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绝地逆袭 > 第122章 仙途-等阶碾压
    宇文傲雪盯着兰觅看了好一会儿,其实兰觅后面的比赛,她每一场都有悄悄关注,越是关注得多,她心里越是害怕,她怕两个人在场上对上时,自己会输给她。

    输给别人,她不会觉得多难受,但要输给自己一直都瞧不起的庶妹,那是万万不行的。

    看台下的人都是莫名期妙的,这两个在搞什么,巅峰对决呀,快开始啊。

    “没想到,宇文家的狗,居然也可以进入决赛。”宇文傲雪说出来的话相当的恶毒,希望用言语攻击来乱了兰觅的心神。

    从前在文宇家,她最多就是无视她,不屑于多看她一眼,但现在的文宇傲雪好象带着恶毒的刺一般,也许她现在是紧张的吧,看她有点发抖的身体,她应该是怕自己输给一向被自己瞧不起的卑贱的庶妹吧。

    兰觅挑了挑眉:“是啊,我是狗,人怎么能生出狗来呢,看来爹也是狗没错了,而你娘是人的话,那就是狗日的,被狗日了,就生下了你,那么你是人和狗的杂交吗?”

    “你说什么?你找死!”宇文傲雪听到一长窜的话,听得最清楚的就是她娘是狗日的,她是狗和人的杂交。宇文傲雪暴怒了,直接来了一招大招,嘴里叫着冰封千里,然后整个比试台都下降到了0下几十度,冰灵根的杀伤力果然巨大的。

    兰觅一招火海填山,把赛场上冰全部融化了,惊得宇文傲雪的嘴都张成了O型,没想到只有练气六层的宇文燕雪可以释放出如此强悍的火灵力。

    而看台下的看客们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难道这杂役弟子是主修的火灵根吗?但一般的五灵根释放出来的灵力都不可能有单灵根的放出来那么强,所以五灵根不遭人待见。加上五灵根的修炼速度太慢,几乎没有办法筑基,那种能筑基的都是走了狗屎运,但也仅仅止步于筑基而已。

    宇文傲雪拿出了她的幻影剑,这剑是他师父送给她的见面礼,平时她都舍不得拿出来用,但今天她一定要拿这把剑杀了这个让她娘亲蒙羞的卑贱的东西。宇文傲雪飞身向兰觅扑了过来,在挥洒间,无数道剑影向兰觅的四面八方射来。

    兰觅只觉得每一道剑影都充满了杀气,兰觅周围马上出现金墙挡住了周围的剑气。然后金墙瞬间幻化成无数只金剑向宇文傲雪刺了过去,宇文傲雪挥剑抵挡,但总是有疏漏的地方,手上被金剑划伤了,头发散开了。看起来有了狼狈之相。

    看台上的宗门大佬都惊得站了起来,这一招又是哪里学来的,金属性可以当土堆使,然后再化成金剑,看来这杂役弟子还修得有金灵根。

    宇文傲雪紧紧地抿着嘴唇,似乎非常隐忍。提着剑再和兰觅开战,这次两人算是实实在在的过招,兰觅的斧头没有过十来招就被人家宝剑给吹断了。宇文傲雪心中一喜,再接再利向兰觅发起攻击,招招狠绝,好象是不把兰觅杀了,她就解不了心头之恨。

    兰觅一点都没有紧张,现在兰觅知道了,自己最历害的是自己手刀发出来的强悍斧气。这比真正的斧子更加锋利。就是不知道和宝剑比起来怎么样,反正兰觅有一个原则,那就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在场中以速度优势浩时间。看谁浩得过谁。

    宇文傲雪一副看死物一般的眼睛看着兰觅,台下的看客再次惊得站了起来,就算是宗门大佬都一脸紧张,那丫头连一件法器都没有,居然可以进入决赛,这真的是太打他们的脸了,他们现在是不希望宇文傲雪赢的。

    因为他们的弟子都输给了那丫头,宇文傲雪如果赢了,孟师弟就更加高傲了,就这样,他都没有怎么把其他宗门大佬放在眼,总是一副我是九天之外的神仙的派头,对任务人都不会笑,最多就是点一下头,傲慢得有一逼。

    兰觅这时候万万没有想到,宗门大佬居然是站在她这一边的,当宇文傲雪再次使用灵力催动剑气,向兰觅的四面八方刺过来时,兰觅堆起了厚厚的土墙再次挡住了剑气,等宇文傲雪用剑划拉开土墙时,并没有看到兰觅,好象是从场上消失了一般。

    宇文傲雪一脸惊异,但兰觅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到了她的身后,然后悄无声息地对着她的背心拍了一掌。兰觅只用了五成力,可以伤了她,不想要她的命。

    其实土墙的防御效果是没有金墙那么强的,现在的兰觅其实已经有点气血翻涌了,幻影剑气从四面八方涌来,躲无可躲,只有使出灵力组成墙壁挡住,但刚才已经使用过金属性的灵力了,再次使用,怕是灵力不济,所以兰觅才退而求其次使用土墙,如果自己不以最快的速度战胜她,也许自己会输给宇文傲雪的幻影剑。

    宇文傲雪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兰觅有几次想把她踢下场,都没有能办得到,说明她也在速度上有加持,后面的几个动作,兰觅注意看宇文傲雪的步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别的那双靴子,原来是传说中的弛风靴。

    想来宇文傲雪为了应付兰觅的速度可是煞费苦心呢,也许她一直都在担心自己会与她对上吧,而弛风靴可以提升十倍的速度,难怪自己和宇文傲雪对上时,速度占不了优势。

    目前来说,自己没有靠山,没有实力,不能惹事,但你都要杀我了,我伤一下你,应该可以吧。兰觅一直都遵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如果她一直把对自己的无视贯彻到底,那么兰觅同样也是把她无视到底。

    但今天宇文傲雪是想杀了她,那么她为什么要忍着呢?

    宇文傲雪吐出一口鲜血扑到了地上。

    整个空间好象都凝固了一般,兰觅站在比试台上,脸色有些苍白,想来是被剑气伤了内府。

    兰觅还在等着宇文傲雪起来战斗,受点伤又算什么呢,有些顽强的,就算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都要战斗到底。

    兰觅是这样想的,但别人不是这样想的,只见一个美如天神一般的男人从天空飞了过来,雪白的长袍如甘道夫的巫师白袍一般,飘飘若仙。

    只见他眉目入画,眼若星辰,鼻若山峰,唇若花瓣,雌雄莫辨,高大修长,模样如神邸一般,只可惜脸若寒霜。他一把把宇文傲雪抱进怀里,然后瞬间释放威压,兰觅只觉得好象有万斤重物压在她身上一般,瞬间倒在地上,嘴里吐出大口鲜血。

    兰觅只来得及一句:“草尼玛”然后就躺在地上动不了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等阶碾压吧,果然高阶修士可以瞬间要了低阶修士的命。自己是不是马上就要死在这里了呢?居然有不讲规矩到比试台上杀人的师父。

    看人家师父那一脸的怒容,看着兰觅时全是恨意,好象自己已经把她家的徒儿杀了似的,兰觅心里充满了嫉妒,她也想有一个这么护短的师父。

    ------题外话------

    亲亲们多多评论,多多收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