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绝地逆袭 > 第150章 王爷的心尖宠-你追我赶
    兰觅一边跑一边吼:“别哭了,都到里屋去,别出来。”你们一哭一闹不是影响你家主子的发挥吗?再说,你们在地上跪着有点挡道啦,下人们听到兰觅那一声吼,本能地听从命令,全都躲进屋里,然后把门留一条缝,脑袋竖起排了一排,紧张地看着门外的一切。

    兰觅因为分心,在逃跑的过程中,被荣王抓住了外衣,然后兰觅的外衣就被荣王给扯了下来,兰觅再次吓得一声尖叫,屋里的下人又是一片哭声。两个妈妈实在忍不了了,又哭天抢地的从里屋跑了出来。

    兰觅急得一身汗,两位妈妈,你们不要来添乱好吗?你们帮不上忙啦:“快回屋去。”兰觅再次吼了一声,两个妈妈又只有迟疑地进了里间屋。

    兰觅心慌慌地想,现在外衣都被扯掉了,难道一会儿要裸奔吗?变态的死男人,哪天老娘把你脱光让你去游街。

    兰觅只穿着单薄的裹胸裙外加一层薄纱,好担心那披着的薄纱再次被扯掉了啊,只有一只手抓着薄纱的衣襟,把《逃命神功》运转到极致。

    在室内其实是有点影响发挥的,干脆跑到外面去吧,外面黑灯瞎火的,而自己因为灵魂强度增加了一些,晚上眼力好象也有所增加,说不定还有反转的机会。

    趁他不注意,一脚踹到他的屁股上,把他踹进河里,哈哈,想想那画面,简直不要太美好。

    兰觅在前面奔跑时,那曼妙的身姿随着身上的薄纱飞舞着,如烟如雾,妖娆得荣王都快忘了,自己是要打这个女人了。

    不,不能被她的美色所迷惑,荣王边追边想。

    没有想到这女人如此能跑,居然抓不住她,就算是自己用轻功加持了速度,也没有办法抓住,也太伤他自尊心了。

    往往在快要被他抓住时,她又溜掉了,没有想到一向被自己小看的苏河还有这本事,自己可是武林高手,居然抓不住她,这要是传过去,可能会被笑掉大牙的。

    兰觅趁荣王分神的那一刹那,一溜烟就跑到庭院里去了。荣王也奋力追了出去,跑夜路,她肯定会输,荣王是这样想的。

    兰觅也是这样想的,等会儿一定要踹他到河里去。

    两人的夜识能力平分秋色,你追我赶地追逐了一晚上,把全府的人都惊动了。兰觅要踹荣王进河里的愿望落空。

    两人总是停一阵追一阵,屋里的丫鬟们本来担心王妃被打,还好,好象并没有发生可怕的暴力事件,才算放了点心,天都亮了,两人都累得气喘吁吁。

    兰觅见荣王不跑了,自己也停了下来,但一点都不敢大意,注意着变态王爷。

    太累了,兰觅喘着粗气,实在是这副身体,这几年过得太郁结了,底子不太好,不然,也不会是这速度,差点就被虐打了一顿。

    而这时荣王也累了,一向爱洁的他居然直接坐到了一个台阶上,然后脸上露出了笑容来,后来干脆大笑起来。

    兰觅在心里啐了一口,蛇精病,居然还笑上了,猫病。

    荣王向兰觅招了招手:“过来。”

    兰觅反而向后退了一步:“不。”过去再让你揍吗?自己又不是傻子。

    荣王又想发怒了,什么时候有女人敢对他说一个不字?但这个女人居然敢,荣王忍了又忍:“叫你过来就过来。”

    兰觅想,他是王爷,身份在那里,如果太违逆他的命令,肯定会没有好果子吃的,现在自己还没有实力,等过两个月有点实力了再说。

    兰觅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小声道:“王爷,过去,可以,但不许动粗,不许打女人。”

    荣王居然好脾气地点了点头,兰觅走了过去,荣王把兰觅的手一拉,兰觅一个重心不稳,扑进了荣王的怀里,荣王也是身体一僵,突然软玉在怀,一股馨香传进荣王的鼻腔里,让他下意识地兰觅抱紧了些。

    兰觅赶紧起身,草,居然来这一手,撩妹必备,直接把女人霸道地扯入怀中,然后女人的心就被征服了,老娘才不会吃你这一套呢。

    兰觅并没有坐到台阶上,而是蹲到一边,和荣王相距一段距离:“对不起,王爷,失礼了,玷污了您高贵的身体,您回去沐浴之后再用熏香好好熏熏。”

    荣王听得哭笑不得,王妃一向说话都是这么大大咧咧吗?不但不觉得反感,反而有一种别样的幽默感。可能是从前自己从来没有注意过她吧,本来武将出生的她就是个直脾气姑娘。

    看到因一晚上的运动显得特别娇艳的王妃,荣王甚至都有了一丝别样的情绪。

    美的东西谁不喜欢呢?更何况她还是自己的王妃,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喜欢害得自己多年来郁郁不得志,自己也不会这样对她的。

    汗水从兰觅的下巴滴了下去,荣王自己挪到了兰觅身边,拿出一张手绢来,然后非常温情地为兰觅擦汗,有一种假戏真做的味道。

    温柔攻势正式开启,兰觅在心中腹诽,把你的温柔都使出来吧,看谁更虚伪。

    “河儿,本王需要你给你的父亲写一封信。”王爷一边温情地收拾着兰觅的乱发,一边轻言细语地说。兰觅听到这句话,脸立面垮了下来。这么快,才一个晚上,而且还是打了自己之后,难道他就觉得他已经打动了自己的芳心了吗?还真是急性子。

    要是原主,可能被荣王稍微温柔一点的语气一说,肯定就对他言听计从了吧。

    原剧情中荣王十天后才出现在苏河的面前,然后利用他的美色和甜言蜜语对苏河进行温柔攻势,等到他事成之后,又翻脸不认人,杀完苏河的娘家人,再把苏河踩进泥里。

    兰觅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王爷,您让臣妾写什么?当年臣妾只有十二岁,根本不懂什么是喜欢,先帝让臣妾在他儿子中选择一个喜欢的,那时,臣妾觉得,您武功最好,长得最帅,所以就选择了您。

    对不起,臣妾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您既然那么讨厌臣妾,您何不休了臣妾。对于普通女人来说,或许被休弃会没脸见人,但臣妾不会,臣妾觉得与其在王府吃饭等死,还不如走出去,到更加广阔的天地去经营一翻事业。”

    荣王:…,自己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哪是要休弃她的意思,这女人真会脑补。

    这翻话,倩倩也对他说过,如果女人被男人休弃,并不是女人的末路,女人也可以经营事业。他当时对朱倩倩刮目相看也是因为她的那句话。而且朱倩倩好象是一个迷,怎么挖掘都挖掘不完似的,有种神秘感。

    “你误会了,本王并不是要休弃你的意思,是希望你写封信让你父亲支持,支持本王。”

    “王爷,支持你!现在难道就不是在支持你们齐家的江山吗?”兰觅一副懵懂的样子,好象是一点都没有听明白荣王的话。

    荣王摇摇头:“算了,以后再说吧。”如果现在就和她说自己要造反,可能会吓着她,以后时机成熟一点再说。

    荣王走了,兰觅也转身往自己的寝殿走去,时间紧迫,兰觅思索着种种方案,要怎么样保住苏家。

    荣王踱步到了朱侧妃的院子,这时,朱倩倩已经起床,见王爷来了,惊喜地迎接。

    朱倩倩把王爷迎进屋之后一头扎进了荣王的怀里,但荣王一直都呆呆的,进屋之后一句话都不说,朱倩倩非常识趣地陪坐在一边,然后吩咐婢女给王爷准备早善。

    而这时,荣王一直都在思考着要怎么样让苏河去那封信,其实荣王自己已经去过信了,但没有收到任何回信。

    苏家人其实知道他们的女儿在王府并不得宠,他们应该是需要一个承诺。等事成之后让苏河坐上后位,而苏家就成了国舅,本来苏家就已经有了举国战斗力最强悍的军队了,再让苏河当上皇后,那还得了。

    其实这时候荣王他已经决定好了苏家人将来的命运,即使没有一个朱倩倩,他也不可能让苏河当上皇后,他只会在自己大业完成之后再把苏家铲除,再把苏家的军队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