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就算是宗门的长老们都齐刷刷地把目光放在了兰觅身上。

    兰觅穿的杂役弟子服饰好象已经破了一块,脚上的鞋子也是破的,作为杂役弟子,一年只有一身衣服可以领,所以穿到领衣服之前这身衣服已经不能再穿了。

    杂役弟子的衣服其实也就是普通的布料做的衣服,内门以上的弟子,他们的宗门服饰都是法衣,不但不会穿坏,还可以抵挡一部分外力攻击。

    兰觅在一堆亲传弟子中间站着显得是那么的突兀,加之兰觅在自己的脸上整了一块疤,看起来容貌也不怎么样。和这些全都是俊男美女的亲传弟子比起来反而更加突出了。

    宗门大佬们其实是紧张的,他们已经看过这丫头好几场比赛了,他们都没有看出这丫头的特别的本事,好象他们的弟子也是输得莫名其妙。现在的五十强都是没有遭遇过她的,如果遇到了她还不知道谁输谁赢呢。

    在50强对决中,兰觅居然遇到了还在宇文家族时,兰觅在小溪里洗澡遇到的那个周姓少年,现在这少年已经长高了很多,看起来比兰觅高了一个头,当他看到站在台上要和他比武的是曾经把他打成猪头的兰觅时,本能地一阵腿软。

    兰觅也是和他周旋了一阵才把他踢下了场,从对方的出手,兰觅看出对方并不弱,应该是这两年也在刻苦修炼才对。灵力在练气器的弟子来,也算是雄厚的。

    后面又进行的几场比赛,兰觅犹如一匹耀眼的黑马,一路冲杀进了决赛。

    最后能站在台上的居然是两个女娃娃,宗门大佬们已经淡定了,他们的亲传弟子都被这丫头打败了。

    宇文傲雪本来就是天才少女,还让人容易接受一些,但另一个女娃娃呢?穿着破烂的宗门服饰,提着一把砍柴斧头,就这样把他们的亲传弟子踩在脚下,这老脸往哪里搁啊。

    这些一直高高在上的宗门大佬有一种被人打了脸的感觉,他们的弟子都没有能站在最后的比试台上,他们的得意弟子被人家杂役弟子给打败了,想起这事就非常想捂脸好吗?

    而宇文傲雪看着兰觅时,眼里全都是寒光,美丽绝色的小脸紧崩着,好象兰觅是她的仇人似的。兰觅真搞不懂,她的恨又从哪里来,要恨你应该去恨你的渣爹吧。是你的渣爹没有管住自己的下半身嘛,是你的渣爹对不起你娘,你不敢去仇恨他,你把所有的恨都加注在没有权利选择出生的庶妹身上干什么?

    ------题外话------

    亲亲们多多留言,给萌新动力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