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绝地逆袭 > 第152章 王爷的心尖宠-心理阴影
    荣王和幕僚们讨论到天快黑时,朱倩倩俨然如女主人一般为幕僚们准备了两桌丰盛的晚餐,幕僚们一阵猛夸朱侧妃贤惠,羡慕荣王好福气。

    荣王对于朱倩倩的知情体贴也非常受用,喝着倩倩为他准备的养身汤,也是一脸的满足,本来这些事儿,应该是正妃该干的,但却只有倩倩才能想到这些。

    荣王一边喝汤一边想,但好象,自己从来没有给过王妃表现的机会吧。荣王摇了摇头,怎么又想起那个让自己厌恶的女人了?哎,要拉拢苏家,必须得通过那个女人,想到这里,荣王干脆放下手中的碗筷,起身往兰觅的寝殿走去。

    兰觅用过晚膳之后正拿着那本军事书籍看得如迷,荣王悄无声息地走入兰觅的寝殿,都进屋了,丫鬟们才发现,然后忱慌忱恐地跪了一地,荣王摆了摆手向兰觅的卧房走去。

    巧芸紧张得汗都流出来了,王爷不是来打王妃的吧,好可怕,但为了能让兰觅知道王爷来了,她克服心中的恐惧大声喊了一声:“王爷,王妃已经休息了。”

    兰觅听说王爷又来了,心中好不烦闷,摇了摇头继续看书,也不管王爷来不来,自己看书看到最精彩的地方呢,怎么舍得放下呢?

    王爷进入卧房之后,见兰觅还是在那里专注地看书,走过去一把把书抓到手里:“王妃,到底在看什么书?那么入迷,本王来了也不出来迎接,这要是计较的,一定会定你个不敬之罪。”

    兰觅见自己的宝贝书已经到了荣王的手里,也不好去抢回来,听了荣王的话,也只好起身向荣王行礼。

    “这本书就是本解闷的书而已,王爷如果有时间看,那等到臣妾看完了之后,再给您看可以吗?”兰觅行完礼之后回到自己的座位,然后摊开手来,希望王爷能把书放到自己的手上。

    荣王也坐了下来,随意地翻了翻:“居然是军事方面的书,你从哪里得来的?”

    “这书是臣妾的嫁妆。”

    “嫁妆?”苏家还真是奇怪,嫁妆居然会有军事书籍,“你的嫁妆还有些什么书?都拿出来看看。”

    “王爷,难道您要吞了臣妾的嫁妆不成,首先申明臣妾可是只铁公鸡,想吞臣妾的嫁妆,那就从臣妾的尸体上踩过。”

    荣王听得哈哈大笑:“谁要吞了你的嫁妆了?还从尸体上踩过,你是大家闺秀吗?怎么感觉象乡野村妇呢!”说话间还很随意地用书敲了敲兰觅的脑袋。

    兰觅翻了个白眼,荣王太会演戏了,突然之间表现得那么亲密,要不是有原主的遭遇在前,还真不敢相信,这个王爷会做出过河拆桥,心狠手辣地杀人全家的事儿来。

    荣王也是小小惊异了一下,好象以前自己从来没有在这个女人面前开怀地笑过,这么随意的时候真是第一次,想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当然戏还是要继续演下去才是。

    以前的苏河在自己面前总是小心翼翼,唯唯渃渃,但现在她好象变了,变得随意,满不在乎的样子,这样的苏河,让荣王想起小时候的她来。

    小时候的苏河,荣王见过几次,漂亮,大胆,说话大嗓门,感觉过得非常肆意,让一些皇子公主都很羡慕。

    苏家的女儿,不用学女红,不用背书,不用学画画,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苏家的女儿,不用学规矩,爹娘当宝贝疙瘩一般疼着,要什么有什么,比公主还公主,小时候的她性格更象个男孩子。

    荣王随意地拿着书翻了翻,只一会儿,就看得入了迷,果然是精妙绝伦,都有点想把这本书据为己有了。

    兰觅在心里呲笑一声,看你演,看你演,把老娘的书拿去就不还了,还看上了,好烦人。

    兰觅觉得无趣,干脆提着剑出去后院练剑,等荣王看完一个章节抬起头来时,屋里已经没有了那道倩影。

    荣王咬了咬牙,这女人,真是,她不是应该陪着自己的吗?居然敢自己跑出去了,书也看不下去了,荣王可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荣王走出内室问了问婢女,然后往后院走去。兰觅练剑练得正得劲,一道硕长的身影加入了进来,荣王也把随身佩戴的宝剑拿出来和兰觅对练。

    兰觅眯起了眼睛,荣王不停的在自己面前来刷脸,不就是等着自己给父亲写封信吗?如果自己一直都不答应,难道他就天天来刷脸不成,这不是耽误自己的修炼吗?

    两人你来我往地过招,荣王内力深厚,兰觅在速度和招式上好象要占优势,只可惜现在的兰觅还没有多少内力,如果真正要和这个男人打,那肯定是打不过的,过过招倒是没有问题。

    而这时荣王的心里却吃惊不小,苏河的剑法到底是哪里学来的?这剑招如此精妙,如果她在内力上更深厚一些,也许自己在她面前都占不了优势吧。

    两人对练了半个时辰,荣王首先停了手:“没有想到本王的王妃还是个中高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改天咱再练。”

    兰觅点了点头,提着剑走进内室,荣王也跟着进来,兰觅无视荣王跟进来的脚步,又吩咐婢女备水沐浴。

    “今晚,本王就歇在王妃这里,水备多一些,本王要和王妃一起沐浴。”荣王说话间还对兰觅眨了眨眼睛,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吓得兰觅花容失色,草,要洗鸳鸯浴的节奏啊!

    兰觅急得如热锅里的蚂蚁似的,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走来走去,打又打不过,直接严词拒绝,有可能被家法伺候,这只死变态好象是今晚非要献身的意思,明明讨厌这副身体,却装得很喜欢的样子,他也不想想,就是前天,他都还是一副厌恶之极的死人嘴脸呢。

    荣王见兰觅如此紧张,觉得非常好笑,但想想,是了,王妃好象除了新婚那天和自己草草行事之外,后来并没有和自己有过亲密关系,对于女子来说,这种事,最开始是会有点紧张的。

    想到这里,荣王居然有那么一点点怜惜,他一脸温柔地抓住还在继续乱晃的兰觅,然后更是亲密地拥进怀里:“王妃不必紧张,本王会温柔的。”

    兰觅错愕地抬起头,这糖衣炮弹还真是,普通的女人都受不了:“王爷,不蛮您说,臣妾心里有阴影。”

    “什么阴影?”荣王也错愕了。

    兰觅想了想:“王爷,如今臣妾不得不告诉您了,和您新婚之夜那天…那天…,实在是一个惨痛的经历,痛得撕心裂肺,死去活来,简直是惨绝人寰,给臣妾留下了非常深的心理阴影,臣妾害怕呀!可不可以,咱俩,不要那什么!咱们就象朋友一样相处,不要有那什么亲密接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