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倾城毒医:废材五小姐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兽兽多欢乐多(万更)
    二愣子的韩飞压根都注意力都没在他们身上,只顾的吃东西,所以现在问他相当于是白问,不过他还是会参与其中,列如:“发现啥,糕点好吃?”

    磊鑫嫌弃的白了韩飞一眼,朝牧天逸点了点头:“嗯,感觉除了我们在,还有其他的不速之客。”

    牧天逸很赞同的点点头:“没错,刚才我就是发现这一点,所以才没有过多逗留,照这样的情况看,梵兄或许是遇上了什么麻烦,磊鑫你去暗查一下,最近番国发生的事情,或许这会是我们的一个突破口。”

    “好”

    磊鑫说完便起身离开,去探查番国的情况,而唯一还在状况外的韩飞,啃着从太子府顺手回来的糕点,牧天逸看他这样,无奈的扶额:“你也不怕这糕点被人下毒。”

    韩飞嘴里嚼这糕点,口齿不清的回复:“不怕,我有小师妹给的解毒丹,啥毒都不怕。”

    牧天逸无言以对,对于一个吃货来说,吃就是天底下最大的事情,当然在韩飞眼里,天底下最大的事情,也没有牧天逸大。

    “那你在这吃吧,我去处逛逛。”

    韩飞一听牧天逸要出门,赶忙把袖兜里的糕点全部倒出来,用袖口摸了一把嘴上的糕点渣子,傻呵呵的朝牧天逸说:“我也要去。”

    牧天逸只能点头道好,他可以想象若他不让他跟着,只怕他又要整出什么幺蛾子,还是看在身边的好。

    两人第一次单独出来逛街,韩飞就像一个小孩一样,这里摸摸,哪里看看,牧天逸则是在一旁静静的陪着他,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意。

    “逸哥,你看这个很不错,我买一个送你怎么样。”韩飞在小贩摊上拿起一个玉制的簪子,工艺很朴实,也很简单,没有过多的点缀和雕刻,和符合牧天逸的形象。

    韩飞在脑海中补脑着牧天逸佩戴这支玉簪的画面,仙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牧天逸见韩飞又在脑补一下不切实际的东西,直接给他后脑就是一击,嘴里还嫌弃着:“你有钱买吗?”

    韩飞刚想说我怎么没有了,摸摸自己的身子,发现他的确没有银两,他一时忘记他们的这次出行的银两都归牧天逸管。

    顿时歇了菜一般,不舍的把手里的玉簪放回原位,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它,眼里含着依依不舍,看的牧天逸嘴角直抽,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和情人在依依不舍的告别呢!

    韩飞的举动,引来了周围的路人,路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随着韩飞的目光看去,路人们看着小贩的眼神犹如看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一般。

    这中场面,着实让牧天逸觉的羞愧,赶紧掏出银两,把玉簪买下:“不由找了。”

    随即以最快的速度,拉着韩飞离开现场,他可不想成为路人眼中的坏人。

    “逸哥”

    “闭嘴”牧天逸没好气的别了一下韩飞。

    韩飞就像被自己丈夫训斥的小媳妇一般,眼汪汪的看着牧天逸,贝齿咬着下唇,一副很委屈样子。

    本来喘着气的牧天逸好不容易把气理顺了,抬眸一看,妈呀!这小子是不是他的克星啊:“收起你那副可怜兮兮的表情,你若在这样,我…。”牧天逸我了个半天,最终还是舍不得说出丢弃他的话。

    “那,拿去。”牧天逸把玉簪塞给韩飞,心想这下他总会消停了吧!

    “不要”韩飞一脸拒绝。

    得嘞,牧天逸一向好脾气的性子,现在都已被磨的所剩无几了,双眼透着浓浓的杀气:“再说一遍。”

    韩飞缩了缩脖子,他知道牧天逸生气了,但是他还是第一次挺着腰板,不屈服:“本来就是我准备买给你的,虽然现在是你付的钱,但好歹也是我买的,所以你就拿去,就当…。”

    韩飞想说就当是定情信物,但又觉的,若是说出来,只怕会被逸哥灭口,所以他就停止了往下说的兴趣。

    反正只要他心里知道就行。

    “我不需要”牧天逸很坚决的拒绝了。

    韩飞撇了一眼,继续道:“不要也得要,不然就浪费了不是。”说完夺过牧天逸手中的玉簪,直接插在牧天逸的发冠上,做完这个动作,韩飞心里乐滋滋的。

    牧天逸则一个俊脸黑的彻底,怒瞪韩飞一眼,把玉簪拔下来,放在自己的怀里,开口说:“回去了。”

    韩飞见牧天逸的动作,心里本提有多开心。

    牧天逸背对着韩飞的时候,右手拍了拍放玉簪的地方,嘴角勾出一个美丽的弧线,随即又很快的消失。

    酒家住所,磊鑫已经探得信息回来,正坐在房间内喝茶,等牧天逸他们回来,没一会门便被推开。

    “回来了”

    “嗯回来了,查的怎么样。”牧天逸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如你所料,番国内果然发生了政变,如今太子已经被夺权了,只是一个名副虚实的太子,且听说番国的国王,现在重病在床,如今朝堂有二皇子,耶鲁锦在掌控。”

    “耶鲁锦”

    “嗯,耶鲁锦是番国王后所出,耶鲁梵是贵妃所出,因为王后的哥哥是当朝的左丞相,而贵妃只是一个三品官员的女儿,相比之下,王后的背景更加的强大。”

    “如今国王已经病入膏肓,争夺王位的戏码也开始上演。耶鲁梵也就是太子殿下,应该是从上次凤鸣学院回来后,就已经失去了优势,太子耶鲁梵因为母妃得宠,所以番国的国王一直都有心培养他,奈何现在局势所迫,只怕太子耶鲁梵自身都难保了。”

    “所以今日我们去太子府,所发生的事情,就是因为这样。”

    牧天逸这下就释然了,回想起他们进入招待厅的时候,耶鲁梵看他们的眼神和之前有所不同,他就觉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到最后被下逐客令的时候,牧天逸更加确定了。

    “逸哥,那我们要帮忙吗?”韩飞靠近牧天逸询问道。

    牧天逸沉思一会,看着他俩点了点头:“今夜,夜探太子府。”

    “好”

    牧天逸这边开始准备夜探太子府,墨染这边已经陪着假的方星灵在观看兽王赛。

    “墨公子,这场兽王赛如何。”方星灵作为东道主,自然很关心墨染的看法。

    墨染目不转盯的看着兽斗台,兴致不高的回复:“还好。”

    “听说墨公子也有宠兽,不知是否…。”

    “方大小姐是哪里得知的。”

    “难道墨公子忘记了,之前和你一起过来的李哥,二愣子,”说这两个人的名字时,方星灵特意加重了语气,余光观察墨染的神情,见对方没有什么特别反应,便又开口:“听他二人说,墨公子的宠兽很特别,墨公子是不是有兴趣参与!”

    墨染把视线转向方星灵,今日她没有带慕衣出来,就是为了让她在城主府帮她找,那两个人。

    如今从方星灵口中得知两个人的名字,只怕他们两人已经凶多吉少了,如今她提到的宠兽,只怕说的是之前被‘抢劫’的喏喏大人。

    “嗯,我的确有一只宠兽,不过它不能…。”墨染不想让喏喏大人上场。

    奈何方星灵却不放过,继续说:“那就去上场试试。”

    墨染看着方星灵,两人双眼对视一会,墨染微微勾起嘴角:“好。”

    墨染从阴阳佩中唤出喏喏大人,喏喏大人被唤出来,直接掉落在墨染的怀里,可劲的蹭着墨染的胳膊,嘴里直接叫着:“霍霍!”翻译“主人,吃!”

    墨染还没开口想说话,阴阳配中的青龙说:“主人,诺诺大人和欢欢两人,总是惦记人参,老追者它跑,人参每次都躲在凰儿身后,从此凰儿都不理我了,主人,你什么时候把它带走。”

    墨染顿时觉的自己都收了些什么兽,怎么闹腾成这样,随即直接屏蔽了青龙的话,直接抱着喏喏大人走向报名处。

    “诺诺大人,若你赢了,我会有奖励哦!”墨染摸着诺诺大人的背部,顺着毛,心里感慨手感真好。

    “霍霍”翻译“是人参吗?”

    啪,墨染一把掌拍在诺诺大人的爪子上,小声警告:“别老是惦记森森,他不是给你们吃的。”

    “霍霍”翻译“可他看起来很好吃。”

    “好吃也给我忍着,记得,赢了就给你好吃的。”墨染轻轻的拍了拍诺诺大人的脑袋。

    “霍霍”翻译“要多多的”

    墨染点点头:“好,多多的。”

    喏喏大人晃着自己那小身板,站在兽斗台上,墨染回到座位上,方星灵在一旁勾起唇角,内心却很疯狂‘这下看你怎么办。’

    方星灵朝那安排兽斗场的人看了一眼,那人便对方星灵点了点头,方星灵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兽斗台上,一只巨大无比的妖兽,从对面走了上来,一声吼,震动整个兽斗场。

    下面的人,开始议论纷纷;“这可是去年的兽王夺冠的独角兽啊!”

    “是啊!你看那只小的可怜的妖兽,只怕是要葬身兽斗台了。”

    “可不,比我叫的兔兔还弱。”

    “这场兽斗结局很明显了。”

    “…。”

    下面的声音越来越多,很大一部分都是在为诺诺大人感到惋惜,以及对独角兽的欢呼。

    “哎呀,墨公子,这可怎么办,那可是去年的兽王啊!你家的宠兽…”方星灵一副出乎意料的看着墨染,然后一脸抱歉的说:“都怪灵儿,不该…”

    “无妨,或许我家诺诺大人就赢了呢”墨染看似不经意的回答,却也给她一个肯定。

    “那…”方星灵被堵了有点尴尬,继续道:“期望如此,不然灵儿就太对不起墨公子了。”

    墨染不在理会方星灵,因为此刻的方星灵让她觉的恶心,还不如看兽斗场上的诺诺大人来的舒服。

    独角兽的一吼,震动了兽斗台,喏喏大人四肢蹄子哒哒的两声,稳住自己的小身板,朝独角兽吼:“霍霍”翻译“该死的,想吓死老子啊!”

    独角兽高傲的抬起下巴,鼻孔呼出热气:“小小的妖兽,赶快投降,老子或者会饶你不死。”

    “哈哈,”这是诺诺大人听到史上最好笑的笑话,他除了怕墨染以外,还真没怕过谁,只不过是一只快要进化成领主级别的妖兽,也刚在他这个真的领主级别的兽兽面前嘚瑟。

    诺诺大人小蹄子一只超前迈出一步,然后朝独角兽吼:“快点,我要等着吃好东西。”

    独角兽见诺诺大人没有因为他的威压而受到影响,且还大放言词,顿时怒了:“找死。”

    喏喏大人蹬蹬小蹄:“废话少说,快点。”

    独角兽第一次被低于自己的兽兽这样蔑视,直接朝诺诺大人发起攻击,用自己最坚硬的触角朝喏喏大人撞去。

    诺诺大人在原地哒哒的来回跑,因为独角兽的体积庞大,所以对于诺诺大人这种体积小的兽兽,基本是攻击不到,诺诺大人时不时的从他躲过,独角兽灵活度不够,基本是被诺诺大人带着走。

    几番攻击下,独角兽已经有些体力不支,开始动作缓慢了一些,诺诺大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慢慢蹬着小蹄子,哒哒的跺着。

    朝独角兽发出挑衅:“来啊,快点,若不行就下去。”

    独角兽吼一声:“我要你死。”

    独角兽开始把自己浑身的力量涌到触角,触角周围顿时有一圈闪电,围绕着,诺诺大人不屑的看一眼独角兽的举动。

    对于诺诺大人的这番的举动,独角兽更加疯狂,攻击便的无比凌厉。

    墨染在台下看的是无比的欢乐,方星灵这是捏紧了自己的拳头,这…怎么可能。

    墨染见到暴走的独角兽,很不耐烦的朝诺诺大人道:“速战速决。”

    一开始还漫不经心逗着独角兽玩的诺诺大人,开始认真到:“我不逗你了,我主人发话了。”

    瞬息一变,一只巨大的像卯兔一般的妖兽落在兽斗台,还好兽斗台的范围够宽,不至于被空间限制,发挥不了。

    诺诺大人一变身,独角兽顿时趴在地上,连喘息的机会都很少,双腿抖的很厉害。

    “我都说了要快点,你咋不准备一下呢。”诺诺大人一脚踩在对方的胸口上,独角兽一方面被领主威压压的不得动弹,再被兽兽大人的小腿这么一踩,五脏六腑已经移位了。

    “真没用。”方星灵暗道。

    墨染侧身过去:“你说什么!”

    方星灵吓了一下,赶紧摆手:“你。你听错了吧!我没说话!”

    墨染看着她的双眼,然后继续把目光转向兽斗台:“哦!”

    方星灵舒了一口气,拍着胸口,还好没有听见。

    墨染则在方星灵看不见的地方,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会心的一笑。

    兽斗台上,诺诺大人秒杀独角兽,场下的人,开始都一章嘘声,后面不知道是谁在下面叫了一声:“是领主级别的。”

    哗然,众人看着诺诺大人就像看宝贝一般,眼睛都舍不得离开。

    “难怪能赢的了独角兽。”

    “可不是吗”

    眼看局势有点不稳,墨染立马快步走向兽斗台,朝喏喏大人一招呼,诺诺大人乖巧的变回之前的样子,让墨染抱在怀里。

    方星灵咬着牙齿,愤恨:“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好的东西。”

    “霍霍”翻译“好吃的、好吃的。”

    “一会回去给你吃,现在这里不安全。”

    “霍霍”翻译“好的。”

    墨染抱着诺诺大人艰难的挤开热情的众人,像是逃离追杀一般,快速的消失在原地。

    那些准备拦住墨染的人,硬是没见着人影。

    “呼呼,累死了。”墨染喘着气,坐下。慕衣给她倒了一杯水,想必她也渴了。墨染是真的渴了,端起茶水就往肚子里灌,但是茶杯太小,每次只能喝一点点,墨染直接豪气的拿起茶壶,对着嘴直接猛灌。

    待解渴完,墨染朝开口:“李哥和二愣子是不是已经”

    “嗯,他们已经死了,至于尸身,只怕已经没了。”慕衣把冥碟探到的消息告诉墨染。

    “嗯,我刚才已经知道了。”墨染点了点头,从乾坤袋中,拿出丹药,往诺诺大人嘴里塞。

    “你怎么知道的。”慕衣惊讶道。

    “方星灵刚才在兽斗场,跟我谈起他俩来,且诺诺大人还出了一次风头,估计现在兽城上下,都在找”墨染指着诺诺大人“他”。

    慕衣看着诺诺大人眯着眼享受这墨染的服务,顿时觉的能当墨染的兽兽,那是天大的幸福的事情。

    “那现在这么办,这兽城我们是暂时离不开了,不知道逸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慕衣有些担心道。

    墨染也有点想他们了,点了点头:“的确,逸哥那边也没有传来消息,只怕进展也不会太顺利,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把这里处理好,到时候去和他们汇合。”

    “好”

    诺诺大人躺在墨染怀里,吃着丹药,眯着双眼,一副老大爷享受的模样,可把阴阳佩中的欢欢气的够呛。

    “我要出去,那只该死的兔子,这是准备吃独食啊!”欢欢拿着自己的那小短腿,可劲踹这影像。

    脸上的腮帮气鼓鼓的,双眼瞪大老大,小拳头也一起挥舞着,可就是打不到诺诺大人。

    一旁躲在凤凰身后的森森,哆嗦着小身板,嘴里说着不清楚的话:“煮…。人”

    “好了,别闹了欢欢,你没看见主人压根就听不见吗?”火焰果这话一出,顿时空气宁静下来,众人齐齐把目光刷向青龙,就连还没睁眼的森森都把脸朝对了方向,可想而知青龙这可是惹了众怒啊!

    青龙耸了耸肩膀:“我又不是故意的。”

    他的委屈没人能懂,尽管他把目光投向凤凰,可人家压根就没搭理他,欢欢因为青龙的关系暂时失宠,直接迈着小腿,四肢并用,爬上青龙的肩膀:“叫你害我失宠。”

    嗷,一口,直接咬在青龙的小脸上,咔叽咔叽的咬,青龙被咬的疼死了,且因为欢欢本身就是一种幻忧草,他的口水都含有毒,这毒可把青龙害惨了。

    青龙因为中了幻忧草的毒,所以在幻梦中,他正在还凤凰谈情说爱,情到浓时,青龙嘟起嘴巴,准备来给香吻,那只啪一声脆响,青龙的脸立马显现一个五掌印来。

    幻忧草的毒,对人的效果会更强烈一些,对于兽兽的,或者说魂兽的药效会减半,所在一巴掌下去,青龙已经清醒了一半。

    “我…我怎么在…”看着近在咫尺的凤凰,青龙脑袋顿时当机,不知道说什么。

    “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否则我不介意毁掉你作案的工具。”妈呀太下人了,青龙立马捂着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好…。好”顺道把嘴也捂上。

    内心其实是奔溃的,他咋追个媳妇这么难。

    夜幕落下的时候,牧天逸三人悄悄的潜入太子府。

    牧天逸指着右边,对韩飞说:“你去哪里。”然后又指着左边对磊鑫说:“你去哪里。”

    牧天逸则直接去中间的位置,也就是耶鲁梵的书房。

    “好”

    “好”

    三人分散出发,牧天逸蹑手蹑脚的来到耶鲁梵书房外,朝窗口捅了一个洞,观察里面的情况。

    书房内,耶鲁梵看着书案上的消息,正在沉思,门外有人敲门,打断了他的思路:“进来。”

    门外阿诺推开门,朝耶鲁梵行礼:“太子殿下,牧公子等人,住在封样酒家。”

    “怎么住那里了。”耶鲁梵听着封样酒家的名字,便有点诧异。

    “属下不知。”

    耶鲁梵挥了挥手:“也罢,他们住那里,至少不会有人敢去惹事。”

    “太子,接下去我们是不是…”阿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耶鲁梵见此呵斥一声:“你想死是不是,如今府上耳目众多,小心隔墙有耳。”

    阿诺惶恐的低下头:“属下该死。”

    “罢了,即使我们不做,他也会给我们制造谋反的证据。”耶鲁梵无奈的摆了摆手。

    “你去安排,今夜会见那些大臣。”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待阿诺离开后,耶鲁梵身子往后仰:“出来吧!不用躲了,我知道你来了。”

    牧天逸暗叹耶鲁梵的敏锐,刚要准备起身进去,便听到房内响起另一个人的声音:“皇兄一点都不可爱。”

    耶鲁梵见到现身的耶鲁轻头疼的揉着太阳穴:“你怎么跑出来了。”

    耶鲁轻靠近耶鲁梵,抱起他的胳膊晃啊晃:“皇兄,难道不想轻儿,轻儿可想皇兄了。”

    耶鲁轻看着耶鲁梵的眼神透着爱慕。

    耶鲁梵有点不知所措的推了推耶鲁轻的手,耳根红红的,却还是板着脸:“成何体统。”

    耶鲁轻可不吃耶鲁梵这一套:“皇兄,你…你凶我!”撒娇之余还不忘把戏做全了,眼泪汪汪的看着耶鲁梵。

    耶鲁梵着实就吃耶鲁轻的这一套,被她骗了还甘之若饴。

    牧天逸通过小洞看出,他们的之间的关系不一般,不像是兄妹情,倒是有点像是互相喜欢的小情侣。

    “来人啊!有刺客!”忽然有人大喊有刺客,牧天逸暗道:“他们该不会是被发现了吧!”

    想到这一点,牧天逸赶紧消失在原地,离开太子府。

    而另外两边韩飞和磊鑫,同样的以为是他们其中的一人被发现了,全部都撤回封祥酒家。

    而这边太子府内,因为耶鲁轻的闯入,导致了他们以为是刺客,才大肆搜查。

    “皇兄,我不能被发现,不然就死定了。”耶鲁轻拉着耶鲁梵的袖口,使劲的哀求着。

    耶鲁梵无奈的只好点头:“我只帮你这一次!”

    耶鲁轻感激的看了一眼耶鲁梵,然后躲在他的书案下,耶鲁梵刚要说躲里屋去,哪想还没开口,耶鲁轻便已经躲在地下,且这时候门还好巧不巧的被人推开。

    躲在书案下的耶鲁轻因为空间狭隘,所以上半身基本是趴在耶鲁梵的腿上,这么亲密的接触,顿时让两人都感觉到一丝燥热。

    “皇兄这还真的是公务繁忙啊!”二皇子耶鲁锦嘲讽的看着挑灯办公的耶鲁梵。

    他最恨的就是他这中勤奋的样子,在哪个老头子的眼里,只有他这个太子,从来没有他这个儿子,他很,恨他的母妃,恨他耶鲁梵,若不是他,他现在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太子,下一任的储君。

    如今却被一个贵妃的儿子压在下面,无论如何他都不甘心,他的母妃明明是番国的王后,他的舅舅是当朝的丞相,可他就因为晚出生一个时辰,便成为了二皇子。

    他不甘,所以这次趁耶鲁梵去凤鸣学院的时候,把所有的权利都收入囊中,可惜的是,上次给他下的毒,居然没能杀死他。

    “二皇子说的是哪里的,皇兄怎可比的上二皇子亲政爱民呢?”耶鲁梵不着痕迹的反驳过去,让他无法从中找借口发难。

    “你”耶鲁锦愤怒的指着耶鲁梵,想要骂他,但是想到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硬生生的压住内心的怒火,若不是因为他还有这个太子的头衔,只怕他死一万次都不足以给他泄愤。

    “皇弟这是关心皇兄,毕竟太子府里不安全,听说有刺客闯入,皇弟这不担心皇兄出事,第一时间赶过来。”耶鲁锦打着关心的旗号,夜闯太子府,只怕不只是表面这么简单吧!

    蹲在地下的耶鲁轻小声嘀咕:“二皇兄怎么过来了。”

    耶鲁梵伸手按了一下耶鲁轻的脑袋,让她安分点,耶鲁轻撇了撇嘴,一脸的不开心。

    “哦,那真是劳烦皇弟挂心了,府上进了刺客,想必阿诺已经派人去查了,想必很快就有结果了,所以不知皇弟深夜来访所谓何事。”耶鲁梵直接挑明了,

    耶鲁锦见耶鲁梵也做表面功夫,他也不在掖着藏着,直接挑开了说:“皇弟接到消息,说皇兄今夜准备夜会前朝余孽,准备谋反。当然皇弟自然是不信,皇弟可是一直都很相信皇兄的,所以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皇弟第一时间便是来给皇兄澄清的。”

    耶鲁梵不削的看了一眼耶鲁锦,若他真的是相信他,就不会大半夜的带兵闯入太子府,而且直接进入他的书房盘查,这不是摆明的想要陷害他。

    “那还真的是让皇弟挂心了。”虽然两人已经挑开了说,但是明面上的还是要做做样子。

    “那里,刚才听说刺客往这边跑了,所以皇弟这才来叨扰皇兄,为了皇兄的安全,皇弟是义不容辞,在所不惜。”耶鲁锦一方客套后,便朝身后的士兵说:“给本皇子搜,今夜若抓不到刺客,你们全部军法伺候。”

    “是”

    一众士兵涌入书房,开始四处搜查,耶鲁梵只是笑笑的看着耶鲁锦,他这是想要在他的书房搜出什么吗!

    本来去通知各位大臣晚上来议事的阿诺,回来的时候听到下人们说二皇子耶鲁锦带兵闯入太子府,便暗道不好,立马朝空中发射竹弹,竹弹射向空中,散出五彩缤纷的光芒。

    各路坐着轿子赶往太子的官员,见到光芒后,纷纷打道回府。

    “回头。”

    所以在夜里无人的街上可以看着一顶顶轿子,飞快的往原来来的地方抬去。

    “去,把地牢中的死刑犯带来。”阿诺对着太子府中的下人道。

    那名下人在阿诺嘱咐完以后,便消失在原地,不一会儿,手里提着一个人,那人目光浑浊,浑身已经没有一处是好的地方,阿诺领着他,给他换上衣服。

    然后带着他去找耶鲁梵。

    此刻耶鲁锦看着士兵们搜索了半天,也没找到有用的东西,暗自皱眉:‘难道是藏在其他地方了。’

    耶鲁锦审视了一下书房,看着已经被翻过的地方,仔细看,忽然发现,好像还有一个地方没搜,那就是耶鲁梵的书案下。

    咚一声,耶鲁轻实在是蹲累了,想要扭动一下身子,没想到起身过猛,头直接敲在了书案上,发出了声响。

    这个声响让耶鲁锦看到希望,让耶鲁梵胆战心惊,耶鲁锦嘴角勾起笑,看着耶鲁梵:“皇兄这难道是准备包庇刺客,还是说皇兄和刺客是一伙的。”

    耶鲁轻听到耶鲁锦说的话,白了一眼,二皇兄果然是脑子不灵光,皇兄要是一伙的,那还能有刺客的事!

    耶鲁锦慢慢的靠近耶鲁梵的书案,他心里已经开心的不得已,本来就没什么刺客之说,不过是他的一个借口罢了,如今这太子府内还真的藏了人,不管这人是谁,他只要给他按个罪名,到时候耶鲁梵定会求情,到时候他就可以要求耶鲁梵跪着求他。

    想想心里就舒坦,耶鲁锦脚下的步伐也越轻快,当耶鲁锦伸手要掀开书案的时候,门外响起阿诺的声音:“太子,刺客已伏诛。”

    话音一落,阿诺收起刀落,所谓的刺客就这样被阿诺斩了头颅。

    耶鲁锦看着自己的手,现在停在半空中,伸也不是,收回也不是,非常尴尬,他转头怒瞪啊诺:“该死的,坏他好事。”

    “既然刺客已经伏诛,那么皇弟是否可以”耶鲁梵看着耶鲁锦的手,然后继续:“今夜还真是麻烦皇弟,不知皇弟是否要留下吃宵夜了再走。”

    耶鲁锦顺着耶鲁梵给的台阶下,顺势把手收回来,绷着脸:“皇弟还有公务在身,就不多做逗留了。”

    话落,耶鲁锦甩袖,双手背在后面,浩浩荡荡的来,灰头土脸的走,在路过阿诺身边的时候,耶鲁锦咬牙切齿说:“你有种。”

    之后便离开了太子府,待所有人离开,耶鲁轻这才从书案下爬出来,小手捶着自己的小腿,嘴里抱怨:“酸死我了,你也好意思让我躲那么久。”

    耶鲁梵噗嗤一笑,伸手替换耶鲁轻的小手,为她揉起了小腿:“也不知道是那个小野猫,说要躲在下面的,本来我还想让你躲在其他的地方的,不过你自己屁颠屁颠的就钻进去,我都没来的急叫,耶鲁锦就来了。”

    “哼,我不管,反正就是皇兄的错。”耶鲁轻摇着头,嘟着嘴,耍赖说。

    耶鲁梵也是好脾气的点头:“好好好,是皇兄的错,行了吧!”

    耶鲁轻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心里乐滋滋的,但是表面还是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只不过她那勾起的嘴角,泄露了她内心的想法。

    耶鲁梵无声的笑了笑,他是真的栽倒在这只小野猫手里了。

    耶鲁轻指着自己的右脚:“还有这只。”

    耶鲁梵宠溺的笑:“好好好。”

    噗嗤,耶鲁轻看着耶鲁梵的模样,觉的好笑,便不由的发出声,随即又说:“傻瓜。”

    这边你浓我浓的,封祥酒家内牧天逸三人围在一起,商讨太子府一游的结果和收获。

    “我这边什么也没查到。”韩飞摊了摊手,无奈道。

    磊鑫则带回来一个有用的消息:“听说后天,番国国王的寿宸,其他国家会派人来祝贺,到时候我们只要跟着轩辕国的使臣进入皇宫。”

    “嗯,这是一个好主意。磊鑫,我问你,你在探查番国国王的时候,知不是道他还有一个女儿,也就是番国公主。”牧天逸把之前在太子书房看到的女子问了一下。

    磊鑫摇了摇头:“好像没有,怎么了!”

    牧天逸把在太子府看到的情况,告诉了他们,磊鑫摸着下巴,仔细想了想忽然灵光一闪:“哦,对了,你说的应该是耶鲁轻,她呢,不是番国国王耶鲁煌的女儿,她是死去的镇南将军陆沉的女儿。”

    “那她怎么成了公主,且连姓氏都改了。”牧天逸不解道。

    磊鑫一副老成的样子:“这就要归功于她爹,他爹因为战功赫赫,所以被国王封为镇南将军,陆沉这人一向是刚正不阿,在朝堂上得罪了不少人,所以他的敌人也不少,话说,在耶鲁轻2岁的时候,陆沉便战死沙场,而后他的女儿便被收入皇宫,被耶鲁煌认为干女,封号平安公主。”

    “那就说的通了,刚才你说道陆沉将军的时候,是不是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果然还是逃不过逸哥的眼睛,的确,当初陆沉将军战死的时候很奇怪,虽然具体发生什么,并不知道,但听人说,当初陆沉将军的死和耶鲁煌有关。”

    “哦!”

    “嗯”

    那么若照磊鑫的话说,耶鲁轻和耶鲁梵两人是仇敌了,压根就不能在一起,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只怕是不知道这件事,若知道了,只怕两人会有拔刀相向的一天。

    “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你们赶紧去休息。”

    磊鑫打着哈欠道:“嗯,那我先去休息了。”

    唯独韩飞,赖着不走,眼皮明显已经快睁不开了,却硬是要留下来,说什么要陪逸哥睡觉。

    牧天逸直接一棍打晕对方,扛回他的房间去。

    旭日清晨,墨染带着慕衣找方星灵,直接道明来意:“方大小姐,墨某已经在城主府打扰多时了,今日便启程去番国。”

    方星灵一听墨染要走,便心急道:“墨公子,是灵儿招待不周吗?为何墨公子要这么早离开。”

    墨染摇了摇头:“是在下有要事要办,所以就敢久留。”

    方星灵听墨染的解释,稍微的稳了一下心神:“原来是这样啊!那不知公子几时要走。”

    墨染看了看外面天气,朝方星灵说:“傍晚。”

    方星灵听到是傍晚,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足够时间准备:“既然如此,那灵儿到时候为墨公子践行,希望墨公子能闪脸。”

    “好”

    “这位姑娘也一起。”方星灵看着慕衣道。

    慕衣白了一眼方星灵:“我是他未婚妻,当然要跟着,不然被人抢了怎么办!”

    方星灵听到慕衣口中的未婚妻,就气的牙痒痒的,看着慕衣的眼神是越发的恶毒,相信很快你就不是,能做他妻子的人只有我一个。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墨染拉着慕衣离开。

    方星灵待他们离开,直接打掉桌上摆放的东西,咬牙切齿:“我定不会让你好过。”

    回到住所,慕衣朝墨染挑了挑眉:“怎么样,我这未婚妻表现的如何。”

    墨染朝慕衣竖起了大拇指:“就服你!”

    “哈哈哈哈!”慕衣开心的笑,她怼方星灵,纯粹就是看对方不顺眼,毕竟这个又不是真的方星灵,她怎么怼都不会有不安的感觉。

    ------题外话------

    森森:我能治百病,别吃我!

    欢欢:我浑身都是毒,随时欢迎检阅!

    诺诺大人:打得起架,卖的了萌,只要给吃就行!

    火焰果:没啥特点,就是好看!

    青龙:我最爱凤凰!

    凤凰:最讨厌青龙。

    …。

    墨染看着自己收容的这些兽兽,无奈扶额,她快养不起了。

    夜殇抱住墨染的身板,温声细语:“放心,为夫养的起。”

    众兽捂住眼睛,这把狗粮撒的他们措手不及。

    [那些还没出现的兽兽,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