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绝地逆袭 > 第134章 仙途-焦躁傲雪
    听说云霄峰的下人都被她打杀了好几个,而云霄峰的峰主孟华天对宇文傲雪总是无边的宠溺包容,不管她什么要求,他都会满足她,简直成了真正的徒奴。

    宗门大佬也劝过孟华天,别对自己的徒弟太娇宠,现在已经过头了,哪有随便打杀下人,当师父的还一味纵容的,这样只会害了她。后来孟华天都不大走动了,天天呆在自己的洞府里修炼,但总是会被徒儿的举动搞得心绪不灵,这么几年来修为没有任何的长进。

    一向冷心冷情的他在收徒弟之前,好象从来就没有过人类的感情似的,后来收了一个娇娇软软的徒弟,他突然觉得很新鲜,看着小姑娘在自己身边象蝴蝶一般飞舞,他冰冷的水好象慢慢有了点人气。

    那时候的傲雪多可爱呀,总是甜甜地笑着,总是黏着他,让他突然体会到了天伦之乐。

    什么时候开始徒儿就变了呢?是从宇文家被灭门开始吧,她变得动不动就发脾气,动不动就打杀下人,现在云霄峰要招收点下人都不好招了,一听说是云霄峰,宁愿在杂役部干体力活儿,也不愿意到云霄峰,他们都害怕云霄峰的那个小主子。

    当年,徒儿天天求他,求他一定要保住宇文家,他也去找过掌门师兄,但没有用,只要是沾染了邪门功法的,都不可能会轻易放过,他也明白这个道理,一但放过了,整个宗门都有可能会被牵连。

    孟华天闭着眼想到这些糟心事,又没有办法修炼了,徒儿她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想通呢?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到小时候的样子?实在修炼不下去了,孟华天站了起来,用神识一扫,然后向徒儿的方向走去。

    这时候,云霄峰两个丫鬟正在聊天:“你听说了吗?神器峰的宇文燕雪,她才十七岁就筑基了,你说她是怎么办到的?”

    “当真,不是听说她是五灵根吗?怎么会那么快就筑基了呢?”

    “谁知道呢?当年她可是以杂役弟子的身份夺得大比第一名呢,听说咱们这个心狠手辣的主子就是败在她的手里。”

    两个丫鬟聊得正是投入的时候,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她们的主子宇文傲雪已经站在她们的背后了。

    当宇文傲雪听说宇文燕雪十七岁就筑基时,感觉好象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是她害了宇文全家,她居然还如此宽心,还这么快就筑基了,而自己呢,因为这几年心绪不灵,静不下心来好好修练,到现在才炼气九层,离筑基还有很远的距离,宇文傲雪气得全身一阵颤抖,手上凝聚两支冰剑直刺入了两个丫鬟的心脏。

    两个丫鬟到死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死,在死之前她们转过头来看到了宇文傲雪那张面若寒霜的脸。

    而这时,孟华天正向宇文傲雪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皱起了眉头。

    宇文傲雪看到她师父过来了,吓得倒退了几步,师父让她不要杀人的,杀的人越多,产生的心魔越重,越是没有办法进阶,她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她们居然说她心狠手辣,她们该死。

    “傲雪,你这又是怎么了?你是不想听为师的话吗?你非得要这样做吗?两个下人而已,何必要自己亲自动手,让你的双手粘上罪孽。”孟华天走近宇文傲雪看着她时,再不是平时的温和,现在的师父看起来特别严肃。

    宇文傲雪一把抱住孟华天搂住他的脖子,在她师父怀里哭得身嘶力歇,哭了好久才得以平复,而孟华天始终皱着眉头。

    “师父,您帮徒儿一件事好不好?您帮徒儿杀了宇文燕雪,是她害了宇文全族的,徒儿一定要让她血债血偿,她一天没死,徒儿一天没有办法好起来,师父,徒儿就只求你一件事。”宇文傲雪一边说一边亲上孟华天的脸。

    孟华天身体一僵,一把推开了宇文傲雪,在孟华天的眼里,宇文傲雪还是一个孩子,一个几百岁的男人要对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女子生产那种感情,可能还需要点时间。目前来说,孟华天就只把宇文傲雪当成自己疼爱的徒弟,并没有非分之想。

    如果宇文傲雪一直都是他喜欢的那种活泼可爱,天真无邪,可能这时候她已经撬开了孟华天的芳心吧,现在的宇文傲雪已经是大姑娘了,长得可说以风华绝代来形容,要得到一个男人的心,非常容易。

    但这几年来,宇文傲雪一直阴郁着脸,脾气暴躁,而且还动不动就打杀下人,这些让人不喜的特质加起来,要再让她师父爱上她就有点难了。

    宇文傲雪被孟华天推开之后,好不委屈,眼泪控制不住往外流:“师父,您不是最疼徒儿的吗?为什么不能答应徒儿?您要杀宇文燕雪,那是分分钟的事。”

    孟华天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当年的事,他其实也了解过了,宇文家用宇文燕雪作为交换,交换邪派的采补之术,这件事,本身就是让正道人士所忌讳的,还好发现得早,要是让其他人来发现这件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宇文家被灭门是他们咎由自取,要怪就怪宇文家心术不正。

    孟华天虽然冷心,冷情,两耳不闻窗外事,但他并不是完全的事非不分。当年,孟华天对宇文燕雪生出的杀意不但把兰觅吓着了,其实把掌门师兄和逍遥子师弟也吓到了。

    他们都是自己的嫡亲师兄弟,如果真要干出杀师弟爱徒的事,势必会导致师兄弟反目成仇,势必会引起宗门的分裂。

    看起来事情不大,只是杀一个炼气期的小孩而已,但其实会引起非常严重的后果。掌门师兄可说是苦口婆心的给他讲解一些他从来不关心的人情事故,让他明白一个宗门的稳定有多重要。

    掌门师兄一直劳心劳力,修练的时间都不多,只为了让宗门稳定发展,从小得他照顾的自己不能给他添乱。

    徒弟这几年来天天都在叫他去杀了宇文燕雪,听多了,其实他也是有点烦的。

    宇文傲雪见师父一直都不回答她,心中更加委屈:“师父,您不疼徒儿了吗?只有宇文燕雪死了,徒儿才能静得下心来好好修练,你连这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徒儿吗?”

    孟华天皱着眉头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徒弟:“傲雪,当年你爹和你爷爷来接宇文燕雪回去是做什么你知道吗?”

    ------题外话------

    喜欢这本书的亲亲们收藏一下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