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倾城毒医:废材五小姐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劫了不该劫的车(万更)
    傍晚,方星灵的命人来通报,践行酒已经摆好了!

    墨染带着慕衣去赴宴,看着方星灵华丽无比的装扮,顿时闪瞎了墨染她两的眼睛,她这是准备成亲呐!

    “方大小姐,这是…”墨染指着她一身的装扮,疑惑的问道。

    方星灵娇羞的地下头:“墨公子,灵儿这身装扮好看吗?”

    墨染干呃了一下,这…。她的这身装扮着实吓人,不过现在她必须安抚对方:“嗯,好看!”

    方星灵得到墨染的认可后,抬眸朝墨染暗送秋波:“谢谢墨公子的夸奖。”

    慕衣噗嗤的笑出声:“夸奖,我都不知道你那来的自信,我家相公可不是一个会夸奖人的人。”说这话的时候,慕衣抱住墨染的手臂,侧头躺在她的肩膀上,鄙夷的看着方星灵。

    方星灵看到这一幕,桌子底下的手已经开始扭曲,心里对慕衣的做法很是反感,她的认知中,墨公子只能是她的相公,谁也不能是。

    “这位姑娘,还真是不知羞,难道你父母没告诉你,还没嫁人不能叫人相公吗!”

    慕衣坐直了身板:“好可惜啊!我父母还真没说,却我也不在意,毕竟他迟早是我的人,早叫晚叫都是要叫的,所以没有啥区别。”拿起筷子,夹起桌子上的菜开始慢慢享用。

    反正有墨染在,她又不怕被毒死。

    方星灵气鼓鼓:“你…”你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胸口的起伏越来越大。

    墨染开始观察,果然她已经开始有所变化,朝慕衣使了使眼色,慕衣接受到墨染的暗示,立马加大足劲:“来,相公我喂你!”

    慕衣夹着一颗青菜,左手在下面接着,免得掉到墨染的衣服上,墨染宠溺的看着慕衣,然后朝方星灵说:“不好意思,衣儿人就这样,你别介意。”说完又对慕衣说:“在别人面前,你就别这样。”

    慕衣撒娇道:“我不,我就要喂你吃!”墨染无奈的摇了摇头,嘴巴还是凑过去,吃掉慕衣夹的青菜。

    慕衣抖了抖肩膀,她差点没把手里的筷子扔掉,她从来没有对人这样过,太可怕了,浑身鸡皮疙瘩都出来。

    方星灵就看不得他们这样亲密的相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因为用力过大,指甲都陷入手掌中。

    一滴鲜血滴落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

    “墨公子,你确定娶这女人。”方星灵眼神坚定的看着墨染,仿佛在期待着什么,又害怕着什么。

    墨染微微含笑:“是”

    她的肯定激化了方星灵内心里的善良,一张精致的小脸,此刻扭曲不堪:“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喜欢别,你为什么不能喜欢我,我难道比不上她们吗?她们不过是有一个好的家族背景,而我不过是一个被父亲卖给城府当丫鬟的奴婢,为什么老天要对我如此不公平。”

    方星灵激动的站起来,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而我,那么努力,为了弟弟,我情愿放弃大小姐的信任,”随即又咆哮道:“我得到了什么,我什么也没得到,反而毁了自身的清白。”

    指着墨染道:“而你,是唯一一个让人把我从痛苦中救赎出来,我一直以为你会是不同的,为了你,我甘愿被锁在大小姐的身体里,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

    随即摇了摇头:“不,你不知道,你只会跟这个”指着慕衣“小贱人在一起,从未正眼看过我。”

    说完,又恢复端庄的样子,摸着自己的脸颊:“难道我不够美,还是我对你不够好!为什么你宁愿选择她也不愿意选我,若是之前,我或许会觉的自己配不上你,可是现在,我是兽城的大小姐,以我的身份,难道还配不上你。”

    墨染静静的听着方星灵说,大概也已经猜出来是谁,便开口说:“婉儿,你别一错在错。”

    “婉儿…。哈哈哈哈,”嘴里念着名字,朝天大笑,笑完低头看着墨染:“那不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方星灵!哈哈哈哈”

    婉儿已经陷进去无法自拔了,嘴里颠颠的说:“我是兽城的大小姐,方星灵,不是那个被人侮辱的婉儿,我不是!”

    “我不是”

    婉儿的声音越来越小,人也跟着蹲下去,精神已经进入奔溃的边缘,而就在这时,有个声音在婉儿的耳边响起:“所有的男人都是一样的,都该死,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婉儿不自觉的跟着一起念,越念,眼神越不对,双眸开始渐渐失去了焦距,瞳孔都开始变黑,已经不再是黑白相间的正常眼睛,而是如空洞般的双眼。

    “我…要你们死!”

    盯着墨染她们的位置,进行攻击,墨染背在身后的手,已经准备好银针,只要婉儿敢靠近他们,她便直接把银针刺入她的死穴。

    在距离墨染一根手指的时候,婉儿出现了不受控制的状态,脸开始不断的变化,说出来的话也不同:“墨公子,快,快走!”

    这个声音和语气,是方星灵的没错,难道说方星灵的三魂七魄还在身体中。

    “该死的,你给我闭嘴,他是我的,你永远也得不到!哈哈哈

    !”现在又切换回婉儿的声音。

    “她不舍得你死,我可不会,我要你陪我下地狱!”婉儿在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手已经触碰到墨染的脖子边缘。

    墨染手里的银针直接刺向对方,婉儿死穴被刺中,脸上的表情开始痛苦,捂着头:“好痛,好痛!”

    “不,不,你不能这样对我!”婉儿疯狂的看着墨染,头剧烈的疼痛,让她的魂魄开始出现不适,甚至有剥离的状态。

    婉儿和方星灵的两人的魂魄在争一个躯体,因为刚才被墨染破了婉儿的死穴,此刻正主的方星灵占据了极大的精神力,两者的争斗毋庸置疑,定是方星灵胜。

    婉儿因为本身就和方星灵的躯体不和,是使用秘术锁魂,才能占据的方星灵的躯体,现在的她因为死穴被破,导致整个精神虚弱,这才被精神强的方星灵撞击出来。

    离开方星灵身体的婉儿,哆嗦的躲在角落,嘴里不断的说着:“不是我,是你们,是你们对不起我的。”

    方星灵因为刚恢复,结合自己的躯体,并没有那么快适应,毕竟已经当初是被迫封魂的。

    “墨染,她的魂魄。”

    墨染之前在地宫收了她的一魂,但是因为一直找不到方星灵其他的魂魄,她只能先把魂魄交给凤凰看管,凤凰说像这种残缺的魂魄,放在阴阳佩中,可以滋养,也可以延长以及保护魂魄本身不散。

    “凤凰”墨染朝阴阳佩中的凤凰喊道:“把方小姐的魂魄给我。”

    “是”

    凤凰把方星灵的魂魄装在瓷瓶内,然后把瓷瓶交给墨染,墨染打开瓷瓶放出方星灵的魂魄,方星灵的魂魄飘出来后,朝墨染行了一个礼,然后飘进方星灵的体内,待三魂七魄归位,方星灵整个人也开始恢复正常,只不过有些虚弱而已。

    “谢谢墨公子!”

    “不客气”

    “她”墨染指着婉儿:“就交给你了!”

    “谢谢!”方星灵感激的看了一下墨染。

    “不用,我们还有事情,明早就准备离开这里,此行便一同向你辞行。”

    “墨公子有急事,星灵就不多做挽留,他日墨公子若需要星灵的时候,尽管吩咐。”

    墨染见方星灵这样说,顿时想起之前自己要了驭手环的事情,颇有些不好意说:“那个,驭手环能再给我几个吗?”

    方星灵看了一眼墨染,她倒是没想到她提出这个要求,瞬间噗呲的笑了:“可以!”

    墨染听到方星灵说的,有点傻愣的摸着后脑,她还以为她不会同意,毕竟之前她可是没怎么大方,顿时墨染有些怀疑方星灵的话。

    奈何,人家直接命人把驭手环再送两个给墨染,墨染看着自己眼前的驭手环,直接掏一个,给慕衣戴上:“之前方大小姐给我四个,除去我,还剩三个,而你们有四个,不够分,所以我也没敢拿出来,这下够了。”

    “给你,戴上,这个可好了!”墨染给慕衣戴上驭手环时,嘴里还不断的夸奖驭手环的好处。

    方星灵看着她两人这样,有些羡慕,曾经几时她也有这样的感情,目光看向角落的婉儿,可惜她没她那么好命,那份感情不长久,也经不起考验。

    “额,不好意思,刚才失礼了。”墨染尴尬的朝方星灵露出一个笑。

    “没事,我喜欢你的真性情。”

    “那我们就先回去,今晚也折腾了一晚,有些累了!”墨染扭了扭自己的肩膀,想减轻一下酸楚。

    “好,我让下人给你们准备一些热水,你们泡一泡,这样可以缓解身上的酸楚。”方星灵叫来人,让他们去准备一下热水,然后朝墨染他们说。

    “谢谢了。”

    “无需客气。”

    两人对方星灵拱了拱手,便离开回住所。

    方星灵看着躲在角落的婉儿,慢慢的靠近,伸手想要去抱住婉儿的虚影,但是手却透过婉儿的虚影,她无法碰到。

    “婉儿”方星灵哽咽的喊着婉儿的名字,婉儿很早一前就跟在方星灵的身边,几乎是姐妹般的感情,她从来都没有把她当一个丫鬟看待,如今她因为她而落得这样的下场,她心里无比的痛心。

    “我,我不是故意,我不是故意的。”婉儿把头埋进双腿间,不断的重复这句话。

    方星灵心疼的看着她,却无能为力:“对不起。”这一句迟来的道歉,让婉儿的身子闻声一震,抬起那挂着泪珠的双眼,看着方星灵,奔溃的哭喊着:“对不起,小姐,是婉儿错了!”

    在婉儿认错的时候,浑身飘散出一丝丝黑气,本虚影的身子,开始有了一些影子,但是方星灵还是触碰不到对方。

    “我不怪你,都是我不好,我没能保护好你!”方星灵一直很自责自己当初离开那里,没有带走婉儿,若她带走她,她也不会遭到非人的待遇。

    “不,小姐,是婉儿不该又背叛小姐的心思,是婉儿不懂得知足,婉儿的错,不是小姐的错。小姐待婉儿入亲姐妹,而婉儿却不懂得感恩,还做出要替代小姐的念想,婉儿不配当小姐的姐妹。”

    方星灵怒喝:“谁说你不配了,我说你配就配,没人敢否定我的认可。”

    婉儿泪汪汪的哭泣:“小姐。”

    婉儿清醒的那刻,魂魄里的黑气也随即消失,魂魄也开始变的有些实体。

    “该死,又失败了。”

    “怎么,君上一定不会容我们失败的。”

    “既然失败,自然之道君上的规矩。”那人说完,便自行了断。而另一个却没有他那种勇气,自杀是不可能了,他只能想办法先躲起来,然后在寻找机会,将功补过。

    “小姐,你就让婉儿继续跟在你身边,伺候你!”婉儿看着方星灵,眼神坚定不移的说。

    “可是”

    “小姐,你就答应婉儿吧!”

    方星灵想要拒绝,但无法拒绝婉儿的请求,也想着婉儿身前没想过什么福,死后总不能让她继续吧。

    便点了点头:“好!”方星灵不知道,因为她的这个决定,在日后相当于给了她第二次活下来的机会。

    “墨染,明日我们便出城了,难道你就不想跟那方小姐…”慕衣挑了挑眉,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看着墨染。

    墨染无语的白了慕衣一眼:“若你还想活,我劝你还是少说这样的话,否则”看了看已经现身的青竹:“喏,他可经不起开玩笑。”

    慕衣见青竹一脸寒冰的看着她,顿时觉的自己是不是在某个地方得罪了他,为什么他看她,总给她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仿佛下一秒就会秒杀了她。

    “现在看到了,你说我还能有啥行动,这还没打算怎么行动,就被扼杀在摇篮中了。”墨染摊了摊手,一副她有心也没那个机会啊!

    慕衣挪了挪椅子,靠墨染进点;“你家那位,这也管太多了吧!”

    墨染伸出食指附在慕衣的唇上:“非也非也,他不是管太多,他是保护欲过胜。”慕衣点了点头附和:“正解”朝墨染竖起大拇指。

    “大小姐,我家爷…”青竹开口想要解释,墨染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别说,我懂,我都懂啊!”后面的话怎么听怎么觉的生无可恋的样子。

    青竹在内心里暗骂自己,之前怎么那么不小心,把话给说漏了,现在不仅让爷无端的背锅,还被大小姐嫌弃一把,他真的罪该万死,他现在真的很想仰天呐喊:‘爷,青竹对不起你。’

    墨染朝慕衣使了一下眼色,慕衣立马会意,捂着小嘴,憋着笑,没想到墨染的演技这么厉害,把青竹都给骗了。

    也正因为这件事情,青竹在往后的日子里,格外的小心,生怕自己哪里出了纰漏,让大小姐有机会旧事重提。

    墨染这边已经基本搞定,而韩飞他们这边却屡屡受挫,夜探太子府,却因为乱闯的刺客而失败而归。

    如今要冒充使臣的随从进宫,却被告知随从不得入宫,现在三人就这样静静的蹲在皇宫墙外的树下。

    铛铛,一辆装饰极其漂亮的马车缓缓的向宫门口使来,三人对视一眼,就他了没错。

    趁马车还没到宫门口,三人便躲进马车内,见马车内是一名女子,韩飞立马捂着对方的嘴:“别说话,记得等会别乱说,否则就扭断你的脖子。”

    “唔唔”女子唔唔的叫着,想要开口,却被韩飞死死的捂住。

    “继续前行”韩飞朝女子呵斥道。

    女子双眸透着一丝兴奋,一丝害怕都没,缓缓的点头,表示愿意配合他们。

    韩飞拿出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然后再把捂着她嘴的手放下:“继续。”

    “公主,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继续走”

    “是”

    马车的驱使士兵一点也没有有察觉到车内的情况,遵照这位公主的命令,继续前行。

    “公主?你是耶鲁轻。”牧天逸听刚才士兵说的,那么在番国内能称为公主的只有耶鲁轻了。

    “你知道我!”耶鲁轻惊讶的看向牧天逸。

    “在下略有耳闻,此番如此,望公主见谅,我们是迫不得已才闯入您的马车内。”牧天逸来个先礼后兵。

    “没事,不过你们只要是无法进入皇宫的。”

    “这…”的确要进皇宫,紧紧靠进入马车内也是不切实际的,若是宫门口盘查,需要人下车的后,那他们岂不是暴露了。

    “我可以帮你们,不过你们进皇宫是要做什么,要告诉我,不然你们休想能进皇宫半步。”

    “这…”三人对视,盗取百年血灵,本身就是一个危险的做法,如今还要暴露给她,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怒我们不能告知,事关重大。”

    事关重大,难道他们…。,耶鲁轻震惊的看着他们:“难道你们是去偷玉玺的。”

    汗颜,他们偷玉玺干嘛!也不知道她脑袋了想都是一些什么啊!

    “不是”

    “刺杀国王”

    “不是”

    “约会王后”

    “不是”

    “都不是,那你们到底是去干嘛的!”

    “我们是去偷百年血灵的。”说完,韩飞便单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他好像又犯错了。

    耶鲁轻奸笑的看着他们,她还就不信套不出他们的话,这不一下子就套出了。

    “原来是那百年血灵啊!”耶鲁轻用两个手指夹着架在脖子上的刀子,往前移:“这东西容易走火,你还是小心拿着。”

    “那我问你们,你们进入皇宫后,知道百年血灵的位置吗?”

    “不知”

    “那我再问你们,你们对皇宫的路线熟吗?”

    “不熟”

    “好,在问一个问题,这百年血灵对你们很重要吗?”

    “是的”

    耶鲁轻撑着下巴,沉思一会,刚想要开口,外面便响起:“来着何人。”

    “糟了”牧天逸暗道。

    本来耶鲁轻还想着要怎么样才会让他们同意她一起,如今便是一个好的契机:“若你们同意带上我,我便为你们解除眼前的危机,且还能保证你们安然无恙的进入皇宫。”

    牧天逸皱着眉头,他不知道她是敌是友,若现在答应了,后面在背后捅他们刀子,那他们可就前功尽弃了。

    耶鲁轻朝牧天逸挑了挑眉,一副你答应不,若不答应,那我就要喊了,牧天逸无奈的只能答应,到时候随即应变就是:“好”

    耶鲁轻高兴的拍着手,挑了挑声音:“本公主的马车,你们也敢拦,谁给你们的胆子,难道不知道放眼番国上下,唯独本公主可以使马车进入皇宫吗?”

    “叩见公主殿下。”

    “起身吧!”耶鲁轻一直都没出面,而是坐在马车内和外面的士兵说。

    “公主殿下,末将失礼了,二皇子殿下已经下达命令,但凡有马车进入,都要一一排查,所以末将恳请公主殿下某要让末将为难。”

    “为难”耶鲁轻掀开车帘,走了出去,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自称末将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末将—肖强”肖强朝耶鲁轻拱了拱手礼。

    “好你个肖强,居然胆敢谋逆,来人,把肖强给我压下去砍了。”耶鲁轻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肖强不服,敢问公主殿下,末将何时谋逆。”肖强不屈服的挺直腰板,反驳。

    “好,本公主,就为你好好解答一下,刚才你说你是奉谁的命令来着。”耶鲁轻叉着腰,俯视这肖强。

    “末将奉二皇子的命令。”肖强把刚才的话在说一遍。

    “那番国谁的权利最大。”耶鲁轻继续问道。

    肖强一介无法,虽然头脑没有文官那么灵活,但是这种大是大非,他还是知道的。

    “国王”

    耶鲁轻提高了一下声线:“这难道还不算谋逆,番国上下都知道我们的国王耶鲁煌最有权利,如今你却告诉我你奉二皇子的命令,拦截本公主的车,难道你这是准备违抗圣命吗!”

    “末将惶恐”肖强单膝下跪,身后的一众士兵也跪下,齐喊:“尔等惶恐。”

    “哼,肖将军还会惶恐,本公主倒是觉得肖将军厉害的很那!”耶鲁轻气鼓鼓的看着肖强,嘴里说出的话都带着刺。

    “公主见笑了。”肖强用一张不苟言笑的脸,说着一句不符合他的话。

    “哼,走,给本公主继续往前,本公主倒要看看,是那个乱臣贼子敢违抗国王的圣命。”说完便钻进马车内,韩飞他们见耶鲁轻进马车,瞬间齐齐朝她竖起大拇指,‘厉害。’

    耶鲁轻的马车畅通无阻的进入了皇宫内。

    守门的一名士兵看着远去的马车,不由的说道:“将军,我们就这么放公主过去,到时候怎么向二皇子交代。”

    肖强瞪了一眼那名士兵,呵斥:“难道你想抗命不成。”

    那名士兵赶紧摆摆手,紧张道:“不。不,属下还惜命呢?”

    “既然惜命,那还站在这里干嘛!还不回去认真盘查。”

    “是…是”

    肖强转头看着已经消失的马车背影,内心感慨道:‘没想到,她已经这么大了。’

    “怎么样,我说过我会安全带你们进入皇宫的,那你们之前答应我的事情,不可以反悔了,不然我现在就喊刺客。”耶鲁轻再次强调,她怕他们过河拆桥。

    其实耶鲁轻想的还真的没错,他们就这么打算的,不过现在人家都已经挑明了,若真的没按照约定带着她,只怕她还真的能叫来士兵,把他们当刺客关起来。

    毕竟他们可是见识道她的厉害。

    “好吧,走吧!”牧天逸只能无奈的让她跟着,四人开始皇宫大搜索。

    此刻金銮殿上,耶鲁煌顶着身体不适,坐在龙椅上,看着贺寿的使臣。

    金銮殿门口,一名太监站在那里,宣报

    “雷国使臣到访”

    “雷国使臣牡良参见番国国王”

    “使臣客气了,平身”

    “谢国王”

    牡良开始让人把东西抬上来:“这是我们雷国的陛下的一点点小心意,恭贺番国国王大寿。”

    “好,好,雷国使臣请就坐,等下便宴席开始!”

    “谢国王”

    “轩辕国使臣到访”

    “轩辕国使臣墨景参见番国国王”

    “使臣客气,平身”

    “谢国王”

    墨景开始让人把东西抬上来:“这是我们轩辕国的皇上让本蒋给番国国王的贺礼,恭贺番国国王大寿。”

    “好,好,轩辕国使臣请就坐,等下便宴席开始!”

    “谢国王”

    墨景也找了一个地方就坐,对于这种寿宴,墨景一向不是很热衷,所以基本都是在神游天外。

    歌舞升平,其乐融融,耶鲁梵坐在右下角第一排的位置,喝着酒杯里的酒,今日的寿宴他不想过多的突出,但是他是这么想的可别人却不是。

    坐在左下角第一排位置的耶鲁锦,看着耶鲁梵,嘴角厌恶道:“果然已经废了。”虽然耶鲁梵现在对他够不成什么威胁,但是他就是不爽他一副高傲在上的样子,明明已经是一个名不副实的太子,却还是能得到很多人的关注。

    尤其是他的父皇,耶鲁锦端起酒杯,饮下酒杯里的酒,然后起身,走到中央位置,单膝下跪:“父皇,儿臣听说轩辕国的墨军很厉害,一个士兵就能抵十个人,那么墨将军想必也很厉害。既然今日是父皇的寿宸,那么儿臣提议,可以让我们番国的第一勇士和墨将军比试一番,好彰显我国的礼仪之邦。”

    喝,说的好听,这是又给太子殿下下陷阱了,一些还支持耶鲁梵的官员,心里知道这是二皇子的计谋,面上却不能替太子殿下出头,因为大家都不愿意当那个众矢之中。

    墨景起身朝耶鲁煌行了一下礼:“多谢二皇子的美赞,墨某怕是要辜负二皇子的好意,今日过来,我国皇上已经提议交代,不得在番国无礼。所以还是请二皇子另选他人。”

    耶鲁锦咬着牙根继续道:“那还真是可惜了。”

    耶鲁锦话音干落,耶鲁煌便开口:“本皇倒是很期待。”

    这话一出,空气瞬间凝固,没有人能猜到耶鲁煌打着什么注意,人人都知道耶鲁煌,可是最疼耶鲁梵了,甚至把所有的最好的都给了耶鲁梵,可是他如今的这个做法,就有点让人捉摸不透。

    “那本将军,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好,果然有胆识。”耶鲁煌拍手叫好,随即朝耶鲁锦道:“起来吧!”

    “谢父皇。”

    然后转头,温和的看着耶鲁梵,亲切的叫唤着:“梵儿这场比试,就由你上前和墨将军比试,父皇相信你。”

    耶鲁梵苦笑的站起来,身子有些倾斜:“儿臣定不如命。”

    “好,不愧是我耶鲁煌的儿子,有魄力。”耶鲁煌高兴的说着。

    耶鲁梵脚下不稳的朝墨景走去,在两人相隔两米的地方停下来,朝墨景拱了拱手:“墨将军请。”

    墨景回礼:“太子请。”

    坐在地下的官员,窃窃私语着:“太子现在这个样子上场,那定是必输无疑啊!”

    “就是,若一个不小心,只怕连命都没了。”

    “嘘,你们别那么大声,”

    “不知国王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伴君如伴虎啊!”

    “哎…。”最后只剩下叹息。

    二皇子耶鲁锦从刚才就把酒杯扣的紧紧的,手背上的青筋都起了,可想而知他是有多么生气。

    耶鲁锦咬牙切齿:“耶鲁梵,迟早有一天,你会栽到我手里,到时候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坐在龙椅上的耶鲁煌,眼神迷离,仿佛之前发生的事情他都不知道一般,静静的目视前方。

    耶鲁梵属于强攻性的,他每处一招,都带着很有力,虽然动作不是很敏捷,但是出手的方式,规律都是不断的在变化。

    而墨景是属于那种柔劲性的,他浑身上下的柔劲非常好,所以对于耶鲁梵的攻击他都能巧妙的躲过去。

    一柔一刚,两人的对决是一场完美的盛宴,可是能懂得其中招式的连贯和出手的频率的人,却寥寥无几。

    两人犹如遇上知己一般,在切磋的过程中,不断的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不断的进行修改,一次次的交手,都是给对方巨大的收获。

    因为之前喝了一些酒的缘故,在加上过激的运动,耶鲁梵出现了幻觉,眼前的东西都是模糊的,压根看不清对方。

    耶鲁梵晃了晃脑袋,他还不至于喝那么丁点酒,就醉成这样,他能这样,定是有人在他的酒里放了东西,而能这样的做的人只怕也只有耶鲁锦了。

    呵呵。耶鲁梵自嘲一番,耶鲁锦,你就这么想要我的命吗?

    墨景已经察觉出来耶鲁梵的不对劲,但是手下却没留情,直接朝耶鲁梵刺去。

    耶鲁梵一个踉跄,直接倒地,打着呼噜,显然已经是醉的睡着了。

    墨景收起自己的剑,朝耶鲁煌拱手行礼:“太子殿下怕是喝醉了,这才给本将军一个空隙,侥幸赢了太子。”

    “墨将军说的是哪里的话”耶鲁煌客气一番,然后用关心的口吻问道:“梵儿有没有事情。”

    “回禀国王,太子只是喝醉了!”

    耶鲁煌松了一口气,庆幸道:“那就好,快。快扶太子殿下去休息。”

    “遵命”

    一群人扶着耶鲁梵去休息。

    耶鲁锦看到这样的一幕,双手握紧拳头,极其愤恨,已经把耶鲁梵恨到骨子里了。

    “墨将至见笑了,梵儿有些失礼。”

    “没有,是本将军失礼了。”

    “好好,墨将军请就坐吧!”

    “好”

    墨景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做一个透明人,不发言,不议论,只吃东西。

    寿宴很快便结束了,大臣们纷纷离场,浩浩荡荡的一群官员,组成小的帮派,互相讨论着今晚的事情。

    墨景抬头看着夜空,他想他家染儿了,不知道染儿在凤鸣学院,是否有吃好,睡暖,有没有受人欺负等。

    “墨将军”在墨景思念墨染出神的时候,雷国的使臣牡良朝墨景行礼,唤道。

    墨景被牡良的声音带回神来,也朝牡良行回礼:“牡丞相”

    两人打完招呼,便齐齐看着夜空,牡良开口说:“只怕这天要变了。”

    墨景没有回复,而是继续看着夜空,番国的可以看到星星,想到这一点,他又开始思念墨染,他也希望她能看到这么美丽的夜空。

    墨景没回应,牡良也不恼,而是继续说:“不知道墨将军更看好那一边。”

    牡良的这句话引起的墨景的注意,墨景看了一眼牡良,回应道:“与本将军无关。”

    牡良笑了笑:“将军先别这么早回答,或许日后将军有不得不参与的理由呢!”

    墨景看着眼前的牡良,这个人是雷国最厉害最聪明的人,听说从来没有他处理不了的事情。

    雷国虽然有皇帝,但是真正有那个能力,能让雷国不被附近的国家吞噬,全部都要靠他们的这个当朝丞相,牡良。

    此人非同一般,如今和他搭话,不知道是何意。

    牡良温和笑看着墨景:“墨将军,到时候可别选错了。”话毕,朝墨景行礼,迈步继续前行。

    墨景思考了一下牡良的话,若真的有不得不参与的理由,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墨染要求。

    可随后有想了想,怎么可能,染儿在凤鸣学院呢,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墨景摇了摇头,把这想法从脑海中移除。

    在说这边,牧天逸他们四人,找遍了皇宫的每个角落,都没有找到百年血灵,四人不由的有些气馁。

    “怎么办,我们要是在找不到,等寿宴结束了,我们就必须离开。”耶鲁轻小手扇着,嘴里说着严峻的问题。

    “是啊!我们若在找不到,下次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进宫。”磊鑫附和道。

    “我明白。”牧天逸也被整的有些烦,找了这么就还是没能找到。

    皇宫他们三个都不熟,能找的也都找了,现在也不知道哪里还没找过,要是能有一个熟路的人带就好了。

    一想到这里,牧天逸把目光转向耶鲁轻,启齿:“你对皇宫熟,你说还有哪里我们没去的,又可能藏百年血灵的地方。”

    牧天逸话一出,韩飞和磊鑫也齐齐把目光转向耶鲁轻,耶鲁轻被看的有点不好意:“你们别这么看我,不然我想不起来。”

    三人齐齐把目光转向其他地方但是余光还是留在耶鲁轻的身上。

    耶鲁轻盯着他们的目光,开始从脑海中搜索,忽然她想起一个地方,只是那个地方有点危险,只怕…。

    牧天逸余光看见耶鲁轻双眼一下亮了起来,便知道对方是想到了,可是又看她一脸纠结的样子,不由的开口:“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地方了。”

    耶鲁轻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和他们说出自己的猜测:“国王的御书房。”

    “御书房”三人一听,这个可是有一定难度的啊!

    “去,再怎么危险的地方也的去闯一闯。”牧天逸坚定的看着耶鲁轻,磊鑫和韩飞也随即坚定的看向她。

    耶鲁轻被他们的执着吓到了,她还真的没见过那个人会这么执着一件事情,即使有可能前方是危险的,他们也义不容辞的飞蛾扑火。

    “好,我带你们去。可是那里我不能去,所以我不能陪你们,但是我可以给你们放哨。”耶鲁轻指着自己的鼻翼,认真的说。

    “好”

    四个人便这样定金拍案,耶鲁轻带领着他们进入御书房旁,把暗道告诉他们,他们便随着暗道进入御书房。

    “你们去那边搜,我在这边搜。”牧天逸朝他们摆了一下手势,两人会意的点点头。

    三人开始大战御书房,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在外面放风的耶鲁轻,四处张望,看有没有人来,好通知他们。

    “你在干嘛!”神经处于紧张状态的耶鲁轻,被身后忽然想起的声音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朝对方假笑:“二皇兄。”

    “我问你在这干嘛,你朝我傻笑做什么!”对于耶鲁轻,耶鲁锦的态度明显没那么有敌意。

    ------题外话------

    宝宝自己也发现文中有些错别字,不是宝宝不认真,而是宝宝太认真了,用的是拼音输入法,有时候打出来的重音的很多,不小心就打出去了,所以很多时候,情况是这样的:脑袋想的和动手的是不一样的!(羞愧)亲们读的时候请谅解,宝宝努力争取保护好码字的手,不让他乱码!?(?ω?)?

    通知一下:上架当天粉丝1—5名的奖励168沧海文学网币,6—10名的奖励沧海文学网币88个。劳烦各位请留言领取沧海文学网币!

    QQd4411le90f25066,lwywei922。156**3323,WeiXinbab9a268a2,WeiXin48efad745e,131**6933,mm18621932。请以上的宝宝留言领取奖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