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绝地逆袭 > 第154章 王爷的心尖宠-天真烂漫
    王妃其实在王府就是个摆设,全府上下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王府虽然有正妃,但王爷却从来没有提过把府上的事务交给正妃这个名义上的当家主母来管理,很明显是对正妃极其不信任。

    那几个侧妃几个美人,侍妾,以前都从来不到苏河这个正妃面前来请安,苏河也是乐得清静,也没有在意,自己关起门来过日子,吃穿用度也都是用自己的嫁妆,从来没有用过王府里的东西,所以还不存在吃不饱饭的情况,苏河虽然身在王府,但其实自己有一个小天地。

    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朱侧妃居然来了,她来干什么?无事不登三宝殿,肯定没有好事。

    朱倩倩被请进正厅,兰觅面带微笑请朱倩倩就坐,然后让婢女上茶。

    朱倩倩坐下之后一副天真好奇的作派,把少女的天真烂漫演绎得十成十:“姐姐这里可真雅致,妹妹一直想来的,但听说姐姐最是喜欢清静,所以又怕扰了姐姐的清幽,所以一直都犹豫着。”

    兰觅翘起兰花指端起茶杯吹了吹,然后抿了一口,淡淡道:“哦!妹妹有心了,不知今儿个妹妹来所为何事?”

    朱倩倩微微低着头,非常恭敬地道:“没什么事,就是来看望一下姐姐,昨儿,王爷赏了些进贡的花茶,妹妹带了些来。”然后吩咐和她一起来的婢女小娟把茶叶奉上,旁边站着的巧芸伸手接过。

    “妹妹有心了,谢谢。”兰觅说完这句话,就再也不开口了。

    朱倩倩坐着收肠刮肚地找语言。哎,古代女人真无趣,说话文绉绉的,慢吞吞的,一副自认为的优雅作派,以她看来就是矫情,做作。实在找不到语言,干脆就不说了,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盯着兰觅看。

    苏河生得可说倾国倾城了,王爷会对她动心,那是很容易的。再摸摸自己的脸,因昨晚没睡好,显得有些憔悴,两人如果同框,差距还不是一点点,一向自信满满的朱倩倩在兰觅面前显出一点自卑来。

    但想到古代女人都只是空有其表而已,又高傲地抬起了下巴,荣王从来不是只看外表的肤浅的男人,府上的侧妃,美人,侍妾,个个都美若天仙,但荣王还是最爱自己。

    兰觅挑了挑眉,也细心观察着她。

    这女人的前世应该不是特工,行为举止更象是个普通姑娘,但普通姑娘为什么又会知道武器细节步奏呢?而且还可以画得如此精准,自己的前世也是建筑设计师,但在没有侧量尺的情况下,也不敢打包票会画得多精准,只能画个大概精准而已。

    两人找不着话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是尴尬,而这时,有人在报,王爷来了。

    朱倩倩听说王爷来了,好象是被吓着了一般端着的茶水好象没有端稳,还有些烫的茶水流在了朱倩倩的衣裙上,茶杯掉到了地上。

    朱倩倩好象是被烫着了,发出一声惊呼,本来坐着的她居然摔到了地上,看起来好象是兰觅正在欺负她一般。

    这个时候,荣王已经走了进来,没有想到看到的会是这一幕。

    倩倩为什么会来这里?难道是苏河那个贱人,趁自己不在,把倩倩招过来欺负不成,真是胆大包天。

    荣王飞奔过去,血红着双眼,把还在地上的朱倩倩扶起来搂进怀里,那表情好象是要吃人一般盯着兰觅,全然忘记了自己这段时间要好好演戏了:“你这个贱人,说,你都对倩倩做了什么?”

    而这时朱倩倩虽然眼里还噙着泪水,但还是向荣王解释:“王爷,不关王妃的事,是妾自己不小心。”然后再露出怯生生的表情,荣王见朱倩倩这表情,更是料定那个女人在欺负他的心尖尖。

    荣王爆喝一声:“苏河,你今天如果不承认自己的错误,那就等着被废吧。”朱倩倩很自然地搂住王爷的脖子,眼角的光芒里有胜利的喜悦。

    兰觅吹了吹自己的手指,盯着朱倩倩的脸,此女人看起来清纯天真,还真会玩,所以说嘛,在后宅哪里都是陷井。兰觅叹了一口气,把目光转移到荣王的脸上。

    “王爷,朱侧妃一大早说是要把您赏赐的好茶拿来与臣妾分享呢,但一听说您来了,她的茶水自己没有端稳,然后就把自己给烫了,至于为什么又摔到了地上,这臣妾真不知道,您看,臣妾坐得这么远,不可能推她吧,臣妾的婢女们也是离得远远的。”

    “你还狡辩,如果你不招倩倩过来,她会平白无故的来这里?看来你这个正妃也不用做了,降为侧妃吧。”说完再把朱侧妃一个公主抱,然后向门外走去,朱侧妃回头向兰觅眨了眨眼睛。

    兰觅在后面喊了一句:“谢了,王爷,做侧妃比做正妃好。”

    荣王的身体一顿,这死女人,好象是对任何东西都满不在乎了。

    气得肝疼的荣王把朱倩倩抱回她的院子之后又气冲冲地反回来,兰觅本来以为荣王走了,不会那么快回来的,至少要不停的哄他的心尖尖才对,但只过了十来分钟就回来了,难道他又要来修理自己不成。

    荣王一声冷冽之气走到兰觅面前,兰觅后退了几步,与荣王保持着安全距离,打不过就跑,兰觅遵循的就是这一条。

    “王爷是要为您的心尖尖报仇的吗?如果是,那就动手吧。”

    “你就真的不怕本王废了你。”

    兰觅翻了个白眼:“你废了臣妾吧,求求您了,最好就是休了臣妾。”

    荣王听了再也压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你以为本王不敢吗?不要以为你爹是苏将军,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兰觅越听越不对味儿,什么叫为所欲为?老娘到底干什么坏事了?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女人太没有地位真不是个事儿。

    兰觅也压不住暴脾气大着嗓门道:“王爷,您说说,臣妾到底怎么为所欲为了?欺负您家小心肝了?您都没有搞清楚状况就来了。再说了,臣妾有必须欺负她吗?是争风吃醋了?要吃醋,早干嘛去了?

    你要废赶紧废,您以为摆设王妃好当吗?一点乐趣都没有,每天只知道吃饭等死,还不如出家为尼呢!”

    荣王听到兰觅的话被气笑了,还要什么乐趣:“你是怪本王让你独守空房了?”

    ------题外话------

    亲亲的留言会成为我的动力,请加入讨论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