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绝地逆袭 > 第130章 仙途-定亲对象
    宗门大佬都面面相觑,这其实是人家的家务事,他们其实真管不了。人家家长执意要带自己的孩子走,其实宗门是没有权利扣人的。

    兰觅到这个世界来其实还是第一次看到原主的父亲,说实话,长得真是不错,但想想他那令人恶心的行为就好想把他剁成肉泥,这个男人的恶心程度比安妮的爸爸更甚。

    掌门点了点头把头转向兰觅:“燕雪,你的想法呢?是愿意回去还是愿意留在宗门?”

    兰觅非常感激地看了掌门一眼,在这样的场合,自己的身份是不能随便发言的,但有掌门的问话,自己就可以把自己的相法说出来了。

    兰觅走到场中再次恭敬地敬礼道:“掌门师叔,晚辈不愿意回去,晚辈想留在宗门。”

    “孽障,父亲的命令你也敢违抗不成?”宇文志再次恢复他那凶恶的脸,这脸变得真是太快了,就象变色龙似的。

    兰觅的身体本能是不受控制地抖了抖,可想而知,原主害怕这个渣爹害怕到哪种程度。兰觅克服了身体的恐惧有些悲凉地看着渣爹,然后再用那悲悲切切的目光扫视了一圈,眼泪不要钱似的往外流:“父亲,您真的是我的亲生父亲吗?明明现在女儿已经是亲传弟子了,您们居然还要让只有十二岁的女儿嫁出去。”

    兰觅的话还没有说完,宇文志再次怒吼一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可由不得你。”

    掌门一声呵责:“让她把话说完。”

    “谢掌门师叔。”兰觅干脆跪到了掌门面前,目前来说如果有掌门大人站在自己这一边,自己的胜算就更大一些:“如果,如果晚辈要和宇文家脱离关系呢,晚辈要和这所谓的父亲大人脱离关系?这能由得了晚辈吗?从此以后和宇文家一刀两断。”兰觅悲悲切切地道出了原主的心愿,原主的要求一定要和宇文家一刀两断,但好象没那么容易,自己就算是逃离了宇文家,但他们还是有可能会把自己抓回去。

    哎,修仙的成长速度太慢了,没有个百十年自己没办法变成强者,没有办法和整个家族抗衡。

    全宗上下的大佬再次面面相觑,这段时间都是宇文家的那点事,好烦人。宇文志对宇文燕雪明显就没有丝毫父女之情,刚才他看到宇文傲雪时可是乖女儿,乖女儿的叫个不停的,但一面对宇文燕雪时,马上就是凶恶的面孔,都是女儿,怎么会待遇相差那么多呢?

    兰觅又收获了很多同情的目光。所有人都洗耳恭听,看看宇文燕雪要怎么样和宇文志脱离父女关系。

    看来今天这场纷争宗门是向着自己的,兰觅暗暗想着,本来已经成为了亲传弟子,哪家父母不是敲锣打鼓的庆祝,他们倒好,说什么定了亲,就要把好不容易混出头的女儿前途全部毁了。说是嫁人,真正还不知道是搞什么勾当呢。

    兰觅清了清喉咙,再擦了擦眼泪:“晚辈就说说晚辈为什么不想回去的理由。”

    兰觅停顿了好久,似乎在组织语言:“晚辈的出生,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吧,通过宇文傲雪的口,全宗门的人都知道了晚辈是爬床丫鬟生的孽种。”

    “晚辈从小背着这样的身份在宇文家象狗一样活着,宇文傲雪她还当着几万人的面这样骂过晚辈,骂晚辈就是宇文家的狗,他们都说是晚辈的娘爬了父亲的床,然后才有了晚辈。”

    兰觅转过头去,面对如怒目金刚一般的宇文志:“请问父亲大人,真的是这样吗?一个凡人,十六岁的少女,她还能把您给强了,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你可是筑基后期的修士呢。您对娘始乱终弃,娘没有如您的意,生个儿子,你当天就杀了我娘,让我成为没有娘的孩子,你觉得我还应该认你作爹吗?

    再说了,您自称是我的父亲,那您有尽过当父亲的责任吗?您让自己的亲生女儿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缩在宇文家的角落里,每天没有任何一个人给一个只有几岁的孩子送吃的,而您的亲生女儿,只有去把别人吃了剩下的倒进沟里残渣捡起来吃。

    您的亲生女儿没有衣穿,只能去捡丫鬟都不穿的丢弃的衣服回来当遮羞布,好歹您的亲生女儿还是宇文家的小姐,但过得比大门口的那条狗都不如,一条狗至少还有人送吃的。

    但您的亲生女儿呢?不说吃的穿的,每天还要被宇文家族的孩子殴打,经常都被打得片体鳞伤。您这个当父亲的,有时候看见了,就当没看见,你有管过您女儿的死活吗?这就是您的亲生女儿在宇文家的待遇。

    您的亲生女儿就是这样长大的,既然要让您的女儿这样活着,为什么不生下来直接就掐死?为什么还要让自己的亲生女儿连狗都不如的活着?为什么现在您的亲生女儿终于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入宗门成了亲传弟子,您,您这个亲生父亲又要来断送了女儿的前程?

    说什么为女儿定了一门好亲,那家人是谁?请出来对峙。

    定亲的对象是谁?他叫什么名字?可以用传音符当面说清楚吧。”兰觅越说越悲愤,全身都有些颤抖,这话些,都是原主想问的,她想当面问问这个人面兽心的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为什么?

    宇文志和宇文拓都被兰觅的话给顶住了,找人对峙,找谁对峙去?宇文家的人都面面相觑,都回答不出来了,没想到时隔三日当刮目相看,现在的宇文燕雪伶牙俐齿得很呢。

    兰觅所说全部都是事实,他们没有办法反驳。

    “混账东西,不孝女,就算是你在宇文家象条狗一样活着,那也是让你活了不是吗?”宇文拓非常威严地站了出来:“燕雪,爷爷不会害你,你这样的灵根,就算是成为亲传弟子又能怎么样?还不如早点嫁人,再生一个灵根好的孩子呢。”

    兰觅看向传说中的宇文家的家主,中年人形象,高大威严,一百七十多岁,一直卡在筑基大圆满没有办法进阶,有人说,要进入金丹希望不大。

    “婚姻大事怎么能儿戏,你说嫁就嫁,你说不嫁就不嫁吗?快收拾东西跟我们走,我想宗门也没有权利强行扣留别人家的女儿吧,我不想让你成为密仙宗的弟子,你还是得乖乖跟我回去。至于男方嘛,你暂时不用知道。”宇文拓继续说道,大有不给整个宗门面子的意思,甚至掌门大人的面子也不给了,我是家主,我有绝对权利决定自家孩子的命运。

    宗门大佬们都再次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要嫁给什么样的人,好象是非嫁不可呢,连掌门都冷下脸来,以后宇文家的资源再少一些。

    这时,逍遥子走了出来:“掌门师兄,我作为燕雪的师父可不可以说两句?”

    宗主点了点头。

    “宇文先生,在下的徒儿可是宗门的亲传弟子哦,很多人向往的身份,你们真的忍心断送了你女儿的前程吗?我想,但凡是真心爱着自己的孩子,可能都不会这么做吧。在下的徒儿才十二岁,你们就忍心让她嫁人?修仙之人,哪个不是几百岁,甚至上千岁还保留着元阴元阳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