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绝地逆袭 > 第123章 仙途-大厅议事
    在兰觅闭上眼睛之前,看到天空飞来了好几道身影,兰觅释然,有人来管这件事就对了,就怕没人管,就怕还在自己弱小时就被人秒杀了。在比试台上还有人对自己下黑手,这真是兰觅万万没有想到的。

    “师兄不可,这孩子他现在是我的徒弟,你要杀她,我可不依。”

    逍遥子蹲下身查探了一下兰觅的脉搏,好象还是活了,暗暗松了一口气。见兰觅紧闭着双眼,皱着眉头塞了一颗丹药进兰觅的嘴里。

    其实兰觅这时候是清醒的,但就是睁不开眼睛,当她听到逍遥子的声音时,她知道,她得救了,她不用死了,不但不用死,还有可能成为亲传弟子,离任务完成又近了一步。

    “师弟,大比的规矩你都不遵守了吗?跑到比试台上来杀人,还有点长辈的样子吗?”这声音相当威严,应该是身份非同一般,也许是掌门之类的人物。

    而孟华天这时只是紧抿着唇,他无力反驳师兄的话,他冲上台来也没有经过任何考虑,直接就上台来了,看到徒儿伤得那么重,他一时心痛难耐就释放了一点威亚,他并没有想要了那个娃娃的命。

    两个孩子都被抱下了场,然后都被抱到了主峰掌门秦昌天哪里。本来两个孩子受伤了,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但不知道为什么,所有宗门大佬都想去看看,看看那两个孩子怎么样了。

    他们都没有想到,孟天华会突然之间对杂役弟子下手,本来比赛嘛,哪会没有点损伤呢?你一个宗门大佬,你对一个练气期的,还在比赛的小朋友动手,是不是有点太说不过去呀?全体宗门大佬的脸上的表情都有点不好看,孟华天在宗门因为太冷,太高傲,其实人缘并不是那么好,这时候他们心里就低估上了。

    你自己的徒弟比人家弱,你还有理了。居然跑到比赛场上去伤人,甚至杀人,宗门的规矩都到哪里去了?比赛的宗旨都是拿来干什么的?只能赢不能输吗?看人家好欺负,没有师父,所以为所欲为是吧。

    有点正义感的长老们今天看孟天华的眼神都有点怪怪的,这护短真的护过头了好吧。

    兰觅吃的丹药应该是等阶比较高的,只一会儿,就觉得自己身体好受了一些。但还是没有动,自己现在是能装得多弱就要装得多弱,如果自己还活蹦乱跳的,而宇文傲雪又是要死不得活的,那么肯定宇文傲雪就更值得同情一些,人都是这样,都会不由自主地同情更弱的那一方,不管弱的那一方对与不对。

    所有宗门大佬在议事厅坐了一圈。

    这时候宇文傲雪嗯嘤一声醒了过来,醒来之后见自己正在师父的怀里,心中一喜,闻着师父身上的香味儿,卷缩着没有打算下来的意思。

    掌门秦昌天皱了皱眉头,徒弟都是半大姑娘了,还卷缩在师父的怀里,象什么话?但他还是忍着没有吭声,再看其实师弟师妹们,也都是拿怪怪的眼神看着这师徒俩。

    有一个美女轻哼一声站了起来:“象什么话,都十几岁的人了,都已经醒了,还赖在师父怀里干什么?你没有听过男女大防吗?”美女看着宇文傲雪时眼里全都是嫉妒,看来,这女子也是倾慕孟天华的女子了。

    兰觅眼睛睁开一条缝悄悄打量着这些传说中的宗门大佬,看到那美女嫉妒的小脸,兰觅心中叹了一口气,又是被美色吸引的女子,注定又是望眼欲穿的单相思。

    孟天华把宇文傲雪抱得更紧了,看着那美女时,眼里全是淡漠:“管好你自己,我的徒儿我不疼,谁疼?”

    兰觅这时候才假装现在才醒来,身体动了动,然后从逍遥子身上蹭了下来,其实被一直抱着是非常别扭的,但自己一直都不敢动啊,现在既然宇文傲雪都动了,她也应该醒过来了。

    兰觅被逍遥子放到凳子上:“徒儿,觉得怎么样?还难受吗?”一脸的关切,声音温柔得都快能滴出水来了,让兰觅好不适应,在这个位面,兰觅从来没有感受到过这种好脸色,突然之间面对这样可亲的面孔都不知道怎么反映了。

    “徒儿,你被打傻了吗?”

    “啊?”兰觅的脑回路马上通电,非常配合地点了点头,声音小得象蚊子:“谢师父关心,现在好多了,徒儿这是在哪里呀?”兰觅说完话之后再睁着一双大眼睛向四周看去,好象被吓到了一般,身体缩了缩。

    全体大佬都向兰觅行注目礼,穿得破破烂烂,手上没有一件法器,只是一个五灵根的所谓的废材,居然能夺得大比第一名,可说兰觅是这次比赛最黑的黑马。

    现在虽然是一副娇弱的模样,但大家都没觉得这丫头娇弱。他们都是一副探究的表情,这孩子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呢?为什么自己的弟子会输给她?通常他们的弟子都没有怎么与人家过招,然后自己的弟子被滚下台了。

    看这丫头,模样一般,个子矮小,头发乱糟糟,一点都不注意个人形象,简直找不出一点亮点,但人家就是得了第一。

    “现在是在主峰的议事大厅。”逍遥子一脸笑容,脸蛋还有点奶气,修仙之人就是好,几百岁了看起来还象个少年,兰觅眨眨眼睛,微微颔首扫视了一圈,一溜的俊男美女,个个都是流光溢彩的法衣,简直闪得兰觅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主要是眼睛闭了那么久,突然经受不了太多的光线刺激。

    “哦。”兰觅使劲揉了揉眼睛,赶紧礼貌地给各位大佬敬礼:“杂役弟子宇文燕雪拜见掌门,各位长老,师叔。”兰觅的声音脆生生的非常好听,又非常礼貌,一下子就给宗门大佬们留下了好印象。

    孟天华听到宇文燕雪这几个字,皱起了眉头,怎么会只差一个字?她们两个是什么关系?自己刚才下手是不是下错了呢?孟天华有些不确定是低头看了一眼还在自己怀里的徒弟,再不确定地看着兰觅。

    “宇文燕雪,你是宇文家族的?怎么会和傲雪只差一个字?”

    兰觅也皱起了眉头,什么意思?难道自己叫这个名字,人家师父不爽了,他也太霸道了些吧。虽然自己现在很弱,但现在自己也是有个师父撑腰的,怎么地也要争一争长短才行。

    正在兰觅打算回敬一句时,宇文傲雪如黄鹂鸟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她是宇文家族的没错,不过,她是一个爬床丫鬟生的孩子,是个卑贱的东西,她其实就是宇文家的一只狗。”说完之后向四周扫视了一圈,希望所有人都鄙夷兰觅。

    兰觅挑了挑眉头,盯着宇文傲雪看了好一会儿:“你怎么不说,你爹没有管理好自己的裤裆呢?口口生生说我娘爬床了,怎么不说,你爹禽兽不如见我娘生得美起了歹心然后强。暴了我娘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