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绝地逆袭 > 第129章 仙途-扰乱心绪
    兰觅的脸马上阴沉了下来,自己本来只想完成原主的心愿变成强者,并没有想与宇文傲雪为敌,也没有想与宇文家为敌,对于兰觅来说,真心不想天天和一个小姑娘扯嘴皮子。

    但这小姑娘真是绝了,好象是非要向世界曝光她家的那点丑事似的,在原剧情中她不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姑娘吗?怎么的现在尽说点损人不利己的话,让人非常腻歪呢?

    兰觅归结为,现在的宇文傲雪只有十三岁而已,其实还是个思想大不成熟的孩子,她还不明白把自己的家事拿到大厅广众来说不但丢了宇文燕雪的脸,其实她自己的脸也丢了。

    现在她更是要让宇文家的人来把自己抓回去,看到庶妹稍微过好了点,她就受不了了。

    兰觅抹了一把脸,真的是好让人厌烦,彼此之间井水不犯河水不好吗?

    “是你让宇文家族的人来接我回去的?”兰觅沉声问道:“现在我可是亲传弟子,你觉得宇文家族的人可以把我接走吗?”

    宇文傲雪理了理头发,非常肯定地道:“如果一个家族的家主出面的话,不管你是不是亲传弟子,家主也是有权利带走自家的孩子的。这次,爹爹和爷爷都会来,宇文燕雪,你这样的五灵根,不可能会有所成就,虽然你现在是一时得意,但你要筑基真的很难,就算是筑基了,这样的资质也不可能到得了金丹。”

    “你怎么知道我就修不到金丹?”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宇文燕雪,乖乖回家吧,宇文家有我就行了,我可以为家族争取更多资源,到时候你也会跟着沾光的,爹和娘都说了,你回去他们会好好待你的。”宇文傲雪居然用好言相劝的语气,把庶妹当成傻瓜,二百五。

    “我现在已经是神器峰的亲传弟子,你觉得我应该回去?宇文傲雪,你别把别人都当傻子。”兰觅站了起来:“滚出去,废物的我要开始修练了。”

    宇文傲雪慢悠悠地站了起来,眯起眼看着兰觅:“告诉你一个秘密,家里给你定了一门好亲。”

    兰觅一听说定亲,身体本能地一阵颤抖,好象是害怕到了极点一般,这副身体对于最后被采补而死的那一幕的恐惧程度让兰觅都差点没有办法压制。

    兰觅深呼吸几口气,让身体慢慢平复下来,定的好亲,就是那个邪修吧,也是,现在离剧情中的原主13岁已经不远了。

    宇文傲雪见兰觅脸色苍白一片,心情大好,害怕就对了,听说女子过早失去元阴,要想修炼就更难了,你在家里乖乖呆着多好,出来干什么?

    宇文傲雪说完话趾高气扬地走了,那样子,好象是料定了,宇文家会来带走这个让人讨厌的畔脚石的。兰觅把门关死再次坐到蒲团上,看宇文傲雪的意思,宇文家会来人,明明自己都已经是亲传弟子了,而他们还是非得把自己带回去,再让自己做邪修的小妾,那只能说明,邪修和宇文家的关系非比寻常,也许早就有染了,也许他们之间有一场交易也说不定。

    现在应该拿来交易的物品跑了,他们一定很着急吧,当他们收到宇文傲雪的信说宇文燕雪已经到了密仙宗时,他们第一想到的就是把宇文燕雪给抓回去,重新完成那笔交易。

    就是不知道,到时候宇文家来要人,宗门是怎么个态度?目前来说自己还没有实力和整个宇文家抗衡,只有寄希望于宗门对自己的重视程度了。从前的自己是杂役弟子时,可能宗门不会管,但现在自己已经是亲传弟子了,而且是大比第一名,难道他们还不会管吗?

    本来以为这个任务自己不断变强就行了,现在看了,要变强,大宇文傲雪就是自己的拦路石,在同一个宗门同一个年龄段,她怎么能允许有一个人超过了她第一才女的风头呢?更何况超过她的还是她最瞧不起的庶妹。

    兰觅摇了摇头,还是抓紧时间修练吧。只有提高修为才是硬道理。兰觅闭上眼睛运转功法,但一直都思绪不宁,宇文傲雪的意思是,如果宇文家要人,宗门是没有权利扣留的,真是这样吗?

    也许是吧,这个世界家长有绝对的权利决定自己孩子的命运,就算是现在自己逃离了宇文家,但宇文家族还是可以再把自己抓回去,按他们既定的路线走。

    不想了,越想越让人没有办法静心,宇文傲雪的目的达到了,她就是来干扰自己修练的吧。

    兰觅不再想这种糟心事,慢慢平复心情,过了好久终于进入了入定状态,塔顶的灵气果然更加浓郁,等兰觅从修练中醒过来时,已经进阶到炼气七层了。而这时外面已经有人在喊,时间到了,该走了。

    兰觅回神器峰时,果然就听凯子说宇文家来人了,宇文家的家主和宇文志都来了,让兰觅快快去见自己的爷爷和父亲。

    “师弟,师父呢?”兰觅点了点头问。

    “师父他已经在掌门那儿了,师姐,你放心吧,师父说了,谁也抢不走他的徒弟。”

    “好,谢谢师弟。”

    兰觅放出自己的小飞船向主峰飞去,都没有心情欣赏这美轮美奂的风景了,一想到宇文家的那些人,兰觅无一不反感,兰觅敢打赌,原主的娘绝对是对宇文志强暴的。

    原主的娘一个凡人女孩,只有十几岁,可说是个不经世事的少女,她真的有胆量爬一个筑基后期修士的床吗?她不怕死吗?真的是完全不合乎逻辑的事情。

    原主的娘倒是眼睛一闭就死翘翘了,留下原主背上爬床丫鬟生的孽种这个名声艰难求存。被宇文家所人有厌恶,连下人都无视她,她能自己长大,真的算她的生存意识非常强烈了。

    等兰觅到达主峰议事大厅时,宗门的所有大佬都到场了,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兰觅。看样子好象阵仗还不小,想来现在自己也算是宗门的名人了,当然他们重视一些也是正常的。

    兰觅走到场中给大家敬礼,然后退到师父身边,师父给了兰觅一个安慰的笑容,然后再次用爪子揉了揉兰觅的头发。

    宇文傲雪这时候正坐到家主宇文拓身边,而宇文拓则非常爱怜地摸着宇文傲雪的头,当宇文傲雪的目光与兰觅对上时是一种近乎得意的笑容。

    宇文志见兰觅进来了,对兰觅怒目而视:“混账东西,不和家人说一声就跑了,你的家教都到哪里去了?”宇文志骂了兰觅之后又把目光转向其他人,变成了副恭敬的面孔。

    “各位仙长,对不起了,小女顽劣,她本不应该来宗门的,因为她的灵根不好,宇文家没打算送她进宗门,进宗门也就只是个杂役弟子,还不如找个好归属嫁个好夫君呢。其实家里早就已经为小女定了亲事,但现在小女跑了,对别人就不好交代了,所以还恳请宗主放小女归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