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暖婚之蚀骨撩情 > 第001章 她断片儿了
    小一号的内衣勾勒出性感的胸部线条,暗红色印花连衣裙使身材看起来更加窈窕,一双红色高跟鞋让叶初桐整个人都拔高一截。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骚得有点过分。

    “你和赵信阳订婚都这么久了,还是处女,说出去你俩谁都丢人”蓝洁一边给叶初桐上妆,一边恨铁不成钢地说。

    叶初桐眨了眨不习惯假睫毛的眼睛,“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呵,念经的是和尚。赵信阳放着你这么个尤物坐怀不乱,真准备出家啊?”说着,蓝洁色咪咪地扫了一眼叶初桐突出来的胸口。

    叶初桐垂下眼睑,“其实他对我挺好的。”

    “结了婚你才知道,活儿好不好才是真的实在”已婚妇女蓝洁语重心长地说。

    叶初桐张了张嘴:“你也知道,我和他不是只结个婚那么简单。”

    一说起这个,蓝洁就替她心累。顿了一下,加快手上的动作,帮她涂上口红,大功告成。

    叶初桐看了一眼时间,赵信阳差不多已经下班了,深吸一口气给他发了条短信:亲爱的,我在希尔顿酒店等你,房卡留了一张在前台。期待与你在一起的两周年纪念日。

    落款是她的名字。

    蓝洁偏头扫了一眼她的手机屏幕:“都这个时候了,还这么内敛,真不配你肉麻的大胸。”

    叶初桐一阵恶寒。

    嘲笑之后,蓝洁神秘兮兮地从包里掏出一粒药给她。

    叶初桐用眼神询问她,这是什么。

    蓝洁笑得贼兮兮,“你不是有心理障碍么,这就是我给你出的妙招。吃下去之后,保准让你坐地吸土。让赵信阳到了最后渣都不剩。”

    叶初桐明白了药的作用,霎时不自然起来。

    “我看还是算了吧,我走得可是贤妻良母的路线。贤妻良母!”她强调。

    蓝洁振振有词,“赵信阳自持谦谦君子,不肯碰你。你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半路反悔怎么办?还有,床上的事儿你有经验么?别跟我说你事前看的那些岛国动作片,理论和实践是不一样的。有了这药,即使你没有实践经验,也能激发出本能。”

    叶初桐偏着脑袋看了她好一会儿,“你是这药的代理商吧?”

    蓝洁翻了个白眼,“你就没心没肺吧。知道为了弄这药,费了我多大心思吗?赶紧吃下去,看谁都像吴彦祖。”

    如果不吃这药,简直是叶初桐的一大损失。

    蓝洁掰开她的嘴,将药塞进她嘴里,末了瞪眼警告:“不许吐!”

    事实上叶初桐想吐也来不及了,滑溜溜的胶囊已经顺着喉咙进了肚子。

    她只能认命地握了握拳头,死就死吧。再说,这又不是毒药。

    成败在此一举。

    蓝洁将她送到希尔顿酒店门口,给她加油打气:“哪怕不能一次性中标,至少也要摘了赵信阳这只童子鸡。”

    此时蓝洁给的药已经开始起作用,叶初桐全身开始发热,口干舌燥。

    她舔了舔嘴角:“嗯,动员大会到此结束。”

    说完开门下车,进了酒店大堂,跟前台说了自己订的房间号。

    等到了酒店包间,身体的悸动愈加按捺不住,她整个人像将要喷发的火山,滚烫的岩浆涌动。

    脱掉鞋子,将套在外面的风衣扔到一边,房间里的一景一物慢慢杂糅旋转,快要融合成一团。

    这该死的药!

    就在她揪紧了被子,快要自燃的时候,门突然一响,有人进来了。

    叶初桐大脑恢复了一线清明,赶紧坐起身。

    只见一道挺拔的身影进来了。

    她眼睛里全是水雾,以至于看人都模模糊糊。

    这大概就是蓝洁所说的药效之一,朦胧美。

    可是……赵信阳怎么长高了,还穿了件他平时不太感冒的黑色衬衫。

    气质也不一样了,举止间全是雄性荷尔蒙。

    这药果然神奇,真跟蓝洁说的一样,看谁都是吴彦祖!

    不扑倒眼前的男人,都对不起他通身禁欲的气质和俊美的五官。

    那微眯起来的狭长眼睛,和挺秀的鼻梁对她都是一种致命的勾引。

    慢慢地,这张脸幻化成了赵信阳。

    “信阳……”拖长的音调像糖丝一样软糯,连叶初桐自己也被惊了一跳。

    这妖艳贱货般的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

    不过这时候药性已经不允许她过多思考。

    她颤巍巍起身,想勾住男人的脖子。

    很可惜,她扑了个空。

    因为对方实在太高了。

    叶初桐只能像个杂技演员一样,踮起脚尖,完成动作:“有话坐下来说,这样好费劲……”

    对方胸口的起伏大了起来。

    男人浓眉蹙起,寒潭般的眼眸划过不悦,正要推开怀里装疯卖傻的女人,一根纤细白嫩的手指按住了他的嘴唇。

    “或者你不想站着和我说话,想躺着?”

    聂归辰捏住她的手腕,将身上的八爪章鱼撕下来,往床边一搡:“你认错人了。”

    说完他将此行的目的,一只手机放到床头柜上。

    刚转身,从后面扑了个人上来。

    叶初桐不明白,他怎么刚来就要走。

    难道自己真这么没吸引力?

    如果功亏一篑,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蓝洁杠铃般的笑声。

    不成功,便成仁。

    “你没发现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吗?”叶初桐捏细嗓子说。

    她两只手越缠越紧,胸前的傲挺隔着布料向男人的后背发起进攻。

    那两团柔软,富有弹性,可任由喜好变幻形状。

    不用亲自上手,也能在脑海里彩排出来。

    聂归辰的喉结动了动,荷尔蒙已经在绷紧的肌肉里就绪。

    他再次将女人的手臂扯开,这次加重了力道。

    “你就这么缺男人?”

    叶初桐耳朵里嗡嗡,没听清:“什么?”

    她求知欲很强地眨着一双满是水汽的大眼睛。

    “如果今天进来的不是我,随便一个男人,就能睡你?”他语气发寒,叶初桐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生自己的气。

    “怎么可能,你把我想成什么人?我要你,只要你!”叶初桐忍住小半辈子累累积起来的羞涩,辩解道。

    “这么说,你穿得这么浪荡,全副武装地勾引,是我的荣幸?”男人语气很慢,钝刀割肉。

    “可是……可是你不想吗?我们就差最后一步了,照这种柏拉图式的交往轨迹,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有孩子?而且,我也不想让人猜测,是你不行。”

    最后一句话,重重地撩拨了一下男人的神经。

    他神色直往下沉,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一字一顿地从齿缝里挤出:“你说谁不行?!”

    舒服,太舒服了。

    叶初桐滚烫的脸蛋在他泛着凉意的指尖轻蹭,像只贪凉的猫。

    她想更舒服,将男人的手往下拉,贴到自己脖子上。

    掌心下是女人嫩得快要滴水的皮肤。修长的天鹅颈,纤细,脆弱,他只要稍微一用力就能折断。

    “你确定要这样?”男人的眼底,蓄着风暴。

    叶初桐微仰起头,迷乱地咬住下唇,闷哼一声。风情摇曳。

    “嗒”的一道轻响,水渍从她裙底落到地板上。

    叶初桐整个人像只煮熟的虾子。

    她没想到还没正式开始,仅凭这只手掌的抚摸,就让她有了这么大的反应。

    这次不用她引导,男人的手滑下去,轻捏了一下她的膝盖,慢条斯理地滑上去。

    就像膜拜一件艺术品。

    叶初桐难耐地扭动着身躯,两条嫩生生的白腿交错摩擦,艳情四溢。

    “你现在是不是很热,全身像燃着火,等人来扑灭?”男人贴在她耳边说话,喷洒出来的气息濡湿有力。

    “唔……”对,他说得很对!

    可叶初桐连个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

    “想让我给你止痒,给你灭火?”他嗓音低磁,如同引诱女人心甘情愿跳下去的陷阱。

    叶初桐胡乱点头。

    “好”对方终于仁慈地爽快了一次。

    临近解脱的期待感,冲刷着叶初桐全身。

    忽地,她感觉身上一凉。那件暗红色的连衣裙被男人扔到了一旁。

    她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扛了起来。

    一阵颠簸后,预想中的情热并没有到来,“嘭”一声响,淹没她的是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冷水。

    “这种灭火的方式,你还喜欢吗?”聂归辰居高临下地看着浴池里不断挣扎地女人,讥诮道。

    “咳咳……”叶初桐好不容易扑腾着脸朝上,湿淋淋的眼眸只捕捉到一个转身离去的背影。

    内热外冷,冰火两重天。

    叶初桐被这一通折腾消耗光了体力,终于脑袋一歪,沉入黑暗中。

    房间里重新归于寂静,这时候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从衣柜里面出来。

    “妈的,差点儿没把我给憋死!刚才那对狗男女的照片都拍下来了吗?”

    “拍下来了!保证没问题!”略显谄媚的声音答道。

    “嗯”另一人点头,从包里摸出张便签纸,写了几句话,贴在床头。带着手下退出房间。

    正陷入沉睡的叶初桐并没有察觉这些异样。

    事实上,在那两个人离开的两个小时后,她才撑着发胀的额头悠悠转醒。

    脑袋快要爆炸了,就跟喝了三两红星二锅头没什么差别。

    她刚一动,全身一波酸痛袭来。

    通过从蓝洁那儿学来的理论知识,她真的了结了自己的第一次?

    睁开眼却被吓了一跳,她怎么会在浴室里?

    而且浴缸里的水,呈淡淡的红色。

    难道她的第一次,是浴室play?

    她被自己的重口味猜测吓得眼睛一凸。

    快速冲了个澡,从包里拿出干净的内衣裤换上,走出去才发现赵信阳并不在房间里。

    他已经提前走了?

    说实话,刚被拿走第一次,男朋友却把自己一个人扔在酒店里,不失落才怪。

    还好叶初桐及时发现了一张便条,阻止自己的胡思乱想发散下去。

    上面写着:亲爱的,谢谢你给了我激情澎湃的一晚。公司临时有急事去处理。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落款是赵信阳的名字。

    她仔细回忆了一下,赵信阳所写的“激情澎湃”的全过程,竟然连一个场景也搜寻不到。

    完了,蓝洁给的药太猛,她断片儿了。

    ------题外话------

    新文热乎乎地出炉,欢迎大家围观调戏,天这么冷,来个熊抱吧!\(^o^)/~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