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倾城毒医:废材五小姐 > 第二百章 缥缈地图(万更)
    龙樊对此也只能无奈的笑一笑,然后抬起袖子,抹掉她嘴角的脏东西:“吃饭也不好好吃,沾的嘴边都是。”

    “小师妹,我们给你带吃的了。”韩飞他们吃饭回来,想着有可能墨染还没吃,就给她打包了一份。

    这不第二个冒死者出现,韩飞推开门,瞬间打了一个寒颤,怎么突然觉的小师妹房间这么冷。

    待看着桌子上的竹篮,在转头看着床榻上,我滴个娘咧:“小师妹,你什么时候,和龙哥暗度陈仓了。”

    这话一出,妥妥的被墨染鄙视,他们明明是明修暗道嘛,呸呸,什么这都是,被韩飞带偏了,他们明明是正大光明好吗。

    随后进来的几个人就淡定许多,毕竟小师妹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还少吗?习惯就好。

    “龙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磊鑫看到龙樊的时候,喜悦的问了一下。

    “早上。”

    早上,这么说,早上师妹不让他们进屋就是因为龙哥在啊!

    墨染听着龙樊老实交代,顿时白了一眼,这群家伙,真是的,何时便的那么八卦了。

    果然,四人用一种暧昧的眼光在两人身上来回的扫。

    “我说你们够了吧!”墨染叉腰怒瞪他们。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说完,便井然有序的排着队离开房内,离开之余,还不忘给他们把门把上。

    “这些人都闹翻天了。”

    “来,再吃一口。”看着生气的小家伙,龙樊宠溺的笑着,丝毫不介意他们在那补脑画面。

    说实在的,其实他还真的就是那么想的,只是目前还不是时候而已。

    “啊”一口又一口的喂着饭,乐不此彼。

    “你说再过半个月我们便要进入缥缈幻境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东西。”墨染一边吃着,一边想着。

    “你准备找什么”

    “不告诉你。”墨染嬉笑着说。

    龙樊也不介意的笑了笑,只要小家伙高兴,他知不知道倒是无所谓。

    “来,最后一口。”

    “啊”

    果然被人伺候的感觉就是好,墨染吃饱喝足了,这才想起来龙樊还没吃饭,便准备起身去端饭。

    “做什么。”龙樊拉住墨染的手。

    “我去给你拿饭,刚才你只顾给我吃饭,可是你还没吃呢?”墨染看着龙樊说道。

    “你别动,我去拿。”龙樊宠溺的看着墨染,起身往空碗里装饭,然后在走到床边。

    “给你。”抱碗端给墨染。

    墨染接过碗,学着龙樊刚才样子,为他吃饭,龙樊一副乖乖的听从的模样,墨染舀了一口,龙樊便低头迎上,吃掉她手里的饭。

    不一会儿碗里的饭便被吃完了,龙樊接过空碗,放到桌子上,看着墨染:“你休息一下,我出去一会就回来。”

    墨染打着哈欠,双眼迷糊的点了点头:“嗯”。

    龙樊轻脚的退了出去,把门合上。

    “青竹”

    “属下在。”青竹立马现身。

    “小家伙此番进入缥缈幻境做什么。”

    “属下不知,大小姐并没说,只是按照凤鸣学院的规矩,每年进入风云榜排行的前十名,都会进入飘渺幻境试炼。”青竹把自己所知道的说出来。

    “哦”

    龙樊背对着青竹,目光看向远方,虽然他很想留下来,陪着小家伙一起,可是他还有一些事情没做,所以他还不能陪着小家伙。

    “飘渺幻境”龙樊嘴里念着。

    “下去吧。”

    “是”

    待青竹退下,龙樊收拾一下心情,推开房门,看着床榻上睡的香熟的小家伙,忍不住低头,浅尝了一下她那柔软的香唇。

    果然他想要的更多,浅尝满足不了他内心的而渴望,他加深了这个吻。

    墨染在睡梦中,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掉到水里,且呼吸很困难,一瞬间墨染以为自己要死在梦中了。

    而一直吻着墨染的龙樊,发现小家伙一直憋着气,小脸都涨红了,不由的赶紧放开那诱人的唇。

    这才发现,原来墨染在睡梦中,被龙樊堵住了嘴巴,忘记用鼻子呼吸了,导致的一脸通红。

    龙樊发现的时候,无奈的笑了笑:“傻丫头,怎么不懂得换气,准备把自己憋死啊!”

    而睡梦中的墨染从龙樊唇离开后,整个呼吸都顺了,整个人也舒坦了很多,翻了个身继续休息。

    “小家伙,我会再来找你的。”这次龙樊只是在墨染额头吻了一下,他可不敢像刚才那样,否则他可能就真的走不了。

    做完一些,龙樊给墨染捏了捏被角,往上拉了一拉,后便离开房间。

    “照顾好小家伙,有什么事情,即使汇报。”

    “是”

    龙樊再回头看了一眼屋子,狠心的飞出凤鸣学院。

    “咦,师兄,你有没有看到流星。”

    “你傻啊!大白天的怎么可能有流星,你眼花了吧。”

    “可,可能是吧。”

    韩飞他们四人来到墨染的房门口准备叫墨染,但是有想到贸然进去,会像中午那样,看到不该看的画面。

    “逸哥,你是我们的大师兄,你要不是先…。”磊鑫眼角转了转。

    “好。”牧天逸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然后直接推开门,虽然是把门推开了,但是脚下的步伐可没前行过。

    然后直接抓着磊鑫的衣领,一扔,好吧,磊鑫就这么妥妥的被扔进墨染屋内。

    被扔的磊鑫,一脸蒙圈的看着前方,内心已经把牧天逸骂了个千遍万遍,然后缓缓的转过身:“那个,龙哥,我…我什么都看不见,我…”下面的话,还没说,磊鑫就眨巴这双眼。

    “小师妹。”

    外面三人听到磊鑫的叫唤,立马进屋,见到的也只是坐在床边的墨染而已。

    而且此刻墨染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没错墨染刚才被开门声弄醒了,醒来的那一刻她发现房内居然没有那人的气息了。

    睁开眼,空荡荡的,然后她的思绪就已经飘到远处去了,为什么,为什么走的时候,不叫醒她。

    为什么要不告而别。

    墨染觉得心口那个地方有一丝不舒服,很难受。

    这时青竹现身走上前:“大小姐,这是爷让属下给你的。”

    墨染接过青竹手里的信纸,打开看,里面的字很少:‘等我。’

    就这两个字,瞬间把墨染之前那一丝不舒服,抚平了,回神的墨染看着一众在她房间的人:“你们怎么在这。”

    而这个后知后觉的举动,顿时惹来四人的嫌弃,尤其是韩飞:“哎,小师妹这是重色轻友啊!我们都站着多久了,小师妹连正眼都没看我们一眼,但是龙哥的信一来,小师妹立马恢复精神。”说着还摇摇头,看着墨染的眼神透着鄙夷。

    没出息,这就被龙哥收买了,往后他们的在小师妹心中地位,只怕越来越低。

    墨染下床,穿好鞋子,走到韩飞的身边:“知我者莫若你也,我去看师傅了。”

    “我也去”慕衣紧跟身后。

    随后牧天逸和磊鑫也过去,唯独韩飞被墨染那句话弄的愣在原地,久久没回神。

    “师父”

    “嗯,你们来了。”杨峰背靠着床角,看着他们。

    “嗯,师父,你觉的怎么样了。”墨染上前把脉,又开口关心道。

    “没事了,就是现在还有点使不上力而已。”

    “是,这百灵丹解毒后出现的症状,师父,我有一件事情不明,为何你会中毒,且看年份,应该是很久以前的。”

    “唉”杨峰叹了一口气,瞒了十几年了,如今还是要说出口。

    杨峰看了一下韩飞他们几个,原来在不知不自觉中,他们已经长这么大了,已经可以自己去面对那些事情了。

    “飞儿、逸儿、衣儿、鑫儿,你们过来。”杨峰朝他们四人招了招手,韩飞等人走到杨峰床前,站成一排。

    “师父”

    “嗯,今天我就把真相告诉你们,你们可知道我为何不让你们去参加风云争赛吗?”

    “不知道”

    “那是因为我不想暴露你们的行踪,怕你们会被人发现,十几年前,我带着还是强裹的你们,来到这下界,为的就是躲开那些人的追杀。”

    “那些人,什么人要追杀还是婴儿的他们。”墨染不解问道。

    “那些人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们杀了你们的家人,灭了你们的族人,为的不过是一张缥缈的地图而已。”

    “缥缈地图,难道就是我们这次历练的地方。”墨染惊讶问道。

    “这,我并不清楚,据说缥缈地图总共有八份,而这八份分别被韩氏、牧氏、慕氏、磊氏、凤氏、刘氏、梁氏、杨氏,这八大家族保护着。可就在十几年前,梁氏野心勃勃为了统一家族,开始向各大家族开战,而他们四个和我的家族,就是被梁氏家族给灭族的。”

    “当初身中剧毒,我为了不让梁氏家族得逞,便把剧毒封入在心脏的位置,想着或许自己还有机会能和梁氏决一死战,但就在哪夜,我遇上她们,也就是你们的母亲,她们抱着强裹里的你们,逃到我们杨氏门口,寻求帮助。但是她们万万没有想到,我们杨氏家族也已经惨遭毒手,你们的母亲为了救你们,把你们托付给我,让我带你们离开,而她们用她们那弱小的身躯,抵挡了所有的攻击。”

    “那就在那一刻,我懂,我活着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你们,我带着你们逃亡了有十多天,每天都在关注着事情的发展,可惜,我没能救刘氏一族。”

    杨峰说道这个的时候,墨染明显能感觉到他内心中的无助,和自责。

    “等到后面风声小了,我便带着你们四个逃离中界,然后便留在凤鸣学院这里,为师看中的是这里的保护罩,它可以掩盖你们身上的气息,这样即使上面有人下来,你们也不会被发现。”

    “可如今,我也想通了,你们长大了,该有你们自己的想法,是否报仇还是怎么样,都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这个里有五张地图,四张是你们的,还有一张是为师的。”杨峰把这个缥缈地图拿给他们。

    “师父,谢谢你,若没有你,只怕就没有我们的今天了。”韩飞眼泪汪汪的落下。

    还有三个,鼻子和眼眶也是红红的,虽然他们没说,但是在他们心中,杨峰已经算是他们半个父亲了,所谓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几人感慨后,便拿着地图看,可是他们并不知道这地图有何用啊!

    “师父,这地图有什么用。”墨染拿着地图研究了半天,都没发现出什么不同。

    “听说,只要集齐这八张地图,便能进入缥缈第二层,然后进入夜神墓,盗取夜神的陪葬品。”

    “陪葬品,夜神是何许人也,怎么他的陪葬品让他们这么痴迷。”墨染不解,一个死人的墓怎么还有那么多人惦记。

    “夜神,那个一个有着战神称号的神明,听说在万年前不知因为什么事情,为坠落了,因为战神的坠落当初可是轰动三界啊!之后战神的手下战魂军,为了祭奠战神,为战神修建了一个墓宫,听说他们把战神曾经赢得的战利品全部都放在这个墓宫中。”

    “十几年前,曾经有上界的人来到我们中界,给了八大家族一个秘密的任务,就是绘制出缥缈的地图,每个家族都派了一名家族中的精英,进入缥缈中。”

    “幸不辱命的是,他们都安全回来了,可是他们却忘记了在缥缈中发生的事情,每个人绘制的地图都不相同,八张地图合在一起,却独独缺了中间的那个部分的地图。”

    “问了,他们却怎么也想不出来,到底在里面发生了什么。而每个家族的族长也知道,他们手中的地图都是保命的武器,所以在上交给上界那人的时候,每个家族的族长,都把地图稍微的做一些更改。”

    “其实,是他们想要独吞战神的陪葬品吧!”墨染听了这么久,多多少少也猜到他们这么做的原因。

    杨峰被墨染戳破心中的那点自尊,无奈的笑了笑:“的确,当时的八大家族起了想要独吞的心思,可惜他们终究还是抵不过诱惑,导致最后自相残杀。”

    “那么你之前说的那些?”

    “不,那些是真的,不过至于其他的,这也是我在离开中界的时候,才知道的。这一切的原由都是因为,上界上面来人了,许诺给梁氏很多东西,人心永远都是不知足的。这才有了后面的灭门的事情。”

    “师父,你刚才说中界,上界,怎么听着不像是我们能触及道的内。”韩飞挠着头,一脸不解问。

    其实在这世间,总共分为三界,而我们这里是属于下界,在往上一点便是中界,在上面就是上界了。

    “那么师父,中界哪里怎么样。”磊鑫好奇的问道。

    “中界,哪里的人,最低的修为便是紫级巅峰,所以为师在这要提醒你们,没有到紫级巅峰,你们若遇上中界的人,记得一定要跑,不能迎战。”杨峰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

    “嗯,我们知道了。”

    “好了,你们出去吧,我也累了。”杨峰朝他们摆了摆手。

    “嗯,师父,那你好好休息,我们先出去了。”

    “嗯”

    五人离开杨峰的房间,今天的信息量很大,他们需要去适应一下。

    “去天渊阁吗?”

    “去,我们必须要把握时间,努力提升,我感觉最近我有些要突破的感觉了。”韩飞握着拳头,一副奋发的样子。

    “好,走,我们一起。”

    五人又来到天渊阁,上次慕衣在兽城因为冥碟的进化,本来应该晋级的,但是因为当时情况特殊,不好晋级,现在又有天渊阁这么充裕的灵气地,正好可以让慕衣突破一下绿级巅峰。

    其他三人也是,在绿瓶口一直停留,没有进步过,如今能进入天渊阁,那么他们吸收灵气便多了,对于他们修炼也是有帮助的。

    墨染早上来着的时候,便发生这里的灵气比外面的浓郁很多,但是按照他们现在这样的修炼速度,根本就没多大的用处,因为等级越高需要的灵气越多,尤其是在要突破口的时候,这个时候需要的灵气更多了。

    “不行,她的想个办法。”墨染闭眼,神识进入阴阳佩中:“凤凰,在吗?”

    “嗯,主人,我在。”

    “凤凰,我想问一下,在这阴阳佩中,能炼制丹药吗?”

    “可以。”

    得到凤凰的回答,墨染直接唤起至尊炼丹炉,开始炼制洗髓丹,大概半个小时候,墨染擦着额头上的汗,闪身离开阴阳佩。

    墨染睁开眼,看着自己手中的洗髓丹,顿时站起来:“逸哥,你把这个发给他们,每个一个时辰服用一粒。”

    “小师妹这是什么!”牧天逸看着手里的瓷瓶。

    “是洗髓丹,可以扩张你们的筋脉,提高吸收灵气的速度。”墨染小声的更他说。

    “好,我这就给他们发去。”

    墨染交代完,便自己开始修炼,同样的她也是一个小时吃一粒,但是她因为有阴阳佩的关系,所以吸收灵气的能力和速度都比他们快很多。

    四人吃着墨染给的洗髓丹,果然吸收的速度快了许多,且身体也轻盈的很多。

    五人在天渊阁修炼了大概五个时辰,便双双晋级,慕衣从绿级巅峰,直接晋级到蓝级初期。

    而韩飞、磊鑫则晋级道青级巅峰,还差一点,便进入蓝级初期。

    牧天逸的话,从绿级巅峰,晋级道蓝级中期,且好像他的兽兽好像有苏醒的迹象。

    每个人心里都很雀跃,没想到用了洗髓丹大大的提升的了他们的修为,按着这个修炼下去,只怕不用两天他们便能达到紫级了,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去中界了。

    墨染是他们中等级最低的,目前的修为还是在橙级中期,因为她本身就比别人难晋级,如今及时给了天渊阁灵气这么足的地方,只怕也没办法晋级下个级别。

    “主人”阴阳佩中,凤凰看着外面的墨染,叫唤了一下。

    “什么事情。”

    “主人,你不用着急,虽然你现在还不能晋级,但是你下次晋级的时候,比别人还快。”

    “这我知道。”墨染之前也晋级过,也知道自己晋级的时候,很多时候基本是跳级晋介,这次在她看来,只不过跟之前一样而已。

    凤凰知道,墨染肯定以为和之前一样,便也不打算告诉她,她不能晋级的原因。

    “嗯,主人加油。”难得一次凤凰会鼓励墨染。

    “嗯,我会的。”墨染继续开始修炼。

    五个时辰后,他们便离开的天渊阁,待他们离开后,天渊阁门口多了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露出邪魅的一笑。

    五人回到风悦院,便开始稳住刚突破的晋级,每次突破他们灵力都会出现不稳,所以对他们来说,每次突破都很小心。

    一稳便稳了一个时辰,待四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有饭香在了,原来墨染看他们呢在修炼,而她又不用,便为大家做了一顿饭,因为前世她都是一个人住,所以很多时候,她都喜欢自己下厨煮饭,那样才让她感觉到一丝家的味道。

    来着了,很久没动手了,所以她也不知道做的这些饭菜合不合他们的口味。

    “小师妹,你那里去订的这些菜肴,我怎么感觉比那酒楼的都还好吃呢?”韩飞闻着香味就流口水。

    “没有,我自己作的,你们要不试试。”墨染再次拾起勺子,做饭,对自己还是有点不自信。

    “好,我这就帮师妹尝一下,”韩飞拿起筷子,夹了一个长长的,黄色的东西,放在口中。

    吧唧,咔嚓,韩飞咬在嘴里,随即美味缠绕在他的舌尖,让他回味无穷:“小师妹,这是什么,怎么吃起来感觉没熟一样,但是咬下去却能吃,而且很脆,很香。”

    “哦,这个是土豆。”墨染指着一旁青椒土豆丝,说道。

    “土豆”四人你看我,我看你,他们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这是什么菜名吗?

    墨染想起他们或许不知道土豆长什么,便把之前去后山,挖来的土豆给他们看:“呐,就是这个东西。”

    “什么”四人睁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看着墨染,然后齐齐开口:“小师妹,那是给妖兽的食物。”

    “妖兽的食物?”墨染不解的眼神看着他们。

    这是牧天逸才想起他们好像没有告诉小师妹这件事情:“是这样的,凤鸣学院后山关押着一些低等的妖兽,平时在训练的时候,就会放出来,共学生们练习,而你手中的就是给妖兽的粮食。”

    被他们这么一说,墨染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居然在虎口地下抢食,也是够可以的。

    “不过话说回来,小师妹,你这菜做的还真的不错啊!”韩飞有一把的加起来吃。

    其他三人见韩飞吃的欢,赶紧自己也快点吃,不然等会就没的吃了。

    还有两道菜,墨染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要交代,可是看着他们吃的好欢,就不忍心说。

    嗝,四人吃饱了,打着嗝,摸着自己的小肚子:“哎呀,小师妹,你的厨艺这么好,找知道当初就让你煮饭好了,你可是不知道,我吃磊鑫这小子煮的饭,已经都吃腻了,而且他的水平根本就没办法和你比。”

    “韩飞,你既然这么嫌弃,那么以后你的饭就自己煮了。”磊鑫躺在,摸着肚皮,愤怒的朝他喊着。

    “额,别啊!我这不是开玩笑的嘛?”韩飞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若今日得罪了磊鑫,只怕后面他就在也没有口粮吃了。

    “大家吃好了吗?”墨染笑了笑说。

    “嗯”

    “那告诉大家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说吧”韩飞手一挥。

    “那个,刚才的鲫鱼汤,那条鱼,是我从院长的院子里的池子里抓来的鲫鱼。”墨染话音一落,砰砰。

    四人节节低落地下,屁股落地那刻,韩飞终于知道自己为啥这么容易招恨了,因为太贪吃:“小师妹,你闯祸了。”

    “是谁,是谁吃本院长的吉吉,本院长要杀了他。”凤鸣玄的咆叫声,振聋发聩。

    “小师妹啊!”韩飞一见急眼了,指了一下墨染的鼻子,然后无内的四人赶紧毁尸灭迹。

    经过一个漫长的毁尸灭迹后,四人撑着的肚子,有了些缓和,但是心里那点小心肝啊!已经无处安放了。

    “师兄们,那我先去休息了。”墨染恶作剧的一番,觉的心情贼好,走路都带风。

    然而他们永远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被自己家小师妹给坑的颜面无存了。

    “大小姐,你为什么那样捉弄牧公子他们,估计今晚他们都会睡不觉吧。”

    “有时候,太无聊了,找点乐子不是很好。”

    青竹看着进房的墨染,摇着头,果然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大小姐。

    而一直没出现的魅惑同样在心里面,觉的宁得罪爷,也不得罪大小姐。

    墨染没有立刻躺下休息,而是开进入阴阳佩中。

    “凤凰,”

    “嗯,”凤凰一直很少叫墨染主人。

    “我想在这里修炼一下,因为发现阴阳佩中的灵气更加充裕,或许对我的修炼有帮助。”

    “好”

    墨染便开始修炼,灵气不断的涌入墨染的身体内,此刻的墨染被一团雾笼罩着,已经看不见人了。

    “霍霍”翻译“主人这是怎么了。”

    “主人怎么了。”欢欢紧张的看着。

    森森眯着看不清的双眼,嘴里却担心着“娘亲。”

    唯独知道情况的三人,没有做和反应,难得阴阳佩中,他们三人没有闹欢起来,而是安安静静的陪在墨染的身边。

    生怕一个不小心,使得害主人受伤。

    墨染不知道自己修炼的有多久,她只是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片海域,浓厚的灵气,围绕着自己,他们就像有生命一般,涌入她的身体内。

    磕磕,不知不觉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墨染是被敲门声弄醒的,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出现在房内,起身穿起鞋子,开门,看着门口站着四个黑眼圈很重的人。

    此刻在敲她的门,而她则精神饱满。

    韩飞有气无力的说着:“小师妹,为什么你的精神这么好,而我们怎么这么差。”

    墨染笑了笑:“因为我知道,那条鱼根本就不是院长池里的鱼啊!”

    四人恍然大悟,顿时齐齐朝墨染伸出时候,挠痒痒。

    “哈哈哈,好了。哈哈哈,我…我受不了。”墨染被挠的笑眼泪都出来。

    见此四人才肯放弃对她的惩罚。

    “师兄们,对不起啦!”虽然说墨染是在道歉,但是她笑着道歉真的有些很没诚意好吗。

    四人不理他,直接去天渊阁,墨染见此赶紧跟上去,她知道他们是故意的,并没有生她的气,但是她还是愿意当他们生气来处理。

    掏出一罐罐丹药,给他们每人一罐,这一罐可比一瓶来的多,接到道歉礼物后,四人笑了笑。

    “小师妹,这还是昨天的洗髓丹吗?”韩飞看了看,没见到里面是啥,不由的闻起来。

    “嗯,是的。”

    “哦,那就太好了,按照这样的修炼方式,我们很快就能达到紫级了。”

    “恐怕不行。”墨染摊了摊手。

    “为什么”齐齐看向墨染。

    “因为洗髓丹,之所以叫他洗髓丹,就是它可以改变人的筋脉,扩张你们的筋脉,达到一个最佳的吸收状态,可是人的筋脉都是有限的,不是一直吃就能一直扩张,而是扩张道人的极致后。你就是吃再多的洗髓丹都没有,因为极限道了。”

    “那,你给我们这是。”

    “当零食吃,有益无害,并它还可以把你身体内的污垢,一并排泄出来,所以等会你们…注意点。”墨染恶趣的说道。

    不过对唯一的女性慕衣来说,最大的幸运就是,刚才墨染已经提前告诉她,让她多带一点套衣服。

    三个男人还处于蒙圈的状态,并没有理解到墨染的话,跟着进入天渊阁,发现今天的人很多。

    五人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开始吸收,三个男的,开始吃洗髓丹,按照墨染说的现在吃已经没什么用了,既然如此,那么他们不妨多吃几粒。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这个想法,导致后面他们整出了很大的笑话,而后知后觉的他们,发现又被小师妹耍了一次。

    大概一个时辰过后,韩飞他们四人浑身开始排泄出一些污垢,一开始味道还不是很重,但是渐渐了过了三个小时候,一开始还很多的人,天渊阁此刻却只剩他们几个。

    带五个时辰过后,五人从中醒来,发现周围都没人了。

    “咦奇怪,什么人都没了。”韩飞看着空荡荡的天渊阁说道。

    磊鑫则闻到一股非常臭的味道,顺着味道过去,居然是韩飞身上发出的,磊鑫立马捏住鼻子,朝韩飞吼道:“韩飞,你丫的是不是吃多了,放的屁这么臭。”

    磊鑫这样一说,韩飞眨着眼睛,他没有放屁啊,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唔,天哪,怎么这么臭:“我去,我这浑身臭味是什么啊!明明来的时候没有啊!”

    经他这么一说,磊鑫和牧天逸两人对视一眼,放心捏自己的鼻子的手,朝自己身上闻了闻,差点没被自己熏晕过去。

    这是三人才想起来,墨染之前说的话,原来小师妹早就知道他们会这样,却不说明。

    三人决定去寻找墨染质问,结果发现,人家小师妹两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了。

    三人走出天渊阁,每走一处,围观的弟子就散一处,对他们指指点点的,嘴里说着啥,他们已经没想听了,而是想快点跑回风悦院,洗个舒服的澡,浑身衣服都黏在一起,硌得慌。

    只见凤鸣学院内,闪现三道极速的光,让摸不着,但是据说‘那味道’那一个叫绝啊!

    待韩飞他们回来后,墨染已经准备好洗澡的水了,对他们捏着鼻子说:“师兄,你们赶紧去洗洗吧。”

    三人赶紧跑到浴室房洗澡去,果然洗完澡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这时候最好的就是秋后算账了。

    “小师妹,说吧,准备师兄们怎么招待你。”三人围住墨染,一副准备施加酷刑的模样。

    “嘿嘿,师兄们,你们难道没有觉的,现在的身体轻盈的更多,而且你们的速度是不是更快了。”墨染心虚的笑着转移视线。

    被墨染这么一说,韩飞三人觉的自己好像的确不同了,浑身运动了一番,雀跃的发现的确比之前不知快了多少倍,之后才发现他们再次被小师妹耍了,他们是来拷问她的,这倒好什么也没有,还把人给放跑了。

    没错墨染趁他们三人查看身体的时候,便已经悄悄的离开了。

    “不过活说回来,即使这样,我们也不舍得伤害小师妹一根汗毛。”磊鑫道出他们的心声,他们也只不过是陪着小师妹闹腾而已,要是真的想要去捉弄小师妹,他们还真没敢想,毕竟他们还是很惜命的不是。

    墨染回到房内,笑的合不拢嘴,没想到他们被整的这么惨,不过她是想想找点乐子,不想大家太过死闷了。

    算着日子,再过十几天,他们就要进入缥缈幻境了,不知道到时候会遇上什么。

    墨染拿出那五张地图,仔细的看了看,任然看不出什么来。

    “大小姐,墨将军传信过来。”青竹把信纸交给墨染,还有一个类似人皮的东西一并交给墨染。

    墨染接过青竹递来的东西,打开信笺,上面写着:染儿交代的事情,小叔已经办妥了,所以染儿不用担心这边的事情,还有这一个人皮地图,是番国国王耶鲁梵赠送给染儿的,说是什么答谢礼。

    染儿,在外面要记得穿的暖,吃的饱,在外千万别受欺负了不懂得还手,记得硕王府是你坚强的后盾,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回家,我和你爷爷在家等你回来。

    最后的这一句哈,说的墨染眼泪直流,本来她就很渴望亲情,这一世她有幸能拥有亲情,但却不能一直陪伴他们。

    但是有他们,她觉的直接变的很幸福。

    墨染擦掉眼角的泪:“小叔,爷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找回父亲,到时候我们再一家团聚。”

    墨染收起自己的情绪,拿起那个人皮地图,没想到正是缥缈的地图,他们手中已经有五张了,加上这张,就是六张了,现在还差两张就可以进入战神墓了。

    此刻在番国的金銮殿上,耶鲁梵坐在龙椅上,一旁坐着他的王后陆妍,耶鲁梵举起酒杯朝墨景拱了拱:“墨将军,孤敬你。”

    “国王请”墨景回敬耶鲁梵,就在三天前,黄塘带兵谋反,整的整个番国内,人心惶惶的,而耶鲁梵那时候也和黄塘进行抵抗,但是因为他之前的权利被剥夺,手里的兵有限,只能处于一种防守的状态。

    就在耶鲁梵认为自己要败的时候,墨景带着一支队伍,加入了他的阵营,一下子风向便变了,他有了墨军的加入,顺势的把黄塘一群谋逆的人,全部斩杀。

    平息这场内乱,他们用了足足快半个月的时间,若不是墨军加入,只怕他们此刻已经是黄塘的刀下魂了。

    “孤再敬墨将军一杯,谢谢,墨将军的援军。”

    “国王说笑了,这一切不过是我家侄女的安排而已。”

    耶鲁梵看着墨景,很早他就听说轩辕国的硕王府,也就是墨军的创始人墨老将军,今生只剩一个儿子,一个孙女,只是他没想到,那个传闻中的废材五小姐,居然就是他的救命恩人。

    顿时摇头,果然传言不可信啊!

    “那么墨将军就替墨染饮了这边谢酒吧。”

    “好”墨景朝耶鲁梵拱了拱酒杯,仰头一饮而下。

    既然番国已经安稳了,墨景自然要回去复命,耶鲁梵半夜便衣进驿站,把人皮地图交接墨景:“或许她比我更适合这东西。”

    这个人皮面具是他的母亲留给他的,记得小时候,他母亲对他说:“梵儿,这张地图关乎着整个天下,你记住,若那一天你若无法达到这世界的巅峰,你无比把这地图交到一个你最信任的人手里,且那人有着能改变命运的能力。”

    他想他找到了,那人便是墨染,从初见她时,他便觉的她不属于这片天空,她迟早要飞的更远。

    ------题外话------

    《倾世宠妃:锦绣红妆》

    作为穆青霞孩儿被妹妹抢走,夫君毒杀,她含泪而逝,心中狠狠的发誓:【要有来生,她必定报仇!把他们的一切都毁了!让他们生不如死!毕竟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她亲手打回来的!没了荣华富贵,比要了他们的命还要痛吧】——

    当她的身份转换,嫡女重生,性情大变,这一世,她绝不容任何人欺她、辱她、轻她、践她!会替代原主好好的活下去,把她的极品姨娘,欺负她的下人,一一给个狠狠的来个下马威。——

    遇到幕歌,他说。“你的心,只允许有我一人,你的事,便是我的事,就算你要借我之手,除掉任何人,包括我自己,我也承认,我向你承诺,这辈子我幕歌只宠、只娶你一人,你想要的,就算是我的皇位,我也拱手相让,心甘情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