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倾城毒医:废材五小姐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一切只为了复仇(万更)
    耶鲁轻挣脱耶鲁梵的束缚,跑去找莫南,然后拉着她的手,激动道:“既然是莫神医,那么你一定能把皇兄的伤治好,你…你快点,帮皇兄看看。”

    墨染失笑了:“你以为,他为何现在能这么清醒。”

    耶鲁轻听他这么一说,想想也是,刚才因为心急,所以没去在意,现在仔细一看,的确耶鲁梵的气色不像是受重伤的。

    耶鲁轻拉着墨染的手,一副感激的样子;“真的太谢谢你了。”

    墨染感觉到耶鲁轻握手的小动作,眯一下眼,然后笑道:“不用,我只不过是帮朋友而已。”

    “那能,你既然救了我皇兄,我定是要好好谢谢你,要不这样吧,你跟去我府上,我请你吃好吃的。”

    墨染眉头皱的越紧,但是还在不动声色的看着耶鲁轻:“可以,不过我还有事情要和太子殿下说,公主能稍等在下一会吗?”

    耶鲁轻很爽快的就答应:“好,那我出去等你,你别太久啊!”说完也没和耶鲁梵告别,便匆忙的走了出去。

    待耶鲁轻走后,墨染看着耶鲁梵:“你的这个小皇妹,可真‘有点意思’。”

    耶鲁梵迷茫的看着墨染,他怎么感觉她话里有话:“墨公子是不是知道什么,还是察觉到什么,我这个小皇妹,心思单纯,并没有什么恶意,所以若在其他地方冒犯了你,希望你能谅解。”

    “呵呵,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不必当真,你先休息,我去公主府走一趟。”

    “那需要我派阿诺随从吗?”

    阿诺听耶鲁梵说话,已经随时准备保护莫公子。

    “不用了,有事人多反而会坏事。”

    “那好,你自己小心些。”

    “你还是管好自己吧。”

    墨染离开存香阁,远远的就看见耶鲁轻站在那里等着他,墨染脚下的步伐放慢了一些,待走到耶鲁轻身边的时候,已经很久了。

    耶鲁轻看到墨染时,便不高兴的撇撇嘴:“啊!你还真是慢。”

    墨染朝她行礼:“让公主久等了。”

    “不会”耶鲁轻自来熟的挽起墨染的手,手里似乎有带这一丝强拉硬拽的模式,嘴里却说着天真的话语:“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便觉的你一定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没想到皇兄告诉我你是莫神医,我当时心里有多激动你知道吗?”

    “哦,公主之前见过我吗?”

    “啊!我…。我”耶鲁轻眼球直转,实在想不到什么好的掩护,便开始打马虎眼:“啊呀,这都不是重点,重点的是,你救了二皇子。”

    墨染可以听得出来,她在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明显语气不懂,这下墨染更加怀疑耶鲁轻只怕不像表面这么单纯。

    “哪里,公主说笑了,莫南只不过是运气好,干好会治二皇子的病而已。”

    “呀,莫神医就不要这么谦虚了,我懂,我都懂。”看着墨染一副,她都知道样子,着实把墨染看的很无奈。

    “走,上我的马车,去我府上,我给你看好东西。”耶鲁轻放下挽着墨染手的双手,门口停放的马车走去。

    墨染看着耶鲁轻的背影,在看了看被她挽过的手臂,哪里还隐隐发痛,她那是准备捏死自己吗?

    “莫神医,你还楞着做什么,快点上马车。”

    墨染抬头对上耶鲁轻的目光:“好。”嘴上说的,脚下却没那样速度,耶鲁轻也不管,把头钻进马车内。

    这时候的耶鲁轻脱去外面的青涩,双眼里透着一丝不明的情绪,思绪也不在马车内,而是飞的老远。

    墨染上了马车,掀开车帘,耶鲁轻立马转换脸色:“快,快过来坐这里。”

    墨染看着耶鲁轻拍的位置,然后避开,坐在了她的对面,耶鲁轻看到时,手顿了一下,随即又像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继续说:“我等会给你看好东西。”

    “莫南谢谢公主抬爱。”

    “不会,不会。”

    之后,两人便没有继续说话,车内的情况顿时很尴尬。

    没多久,马车便停了下来,耶鲁轻掀开车帘,跳下马车,站在镇南府门前,看着头顶的门匾,眼睛有些湿润。

    墨染下车走进的时候,耶鲁轻把脸颊上的泪抹掉,背对着墨染:“走吧。”

    墨染看着她的背影,叹道:‘又是一个又故事的人。’

    然后紧跟在身后,来到客厅,耶鲁轻吩咐下人上一些糕点,和茶水。

    “怎么样,我这府邸不错吧!”

    “嗯,不错,保留的不错。”当墨染看到门匾的时候,便知道平安公主是镇南将军陆沉的府邸。

    “哦,莫神医也知道。”

    “嗯,你父亲陆沉。”

    “呵,没想到莫神医连这都知道。”

    “这好像不是秘密吧。”

    “的确,这不是秘密,我叫陆妍,我父亲是镇南将军,陆沉,因为十年前的那次大战,而战死沙场。那时我还不足3岁,根本不懂什么叫做死亡。从那一刻,我便莫名其妙的被册封为平安公主,意思为;为国保平安。”耶鲁轻眼眶红红的回忆着。

    “然后呢,你又发现什么了。”

    耶鲁轻看向墨染,笑了笑。墨染见到她的那个笑容,她觉的很不舒服,那是一种假笑,笑容都是扯出来的。这一刻墨染有些心疼耶鲁轻。

    “就在前不久,我居然发了…。”耶鲁轻哽咽着:“发现了,我父亲的死不简单,我便回来,准备查我父亲的死因,奈何我能力有限,查到的资料不多。”

    “这跟你让牧天逸他们坐牢有关系吗!”

    “不,他们的事情,不是我做的,我当时已经去找皇兄了,可是还是迟了一步,没能救的了他们。”耶鲁轻在说这段话的时候,极其的自责。

    按照她这么说,那么不是她,还会是谁?

    “我知道是谁,是耶鲁煌,唯一他才能做到这些。”

    “说吧,你主动找我,并且还告诉我这些,其目的是什么。”墨染不想和她绕弯子,太累了。

    “哈哈哈,果然,我没看错,你很聪明。”

    墨染白了一眼耶鲁轻,她的聪明只要她自己知道就好。

    “额,”耶鲁轻被白的有点尴尬:“我希望你能帮我报仇。”

    “报仇,”墨染仰坐着:“公主是不是太看得起在下了。”

    耶鲁轻摆了摆手:“不,而是小看了墨小姐。”

    墨染被戳穿身份也没什么慌张,依然悠然自得的坐着,等待对方的下文。

    “其实在墨小姐进城的时候,我便派人暗查,所以知道墨小姐的身份也不奇怪。”

    “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还敢找我合作,你是不是”墨染很想说,是不是胆肥了。

    结果人家来了这么一句:“毕竟此次轩辕国来的使臣,可是硕王府的墨将军,若能和墨将军合作,我想我的仇很快就能报了。”

    墨将军,也就是说小叔也在这了,糟糕,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墨染一时心急,也不顾不得和耶鲁轻细谈,直接甩一句话:“你若能救出狱中三人,我便同意合作。”

    墨染像一阵风似的飞奔回封祥酒家,上二楼都是咻的一下,不见人影,士兵们傻眼了,刚才跑上前的是什么,没人看的清楚。

    而此时,她们口中的墨景,正在驿站,准备一番,要回国。

    “墨将军这是准备回去。”牡良看着收拾行囊的墨景,开口道。

    墨景听着声音,就知道是谁:“对,准备回去了,牧丞相不准备回去?”

    牡良笑道:“或许将军是回不去了。”

    墨景放下手中的活,转身看着牡良:“牧丞相何此一说。”

    “小叔”

    一声小叔,让墨景浑身一震,这…。这不是染儿的声音吗?墨景赶紧走出门:“是染儿吗?”

    墨染来驿站寻墨景,刚才听到他们说,墨将军的住所在这边,便赶了过来,然后叫唤着。

    这活听到墨景的声音,更加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思念,立马奔向墨景的怀里,带着一丝丝哽咽,嘴里喊着:“小叔。”

    墨景也被墨染感染了顿时喉咙有些沙哑,毕竟是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他一直忍着。

    一旁看着这边上演亲情戏码的牡良,不好意思的咳了两个,给两个人提醒一下,这里还有别人,能不能顾及一下。

    墨景意识这里还有外人,便拉着墨染进屋聊,而牡良很乐意的准备进去一起,结果被墨景给弄了一个闭门羹。

    牡良摸着自己被撞的鼻尖,笑了笑:“忘恩负义。”独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墨景和墨染叙完旧后,便开始问:“染儿,你不是应该在凤鸣学院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墨染把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告诉墨景,以及现在他们的处境,和百年血灵的下落。

    墨景听完墨染说,开始沉思:“那么按照你说的,也就是现在你们还不知道百年血灵在那,但是却可以肯定一个大致的范围是吗?”

    “是的,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二皇子的毒,是谁下的,他的目的是什么,会不会和百年血灵有关,又或者只是纯属的意外,和百年血灵这是撞上。又或者是有另一方势力也在寻找百年血灵。”

    “因为从早上去皇宫的时候,我便发现王后,国王,两人都知道百年血灵,这两个知情者,却一个否认,而另一个却没吭声,想必这里面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墨染把自己所能想到的可能,都列出来。

    “那也就是说,目前还不能确定。”

    “嗯,是的。”

    墨景开始把墨染说的全部整理的一下,忽然发现一个关键的东西:“上次寿宸的时候,我记得,好像耶鲁煌对耶鲁梵的态度,并不想外界传言的那样,你说他会不会。”

    “有可能,但是目前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或许跟你猜测的一样,是为了百年血灵。”

    “小叔,你知道番国有玉玺吗?”

    “玉玺?”墨景想了想,好像从以前都没听说过番国国王用过玉玺:“没有,好像没有玉玺之说。”

    “那,你说,那个东西,会不会是?”

    墨景看着墨染,这么大胆的假设,她也想的出来:“你真是胡闹,这怎么可能。”

    “有何不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墨景看着墨染一副老成的说,不由的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就你厉害。”

    墨染嘿嘿的笑了一下,便起身:“小叔,时间也不早我,我先回酒家了,晚上还有一出大戏要看。”

    墨景宠溺的摸着墨染的头:“好,万事小心,出事了有小叔挡着,别担心,去做你该做,或想做的事情吧。”

    墨染蹭了蹭墨景的手,乖巧的说:“嗯,我会的。”

    不管是将来,还是现在,我们都是你最坚强的护盾,谁也不能再他们眼皮底下,伤害到你。

    “那我先走了。”

    “嗯去吧。”

    墨染有些不舍的挪开自己的脚,踏出了驿站,走在街上,回想这小叔那温暖的怀抱,若能,她真希望一直这样下去,在他们的关怀和溺爱中幸福的活着。

    地牢内,牧天逸三人,坐在草堆上,啃着馒头:“逸哥,我们要在这等多久。”

    “不知道,或许很快,或许还要一段时间。”牧天逸目视前方,不知道咋看什么,但是他却还是回应了韩飞的问话。

    磊鑫则躺下去,单手撑着脑袋:“这都好几天没洗澡了、洗头的,都快长虱子了。”

    韩飞抬脚踢了踢磊鑫:“去去,你还长虱子,我都快臭死了,指不定哪天,老鼠以为我是尸体,把我咬了当餐食了。”

    磊鑫感慨道:“若真的是这样,那么也就代表,你还是有点用的,起码能喂饱老鼠,贡献极大。到时候,我会给你立个牌匾的,你放心,绝对让你光荣牺牲。”

    韩飞朝磊鑫:“呸呸,你这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尽说一下胡话,像小爷这么帅的人,那些老鼠哪里舍得吃,肯定是把小爷供起来才对。”

    磊鑫对于韩飞这自恋的本事也是无话了说了:“好,你最帅。”

    韩飞扬起下巴:“那是,我能不帅吗。”

    “好了,别说了,有人来了。”牧天逸动了动耳朵,听见老远的地方,有脚步声朝他们这边走来。

    一瞬间,三人立马躺下,呼呼大睡,嘴里还不停的叫着:‘鸡腿。’当然,这个叫的人,定是吃货韩飞无疑。

    “公主,他们就在前面,只是…”

    “你放心,出了什么事情,有本公主当着,不会把你供出来。”

    “那小的就先走了,接下来,公主只要打开那个门就好,其他的事情,小的已经安排好了。”

    “嗯,你下去吧。”

    “小的这就告退。”

    韩飞用肩膀撞了撞牧天逸的肩膀,小声嘀咕:“逸哥,是公主,我们要不要。”

    “暂时先别动,看看情况再说。”

    “好。”

    耶鲁轻拿出钥匙,把韩飞他们所在的地牢打开,然后小声叫着:“牧天逸、韩飞、磊鑫,你们在吗?”

    “鸡腿,鸡腿。”韩飞看准时机,叫着。

    耶鲁轻嘴角勾起,慢慢的接着手里的一颗夜明珠,缓缓的靠近韩飞,然后晃了晃他的肩膀:“韩飞…韩飞。”

    韩飞翻了个身,睁开双眼,心里不解:‘公主,这是准备做什么。’

    耶鲁轻见韩飞没动静,继续叫牧天逸,然后磊鑫,一一叫唤过去,见三人都没回应,然后偷偷的粉末撒在他们的身上。

    随即把地牢的门关上,离开地牢。

    “逸哥。”

    “嘘”

    牧天逸嘘了一下,让他们先别说话,然后听着声音,消失了,这才起身。

    “逸哥,这公主是做什么。”

    “不知道,或许是有什么计划吧!”

    牧天逸一直保持怀疑的态度,当初他们怎么就那么巧的被人下了软筋散,后面被捕的也莫名其妙。

    如今想想,好像就是从认识这个公主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好过,当时进入皇宫,好像她都是一路跟着他们,而不是带路,除了去御书房以外,还真的不像是在宫中生长的公主。

    “磊鑫,你当初查的时候,是不是有什么出路,就这个平安公主的信息。”

    “这个,我记不清了,因为当时觉的她并没有什么,所以探查的信息也就少了很多。”

    牧天逸开始有点紧张,若这平安公主要想对小师妹,她们下手,那还真的是有些不放心啊!

    “或许我们,要越狱了。”

    “越狱,我喜欢。”

    “我也觉的可以。”

    牧天逸看着墙上破洞中,射进来的一点光,有些事情,或许他们没有办法做,但是保护好小师妹安全的事情,是他们义不容辞的任务和责任。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就今晚。”

    “好”

    三人一直等待到夜幕降临,趁着夜色,破开牢房,然后开始离开地牢,这一路上很顺利,都没有遇上一个看守牢房的人。

    虽然他们心里也奇怪,但是现在他们没那么多时间去想,等会到了封祥酒家,与小师妹她们汇合,在做打算。

    待三人离开,地牢门口,站着一个人,那人看着三人的背影,嘴角不由的往上翘:‘大鱼要上钩了。’

    封祥酒家,一夜没有关门,因为肖强他们的原因,导致酒家不能正常歇业。

    “我说你们,还真的够可以啊!这都在这守了一天了,难道你们不烦,不累吗?”慕衣看着肖强他们双手抱胸,寻找乐子。

    “保护好莫神医的安全,是本将军的职责,谈不上累。”肖强回应道。

    “滋滋,一点都不可爱,不好玩,我上楼了。”慕衣嫌弃的朝肖强看了一眼,之后便上二楼。

    “墨染,我已经下去看了一下,还有人守着。”慕衣开口向墨染禀报。

    “嗯,知道,接下去,我们等着看戏就好。”

    “嗯。”

    夜深人静的街道上,几个黑衣人,不断的穿梭在街道上,他们的目标就是封祥酒家。

    “大哥,这次主子的任务很奇怪,不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夫吗?为什么要派我们四人执行任务,就我一个就可以完成任务。”

    “老幺,说过多少次,别质疑主子的决定。”

    “不是大哥,这次真的有些大材小用啊!”

    “老幺”

    “好好,我不说。前面就到了,我想去探探风。”

    还没说完,便开始飞向封祥酒家。

    而越狱的三人,此刻也在会封祥酒家的路上,不过他们倒是比刺客先一步进入封祥酒家,且是翻墙而入。

    “小师妹”扣扣。

    墨染听见窗户有人叫唤,还有敲窗的声音,觉的熟悉,便打开。

    瞬间三个人一拥而入,墨染看着翻窗的三人,站在一旁,靠在墙壁上:“怎么,你们舍得出来了。”

    “小师妹,你说的这是啥话,什么叫我们舍得出来了,不是你叫人让我们暂时先别出来吗?”韩飞埋怨的看着墨染,抱怨道。

    “呦呵,你到还是记得啊!那么你们现在出来是为什么。”墨染挑了挑眉。

    韩飞贼贼的笑:“嘿嘿,这不我们担心小师妹们,所以就冒死越狱了。”

    慕衣端一杯茶给韩飞:“韩师兄,你喝茶。”

    韩飞被慕衣这么一叫顿时觉的责任感变强,接过慕衣的茶:“小师妹真懂事。”然后想伸手摸慕衣的头,墨染朝韩飞一拍:“你最好别做。把这个小心思收起来,不然后面有你受的。”

    韩飞不解的看着墨染:“小师妹咋说。”

    “你就信我,若不信,那也没办法。”墨染摊了摊手。

    为了自己,韩飞还是默默的收起自己的手,尴尬的笑了笑:“呵呵,我…我,我喝茶就好。”

    牧天逸从回来就没说过话,一直坐在一旁,言不发。

    “逸哥,你怎么回来,都没有说话啊!”

    “你们没有觉得什么不同吗?”

    “没有啊!”

    “嘘”墨染朝他们嘘了一声,然后吹灭灯火,几人四处躲好。

    窗口被人从外面撬开,黑暗中,墨染等人已经准备好迎战。

    “奇怪怎么,没人。”

    碰,那人刚出声,便被人打了一巴掌。

    “谁,是谁打我,不想活了。”这人就是刺客中的老幺。

    墨染直接把人放倒,那名刺客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忽然就昏倒了。

    “小师妹,怎么会有刺客。”

    “嗯,估计还不止一个。”

    墨染领着刺客,直接丢给肖强他们:“这是刺客,不过已经放倒了,他的同伙怕也要来了,肖将军还是准备一下,我可不想不明不白的死掉。”

    肖强看着地上躺着的刺客,觉的自己疏于防范,才这样:“莫神医放心,接下去本将军会注意的。”

    “那就劳烦将军了。”墨染朝肖强看了一眼,便上楼。

    楼上的四人,已经围在一起讨论着事情:“你们说的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耶鲁轻今夜的确来地牢了,不过好像不是放我们出来,而是有计谋的在我们身上撒了一些粉末,不知道是什么。”韩飞开口说道。

    刚好回来的墨染听到这话,一时懵了,然后走到他们身边,闻了闻,眉头紧锁:“你们身上怎么会有千里香。”

    “千里香,那是什么。”韩飞好奇的问,其他三人也齐齐看向墨染。

    “千里香,是一种控制人的药,尤其是意志薄弱的人。”墨染庆幸他们的意志都不薄弱。

    “那这个能解吗”

    “能”

    “那小师妹你赶紧的。”

    “不着急,这个给你们,到时候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墨染看了一眼他们三个。

    韩飞、磊鑫、牧天逸三人对视一眼,心里已经猜到墨染要做什么。

    “懂。”

    这时,楼下的肖强开始和其他刺客对战,闹哄哄的一片,但却再也没有一个刺客上来过。

    “那我们先走了。”牧天逸他们和墨染她们告别。

    “嗯,小心一点。”

    “知道了。”

    三人离开封祥酒家,往地牢那边去。

    “墨染,你。你知道了。”慕衣看着墨染,有些局促的问。

    “你说呢?”

    “你…你不介意。”

    “介意什么,介意你不是慕衣。”

    “额,这,我…。”

    墨染拍了拍慕衣的肩膀:“不想说,就算了。”

    慕衣挣扎一番,最终还是开口:“我,我说。”

    “我是慕岚”

    “慕岚?”

    “对,和慕衣共用一个身体,因为之前慕衣的冥碟比较虚弱,所以导致我本身也虚弱很多,几乎是没出来过,对外界的知识知的甚少。每次都只能看着,却无法感受,这次是和姐姐换过来,出来玩几天,所以。”慕岚说完有点不敢看墨染的眼睛。

    “我说呢,怎么之前你的变化很奇怪。”

    慕岚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看着墨染:“我之前有没有给你添麻烦。”

    “没有,你还帮了我,我还没谢谢你。”

    “不用,我用姐姐的身份,来和你们相处,已经是过分了,不过我已经很满足了,我现在要和姐姐换过来了。”慕岚不舍的说道。

    “为什么”

    “因为,我占用身体越久,姐姐就会越虚弱,我不能那么自私。”慕岚说着,便落下眼泪。

    “放心,我会想办帮你们的。”虽然现在墨染还不知道她们这是什么情况,但是在这短短的相处之下,她的确喜欢上这个叫慕岚的女孩,虽然她和慕衣长的一样,但是两人的性格完全不同。

    慕岚性格开朗,活泼,慕衣性格稳重,孤僻。

    “墨染师妹,我要走了。”本来今日她就要准备跟慕衣兑换过来,没想到后面被墨染发现了,索性她也就坦白。

    “好。”没有挽留,没有哭泣,没有说再见,而是好。

    慕岚离开后,慕衣便回来了,看着墨染点了点头:“谢谢。”

    “不应该是我说谢谢。”

    慕衣会心一笑,这是她第一次以慕衣的身份朝墨染笑,很浅的一个笑容,却让人觉的很舒服。

    “怎么样,身子会不舒服吗?”

    “没有”

    “那就好。”

    明天她们就要开始揪出那个凶手了,且百年血灵,怕也会浮现影子了。

    清晨,番国繁华的街道,此刻行人却寥寥无几,随风飘着的叶子,不断的飘落在地上。

    “现在进宫吗?”墨染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肖强。

    “是”

    “走吧。”墨染带着慕衣跟着肖将军,进宫。

    此刻金銮殿上,耶鲁煌、王后、耶鲁梵、耶鲁轻,全部都在这里。

    “叩见国王。”墨染和慕衣两人行一下礼。

    “起身吧。”

    墨染和慕衣两人站起来,看着他们四个。

    “莫神医,你昨日说的百年血灵可是真的。”王后质问墨染。

    “王后若不信,何须再问。”墨染毫无客气的怼了过去。

    “你…”王后想说你大胆,她想杀了他,但是不能,现在能救耶鲁锦的人,只有他了。

    “国王,臣妾恳请国王,救救锦儿。”王后朝耶鲁煌跪拜,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锐利,而是一个母亲的软弱。

    “王后说的是什么话,锦儿也是我的皇儿,我能见死不就吗?”耶鲁煌扶起王后,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王后看着这样的耶鲁煌,顿时心灰意冷,她为何还会保持一丝希望,相信这个人不会见死不救,虎毒尚可不食子,何况他们是父子。

    然而她的算盘就打翻了,王后踉踉跄跄的后退着,指着耶鲁煌:“你,你怎可如此狠心,难道锦儿不是你的儿子吗!”

    耶鲁煌“王后,你失礼了。”

    王后哈哈大笑,脸上的泪也落下:“耶鲁煌,你还真的是忘恩负义,当初若不是我哥帮你,你以为你能坐上这个位置,如今我不过是求你救救锦儿,你却这般为难,难道锦儿还比不上一个破东西。”

    “王后”耶鲁煌瞪大眼睛,目光透着怒火和杀意。

    “王后,哈哈哈,你还有把我当成你的王后吗?我不过是你手中额一枚棋子,你想用的时候,我便是王后,你不想用的时候,我便是一个孤独的女人。”

    “我不后悔嫁给你,也不后悔你利用我,但是,我真的只想救锦儿,为什么这小的一个要求,你都不能答应。”

    王后疯狂似的攻击耶鲁煌,耶鲁煌从一开始的哄,到后的怒斥,最后的愤怒。

    “怎么,我说出了你心里的想法,你想杀了我。”王后咄咄逼人的朝耶鲁煌挑衅。

    “王后,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该休息了。”耶鲁煌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平静。

    “不,不,耶鲁煌,我不要休息,我只要锦儿活着。”王后扑倒在地,爬向耶鲁煌。

    耶鲁煌嫌弃的踹了一脚王后,然后露出一副他们从未见过的表情。

    “轻儿”

    “是父皇”

    耶鲁轻上前,捏着王后的下巴:“就凭你也敢要百年血灵,你还真的是高估自己了。”

    “你…你是谁,你不是耶鲁轻。”

    耶鲁梵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耶鲁轻:“轻儿。”他不敢问,不敢想,但是他很想叫,想要听她再一次的叫他皇兄。

    “怎么,很意外吗?”耶鲁轻看向耶鲁梵,轻佻道。

    “你…”

    “呦呦,我还真的是感动啊!你就那么喜欢耶鲁轻,难道这段时间里,你就没有喜欢我,虽然我也是一副她的样貌,但是我不会像她那么蠢。”说道耶鲁轻,面前的这个耶鲁轻一脸的嫌弃。

    “你不是轻儿,你是谁。”

    “哈哈哈,你现在才发现,是不是有点晚了。”

    “废话,什么,下手。”耶鲁煌朝耶鲁轻怒斥道。

    “是,主人。”

    耶鲁轻直接把王后的脖子一扭,王后死的时候,也是一脸的迷茫,双眼带着恨看着耶鲁煌。

    耶鲁轻看着墨染,邪恶的笑了笑:“知道百年血灵的人,都得死,不过你我还真的舍不得下手。”

    “哦,”

    “是的,因为我喜欢你这张脸,若这张脸割下来,我想绝对是最好的收藏品。”耶鲁轻嗜血的舔了舔唇。

    “那倒也要看看你的本事不是?”墨染笑了笑。

    “哈哈,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可爱。”耶鲁轻双手拍了拍,一会儿,韩飞、牧天逸、磊鑫,三人像是没有魂的人,按照耶鲁轻拍的拍子节奏行动。

    “逸哥,你们怎么在这里。”慕衣紧张的看着牧天逸他们,想要上前去叫,被墨染拉住了。

    “稍安勿躁。”慕衣虽然停止自己的脚步,眼神一直盯着他们三个。

    “去,给把他们抓住。”耶鲁轻朝他们三人说。

    牧天逸三人一起,缓缓的靠近,把墨染和慕衣制服。

    “怎么样,被自己的伙伴制服的感觉如何。”

    “还好,能接受,只是我不懂,你为何要大方周折的对他们下手,难道你是为百年血灵。”

    “百年血灵,哈哈哈,也就这么这些人会在意,我在意的不过是这天下而已,只有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他才会回头看到我。”耶鲁轻说道那人的时候,双眸透着柔情。

    “轻儿”耶鲁梵见到耶鲁轻这样,心里很难,虽然她不是轻儿,但是他还是会在意。

    “谁是你的轻儿,你的轻儿,早在半路就被我给杀了。估计现在她已经尸骨无存了。”耶鲁轻一脸的嫌弃道。

    “我看你那么嫌弃耶鲁轻,那你为何还要用她的脸。”墨染挑起她内心深处。

    “因为她真是个单纯的孩子,明明知道当年自己爹陆沉的死有问题,却还是选择原谅。你知道我当时看到她那样的时候,我心里有多么不舒服吗?为什么她可以笑的那么天真,为什么她可以那么没用估计,她难道不恨吗?”

    耶鲁轻想着第一次见到耶鲁轻的时候,她真的是她第一次见过最纯的,最干净的女孩,就连灵魂都是。

    “你错了,她不是不恨,而是她懂得冤冤相报何时了。”说这话的时候,墨染看的是耶鲁梵的位置。

    因为他们知道,耶鲁梵和耶鲁轻之前并不简单,这也是在牧天逸他们口中得知。

    虽然那时候,耶鲁轻或许已经不是耶鲁轻了,但是那眼神是不会骗人的,且现在他的眼神也是骗不了人的。

    耶鲁梵听着墨染的话,也知道为什么耶鲁轻不计较,是因为他,因为当初杀她爹的人,是耶鲁煌。

    因为她爱她,所以她选择忘记仇恨,只为了顾忌他的心情,他的想法。

    “喝,还真是情深啊!你知道吗,她死的那刻,对我说什么吗?”

    “你。”

    “哈哈,她居然求我,求我放过你,真的是傻。”耶鲁轻说着眼泪便落下。

    不知道是后悔,还是高兴。

    “轻儿,你怎么还不杀了他们。”

    “闭嘴,你没资格叫我轻儿”耶鲁轻朝耶鲁煌吼道。

    耶鲁煌眯起双眼,手里的灵气准备朝耶鲁轻打去,然而还没出手,便觉的自己浑身没有力气。

    “你…你居然给我下毒。”耶鲁煌不可置信的看向耶鲁轻。

    “给你下毒,哈哈哈,我找早就想杀了你,若不是你,我不会,我不会再他面前永远觉的自己,很肮脏。是你,是你毁了我,我也要毁了你,让你无儿子送终。”耶鲁轻疯狂的咆哮,整个人已经处于疯癫的状态。

    “既然你这么想他死,为何他却没事。”墨染看向耶鲁梵。

    而此刻的耶鲁梵,已经沉寂在耶鲁轻已死的悲伤中,无法自拔。

    “因为他不是他的儿子,且还有陆妍为他求情,所以我才没杀他。”

    原来,原来她叫陆妍,他从来没有问过,没有关心过,只是一味的把两人的身份看的太重,却忽略了她的感受。

    这下墨染基本已经清楚了,稍微朝韩飞他们打了一个手势,三人的眼神稍微的一变。

    “你是慕容世家的人?”

    墨染忽然一个猜测,便开口道。

    “慕容世家,哈哈哈,慕容世家。”这四个字好像更加的激起耶鲁轻的愤怒,愤怒不止的开始一直叫。

    “慕容青”

    “你给我闭嘴,我。我不叫慕容青,自从他们把我送给你的时候,我便不再是慕容青,我现在是耶鲁轻。”

    “慕容青,你别忘了,你身体还有生死蛊,若你杀了我,你将永远也得不到蛊。”

    “那又如何,我要的只不过是他而已,可是,是你毁了我的梦。”耶鲁轻肆意的笑着:“你就好好享受,我为你准备的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