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暖婚之蚀骨撩情 > 第100章 你这个禽兽
    吃完了馄饨,叶初桐感觉自己毛孔都透着舒心。

    有点不好,大夏天,就算待在冷气里,也容易出汗。

    她把病号服的袖子挽上去一截,露出白生生的胳膊。

    试着下地,看自己能不能打盆水擦一下。眼见差一点,嫩生生的脚趾就要勾住拖鞋。

    半路杀出一只黑亮的皮鞋,将拖鞋往床下踢。

    叶初桐气冲冲地抬起眼。

    男人两手插在裤袋里,语气像看守犯人的狱警:“去哪儿?”

    叶初桐只能把身体往上挪一点儿,避免脚沾地,“去厕所。”

    聂归辰像是一眼就能识破她,“去厕所干嘛?”

    叶初桐脸憋得有些红,去厕所还能干嘛?

    “你刚才已经去过了”男人看了眼腕表,坐到她旁边。

    衬衫的白占据着她的余光,压力立刻笼罩上来。

    没有任何动作和语言,就被威慑住。叶初桐话不经过大脑,就吐了真言,“我想洗个澡。”

    “外科的医生却不太想再给你做一次伤口处理。”

    叶初桐反驳不了,事实上,她本来就只是想想。

    聂归辰看了她一会儿,站起身,“你等等。”

    说完就出去了。

    没一会儿,一个身穿防护服的女护工就进来了。

    护工和善地冲她打了招呼,很自然地和她聊起:“天太热,不去去汗睡不着吧?”

    叶初桐深以为然。

    对方手脚利落地打了盆热水过来,毛巾也准备好了。

    叶初桐没想到聂归辰准备得这么充分,连擦身这种事也交代好了护工。

    她正要脱衣服,护工笑了下,出了房间。

    叶初桐手顿在纽扣上,眨了眨眼睛。什么情况?

    正纳闷,房门再次被推开。聂归辰再次进来了。

    他挽起衬衫袖口,露出结实有力的小臂。流畅的肌肉线条,一股阳刚气息。

    他很自然地蹲下身,手放进盆里试了下温度,然后仰头对叶初桐说:“脱吧。”

    这个角度,他的喉结很清楚。嵌在喉咙上,不会像有的男人那么吓人,恰到好处。

    但这时,不是欣赏这个的时候。

    叶初桐不敢置信地瞪大眼,一副宁死不屈的防备模样,“脱……脱什么?”

    “说到这个字,你难道还有别的联想。”虽然除了脱衣服,他也有很多次,让人脱掉几层皮。

    叶初桐从脸红到了耳朵,“你,你可不要乱来。”

    聂归辰不耐地蹙眉,催促:“再磨蹭下去,水都冷了。”

    叶初桐抵死不从,“不是有护工吗?”

    聂归辰手撩了一下水,几颗水珠溅在叶初桐的脚踝上。衬得她肌肤如玉,有种雨打清荷的美感。

    他顺手将水珠抹掉,“她只是进来帮忙打水。”

    叶初桐觉得不可思议,“只是打水却省了后续服务,这像话吗?”

    “本来我是要一条龙服务的。但我的时间宝贵,不会浪费在琐碎事情上。”

    叶初桐无语:“……那还是换别人来吧,擦身也是琐事。”

    “再废话,我管你是不是病人!”他语气加重。

    这人怎么动不动就发脾气?不笑的时候,总让人觉出十步杀一人的危险。

    叶初桐对峙着,说什么也不答应。

    聂归辰拧了热毛巾,从衣摆里将手伸进去。

    叶初桐抗拒地扭身,却扯动了伤口,脸痛得快变形。

    他力气不算小,哪儿是擦拭,完全是搓澡。

    一看就知道,从来没伺候过人。

    叶初桐并没觉得有多舒服。但心里却荡漾出一种独有的微妙。

    聂归辰见她没动,动作就轻缓下来。指尖有时会不经意间碰到她背上的肌肤,柔软而细腻的触感,就像那里生发了一小团云朵。

    不敢多碰,时间久了就会碎了一样。

    他动作利落,很快就清理完了。

    干爽而清凉的舒适,让叶初桐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还以为男人清理完了,警报解除。她躺下,上下眼皮打架。

    突然肚子上一凉,感觉有人先掀了她前面的衣服。

    她伸手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裹着纱布的小腹暴露在空气里。

    伤口的形状很长,一直延伸到胸口下面。纱布上暗红色的血和黄色上药混在一起,颜色有点儿奇怪。

    以前在军队里,不算伤筋动骨的外伤,聂归辰就自己处理了。自然分得清,伤口的轻重。

    他眼眸里的温度越来越低,坚毅的下颌绷出凌厉的弧度。

    等两只想推开他的小手伸过来,他直接十指相扣,按在女人脑袋两侧。

    这个姿势,让叶初桐觉得,自己像条案板上的鱼。

    男人亮得诡谲的眼睛,让叶初桐心底不安。刚要出声,聂归辰头顶一低,轻吻落在她伤口边上。

    很痒,这是叶初桐的第一感觉。她小腹的肌肉都开始抽紧。

    “你别这样,很脏”感觉聂归辰是个爱洁的人,这样说,总会放过她吧?

    但她忘了,某人一向不按套路出牌。

    聂归辰嘴唇停住,微微扬起脸,狭长幽深的眼睛被额前落下的碎发遮住,“不脏……就是脏我也帮你清理干净。”

    等他再俯身,在她皮肤上柔软厮磨的就不仅是嘴唇,还有濡湿的舌尖。

    叶初桐想动又怕痛,只能低喊:“我是个病人啊!你这个禽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